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第3节

作品:《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第 4 章 修改

    苏凝眉听到这惊慌失措的声音,悄悄的走到厨房门口朝里望了过去,瞧见她那便宜老爹正从背后搂着程蓉的腰身,程蓉的脸色铁青,又惊又慌,又气又羞。

    苏凝眉咧着嘴角笑了笑,笑容阴测测的。陈德青对程蓉有好感,经常骚扰程蓉,不过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冒失的举动。

    “阿蓉,我喜欢你……阿蓉……”陈德青一手搂住程蓉的腰身,一手掀起程蓉的睡衣,从她光溜溜的大腿往上攀爬,瞧着程蓉紧/俏结实的屁/股,苏凝眉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果然不愧是女主啊,穿着衣服身材平板板的,那脱了衣服绝对是有看头极了。

    陈德青的大掌准确无误的罩住了程蓉至少D罩杯的小兔兔,揉捏了起来,苏凝眉甚至瞧见透过丝绸睡衣被陈德青玩/弄的挺立起来的小樱桃。

    “爸,你干什么,住手,不然我就叫人了!”程蓉羞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在陈德青的怀使劲的挣扎,却惹的陈德青闷哼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急躁了,小樱桃也更加肿胀了。陈德青却显然不满意手上的触感,一手坂住程蓉的肩膀,将她扭转了过来,左腿瞬间插/入了程蓉的两腿之间,让她的双腿大刺刺的张开着,露出粉色的小可爱。上半身也速的把她压在了凉冰冰的大理石桌面上,低头准确无误的隔着睡衣擒住了她挺立起来的小樱桃。

    陈德青把程蓉的双手紧紧掐住,举过头顶,嘴巴在她的小樱桃上面又舔又吸,程蓉胸口处的睡衣已经湿答答的了。陈德青的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顺着腰身摸到程蓉的翘/臀,一把扒开她的小可爱,手指伸进了那芳草萋萋之地。

    程蓉泪流满面,外头的苏凝眉看的双眼冒光。

    陈德青一边舔着,一边喃喃细语,“阿蓉,你好美,阿蓉,我爱你……”

    “爸,爸!我是你女儿啊,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我妈,爸,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我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程蓉现在不过是个普通的弱女子,根本敌不过陈德青的力气,只能苦苦哀求,希望他放了她。

    “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阿蓉,以后我会好好待你们母女的。”说着不顾程蓉的哀求和哭泣,一手开始解自己的裤带。

    程蓉瞧见,知道机会来了,趁着陈德青忙着解腰带,一个抬头咬在了陈德青的耳朵上面,陈德青一个惨痛,松开了程蓉。程蓉慌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弓起左腿膝盖,顶向了陈德青的下/体,痛的他弓起身子,捂住下/体,弯腰倒地。

    苏凝眉看到这里,急忙躲在了旁边的冰箱后面,刚躲好,就瞧见程蓉掩面哭着跑上楼去了。

    苏凝眉暗暗失落,就差那么一点女主的贞操就保不住了啊,真是可惜。这点剧情倒是和书里头一模一样。书里面凡是对程蓉有好感的,跟她有过亲密接触的都是高富帅,也有些龌蹉男人,不过还没接近她就全部嗝屁了。

    就像陈德青,他虽然四十好几了,但保养的很好,身材健硕,长的也不错。只不过最后到死,他都没能得到程蓉的身子。

    陈德青依旧捂着下、体哎呀哎呀的叫着,显然刚才程蓉没脚下留情。

    摸了摸饿的咕咕叫的肚子,苏凝眉想了想,神清气爽的进了厨房,看着地上的陈德青,假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爸,你……你怎么睡地上了?”

    “我……我不小心摔了……”陈德青微颤颤的道,为了不让女儿看出自己的异象,硬是把捂着下/体的双手移开,扶在了大腿上。

    苏凝眉憋着笑,“哦,那,爸,要不要扶你起来?”

