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72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玄瑶摇摇头,“可是我一直在想,想了十几年,之前的七生七世,刚刚的那一世,我的命一直就是这样,为什么爹爹要对我那么好?”

    方寒看着玄瑶,她的眼圈微微的红了,声音也带上了沙哑:“我不知道我之前做过什么,可爹爹你说的,一世事,一世了,如果是爹爹之前亏欠了我,那我不要了,如果爹爹只是可怜我,我也不要……我只是想要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

    玄瑶是真的害怕了,她所有前世的记忆无一不在提醒她,她天生贱命贱身,注定遇人不淑,所有对她好的人都有目的,所有她相信的人都会背叛她,她不愿意把方寒往那些人身上去想,能想出的解释就是方寒欠了她,是来补偿她的,又或者只是可怜她,同情她。

    方寒从前瞒着玄瑶命格之事只是为她好,不希望她背负太多,他有这个自信能护她一世长安,他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把玄瑶带进怀里。

    “亏欠自然是亏欠了,但我方寒亏欠一个人,有千百种补偿的方式,只你一个,能让我真心相待。”

    玄瑶红着眼睛,抬起头看方寒,吸了吸鼻子,说道:“那你上次轻薄我,也是真心的吗?”

    方寒僵硬了,他没忘记自家阿瑶的记忆混乱,还没想得起来百万年前的种种,只看阿瑶一世的记忆,上次的事情,实在是很……荒唐。

    玄瑶也愣了愣,她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过脑子,一点也没想到自己能把调笑的话说的这么顺口,倒是方寒先反应过来了,微微一叹,轻轻的拍了拍玄瑶后背。

    “可想回京都看一看?”

    玄瑶踌躇了一下,摇了摇头,方寒有些意外,玄瑶说道:“再看,也还是物是人非……”

    方寒没有勉强玄瑶,两人也没在老宅多待,出了院子却迎头碰见一个灰头土脸的村妇,拉着刚刚那个跑掉的女娃,见到玄瑶,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无措的在灰布裙子上擦了擦手。

    “这,这位姑娘,你娘是不是姓方?”

    玄瑶起初没认出来,细细的看了眉眼,才认出这是当年同村的小姐妹里,和她玩的最好的那个,叫张二丫,她顿了顿,道:“对,她姓方。”

    张二丫已经不年轻了,闻言顿时十分热情,“我就跟她们说,阿瑶是十里八村最出挑的姑娘,肯定是跟着方先生去过好日子了,姑娘哎,这是你男人?”

    玄瑶愣了愣,看向方寒,方寒生了一副剑眉星目的俊美容颜,看上去至多只有二十多岁,说是爹爹实在不像,她含糊了一下,倒是方寒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腰,道:“陪她回来看看。”

    张二丫乐呵呵:“回来好,回来好,方先生的房子都没人敢动,而且那房子好的很,找几个村里人,几天就收拾出来了……”

    方寒道:“只是回来看看,不长住。”

    或许是方寒周身的气势太过摄人,张二丫明明有一肚子的话想问,还是没问出来,临走前拉着玄瑶,让她记得给她娘亲带话。

    直到张二丫和女娃的背影都消失了,玄瑶从方寒的怀里挣脱出来,抿了抿唇,“她印堂发青,将有大病,天灵泛黑,必死无疑。”

    方寒道:“人有轮回之苦,仙有永寂之哀,谁说的清?”

    玄瑶没再说什么,出了王家村,到了附近的镇子上,以前熟悉的面容不见了许多,开医馆的尚大夫也早早换了人,问了周遭才知道,尚大夫早些年就离了这里,闯江湖去了。

    方寒则是想起,当初两次带着玄瑶来这里的情景,如今回想起来,一幕一幕,竟然记得清清楚楚。

    第79章

    镇子正在青山派脚下,玄瑶想起从前的事情,即便如今心情已经不太一样,也没有去看一眼的想法,寻了当初的茶馆,说书人换了一个,声调和之前的那个却如出一辙。

    “却说二十年前,青山派被倚红软香阁所灭,正巧青山派首席大弟子林远出门在外,逃过一劫,倚红软香阁自然要派人斩草除根,适逢圣女到了历练的年纪,阁主便派圣女追杀那林远,不曾想一个温俊彦,一个芳龄待嫁,几次交手下来呀……这圣女跟着那林远私奔了!”

