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73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我……”玄瑶一句话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就失去了知觉。

    方寒接住玄瑶,抱她来到树下,小桃子怪的晃动着,不明白父皇母后在做什么,它努力的晃晃枝杈,却没能得到预想的回应。

    微风轻拂,带起成片桃花落雨,一瓣一瓣扑在人身上,又打着旋儿落下,方寒静静的打量着玄瑶,眸温情缱绻。

    他知道,他的阿瑶每一世都是很好看的,他分不出哪一世更好看,可只要是他的阿瑶,就是好看的。

    她是他的命,也是他的劫,他愿意为了她付出任何代价,他想看她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什么圣人尊位,什么盘古遗脉,什么开天功德,这些他全都不在乎,可是她对他,也是一样的。

    百万年的尘世轮回到如今又回到了原点,他却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彷徨,如果他重新选择一遍牺牲,阿瑶总有一天会想起来,他的阿瑶已经没有什么能用来交换的东西了,到那时候,他连阻止她做傻事都做不到。

    方寒轻轻的把玄瑶放在树下,桃树轻柔的用枝杈抚摸了一下本体的脸颊,息壤里探出丝丝缕缕的根系构成一个天然的屏障,一道幽蓝光芒将树墙遮盖得严严实实。

    小桃子怪的伸出枝杈撩拨树墙,幽蓝光芒轻轻的将它抵了回去。

    方寒道:“我会回来。”

    小桃子动了动,似乎在应和,方寒的目光落在了树墙上,金眸温软一瞬,随即变得冷冽。

    ……

    玄瑶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颗树,周遭的天空是昏暗的,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天空忽然开出一条金色的裂缝,一大片纯金的尾羽横亘天际,她的眼前出现了第一只生灵。

    金乌落在了她的枝杈上,那片纯金的,耀眼夺目的尾羽在天空上时似乎能够灼烧一切,落在她身上时却是温热的,似乎能把冰冷冷的枝杈给暖化了。

    太阴星太冷,这只金乌似乎是来寻宝物的,勉强在她身上筑了一个小窝,住了下来。

    金乌不喜阴冷的环境,所以每日里就在窝里待着,玄瑶实在是太无聊了,就观察起这只金乌的一举一动起来。

    金乌的腿很长,翅膀很大,眼神十分冷淡锐利,虽然生了一身极为华美的羽毛,却很少打理自己,只是偶尔梳理一下尾羽,形状优美的鸟喙在华美的尾羽间穿梭,让玄瑶第一次生起了变化成人的*。

    好想……摸一摸……

    可是这个愿望终究没能实现,第二十八天的时候,那只金乌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宝物——一块太阴玄铁,他甚至都没回窝看一看,就拍拍翅膀飞走了。

    巨大的落寞侵袭了玄瑶的内心,她想要抓住那片尾羽,她想让那只金乌为自己多停留一会儿,哪怕断去根,断去树身,哪怕达成愿望之后就去死,她也想让那只金乌多看自己一眼,哪怕就只是停在她的枝头也好。

    懵懵懂懂的开始修炼,不再开花也不再结果,太阴星最大的巨木看上去仿佛成了一棵死树,庞大的灵气却在树身内部逐渐蔓延,没有过人的天赋,她从天地初开一直修炼到龙凤大劫,天庭创立。

    灵智初开时,第一眼见的是那只金乌,化成人形后,第一眼见的仍然是那只金乌的人形,玄瑶忍不住好的打量着对方,却只换来一个冷淡而又锐利的眼神。

    她在太阴星上建了宫殿,叫广寒宫,冷得让人一刻也不想多待,到了晚间的时候,果然就见白日里那两只高傲的金乌一前一后拍打着翅膀落到她的枝杈上,支棱着要冻僵的身体,重新在她身上筑了一个小窝。

    不知是什么原因,窝建的有些小,只能容纳一只金乌安睡,两只金乌打了一架,她的金乌毫不意外的赢了,一声鸣叫,尾羽轻扬,隔着一层浅浅的草窝,轻轻的蹭了蹭她的枝杈。

    玄瑶的心陡然像是被什么温暖了,拢过几根枝杈,替她的金乌遮挡住太阴星上冷冽的寒风,让它安睡。

    树底下,那只打输的金乌起初十分忿忿不平,不断的伸长脖子嚎叫着,过了一会儿也消停了,蜷起身子来,窝在玄瑶脚边睡着了。

    天空上,太阳星发出耀眼的光芒,似乎要隔着一条漫无边际的银河把终年寒冷的太阴星融化。

    第81章

    乾坤无极剑折成两段,残余剑意凝结成剑锋,横亘身前,方寒擦去唇边血渍,金眸对上一双沉睡百万年后睁开的眸子,那双眸子无悲无喜,仿佛沉淀了万古洪荒的寂寞。

    “我当年教你用剑,不是为了让你用剑对准我。”玉京上神微微垂了眼帘,目光落在自己的剑上,那把剑上辉光缭绕,比起当年圣人时,更加耀眼夺目。

    方寒手剑意成剑,眼里战意不变,闻言只是淡淡道:“你是天道。”

