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68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玄瑶摸了摸小猫的脑袋,惹得小猫昂起头去蹭她的手掌心,想要更多的抚摸,冷不防被一双大手拎着后脖颈提了起来,扔在不远处。

    “云夕还那么小,你扔它做什么?”玄瑶埋怨的看了帝衍一眼,正要去抱在脚边委屈的喵喵叫的小猫儿,帝衍已经先一步抱她入怀。

    “三千年的猫,不准什么时候就化形了,它是公猫,你要是想抱它,我先让人把它拿去阉了。”帝衍的目光落在地上喵喵叫的小猫云夕身上,薄唇微微勾起,刚刚生了灵智的云夕只觉得一阵风吹蛋蛋凉,连忙把自己缩成一个小球。

    玄瑶又气又好笑,抬手锤了一下帝衍的心口,“我都能做它祖奶奶了,而且云猫天生无性别,要是云夕自己想做姑娘,你这不是不讲道理吗?”

    小猫云夕有些委屈的想,它其实想做一只公猫,可是陛下私底下威胁它好几次了,做公猫就要切蛋蛋,那还叫什么公猫,叫公公猫。

    ……

    即便昏迷着,玄瑶脸上还是慢慢扬起温柔的笑意,大白猫云夕不知道自家主子是怎么回事,愈发慌张,四个爪子挥成残影,只恨不得背上插两道翅膀,立时飞到陛下身边去。

    方寒没有追出去,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玄瑶,正在这个当口上过来的红封仙尊自然得不到什么好脸色。

    红封仙尊不在意这个,比起脸色不脸色这种小事,他更在意的是方寒什么时候能记起从前的事情,仙界的乱象唯有天帝能解,百万年的分裂总该有个了结。

    “陛下,从您渡劫之日起,天庭人心浮动,到如今十方天庭,是个仙尊都想独立门户,不算上西天庭,如今已经有五个仙尊支起天庭旗号,分别是……”

    方寒冷着脸听着,并不放在心上,他是方寒,不是什么帝衍,也非天道既定的天帝,这些事情和他无关,与其跟他说这些,倒不如跟他解释一下,为什么那天帝的意识要频频控制他的身体,让他去轻薄阿瑶?

    红封仙尊听了,很是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方寒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才干巴巴的说道:“这个,阿瑶姑娘是天后,陛下想同阿瑶姑娘亲近是本能,所以,所以……”不要什么事情都怪在别人身上啊!哪里有前世意识反过来控制今生的,就像一个人,过去的他无法影响现在的他一样,那个不就是陛下您自己的潜意识吗?

    方寒不信,他是阿瑶的父亲,若说那是他自己的潜意识,简直荒唐,难道说他平日对阿瑶就有这种龌龊的想法?绝不可能!

    “仙子,这位仙子,你不能进……啊,是主人!”碧竹慌乱的声音响起,能被碧竹叫主人的,只有一个!方寒霍然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云夕从祥云上把玄瑶弄下来,跟着碧竹一起,两人一路把玄瑶搬到她自己的床榻上去,云夕奔袭一路,累得气喘吁吁,见到方寒大步走近,连忙伸手去抱方寒的腿,“陛下!陛下你看看主人吧,她的神魂困在陛下的印里了!”

    方寒连忙去探玄瑶意识,果然仙身里空荡荡的,再去看玄瑶手里的印章和紧紧捏着的信笺,他眉头越发深锁,看向红封仙尊。

    “救阿瑶,你要我如何做都可以。”

    这话竟然是答应做天帝了,红封仙尊又惊又喜,小心的捧着玉印,良久,沉吟道:“天……阿瑶姑娘这样的情况应该是陷入了一种回溯之术,玉印虽然是天帝印,却带着半数天后气息,应是天后知晓自己日后回返,记忆可能不全,所以留在玉印里一道术法,让自己可以记起从前的事情。”

    云夕瞪大眼睛:“这确实是主人临走前交代的,说要是她回来了,就把这玉印和信交给她!”

    红封仙尊连忙把信笺打开,知道方寒看不懂,给他念道:“这是陛下亲笔,上面写……”

    “吾妻见字如面。混沌初开,天地分薄三千宇宙,圣人去后,人族大兴,妖族亦起。唯吾洪荒生灵不为天道所喜,陨落者众,同源者寥,能遇爱妻,是帝衍之幸。”

    “天道虽命吾创立天庭,得天帝尊位,实则是为大道等恒,并非幸事,可笑吾花费无数元会才理清真相,累吾妻子。如今天道降下囚笼,将仙界圈禁,非欲灭诸仙,是为灭吾,若吾只得孑然一身,自当效盘古以抗大道,然吾有爱妻,便是牵挂。”

    “吾下界后,当散去洪荒仙灵,渡万世卑贱之身,洗去金乌遗血,对爱妻讲明,是为诀别。”

    “吾幼时霸道,一胎双生,抢去东华大半血脉;每逢宝物,必要独占;遇爱妻,亦是执念成魔,不许他人窥视,然吾此去必不得归,纵使不舍不愿不甘,爱妻若遇良人,可自行归去。”

    “仙界被禁,不得出入,只是为吾,待吾万世轮回后,囚笼自解。有此一日,爱妻莫再来寻吾。帝衍绝笔。”

    这信笺里太多往日密辛,红封仙尊念到一半就不敢再念下去了,还是云夕从他手里抢过信笺,大声的念完。

    顶着红封仙尊敬畏的目光,方寒并不觉得如何,说到底这是前世的事情,他只是道:“这回溯之术会对阿瑶有什么影响吗?”

