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第27节

作品:《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他就听见一个有些熟悉的带着惊喜的女声,“上将,我们有救了……”

    跟着是一个有些严肃的声音,“程小姐再说什么,现在基地已经全部被围住了,除非大罗神仙下凡,否则我们只能被困在基地等死了。”

    那女声透着无限的惊喜,“上将,真的有大罗神仙,你看那人……我们真的有救了……”

    我操!连谨垣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程蓉一眼,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回来找个东西还能碰上这么个恶心的女人,真想一剑劈死了她。

    基地上将方若华看着站在废墟旁边扔着符篆的高大的男人,不解的看了程蓉一眼,“程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那人?”

    程蓉指着连谨垣笑道:“上将,我要是猜的不错,前面的连先生应该是修真者,传说的修真者,你看他手的纸符了没有……有了连先生,绝对能够带着我们冲出基地的……”

    方若华看着那些自动往旁边飞去的砖瓦横梁,目露震惊之色,他记得末世之前就有关于修真者的传说了,倒没想到今天竟然碰上了。要是这位仙人真的肯帮忙,说不定他们还能冲出去,还有救。

    方若华上前,看着一身休闲打扮的男人,想了想,抱拳冲连谨垣躬了躬身子,“仙人,我乃这基地的上将方若华,还望仙人能够伸出援手,解救这些受苦受难的幸存者们于水生火热之。”

    连谨垣觉得脑门有些疼,回头看了方若华一眼,呲牙道:“你就不能说人话?”

    方若华一怔,这才道:“希望先生能够帮忙把大家救出去。”

    程蓉也上前一步笑盈盈的道:“连大哥,没想到您竟然又回来了。”

    连谨垣看这女人一眼,吐出两字来,“滚开!”

    程蓉脸色微变,咬了咬唇,却依旧俏生生的站在方若华的身边固执的看着连谨垣。

    连谨垣本不想理会这些人的,但看着后面黑压压的人群,还有人群那些期盼的眼神,想起爷爷曾经跟他说过不管你做什么都有因果,有因就有果,你做过什么事情,以后就会有什么样的福报,而且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终究是没忍心开口拒绝,只道:“等我找到东西再说,你们先把有攻击力的异能者跟军人调到四周,注意防范。”

    说罢,立刻转头投入了一片废墟,好在这次很就看见自己那张被压在横梁下的木床,以及贴在木床上的结婚证。他面上一喜,跳上废墟,一把掀开断裂的横梁,小心翼翼的取下贴在木床上的结婚证。结婚证已经有些破烂了,皱皱巴巴的,上面沾着一些泥土。

    连谨垣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的把贴着他跟苏凝眉照片的结婚证抚平,清理掉上面的泥土,这才把它放在了贴身的口袋里。

    程蓉有些好,忘记了刚才连谨垣看着她露出的厌恶神色,往前几步凑了上去,去看连谨垣小心翼翼放在怀里的东西,笑道:“连大哥,你回来是找这个东西的吗?是什么?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连谨垣忽然转过身子,一掌拍在了程蓉的肩膀上,只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跟着程蓉口喷出一口鲜血,朝着废墟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废墟之上。

    程雯君跟邹沛吓了一跳,程雯君捂着嘴巴惊恐的叫了起来,邹沛阴森森的看了连谨垣一眼,理智的没有上前去跟连谨垣拼命,朝着废墟奔跑了过去,抱住了吐血不止的程蓉,程蓉已经昏迷了过去。

    方若华皱了下眉头,道:“连先生,虽然你很厉害,但也不应该这样对一个女生。”

    连谨垣看着方若华似笑非笑,“你还帮着那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儿子怎么死的?去问问那三个人吧,别被人当成了傻子还不自知!”

    方若华脸色剧变,却也知道此刻不是对峙的时候,压下心翻滚的怒气和痛意,冲连谨垣道:“连先生现在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自然是强硬的冲出一条路来,连谨垣空间的攻击符篆不少,分给了一些异能者教他们怎么使用。觉醒者体内的精神力等同于灵气,是可以使用符篆的。

    基地还剩下差不多两万的幸存者,等两个小时冲去基地后,存活下来的不过一万左右了。

    邹沛抱着程蓉,护着程雯君跟在大家身后硬生生的冲了出去。

    连谨垣此刻也有些灰头土脸的,这耽误了不少时间,他还惦记着小村子等着他的宝贝媳妇,冲方若华道:“已经冲了出去了,剩下的该怎么办上将自己打算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方若华也知道连谨垣这样算不是不错了,自然不能在要求人家带着这么多的人,只能冲连谨垣点了点头,“多谢连先生的帮助。”