    陈德青的牙根打颤,”不……不了,让……我躺一会。”

    苏凝眉果断的不去管他,哼着欢乐的歌曲在厨房忙开了,从厨房冰箱拿出一块牛脊骨肉,开始煎牛排。牛排煎好,又倒了一杯葡萄酒,这才美美的去客厅享受了起来,直到吃完把空盘子端去厨房,陈德青才微颤颤的站了起来,慢吞吞的一步步往外挪。

    苏凝眉看着他笑得见牙不见眼,“爸,要不要我扶你上楼?”

    陈德青脸黑如炭,“不用了……”

    眼瘾过足了,肚子也饱了,苏凝眉欢的上了楼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苏凝眉是被客厅里头程雯君的惨叫吵醒的。苏凝眉一个鲤鱼打滚就爬了起来,胡乱套上体恤衫牛仔裤,就往楼下冲去。她知道今天就是末日了,八点钟全世界病毒统一爆发,凡是没有抗体的人全部成为活死人,有抗体的人被活死人抓伤咬伤要么成为活死人,要么成为异能者,只不过成为异能者的几率只有万分之一罢了。

    冲了下楼,程雯君正坐在沙发上捂着嘴惊恐万分的盯着对面的电视,程蓉在旁边安慰着她,“妈,别怕,不会有事的。”

    旁边的陈德青也铁青着脸色,显然给惊的不轻。

    苏凝眉抬眼就瞧见电视里的血腥场面了,似乎是个主持人,手里还紧握着话筒,只不过如今血肉模糊,还有几个面色发青,眼窝深陷的‘人’在他身上啃咬着,撕掉一块块的肉,咀嚼着吞咽着,镜头有些摇晃,里面还传来各种尖叫哭泣的声音。

    程雯君紧紧抓住程蓉的手臂,哭的梨花带雨,“阿蓉,这是怎么回事?是假的对不对?怎……怎么会这样,好可怕……”

    程蓉拍了拍她的背,“妈,别怕,别怕,不会有事的。”

    苏凝眉看着电视上的画面,恶心的不行,看书跟亲自经历这种事情果然是不一样的感觉,她默默的坐到沙发上。

    冯妈妈今天放假,是苏凝眉不让她过来的,所以家里只有他们四个人。他们住的小区算是富人小区,多数都是复式楼。

    窗户外的小区也传来阵阵的尖叫,程雯君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陈德青脸色难看的起身来到窗户旁边朝外看了去。苏凝眉,程蓉也跟着走了过去。现在是大清早,六七点的样子就有许多老人在小区锻炼身体,因为是富人区,年轻人多数都不用起早去上班,因此小区里差不多全是老人,还有几个妈妈带着小孩散步,如今外头却是一片血腥。

    ☆、第 5 章

    苏凝眉住二楼,下面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修建的精美别致的假山处躺着好几具尸体,几具尸体都是开肠破肚,血肉模糊,有的尸体的内脏已经被活死人掏的一干二净。其有个人被活死人生生啃掉了一只手臂,却依旧还活着,正一脸泪水嚎叫着往前爬,面上是浓浓的绝望。还有几个活死人正大口大口吃着手上扯出来的肠子,内脏,嘴角挂着带血的肉块,看着恶心极了。

    不远处,有个妈妈正把自家白胖胖可爱的孩子护在身下,几个活死人在她身上啃咬着,她早就已经没了气息,却依旧把孩子死死的护在臂弯之下。孩子吓的大哭,口妈妈妈妈的叫着,可是他的妈妈再也听不到他的叫声了。

    苏凝眉看的心难受极了,这感觉太真实,跟她看书时候的感受完全不同,看着那孩子被几个活死人从死去的妈妈身下拖出来,苏凝再也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现在没有任何办法帮助那些妈妈跟孩子,她连自己都保不住,光有同情心有何用,就算现在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程蓉和陈德青同样看的脸色惨白,也终于忍受不住了,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程雯君依旧呜呜咽咽的哭着,程蓉坐在旁边搂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阿蓉,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是……是不是和电视里的一样?”程雯君紧紧的抓着程蓉的手臂,仿佛只要听见程蓉回答是,她就能立刻晕过去一样。

    看了一眼这娇滴滴的继母,苏凝眉撇了撇嘴巴,在床上也没瞧见她这么娇弱,明明浪的不行!