    红封仙尊连忙摇摇头,“回陛下,这是天后自己给自己下的术法,至多只是让阿瑶姑娘想起一些事情来……”

    云夕忽然惊叫道:“能不能别让主人想起来!主人在下界过的一定很不好!”

    方寒直觉有什么不对,死死的盯着云夕,云夕起先缩了缩脖子,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毫不示弱的瞪大眼睛,指着方寒大声道:“主人把先天功德和鸿蒙紫气全都给你了,身子才好一点就下界去找你,天道囚笼拦的是人仙以上所有仙人,主人是废了修为才下界的,没有先天功德和鸿蒙紫气护身,主人那么傻,肯定过得很不好!”

    75.第75章

    先天功德乃是当年盘古开天辟地所遗, 又称开天功德, 盘古元神化三清, 精血化巫族,肉身化洪荒大地, 三属均身负开天功德,鸿蒙紫气乃是大道之基,天道本源, 二者得一便是气运逆天, 何况两全其美。

    身负开天功德的三清圣人早就被天道设局坑害至死, 巫族更是举族无存, 成为人族大兴的垫脚石, 只有洪荒生灵所得那一份开天功德尚在。当年女娲圣人被天道逼得走投无路, 在太阴星上含恨兵解,玄瑶乃是盘古左眼太阴星化灵,比之帝衍东华兄弟,更多一份鸿蒙紫气。

    云夕说的愤愤不平,方寒听了红封仙尊的解释, 沉默了许久, 才道:“那就这样等她醒来?”

    红封仙尊起初是苦笑, 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道:“陛下,天后乃是司时之神,所布记忆回溯之术亦可让陛下想起前尘过往,陛下只要点头,吾这就送陛下一程!”

    方寒看了看昏睡不知为何皱起眉头的玄瑶,顿了顿,道:“送我过去。”

    红封仙尊喜出望外,生怕方寒反悔似的,一掌玉印落在方寒眉心金印上,那玉印陡然迸发出万丈金光,方寒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随即眼失去了神采。

    红封仙尊把方寒安置在床榻上玄瑶身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云夕的声音幽幽的传来:“仙尊,你倒霉了。”

    ……

    玄瑶抱着雪白的小猫儿侧躺在榻上,不知怎的心头一阵发紧,帝衍从身后抱住她,在她脖颈处亲昵磨蹭,“怎么了?”

    “只是忽然有些心神不宁……”玄瑶摇摇头,一把推开帝衍,“你最近怎么越发黏人了,还不回你的天庭去。”

    帝衍金眸里似是闪过一丝勉强,俯身在爱妻唇瓣上印下一个吻,没再说什么。

    方寒身化虚无,却能看清两人一举一动,天后面容和玄瑶只得五分相似,比起玄瑶,天后眉眼间带了一股天生尊贵的气质,却不会让人感觉到违和,而是恨不能做那个给她一切的男人,把三界都捧到她脚下。

    只是看了那双眼睛,方寒立时就确定了,那就是他的阿瑶,而床榻上的那个男人……他眯了眯眼睛,恐怕就是百万年前的自己了。

    平心而论,帝衍和方寒长得一点也不相似,方寒看着这个会说漂亮话哄女人,爱说爱笑,只对着外人冷漠的天帝,甚至感觉到了一丝陌生。

    数万年的时光如流水而逝,随着第一个仙人发觉无法下界,更多的发现被一一公之于众,仙胎万年不出,妖族子嗣一代不如一代,天地灵气逐渐枯竭,底层的仙人修炼越发困难,简直就像是……仙界被隔离在了三千宇宙外!

    方寒看着玄瑶满是忧心的去抚摸树上瘦小而孤零零的幼桃,也看到了帝衍站在不远处,微微的闭上了眼睛,他心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盘古自混沌醒来,开天辟地,身化万物,除去冥冥之的注定,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盘古的实力强过了天道,天道察觉到威胁,诓骗盘古去开辟洪荒世界。洪荒初开,万物繁荣,但盘古太强,洪荒太弱,他生则洪荒灭,他死则洪荒生,盘古不忍他亲手创造出的一切被毁灭,故而步入了天道设下的死局。

    其后圣人,无一不想覆灭天道,传下自身道统,只可惜天道穷途末路,果断与圣人之的至强者玉京圣人合道,两者合二为一,将其余圣人逐个击破。

    天道让帝衍创立天庭,不为其他,上古仙神个个气运逆天,唯有身负开天功德的洪荒生灵能够压制,起初帝衍也是这么想。却不曾想到最后才发现,让他做这个天帝,其实是在不断消耗他与生俱来的开天功德,天庭越强,消耗越,如此几个量劫过去,他的功德消耗得一干二净,修为却达到准圣境界,引起了天道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