    连谨垣挥挥手,踏上飞剑朝着国道飞奔而去。

    众人看着上空的剑跟人,只觉得恍恍惚惚,好不真实的感觉。

    御剑飞行不到半个小时,连谨垣就看见大片黑色田地后面的那个已经成为废墟的小山村了,从上空看下去,他隐隐的能够看见他媳妇坐在阵法当,手捧着一本什么书看的正有劲。

    废弃的小村子除了他媳妇,还有其他的人群,连谨垣在附近收回飞剑,朝着小村子飞奔而去。

    此刻,阵法的苏凝眉似乎也有感应,抬头朝着不远处看了过去。

    ☆、第 49 章

    不远处,有些灰头土脸的男人速朝着苏凝眉奔跑了过去。看见他,苏凝眉心咚咚的跳了起来,从阵法起身迎了过去。转眼间,连谨垣已经来到苏凝眉面前了,冲苏凝眉笑道:“等急了吧,东西已经找到了。”

    苏凝眉跟他来到阵法坐下,好的问道,“什么东西让你这么重视,还去了这么长时间?”

    连谨垣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回去就是为了找被他黏在床头的结婚证,避轻就过的道:“去基地碰见上将,然后帮他们一起冲出了基地,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

    苏凝眉有些担心苏家人,问道,“基地有没有碰见苏家人?”

    连谨垣摇头,“他们不在基地。”

    苏凝眉叹气,“那他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124国道上也没有他们,基地附近也没有,他们到底是从哪条路走的?”

    连谨垣也不知晓,四下看了一圈,看见地上的粘液,用手指捻起一点看了看,问道,“有蛇潮经过?”

    苏凝眉恩了一声,有些茫然的四处遥望了起来,如今该何去何从?连谨垣站起身来,看了下几张符篆道,“阵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要是在来一群丧尸兽潮什么的肯定抵挡不了。而且我们现在就跟无头苍蝇一般,想要找到苏家人有些不太可能,我身上所剩的符篆也不多了,不如今天就在这里呆一晚上,我也好多画点符篆出来,明天在打算该往哪里去。”之前所画的符篆这次全部给用的一干二净了。

    “恩。”苏凝眉点头,然后看着连谨垣翻手,手就多出一叠没用过的黄符,又凭空多出一张木桌。将木桌摆放好,连谨垣席地,把一张黄符铺在木桌央,以手为笔,用灵气在黄符上画了起来,动作流畅,不过几分钟一道符篆就完成了。苏凝眉拿过来一瞧,愣住了,“这是高阶符篆?”

    连谨垣点头,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

    周围的人群都只在远处观望,不敢上前。只不过看见能够抵挡住蛇潮的符纸竟然是这人画出来的,眼全是恭敬。

    苏凝眉看他认真的样子也不好打扰他,坐在旁边看着他画符,他低垂着头,有些长的碎发挡在额头前,眼是苏凝眉从未见过的认真。

    周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连谨垣差不多画了百来道的符,依旧还在继续着。

    这样寒冷的天气明明已经持续了六个月了,天气还是有些冷。苏凝眉记得书提过,末世来临,世界各地出现天灾人祸,地壳发生改变,太阳地球磁场发生颠覆,地球明达到极限,全世界重新洗牌,每个季节都将会延长,像以前的春夏秋冬每个季度有三个月,现在每个季度将会有六个月,需要24个月才能经历一轮的春夏秋冬。现在算起来应该是初春了,但晚上天气依旧寒冷的很。

    看着连谨垣还在继续,苏凝眉也不打扰他,跟着大伙去后山捡了一些柴火回来点燃。废墟的小山村里到处燃着一堆堆的火堆,三三两两的人群围着火堆默不作声,把下午弄的老鼠肉拿出来烤着吃了。

    苏凝眉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不过她手有盐巴,先用盐巴把老鼠肉抹了一层,这才在火堆上烤了起来,烤熟后先递给了连谨垣一块,“先吃点东西吧,等会在接着画。”

    连谨垣嗯了一声,停下手的动作,把画好的一道符篆放在旁边,这才抬头接过苏凝眉递给他的烤肉塞进了嘴里,看着苏凝眉继续举着树叉子烤肉,他上前接过苏凝眉手的东西,“我来吧,你去歇会。”

    苏凝眉笑道,“这么点活,我又不累,对了,为什么你是结丹期的修为却能画出高阶的符篆来?而我已经到了筑基修为却依然不能画出低阶符篆。”她记得书里修真的设定明明结丹修为只能画低阶符篆的。

    连谨垣吞掉口的鼠肉,诧异的看向苏凝眉,“怎么可能?只要体内有灵气就可以画符的,你没试过?”

