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74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红封仙尊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是知道天地牢笼的事情的,更知道,仙界是天道压在帝衍身上的筹码,如果帝衍真的不顾一切和天道对上,仙界危矣!

    把事情匆匆的和元清仙尊解释了一遍,红封仙尊还是很期望眼前这个做过自家陛下师尊的人给出个好的解决办法的,却不曾想,元清仙尊瞪着眼睛听完前因后果,撸着袖子就去拿剑了,他连忙拦住,还被死命的挣扎开了。

    “你放开老子!欺负老子的徒弟还有理了!”元清仙尊愤怒的嚷嚷:“去他的天道!老子从生下来起就没信过什么天道!你放开!放开!”

    红封仙尊欲哭无泪,坚决不放,元清仙尊挣扎几下,忽然抬手去抠红封仙尊的眼睛,仙尊的偷袭可不是开玩笑的,红封仙尊第一反应就是后退,没等他站稳,元清仙尊已经拎着剑冲上了天际。

    方寒闭上眼睛,他的感觉从没有这一刻这样好过,体内的力量在蒸腾,仿佛炼精化气的第一步,经由量变到质变,百万年未曾变动过的力量在一瞬间忽然变成了另外一种存在,不再像从前那样强大到毁天灭地,而是一种近乎虚无的感觉,仿佛天地同呼吸。

    冥冥之,似乎一整个洪荒宇宙和他化为了整体,他的气息就是洪荒宇宙的气息,他的呼吸就是洪荒宇宙的气息,三千世界,无数生灵悲欢离合,他似乎成了这洪荒宇宙的一粒尘埃,又似乎就是洪荒宇宙的化身。

    吾为天地,抑或是天地为吾?

    巨大的金乌合上了双眼,一直无悲无喜的玉京上神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眉心微微的蹙了起来,他一步一步的走近,似乎想要查探一下。

    忽然,一扇巨大的金灿灿的翅膀拦在身前,玉京上神抬眼,对上一双还残留着醉意的金乌眸子。

    “今日但凡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从这里过去。”比起那只金乌小了整整一圈的金乌口吐人言,湛蓝的眸子里闪过些许的金光。

    玉京上神没说什么,抬手拂袖,一道透明的光幕直直朝着东华而去,东华陡然变换人形,急速避开那道光幕,反身数道金乌光影升腾而起,精纯的太阳真火陡然打散成流火辉光,一道一道迅如雷电,直逼玉京上神而去。

    玉京上神身前透明光幕撑起,他甚至都没有朝东华投去一个眼神,眼看着就要到闭着眼睛的方寒面前,一道惊鸿剑影当头落下!

    玉京上神的脸色陡然变了,朝着剑影来处看去,正对上元清仙尊乌黑双眸,元清仙尊呸了一声:“就是你,欺负我徒弟?”

    “元清九霄剑……”玉京上神双眸显然失了神,口喃喃了一句,不由自主的朝着元清仙尊走了几步,却被一剑指在胸口。

    元清仙尊有些惊住了,随即就听玉京上神喃喃道:“元清……我的剑……”

    东华不明所以,见两人僵持住,连忙看向自家兄长,方寒仍旧是金乌模样,周身却似乎带着一层七彩光晕,大片大片的祥云朝他汇聚而来,流火蔓延的天空也掩盖不住仙乐隐隐响动,云霞升腾而起,这情景,似乎怎么看都是……要成圣了啊!

    显然,发觉的人不止他一个,和元清仙尊的僵持只在片刻,随即他眼的情愫被无悲无喜的冷漠取代,一袖将元清仙尊打落天际,朝着方寒走去。

    东华咬牙扑上,誓死不让他接近自家兄长!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凡人有句话说的好,自家兄弟关起门来打破头,出了门同生共死!

    玉京上神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之前只是将人击退,被东华拦住的这瞬息之间,他眸子陡然暗沉,透明光幕撑开,蔓上一层不祥的血红色彩。

    东华身后就是闭着双眼的兄长原形,他咬牙,不偏不倚迎头而上,准备抗下!

    一双白皙如玉的手忽然将他提着后脖颈拎起,然后毫不犹豫的扔出去,东华在半空懵逼了一秒,只见兄长站在他原本站的地方,对着他投来淡淡一瞥。

    血色光幕当头落下,那无言的威压似乎能让天地震动,东华再也忍不住,流着眼泪大叫道:“小心!”

    天空在撕裂,地面在崩离,方寒微微的抬手,生生将那道血色光幕定格在半空,他看着无悲无喜的玉京上神,慢慢的,慢慢的,笑了。

    第82章

    两只遮天蔽日的金乌变换成人形之后,昏暗的天空也恢复了明亮,太阳真火散去,流火渐渐消弭,这似乎是预示着某种事态的发生,玉京上神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

    方寒的金眸微抬,他并未开口,然而声音却洪荒大地各处响彻:“大道在上,吾以圣谏,万古洪荒乃为天地始,今天道不公,洪荒圣人十不存一,问道何辜。”

    玉京上神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无悲无喜的面容上慢慢的浮现出一丝人性化的表情来,“帝衍!你要做什么?”

