三界第一爹 第67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大白猫带她来的地方是一处荒园,入口处的石碑上刻着金字,似乎是这园子的名字,但是玄瑶看不明白,大约是仙界的古早字。

    一进荒园,玄瑶就被荒园里参天的树木夺去了视线,这里的树比人间的大很多,三人环抱不住,每隔五步就是一棵,也不知道这么巨大的树木,它们的根是怎么挤在一起的。树都是桃树,已经开始结果,要不是那满满当当的红桃坠在土黑色的树枝上,玄瑶差点没敢认。

    大白猫兴奋的叼着玄瑶的衣角,拖着她走,玄瑶有些无奈,四处看了看,只觉得这里的树木带着一股难言的亲切,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桃树间有一条小路,大白猫拖她到尽头时,原本被桃树枝丫遮盖住的视线陡然开阔起来,玄瑶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然后她就愣住了。

    眼前是一棵无比巨大的桃树,如果说刚才的那些树木已经算是参天大树的话,那这棵树就参天大树的参天大树,至少要十人环抱的树干,树身上无数的枝杈分薄开,青翠的树叶点缀其,然而突兀的是,这样一棵高大的桃树,上面居然只结了一个小小的只有尖尖儿上泛着点红色的桃子。

    云夕讨好的蹭玄瑶的腿,主人每次生气,只要来看看小主人,心情就会变得很好的。

    小桃子只有成人半个巴掌大小,对比高大的树身,挂得实在不算高,玄瑶愣愣的伸出手,小桃子似乎是发觉了什么,微微的动了一下,坠着小桃子的树杈变弯,直到让小桃子落在玄瑶触手可及的地方,小桃子轻轻的蹭了一下玄瑶的手心。

    不知为何心陡然温软下来,玄瑶用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桃身,小桃子似乎是有些害羞了,撞了一下玄瑶的手指,树杈飞的升高,不让她摸。

    大白猫讨好的喵喵叫,玄瑶按了按心口,她觉得自己很喜欢这只小桃子,这就是大白猫要带她来这里的原因?

    云夕才不知道玄瑶在想什么,翘着尾巴围着大桃树转了转,从桃树底下推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来,高兴的蹭了蹭玄瑶的脚,示意她打开。

    玄瑶好的拿起大白猫推给她的盒子,盒子不知是什么做的,巴掌大小,似金非金,似玉非玉,通体暗色,上面还有一把十分古式的铜锁,不曾想玄瑶只是指尖搭上铜锁,锁就开了。

    盒里是一方白玉小印,下面刻着两行小字,玉印下压着一纸信笺,仍旧是玄瑶看不懂的仙界古字,然而看到玉印和信笺的一瞬间,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明明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明明十分莫名其妙,但是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哭,玄瑶捧着手里的盒子,眼泪无声无息的落在玉印上,湿了信笺一角。

    脑海里似乎有回忆走马灯似的闪烁,然而再去细寻,却寻不见,玄瑶正慌乱间,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几分无奈,几分笑意,“都做天后的人了,还哭成小花猫,不怕被人笑话?”

    脑子里空荡荡的,她似乎是忘记了什么事情,然而一抬头,看到那声音来处,她就安定了下来,心头不由自主的升起丝丝缕缕的甜意。

    一袭白衣的男人从漫天的桃花树朝她走来,金色的眸子里满噙着笑意,桃花瓣纷纷落在他的身上,又打着旋儿落下。

    玄瑶还未及反应,整个人都被抱起转了一圈,帝衍见她一副茫然神色,忍不住单手抱她凌空,一只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们有孩子了,高兴?”

    玄瑶下意识的朝已然结出一个翠绿色幼果的巨木看去,这一看,心顿时温软下来,轻声嗯了一声,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幸福的气息。

    “九个量劫就怀了这么一个小崽子,他倒比别人家的崽子金贵些。”帝衍眼里笑意轻动,把玄瑶抱在怀里,轻轻的咬了一下耳朵,“不过再金贵,也没我的阿瑶金贵。”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玄瑶只觉得脸颊滚烫,推了一下帝衍,瞥一眼树杈上的小青桃,埋怨道:“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我说天帝陛下,你以前不是挺正经的吗?”

    帝衍一本正经道:“第一次看见你,我就觉得这个仙子该是我的人,跟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以后要生几个孩子了。”

    玄瑶桃花眼里都是羞意,云鬓微低,越发美不胜收,软声道:“不许胡说。”

    帝衍道:“怎么是胡说呢,你一见你就欢喜,再见你就丢了魂,这是实话,天道作证,这是真的。”

    “孩子面前,你再说,再说我要恼了!”

