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第28节

作品:《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苏凝眉大感诧异,程蓉怎么回事?逃出基地的时候被丧尸抓伤了?看样子好似不像啊。她仰头看向连谨垣,连谨垣眉头一挑,“她缠着我,我就给了她一掌。”

    哦,苏凝眉了然,那就是程蓉活该了。

    那身形修长,面容温雅的男人许是听见程蓉痛苦的呻-吟声,拎着手的大包来到程蓉旁边,冲程雯君笑道,“你好,我是医生,或许能够帮的上忙。”

    程雯君抬起泪眼婆娑的眼睛,看着那男人,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臂,“你是医生?真是太好了,求求您一定要救活我女儿,呜呜,求求你了。”

    苏凝眉知道自己真的猜对了,这男人就是温雁祁。

    温雁祁问道,“可是受了外伤?”

    程雯君点头,胆怯的看了连谨垣一眼,抽噎道:“是啊,我女儿很乖,很听话的,被……被坏人一掌打到了肩膀,医生,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

    温雁祁伸手摸向程蓉的肩膀,昏迷的程蓉痛哼了一声,额头上有汗水渗出。温雁祁又替程蓉把了脉,轻皱了下眉头,“有些严重,骨头粉碎性骨折,碎骨可以草药外敷速接骨,然后夹板体外固定复位,但是有些内伤,应该是体内有些淤血,要拍片查看。”

    这野外自然没有草药,没有夹板,更加没有拍片的机器了。

    温雁祁也有些为难了,“情况有些严重,只能希望她内伤不严重,能自行康复。骨头碎裂的话,我这里有些消炎液体,只能先给她输液,骨头好好养着也是能痊愈的,只不过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邹沛正好抱着一堆柴回来,看见温雁祁正半跪在程蓉旁边替她扎血管输液。邹沛把柴点燃,才来到温雁祁身边问道,“你是医生吗?叫什么名字?我女朋友她怎么样了?”

    温雁祁熟练的用胶布把针头固定,拨动了一下输液的慢,这才把其他的医用纱布酒精棉签之类的东西收到大包里,笑道:“我叫温雁祁,是个医生,你女朋友的伤势有些严重,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另外我这里有些消炎抗菌药,活血化瘀的药,你们要记得按时给她吃。”说着从旁边的大包了翻出几盒药递给了邹沛,“这药都是一天三顿,一顿一颗。因为条件有限,她的骨头只能养着了,恩……有条件的话多炖谢骨头汤,可能会有一点后遗症,以后肩膀好了会有些使不上力气,阴雨天肩膀也会疼痛的。”

    邹沛紧紧皱着眉头,好看的桃花眼里是阴郁,他阴沉沉的看向连谨垣跟苏凝眉。连谨垣挑了挑眉头,面上坚硬的线条绷的有些紧,“是她自己不要脸要缠着我的,打她我都嫌脏了手。等她醒了,记得提醒她不要跟□一样到处缠男人了,不然下次我铁定一掌拍死她。”

    程雯君再也憋不住了,猛的站了起来,冲连谨垣哭道,“我女儿都被你打成这个样子了,麻烦你能不能不要在羞辱她了。”

    邹沛的拳头捏着咯吱咯吱作响。

    温雁祁默默的收好东西,拎着大包回到了火堆旁,闭眼休息。

    康小静冷冰冰的看着程雯君,道,“要不是你女儿缠着连先生,连先生也不会揍她,要怪的话还真的只能怪你女儿自己不要脸。”

    程雯君怒气冲冲的指向靠早于昊靖怀的康小静,“我女儿在怎么样,也轮不到你这个抢她男朋友的破鞋来说话!”

    康小静冷冰冰的看着她,道:“破鞋这个词配你女儿最好不过了,明明有了余大哥,却偏偏还要勾引别的男人,跟邹沛厮混在一起,真是令人作呕。劝你好好管管你女儿,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把她当成亲姐姐一样。”

    程雯君涨得脸色通红,指着康小静你你你了半天,气的直翻白眼,身子往后一倒,气晕过去了。邹沛眼疾手,一把接住了她。

    于昊靖无奈的摸了摸康小静的头发,“好了,些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康小静有些迷茫的看向远方,“于大哥,我们以后要去哪里?”