    苏凝眉更加诧异,她明明在空间里面试验了很久,为什么每次都画不成功?苏凝眉皱眉想着,似乎因为知道书里面有这个设定,所以她画符的时候总是有局限性?苏凝眉忽然恍然大悟,这不就跟进阶时候的心魔一样?或许一直是她在在意自己是在一本书?其实从她成为苏凝眉的那一刻,就注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吧。这里是个新的世界,她却一直走不过那个怪圈,似乎总是按照书里的设定一步步的走下去。

    就比如她看见周阳的第一刻就是厌恶跟防备,因为书里的周阳对苏凝眉劈腿移情程蓉,就比如当初第一次见过于昊靖跟陈大强,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把陈大强弄死,因为书里的陈大强夺走了苏凝眉的第一次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她把陈大强推到丧尸那里让他被咬成了丧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被书里的情节所局限。其实从她穿越进书里,成功开启空间的那一刻,她就不再是原里的苏凝眉了吧,她也不会在重复里苏凝眉的命运,从那一刻开始,剧情就已经发生改变,蝴蝶效应是很可怕的。

    看苏凝眉紧紧的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连谨垣也不打扰她,默默的烤着肉,直到她眉头舒展开来,这才把烤好的鼠肉递给了她。苏凝眉转头冲她一笑,“我现在不饿,你先吃吧,我想去试试画符。”说罢,起身回来阵法,就这连谨垣的那张桌子,取了一章黄色的符纸,回想在空间看了许多的遍的符篆,她记得最清楚的是低阶火符,闭眼上回想了一番,睁开眼睛,将灵气聚集在手指,速的按照记忆火符的画法画了起来。

    失败了……

    苏凝眉也不气馁,继续拿过一章符纸画了起来,一连十张她都失败了。吸了口气,苏凝眉继续取了一张符纸画了起来,最后一笔收尾,符篆成。

    苏凝眉看着手的符篆,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她终于成功了。

    连谨垣拿着烤肉来到她身边,看了一眼她画的符篆,把烤肉递给了她,笑道,“不错,成功了,现在可以吃点东西了吧。”

    苏凝眉放下手的低阶符篆,接过连谨垣口的烤肉,咬了一口,烤肉味道不错,他又在烤肉上抹了其他的调味品还是孜然粉,很香。苏凝眉忍不住转头冲他笑道,“谢谢你,谨垣。”

    连谨垣看着她的笑容,眼神幽深了起来,看见她因为吃烤肉显得有些红润的嘴唇,还有嘴角上的肉汁,忍不住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巴,舔掉了她嘴角的肉汁。苏凝眉脸色爆红,推了他一把,“大家都看着呢,收敛点。”

    连谨垣也不反驳,只是轻轻的放开了她,笑道,“够不够吃?不够吃我再去烤点。”

    苏凝眉点头,“够吃了,你吃饱了没?”

    连谨垣道:“差不多了,你待这里,我去后山拣点柴火回来,晚上温度又会下降的。”

    很连谨垣就捡了一堆的柴火回来,其他也人都忙着捡柴。地震,尸潮,兽潮的突然来袭让大家根本没有时间去携带棉被之类的东西,都只是草草的装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就开始往外逃,因此现在大家都只能靠着火堆来维持着。

    差不多晚上8点了,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头顶上的那轮明月照着大地,因此可见度还算挺高的。

    连谨垣用符篆弄了两个防御阵法,然后把人分成两组待在了防御阵法,每个阵法燃着一堆大大的火堆,周围坐满了人,大家相互靠着休息。苏凝眉也靠在连谨垣的怀闭目休息。

    耳边传来连谨垣的声音,“来人了……”

    苏凝眉睁开眼睛朝着村子那条路看了过去,果然瞧见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往这边走来。不多时就能看见男人的全貌了,男人穿着一身的灰白色的休闲装,背后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月光下他的皮肤很是白皙,有双看起来很温柔眼睛,脸部的线条也很柔软,整个人看起来很温柔。

    男人身上挺干净,看见阵法的人有些发愣,过了片刻才来到阵法外,笑道,“你们好,我能不能也进来烤下火?”