    方寒将乾坤无极剑按回身后,透彻的视线落到了元清仙尊身上,元清仙尊不知为何从心底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以身化剑,犹如一道白光疾射而出,落在方寒掌心。

    空气忽然起了一丝特的韵律,方寒侧耳听着,似乎是那韵律在给他回应,握着元清仙尊化成的剑,方寒轻声道:“大道言,可诛。”

    玉京上神不再废话,抬手对着方寒手里的剑,隔空一抓,方寒握紧了剑,金眸冷冽。

    “我的……我的剑……”玉京上神终于露出了一丝狼狈的神色,他知道,他赐给帝衍的剑自然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而他的剑,他的元清九霄剑,斩杀过九个圣人,若他实力远超圣人,也就用不着控制玉京圣人这个傀儡了。

    当年混沌初开,天道始,天道之前,大道为尊,正如玉京上神是天道的傀儡,天道也是大道的傀儡,只是大道乃是天地之间存在的规则,而天道却是有灵智的,大道规则存在于虚无之,唯有强到能震动天道之人才有实力同大道沟通。它坑死了盘古,还有十圣,斩杀了十圣,还要防着新的圣人,只因大道无法撼动。

    方寒手的剑发出低低的剑鸣,那把剑其实已经不太像剑了,古朴浑厚的剑身更像是一块惊堂木,宣判了这万古洪荒最大的一场法案,剑锋所指之处,连天地都为之消弭。

    被剑锋刺进身体里的一瞬间,玉京上神眸子里的血色忽然散去,他垂下眸子,看着一寸寸深入的剑身,圣人是无血无肉的,他却感觉到了疼痛,正如脑海里嘶叫的天道,天道无形,大约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疼痛。

    元清九霄剑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剑锋轻轻的发起抖,玉京上神忽然笑了,那张总是无悲无喜的面容上陡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来,恳切的目光就像是在鼓励着自己的孩子:“元清,干得好。”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一线生机……尘封百万年的圣人之力陡然开启,将最后一丝天道生机封存在身体里,伴随着圣人之身的湮灭,最后一丝生机也跟着归为天地之间一粒尘埃。

    天空恢复了湛蓝,凝结的祥云却未消散,反而越积越多,仿佛漫天的云霞都在朝着他汇聚而来,空气那丝特的韵律还未消散,方寒眼难得的显露出了些许意外。

    玉京上神身死似乎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东华才反应过来,连忙大步朝着方寒的方向走过去,方寒忽然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东华背心陡然一毛,随即他就被拎着后脖颈放在了祥云心,云霞汇集之处。

    “喂!你……”东华话还没说完,一股庞大的力量涌进身体,让他常年病弱的身体产生了一丝回暖的意味。

    方寒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东华被纯净的力量冲刷了血脉,还被兄长温和的目光看着,一股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感觉漫上心头,他也明白过来这是为了他好,这股力量大约是成圣的馈赠,就和凡人进阶时的灵雨一样?

    感谢的话到了喉咙又说不出来,他涨红了脸颊,张了张嘴,正想口是心非的说几句,方寒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以后要乖乖的,成了天道,就不要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了。”

    第一次被兄长这么温和的拍头,而不是一爪子抓在脸上,一翅膀拍飞出窝,一口啄出血丝,东华受宠若惊的都不会动了,然后他就听到了……嗯?什么!

    方寒露出一个友善的眼神,拍了拍东华,“大道说,天道蒙蔽天机当诛,但诛灭天道之后,这洪荒大地还是要人来管的,你已经游手好闲了那么多个量劫,也该做做事了。”

    游手好闲的东华:“……”

    钦定了下一任天道,方寒的心情变得无比的好,元清九霄剑发出了低低的剑鸣声,随即幻化出两道身影,一道近乎虚无,眉眼间依稀有几分玉京上神模样,另外一道,则是元清仙尊了。

    元清仙尊扶着玉京上神的残影,脸色臭臭的,他一边念叨着跟我抢徒弟不得好死之类的话,一边把几乎站不住的玉京残影扶得稳稳的。

    “师尊?”方寒看了看元清仙尊,又看了看玉京残影,记忆回笼之后,他自然想起来,玉京圣人是他师尊,轮回百万年后兜兜转转,十圣之战时,玉京圣人落在下界的本命灵剑化身也成了他的师尊。

    玉京上神的残影已经说不出话,元清仙尊摆摆手,道:“他以身化囚笼,封死了天道生机,现在血脉血脉没了,修为修为不在,连个人仙都不如,我要送他去下界轮回,起码先养好神魂的伤。”

    方寒连忙侧身让路,元清仙尊风风火火的走了,而且嘴里骂得一句比一句狠,比没想起来之前,脾气更加火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