    于昊靖也很茫然,他跟康小静的亲人都在末世死去,现在G市发生地震,其他地区又如何?他们又该往哪里去?

    不止他们茫然,这里所有的人都很茫然,明天的路在哪里?

    那边的程雯群也很醒了过来,邹沛看她醒了,道:“阿姨,你看着蓉儿,我去后山寻寻,看看能不能找一些吃的回来,这都一天没吃没喝了。”

    程雯君无力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依旧昏迷眉头紧皱的女儿。

    他们所有吃的喝的用的都放在程蓉的空间里了,现在程蓉昏迷,东西自然拿不出来。

    邹沛去到后山,运气挺好,竟然被他碰见一只野鸡,领着野鸡回来,在废墟找到一口旧锅还能用,把野鸡给炖上了。

    其他人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凝眉从连谨垣怀坐了起来,“你睡吧,今天累了一天了,我来守夜。”

    连谨垣又把她拉回怀,“有阵法守什么夜,有我在,你就睡吧。”

    的确没有守夜的必要,苏凝眉躺在连谨垣的怀睡了过去。

    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边泛起鱼肚白,一股浓郁的肉香味在空气弥漫。苏凝眉扭头看了过去,程蓉已经醒了过来,正靠在邹沛的怀,程雯君一口口的喂她喝昨天夜里熬下的野鸡汤。

    这人的命还真是大,伤的这么严重,输了两瓶液,睡了一觉就醒了。

    程蓉的小脸惨白,一双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看着苏凝眉的目光又俱又怕。苏凝眉皱眉,你这幅表情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打的。

    此刻,大家都醒了过来,闻着浓郁的鸡汤香味直流口水,大家只能掏出昨天剩下的老鼠肉吃了起来。

    程蓉喝了一碗汤就摇了摇头,“妈,邹大哥,我不吃了,你们吃吧。”邹沛又添了一碗汤送到程蓉旁边,皱眉道,“不成,你伤了骨头,要多补补,不然以后会有后遗症留下。”

    程蓉又勉强喝下一碗汤水。

    温盐祁也醒了过来,看见程蓉已经醒了,拎着包上前替程蓉把了脉,“体内的淤血似乎有消散的迹象,只要不再次受伤,性命应该没大碍了。我在帮你挂两瓶药水,不过以后你可要自己注意了。”

    程蓉惨白着小脸看着温雁祁,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上扬,笑道,“我早上已经听我妈说过了,你叫温雁祁对吧?谢谢温医生了。”

    温雁祁熟练的用酒精棉替程蓉擦拭了血管上的皮肤,针头速刺了进去,撕下手背上的胶布,把针头固定好,这才抬头冲程蓉笑道,“不用谢我,这是我的职责。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肩膀这几个月之内都要好好休养,我建议你们寻个安全的地方把肩膀上的伤养好在做其他的打算。”

    温雁祁把东西全部收好,回到阵法坐下,从包里摸出一包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第 51 章

    苏凝眉跟连谨垣随便吃了些东西,连谨垣趁着时间还早,又画了些符篆,苏凝眉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她从空间里翻出一张地图来,沿着124国道继续往前走的话就是GX省了,苏家人会不会GX省?苏凝眉不是很确定,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于昊靖跟康小静也醒了过来,两人吃了点东西,康小静拉着于昊靖来到苏凝眉连谨垣身边,“连先生,小眉姐,昨天晚上谢谢你们的收留,我跟于大哥就先走一步了。”