    玉京上神没再说话,他微微的侧过头,把手的剑扔了出去,方寒眼暗色越深,他的实力其实没有消耗太多,然而战到现在,也试探不出眼前人的底线,这是兵家大忌。

    玉京上神微微的抬手,仿佛带动了什么特的韵律,方寒周身剑意成阵,九道遮天蔽日的金乌光影陡然从身后显现出来,炽烈的阳火凝在剑身上,一道剑意当先斩落,玉京上神只是挥袖拂开,然而不多时,又有数道剑意涌上,随后九道金乌光影同时发出长鸣,同时对着玉京上神喷出太阳真火。

    九道太阳真火带上了封存已久的盘古神力,所过之处连空间时间都为之扭曲,玉京上神一个避之不及,被真火撩了半个手掌,顿时焦黑一片。

    “大道之下,天道为尊,你执意以身抗天命,可知这是螳臂当车?”玉京上神微微的动了动手掌,焦黑的皮肉顿时脱落,新生的嫩肉很一层层褪皮,恢复一新。

    声音不是从玉京上神口发出,似乎是来自四海八荒,又似乎响彻在心底,这声音蛊惑人心,又带着无言的威压,这是绝对的力量压制。方寒知道,准圣终归是准圣,能对天道构成威胁的只有圣人,天地牢笼为他而落,他成圣那日就是仙界崩毁之时,若他功败垂成,那仙界就是真的毁了。

    他爱的人将不复存在,他熟悉的人会一个个离他而去,他的妻子会死,他的孩子会死,甚至那个他一直看不上眼的弟弟,也会在醉生梦死里浑浑噩噩死去。

    天庭之上,流火蔓延,似乎是在预示着灾难的降临,方寒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咬牙把断成两段的乾坤无极剑捡起,用太阳真火重新凝结。

    “洪荒生灵,总是冥顽不灵。”天道的叹息并不像是叹息,反而像是一句冷冰冰的陈述,玉京上神的脸上也没有丝毫悲喜,仿佛失去了魂灵的傀儡。

    方寒的剑又碎了,对这个实力并没有达到抹杀标准,却来一次次挑衅自己的洪荒生灵,天道似乎也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只是反反复复的重复着碾压的过程。

    再次断成两段的乾坤无极剑无力的发出剑鸣,它是真的吃不住了,再断几次,它的剑灵就会溃散,重新变回一块毫无灵智的凡铁。

    方寒的眸子已经完全变成了血色,散碎的金芒从里面溢出来,让人不敢逼视,他抬手画阵,口念诀,一道极为强烈的金光柱陡然之间划破了天际,一瞬间直上云霄九重天,深入地府三万里。

    精致的酒壶生生被捏碎,一手的蟠桃酒顺着袍袖流淌下来,东华醉眼迷离的抬起头看天,只见流火蔓延的天空上横亘着一只巨大的金乌,几乎遮盖住了半边天幕,他疑心自己是在做梦,直到手里的酒壶碎片刺破了手掌心,他才慢慢的回过神。

    踉跄了几步站起,随即瑶池仙境内猛然升起一柱金光,比起前头那一道要小了许多,却同样耀眼夺目。

    天空出现了第二只金乌,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帝衍会和玉京上神对上,但站在帝衍的身边是东华的第一反应。

    方寒瞥了身边的金乌一眼,眸血光少去寸许,他发出几声低鸣,算是解释。

    玉京上神仍旧无悲无喜,他几乎机械的重复着将眼前的金乌一次次击退的过程,只是从一只换成了两只,蝼蚁并不会因为数量的多少而变得可怕。

    渐渐的,流火飞溅的天空引起了仙人们的注意,许多从不出门的仙人出了洞府,朝天上张望,金乌太大,两只金乌几乎要把天空给盖住,耀眼的光芒让很多人都看不清楚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不包括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