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70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红封仙尊轻咳一声,想要提醒一下不知死活的大白猫,大白猫的视线没等到,却等来了一个冷冰冰的眼神。

    红封仙尊十分麻利的起身告辞,顺手把几乎要贴到人家小夫妻怀里的云夕提走。

    玄瑶从方寒怀里抬起头,脸颊红扑扑的,鼓起勇气小声说道:“那天的事情,是我错怪你了……”

    方寒忽然发觉了一丝不对劲,当初蟠桃宴,东华只是解开七生七世的记忆就让玄瑶一连纠结了十几日,若说天后渡的劫没有万世那么多,至少也有数千世,数千世回忆一起涌上来,得到的会是这么个平静的结果?

    起了疑心,方寒却没有说出来,他能看得出来,眼前的人确实是他的阿瑶。他温柔至极的替玄瑶撩起额前碎发,轻声道:“我找了你很久。”

    玄瑶脸颊红红的摇头,眼睛闭得紧紧的,连声说道:“那,那也要让我缓缓,缓缓……”

    “缓什么?”方寒轻声道,眼里的缱绻情丝掩盖不住的倾泻,一丝一缕汇成清透汪洋,仿佛要把玄瑶溺毙其。

    玄瑶把耳朵捂住,脸颊红得简直要熟透了,“我,我叫了你这么多年的爹,你总得让我缓一缓,这都怪你,认什么不好,非要认女儿,哪怕是童养媳呢!”

    方寒失笑,轻轻的拍了拍玄瑶的脑袋,他找到她时,她尚且不满一岁,只能说是冥冥之的注定了。

    玄瑶揉了揉脸颊,察觉到脸上热意渐消,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桃花眸子眨了眨,看着方寒道:“我是要叫你帝衍呢,还是叫方寒?”

    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方寒愣住,玄瑶从来没有直呼过他的姓名,却不曾想轻描淡写的一句,竟然让他心头一跳。

    方寒还没回答,玄瑶已经把两个名字翻来覆去的念了好几遍,最终得出结论,叫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帝衍没意思的很,方寒这个名字就很特别,她还从来没叫过这个名字呢。

    听着少女翻来覆去的念叨,语气活泼,方寒陡然清醒过来,把靠在自己胸前的少女推开。

    “帝衍?”玄瑶眨了眨眼睛,“你怎么了?”

    方寒轻叹一声,抬手按上玄瑶眉心,金红色的赤子之心发出微弱的光芒,玄瑶脑海忽然一阵刺痛,她低呼了一声,朦朦胧胧间看到了方寒的脸庞。

    意识逐渐回笼,玄瑶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醒来的时候才发觉,那些她以为是梦的东西,都是她曾经的过往,记忆有的地方模糊,有的地方清晰,然而之前刚刚发生的事情,她记得一清二楚。

    她记得她是如何衣衫不整从小楼里跑出来的,更记得自己跑出来的原因,再看方寒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庞,更加生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抬手就对着方寒左脸狠狠的挥了一巴掌。

    这一下打得玄瑶自己都愣了,方寒压根不至于连一个巴掌都躲不开,她扇巴掌更多的是气得狠了,却也没想过真的打,没想到方寒竟然真的连躲都没躲。

    第77章

    玄瑶愣愣的,方寒却没说什么,替玄瑶把松散的衣襟拉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好好休息吧。”

    玄瑶眨了眨眼睛,不曾发觉自己眉心金红色的赤子之心和一道桃花印记时隐时现,方寒抬手抚上她眉心。

    一股困倦感涌上,玄瑶的眼皮颤了颤,终究敌不过沉沉睡意,进入梦乡。

    红封仙尊本来已经做好十天八天见不到自家陛下和娘娘的准备了,不曾想人还没走出多远,房门打开,方寒冷着脸从房间里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红封仙尊总觉得从玉印里出来后的陛下,变得比百万年前更加深不可测了。

    云夕眨了眨眼睛,挣脱开红封仙尊的钳制,大步上前道:“陛下,主人她……”

    方寒道:“她的记忆十分混乱,开始似乎只是记得下界前的日子和阿瑶的一世,随即我探了她的意识,竟然又只有阿瑶的记忆,可是玉印出了什么问题?”