    看着康小静脸上明朗的笑容,苏凝眉知道这人算是想通了,打算跟于昊靖好好过日子。这真算是一个好现象,同为书里的悲惨炮灰,康小静如今的结局算是不错的了。

    苏凝眉把地图卷起,问道,“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康小静摇头苦笑,“我跟于大哥也不知道要去哪里,G市肯定是不安全的,只要离开G市,随便去哪里都成,我跟于大哥会沿着124国道往前走,走到哪里算哪里。”

    苏凝眉笑道,“那祝你们一路顺风。”

    看着康小静跟于昊靖的身影,苏凝眉只觉得有些恍惚,直到旁边连谨垣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她这才回了神,发现连谨垣面前的桌子跟纸符都已经收了起来。

    连谨垣笑道,“赶紧回神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想想往哪里走了。”

    苏凝眉茫然的摇头,看向远处的国道,“我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要是顺着124国道我们就会去到GX省,可是苏家人会不会也去了GX省,还是去了别的地方?我有些担心他们。”

    前世苏凝眉是个孤儿,体会不到亲情的温暖,跟苏家人待在一起有半年的时间了,早就把苏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了,眼下她最着急的事情就是想找到苏家人。

    “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走的那条路,要是沿着124国道往前走,他们肯定会经过浮口镇然后上125国道到GX省……不过,假如要是走错的话,只怕我们就会离他们越来越远……”连谨垣说着把阵法的东西都收了起来,两个阵法的符篆还有灵气,连锦垣依次把符篆收了起来,这才又看向神色迷茫的苏凝眉,“所以,有没有决定我们到底怎么走?”

    苏凝眉想了好久还是决定上124国道过浮口镇去GX省。既然决定了那自然是立即启程了。

    经过昨天的蛇患,那群人也只剩下二十人左右,如今看见苏凝眉连谨垣要赶路的样子,都忙跟着起来了,显然是打算跟着两人走了。那温雁祁也拎起随身携带的大包起身了。

    苏凝眉看见温雁祁的动作,笑道,“温先生是打算去哪里?”

    温雁祁冲她温柔一笑,眼睛完成月牙,“不大清楚,打算跟大家一起走到哪里算哪里。”

    连谨垣一把搂过苏凝眉的肩膀,朝着小村子的小路走去,后面的人呼呼啦啦跟上了,温雁祁看着被那高大英俊男人搂着的女子,轻笑了笑,也大步朝前走去。

    靠在一颗大树上的程蓉轻咳了一声,盈盈的双眼看向温雁祁,柔声道,“温医生,我的伤还没有好,我有些担心,你可以留下来跟我们一起走吗?”

    她早上似乎听那群人说过这长相温雅的男人是三级水系异能,她跟邹沛如今都是三级雷电异能了。但她受了伤,还有妈妈要照顾,路上要是遇到什么危险,邹沛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所以想把这个男人拉近队伍里,而且他还是医生,有很大的用处。

    温雁祁的步子一顿,回头冲程蓉笑道,“这位小姐不必担心,你的伤势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体内的淤血有化散的迹象,肩膀的骨头只要好好养着也不会有性命危险,所以我就先行一步了。”

    程蓉勉强笑了笑,道,“温先生不必如此客气,我叫程蓉,你叫我蓉儿阿蓉都可以,既然温先生要走,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祝温先生一路顺风。”

    温雁祁点了点头,这才大步朝前走去。

    程雯君看着温雁祁离开,茫然的问道,“蓉儿,我们现在怎么办?是跟上还是继续留下来。”

    程蓉叹息一声,道,“这里距离G市太近了,恐怕不怎么安全,昨天夜里我们是幸运这才没碰上什么,所以最好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程雯君担忧的看着她,“那你的伤怎么办?”