    大家都看向连谨垣跟苏凝眉,两人自然不会拒绝,点了点头,。那男人冲苏凝眉连谨垣道了声谢谢,跨进人少的那边的阵法坐在了火堆旁休息了起来。

    许是看见有人来了,那边的人有些睡不着了,小声的问那男人,“你什么地方来的?怎么身上这么干净?”

    那男人把身后的大包放在身后,整个人靠在上面,这才笑道,“我不是G市基地的,之前一直住在这附近,今天地震,然后听说G市基地被丧尸潮跟兽潮围攻,知道G市怕是要不保了,这才启程准备去别的地方看一看。恩……因为我是三级水系异能者,所以身上还算干净。”

    这人的声音很好听,如同他的长相一般,温雅如玉,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而且这人竟然是三级水系异能……苏凝眉又忍不住朝男人看了两眼。

    连谨垣不乐意的,搂着苏凝眉的手臂紧了紧,“有什么好看的,还不赶紧休息,明天一早就要继续赶路了。”

    苏凝眉失笑,她总不能告诉这小气的男人她是在把这男人跟书里的人物对照,看看这人是谁。

    温柔,三级水系异能者,这男人的身份跟里的某个人不谋而合。

    ☆、第 50 章

    苏凝眉记得原里有个很温柔很有书卷气的男人,才出场的时候同样是水系三级异能,这人就是程蓉的第四个男友,温雁祁。末世前是个外科手术医生,还懂医,人很好,很温柔。末世来临之后家人就全部感染上了病毒,只剩下他一个了。

    其实苏凝眉觉得作者给程蓉安排的男人简直就包括了所有的类型,于昊靖精英型,邹沛阴柔型,周阳清秀型,温雁祁温柔型,最后的原男主实力强大家族强大冷的弱是指身体的瘦弱。的确,这人的身形和连谨垣充满爆发力的身体没的比,此刻,他正笑眯眯的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许是注意到苏凝眉的目光,抬头与苏凝眉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他楞了下,冲苏凝眉展开一个秋阳般明媚的笑容,苏凝眉也回了一个笑容。苏凝眉记得,程蓉的第四个男友温雁祁之所以会喜欢上程蓉,是因为看见程蓉把自己的食物分给了一个孩子。之后慢慢的相处,他被程蓉那种执着所感动,最后爱上了程蓉。

    苏凝眉看着那眉眼都带着淡淡笑意的男人,怎么都有些无法相信他会不顾程蓉其他的男人爱上程蓉。正常男人心里都会膈应吧。

    的温雁祁对任何人都没有敌意,对任何人都很好,曾经还给苏凝眉治过外伤。

    正想着,不远处的小路上似乎又有人过来了,远远的,苏凝眉只能看见一个男人抱着一个人往这边走,身边还跟着一个一头大波浪的女人。直到三人渐渐走近,苏凝眉才诧异的发现竟然又是老熟人,邹沛,程蓉跟程雯君。只是,这程蓉怎么回事?看样子好像伤的不轻,躺在邹沛的怀跟没了气息一般。

    邹沛,程雯君也看到苏凝眉连谨垣两人了,程雯君脸色大变,拉着邹沛的手臂,小声的道:“那个魔鬼也在,我们要不要去别的地方?”

    邹沛看了眼怀的脸色苍白的女子,摇了摇头,恶狠狠的看了连谨垣一眼,抱着程蓉想往另外一个阵法走去。连谨垣恶意的勾起嘴角,“没我的允许,谁让你带着那女人到我摆的阵法当?”

    邹沛脚步顿住,果然看见火堆的周围摆着七张纸符,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又抱着程蓉来到一处空地上坐下。轻轻的把程蓉放在地上,冲程雯君道,“阿姨,我去捡些柴回来,有些降温了,蓉儿有些冷,你把我包里的大衣找一件出来给她披着。我很就回来了……”

    邹沛去了后山捡柴,程雯君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找了一件大衣出来盖在程蓉身上。程蓉似乎很痛,低低的呻-吟着,程雯君在蹲在一旁不知所措,听见程蓉痛苦的□声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