    玄瑶想起和这人初见之时,明明就是个冷淡自矜的上仙,哪里及得上东华仙尊随和,只是偏偏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反倒让她起了好的心思,终成执念。曾经她还发愁过要怎么和一个人形冰块相处,却没想到人形冰块融化之后,那副冷淡的外表下,藏着一个大流氓!

    “好好好,不说不说”,帝衍哈哈大笑,把爱妻抱起来转了一个圈,重又抱进怀里,“走,带你去东海看小龙,上次答应你的,我跟龙王打过招呼了,弄只最漂亮的金龙,给你当坐骑。”

    玄瑶用拳头锤他胸口,带了几分蛮横的说道:“我才不要骑龙,难看得很,上次乌金仙尊骑来的那只丹鸟好漂亮呢。”

    “好,就去丹鸟族,找只最漂亮的丹鸟。”

    “那我不要丹鸟了,你这个人真讨厌,弄什么都轻轻松松的……”

    “嗯,去冥河给你捞业火红莲?”

    “你敢碰别的花试试!”

    ……

    云夕围着陷入昏迷的玄瑶来回转,急的喵喵叫,盒子明明是主人让它交给她的,怎么会出事了?主人的身体还在这里,神魂却陷进了白玉印里,白玉印是天帝私印,它压根不敢妄动!

    干嚎了一会儿,大白猫陡然变化身形,变成一个绝色丽人,绝色丽人撸起袖子,急哄哄的将昏迷的玄瑶一把抄上祥云,飞速朝着来时的方向奔去。

    喵呜呜!陛下救命!

    74.第74章

    仙界的日子并不无聊, 仙人们三百年一宴, 五百年一聚, 有的纯粹是聚会, 有的则是为论道而开, 这让玄瑶想起蜉蝣,对凡人来说,蜉蝣一日的生命无比短暂, 但其实对蜉蝣来说, 一日的生命漫长而遥无止境, 凡人于仙人也是这样, 却不知道无尽的长生对仙人来说,也不过就是一生罢了。

    帝衍是个十足的两面派, 在天庭众人眼里,天帝陛下冷淡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可惜了一张仙人里都少有的俊美的容颜, 在玄瑶看来,这就是只在外人面前昂着头翘着尾巴, 回到家却会喵喵叫着蹭被窝的大猫。

    丹鸟族最后还是没去成, 丹王缩着脑袋把自己四个子女领出来直接送上了仙界,丹鸟一族在金乌未出世前自称万鸟之王,以尊凤为族名,虽然这些年落魄不少,但族里的太子公主们养得还是很娇贵的,玄瑶看了一下,四只漂亮的丹鸟立在那里,最大的那个瞪着她,似乎很不服气,最小的是只母丹鸟,眼里的委屈都要溢出来了。

    要做母亲的人了,心情总是要比旁的时候不同,玄瑶摇摇头道:“还是不骑鸟了,总觉得跟骑你没什么两样。” 这话是对帝衍说的。

    丹王千恩万谢的退下了,带走四只还没反应过来的小丹鸟,玄瑶慢慢的把头靠在帝衍的胸口,轻声叹了一口气。

    “心疼了?”帝衍知道爱妻性情,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丹王也是好算计,知道你心软。”

    玄瑶眉头慢慢的拧起,她轻声道:“我是觉得,我们也是要有孩子的人了,如果有一天,有人逼着你把孩子交出去……”

    帝衍金眸微弯,语气却很认真:“哪怕是万劫不复,我也不会把你和孩子交出去,如果我真的先走一步,也一定会先安排好一切,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孩子,更不会让人欺负你。”

    尚未成婚前,想从天帝陛下口多听一句类似表白的话都难,成婚之后,这样的话一天要说四五次,说了九个量劫都说不够,目测还有继续说下去的苗头。

    瑶池仙境是玄瑶真身安憩之所,但周边终归有太多未成灵智的桃树,只要她在此处,天地灵气就会被她一个人吸收,所以玄瑶平日里都住在蓬莱岛,只是常常过来看看。

    比起有两处房产的天后,帝衍这个天帝当的实在有点憋屈了,天庭是他和玉京上神共治的,最大最好的宫殿被玉京上神占去,其余安置各位仙尊大能,然而帝衍并不觉得自己憋屈,这正好给了他赖在瑶池仙境和蓬莱岛上的理由。

    蓬莱岛是人间仙境,离东海不多远,岛央有一块碧玉似的湖泊,四处花草树木绿意盎然,终年青翠,离湖泊不远处,就是一座美轮美奂的海上宫殿,草木化身的灵子灵女彩衣各异,穿梭其,辇车还未至,仙乐已然远远的传了过来。

    “喵呜呜!”一只雪白玲珑的小猫儿窜上玄瑶肩膀,挤到她怀里,一点也没有猫儿的矜持,亲热的舔了舔玄瑶的手指,发出撒娇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