    程蓉忍着肩膀上传来的一阵阵的痛疼笑道,”妈,不用担心,我空间里还有辆车子,还储存了不少汽油,路上开车就可以了,只是怕辛苦了邹大哥。”

    邹沛道,“我无碍,蓉儿要是现在没事,我们就现在启程吧。”

    ————

    苏凝眉连谨垣很就来到了国道上,国道上有丧尸游荡着,苏凝眉握紧武士刀冲了上去,不一会就收割了十几个丧尸的脑袋,把里面的晶核全部取了出来。

    国道上还有许多弃车,大多数都是完好无损的,苏凝眉连谨垣找了辆小车打开车门,连谨垣坐在了驾驶座上,苏凝眉跟着上了副驾驶座。后面的人也有样学样,四五人为一组,寻找还有汽油的车子,打死里面已经成为丧尸的司机,上了车。

    连谨垣正想开车,有人在外面敲起了车窗。

    苏凝眉抬头看去,是温雁祁,摇下车窗,苏凝眉笑道,“温先生有事吗?”

    温雁祁露出个歉意的神色,“苏小姐,我不会开车子,所以能不能跟你们做同一辆车子?”

    连谨垣速看了温雁祁那张斯秀逸的脸蛋一眼,严肃的道,“不行……”

    苏凝眉,“当然可以……”

    最后温雁祁还是上了车子,坐在了后面。

    车子朝着前方驶去,后面跟着四辆车子,而且大家还把附近空车上的汽油都收集了起来。

    路上晃悠着许多丧尸,数量少的没有什么危险的连谨垣都放任不管,要是小股的丧尸群,他就直接一张火符扔去,基本上就灭了大半,威胁不了大家了。

    车子一路朝着浮口镇驶去,124国道两旁都是绵绵的大山,丧尸渐渐减少,一路上倒是能碰见几只变异兽。

    遇见变异兽都是苏凝眉下车解决,取出变异兽脑内的晶核,剩下的肉让后面的人给分了。

    124国道走了一般,车子就突然停下了,苏凝眉看着前面因为泥石流挡住的道路,转头看向连谨垣,“现在怎么办?”

    后面的几辆车子也跟着停了下来,大家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连谨垣道:“弃车吧,从旁边的山路继续往前走。”

    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放弃了车子,后面的人把收集的汽油跟变异兽的肉从车子上拖了下来,汽油不是很多,每辆车子也不过多收集了几十公升的汽油,看着他们每个人都扛了几十斤的变异兽肉,苏凝眉道:“待会要走山路了,只怕山里面的变异兽会更加的多,现在大家可以原地休息吃饱一些,另外我是空间异能者,你们要是相信我,可以把汽油跟剩下的食物放在我这里,等走出山路,我在还给你们。还有,你们有没有武器,最好带把武器防身用,山路恐怕就没那么安全了。”山路不好走,大家的负重多了,体力就会下降,在随时都有可能碰见变异兽的山林是最危险的,所以要让大家只带着武器上路。

    这些人都知道苏凝眉有空间异能,而且都受过她的恩惠,自然把东西全部交给了她。

    有武器的人不多,苏凝眉从空间弄了十几根铁棍跟斧头出来,每个人都给了,连那个几岁的孩子都不例外。苏凝眉知道自己跟连谨垣能够帮的也只有把这些人顺路带到GX省,其他的他们也没法子,至少不可能让这些人一辈子跟着他们的。

    大家原地休息一个小时,生火烤肉,吃饱喝足后,大家就继续上路了。

    绕出国道,往旁边的山林里走去。

    山林里变异兽的确有一些,但都是一级二级的,很在苏凝眉,连谨垣跟温雁祁的攻击下挂掉了。那些人也帮着解决了两只一级变异兽,不过可惜的是有一人被变异兽咬到脖子丧了命。

    等出了山路,回到国道上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后,大家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都累的不行。

    国道上车辆不少,大家又寻了几辆车,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已经到下午五点了,在走差不多三个小时的国道就能到浮口镇了,浮口镇还算是个大的城镇,人口量差不多达到了三十万。想要晚上穿过浮口镇怕有些不安全,只能原地休息一晚上,明天一大早在继续赶路了。

    苏凝眉已经把各自的东西都还给大家了。都有车子,连谨垣就没舍得用符篆,让大家在各自的车子里休息。他画符篆也不容易,昨天因为画符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晚上就要打坐恢复体内的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