    “主人不可能会抹消自己的记忆,不过主人下界前废去了修为,就和一般人的轮回转世一样,这是还没有能完全接受那数万年的记忆。”云夕眉头皱了起来,盯着方寒看,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说道:“天道让陛下去渡轮回,是要用万世卑贱命格抵消陛下天生盘古遗脉,削弱实力,但被主人用先天功德和鸿蒙紫气护持住。本来主人不下界也没什么,主人下了界,命格又不好,反而是主人的遗脉被消耗去了。”

    “主人虽然飞升,但修为太低,如今的意识也和一个普通凡人没有区别,承载不了那么多的记忆,你要等她慢慢的想起来。”

    方寒拧起眉头,他倒不是缺这点时间,而是他万世轮回并没有达到天道目的,如今记忆回笼,他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天道囚笼并没有消散,而是更加牢固。若是他出了事,日后阿瑶回想起来……

    红封仙尊见缝插针,“陛下,天后既然没有大碍,陛下应该先以恢复实力为重啊!造化玉碟在此,还请陛下……”

    方寒的目光落在了造化玉碟上,那是天道赐给他统御众仙的法宝,也是天道给他上的枷锁,直到他达到准圣实力,圣位可期,才算是真正看透这个所谓天道。天道无情无欲也无喜悲,更没有偏好厌恶,只要达到一定实力,能够触摸到天道根基,就会被天道不计后果的抹消。其实帝衍在散去修为时,对天道来说就已经是过去,只是盘古遗脉在身,他迟早有一日要重新成圣,天道便索性斩草除根,在他废去修为后,让他步入轮回。

    白皙修长的手没有犹豫的落在了造化玉碟上,方寒眼金光划过,他引颈受戮是为所爱之人,但所爱之人待他也是如此,既然他一厢情愿的付出也只换来所爱之人决绝追随,那为何不选择放手一搏?

    仙界的天空上久悬的天帝剑意陡然发出铮铮齐鸣,一道白光冲天而起,方寒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体里逐渐涌上来的庞大修为,曾经的剑道在脑海里一闪而逝,随即被毫不犹豫的割舍下,乾坤无极剑一声喜悦长鸣,稳稳当当落在方寒手心。

    造化玉碟忽然裂开一道细纹,不多时,整块造化玉碟上布满了裂纹,随即方寒微微一动,玉碟就碎了,从手掌心落下,粉末般随风散去。

    方寒睁眼的刹那,眸子里满是纯然的金色,周身气势为之一荡,红封仙尊激动上前:“陛下!您回来了!”

    “听说,仙界多了许多天庭?”方寒微微的挑了一下眉,“趁我这个天帝还有的做,总要清理一下门户的。”

    玄瑶睡了三日过半,外间已然天翻地覆,先是东海被砸,后是南天庭北天庭在一日之间被踏平,说是天帝回归。

    天帝!那个消失了百万年,所有人都以为早就回不来了的天帝!而且一回来就如此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东海水晶宫连根拔起扔到不周山!一日踏平南北天庭!……讲道理啊!大家都是仙尊,你一剑一个仙尊这样真的合适吗?

    然而并不仅仅如此,灭掉南北天庭之后,回归的天帝大佬并没有停止征服的脚步,他十分丧心病狂的决定把所有脑子一抽树了天庭大旗的势力全部!抹消!几个仙尊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商量了没多久,果断无条件投降。

    玄瑶醒来的时候,眉心没有什么显露出来的赤子之心,更没有桃花印记,她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唤道:“李嬷嬷?”

    云夕把门推开,也十分小心翼翼问道:“主人,你记得我吗?”

    玄瑶抱着被褥,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来,“漂亮姐姐,我是死了吗?我记得有个人拿刀,要砍掉我的头……”

    “喵呜!”云夕吓了一跳,“主人你等等,我找陛下来!”

    玄瑶有些震惊,随即露出害怕的神色,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吸了吸鼻子,十分坚强对云夕说道:“是阎罗王陛下吗?”

    云夕连忙拉过碧竹,自己跑了出去,它害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哭出来。

    碧竹比云夕更加无措,起初和玄瑶说了几句话,随即发觉到玄瑶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十分的不对劲,她歪头想了一下,于是方寒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阿瑶十分专注的在咬着一串糖糕,连一个眼神都没留给他。

    碧竹连忙对方寒行礼:“陛下,主人她醒来时就是这样了,婢子问过,主人自称小雪……”

    小雪是玄瑶第一次转世的名字,方寒记得很清楚,他让脸色发白的碧竹退了出去,自己坐在玄瑶身侧,见她吃得急,抬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碧竹出去之后,玄瑶咬糖糕的速度就开始变得慢了,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方寒,又缩了缩,把糖糕放回去。

    “陛下,我真的是个好人,”玄瑶说着,甚至带上了一点委屈的语气,“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我,把我推到地上,小姐给的新衣服都弄脏了,最后还要砍我的头……”

    方寒摸了摸玄瑶的脑袋:“嗯,我知道,小雪是个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