    程蓉默默的点了点头,程雯君又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陈德青面上闪过一抹不耐烦,皱了皱眉头,“雯君别哭了,虽然出了这事情,但我们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阿蓉还买了那么多吃的喝的回来,足够我们过上一段时间了,我相信国家不会不管我们的,这场灾难肯定很就会过去的。”

    众人都沉默着,只当他是在自言自语。

    一时之间,只听见程雯君的哭泣声,还有外面的鬼哭狼嚎。

    “妈,好了,别哭了,我去厨房弄些吃的。”程蓉说着就起身朝厨房里走了去。

    “我去帮忙。”陈德青也跟着起身。

    程蓉面色一白,低垂的双眸闪过一抹愤恨,想着昨天晚上那恶心的一幕,程蓉慌忙拉住了沙发上的苏凝眉,“小眉,你陪我去厨房弄东西吃吧。”说着抬头看了陈德青一眼,语气冷冰冰的,“爸,不用你帮忙了,有小眉帮我就可以了。”

    苏凝眉根本不想去,谁知道程蓉力气颇大,硬是把她拉进了厨房里。

    进了厨房,苏凝眉有些无精打采的靠在门边看着程蓉忙来忙去。刚才那一幕幕的刺激着她还没缓过神来。正发呆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苏凝眉掏出来一看,是陆嫣。如今末世刚刚来临,通讯设备还没瘫痪,大概要一个星期之后,电视设备,水,络这些都要瘫痪掉了。

    苏凝眉安了接通键,里面立刻响起陆嫣带着哭腔的声音,“喂,小眉,我是陆嫣,呜呜,小眉好恐怖啊,怎么会这样,外面好多丧尸……”跟着苏凝眉听见里头传来陆爸爸的声音,“小嫣,你别哭了,跟小眉道谢没?”陆嫣这才梗咽道:“小眉谢谢你啊,前几天我还笑话你太谨慎了,要不是只怕我家根本撑不了几天的,你帮忙买的那些食物足够我们坚持好长一段时间了……”

    苏凝眉道:“好了,小嫣别哭了,以后……会好的……”她知道以后不仅不会好,反而会更加的糟糕,国家肯定不会管他们,只不过在各地都建立了基地,能不能到基地去就全凭自己的本事了,国家根本不会上门来接人的。哦,错了,会接,只不过接的全是对国家有贡献或者那些权势滔天的人。

    “小眉啊,谢谢你啊。”陆嫣又在道谢。

    陆嫣显然吓的不轻,喋喋不休的跟苏凝眉说着,说了好一会才在陆爸爸的提示下挂了电话。跟着卢兰还有冯妈妈都打电话过来了,都是感谢苏凝眉送去的东西。

    挂了冯妈妈的电话,苏凝眉叹了口气。

    此时,程蓉的饭也做好了,煮了一锅小米粥,磨了豆浆,煎了四个鸡蛋,又烤四条香肠,“小眉,帮忙把吃的端出去吧。”

    苏凝眉端着食物往客厅那边去,瞧见程雯君正在摸陈德青的耳朵,疑惑的道:“德青,你的耳朵怎么了?怎么破皮了?”

    陈德青脸色有些僵硬,“昨天……夜里起来去洗手间……不小心碰到了。”

    跟在苏凝眉身后出来的程蓉听到这句话,脸色难看,端着盘子的手紧了紧。

    四人默默的吃了早餐,程雯君忧郁的坐在沙发上,窗子早就被陈德青关住了,隔离了外头的尖叫哭泣声,房子里安静的有些诡异。

    “我回房去了。”苏凝眉准备回房去空间里头练气。末世已经来临了,她却连自保的本事都没有,更何况她还是个万事都挡在前面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