    听到林远的名字,方寒一点印象都没有,见玄瑶朝他看来,有些疑惑的把手里倒好的茶水递给她。

    玄瑶忍不住笑了,接过茶水,就听那说书人嘿嘿一笑,手折扇一合,“要说这青山派林远,以往的风流韵事可不少,以往那位红颜知己先不提,就说说一位方姓姑娘。”

    “青山派自古就是咱们这儿的宗门,早二十年前的老人都知道,青山派的弟子都是附近村庄里挨个选上的……”

    见方寒面露愠色,玄瑶按住了他的手,对他眨了眨眼睛,指头一弹,一道白光击打在说书人额头上,说书人愣了愣,抬手一接,是块银锭。

    “这故事不好,换个故事来听。”玄瑶朗声道。

    说书人挣的是打赏钱,但这镇子不大,平时来往的也都是一些村民,富户都少,这一锭银子抵得上几天收入了,自然没有不应的,说了几句吉祥话,就另起了个开头。

    “前几日……”

    玄瑶坐回去,见方寒仍皱着眉,笑了笑,“好了,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总归是我自己做下的事情。”

    方寒把茶水一口饮尽了,目光落在说书人的身上,显然怒火还没消,玄瑶只得拉了他出茶馆。

    “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玄瑶想了想,在天乾宫的那段日子实在没什么值得回忆的,若说去方家见见小柔,他们刚刚上界不多久,在修真界那么长时间,她还没听说有仙人重新下凡来的,只怕又是一场麻烦。

    方寒看出她心思,顿了顿,道:“方柔根骨不错,只要不是自作孽,总有一日会再见,倒是方承……”

    玄瑶的修为还达不到方寒的程度,连忙看着他道:“师兄和师父怎么了?”

    方寒收回卜卦的手势,面色有些古怪,见玄瑶焦急,他也就不卖关子,直接了当道:“气息断断续续,却非命危,他现在应该是在一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的所在,白师弟也在那里,这大约是他们二人的机缘。”

    玄瑶放下心,然而这样一来,她在下界,就真的没什么可惦念的了。

    下界烟火繁华,而仙界荒凉一如既往,和他们去的时候没什么分别,只是回来的时候天空带上了淡淡的云霞,玄瑶忽然就有些明悟,仙人那无边无际的寂寞,也许就是长生的代价。

    心头陡然像是空了一块,寒冬的风嗖嗖的吹进来,让人从心头一路冷到心底,玄瑶下意识的朝方寒怀里靠了靠,方寒只是怔愣一刻,随即将玄瑶带进怀里。

    “仙界,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方寒轻声问道。

    玄瑶觉得今天的方寒实在有些怪了,她本想摇头,忽然就想起一个地方来,那只大白猫带她去的果园,那个明明从来没去过,却给她一种莫名熟悉感的地方。

    不仅仅是仙界一成不变,果园也是一样,玄瑶却敏锐的察觉到,上次看到的那颗小青桃大了一些,原本桃尖儿上的一点红色也扩大了不少,变成了一只红顶青桃。

    小桃子一点也不怕生,看到玄瑶和方寒过来,十分高兴的落下枝杈来,在二人之间左蹭右蹭,亲热的模样简直就像一只刚刚出壳的雏鸟。

    “别淘气。”见小桃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去蹭方寒的脸,玄瑶连忙按住小桃子的枝杈,不让它再动。

    方寒抬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桃身,“无事,很可爱。”

    小桃子似乎听懂了,亲热的蹭了一下方寒的脸颊,又换了个边,在玄瑶脸上蹭蹭,不知不觉,竟然让两人越来越近,直到呼吸相闻,才反应过来。

    玄瑶眨了眨眼睛,后退一步,方寒垂下眸子,慢慢的收回刚刚伸出去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