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第29节

作品:《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温雁祁已经跟着大家寻了柴回来,掏出打火机点燃,看着正在把东西往外放的苏凝眉,他笑道,“苏小姐,你有没有锅?晚上我弄吃给你们吃。”

    苏凝眉从空间摸出一个铁锅递给了他,温雁祁麻利的拎起一块变异兽的肉骨用水系异能清理干净,再用刀把肉骨头剁成块,丢进锅子加水大火煮了起来,一个小时后锅里的肉汤就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苏凝眉又看着温雁祁从包里摸出一些红红的辣椒,花椒,八角桂皮之类的东西丢进了锅里。

    温雁祁又把割了一些变异兽的肉下来,清洗干净,剁成一指来宽的肉块丢进了锅里。

    没多久,锅里的肉就翻滚了起来,苏凝眉这才发现自己看了好半天,她忍不住问道,“你还有这玩意啊。”她空间倒是挺多辣椒,花椒,八角这些东西,但平日里也懒得弄,嫌麻烦,以前跟苏家人住一起,都是给苏家人,让他们弄着吃的。

    滚烫的蒸气熏的温雁祁脸颊有些发红,抬头冲苏凝眉笑道,“末世之后家里剩下的,一直派不上用场,如今可算用上了。好了,可以吃了,你空间里有没有碗筷?连先生你也过来吃一些吧。”

    连谨垣也不客气,席地坐在了锅子旁边。苏凝眉从空间摸出三双碗筷递了出去。

    连简垣夹了几块肉骨头,这才把碗塞给了苏凝眉,又从苏凝眉手端过空碗,正想夹几块肉骨头吃的,神色却变了,转头朝着后面的天空看了过去。

    ☆、第 52 章

    苏凝眉,温盐祁也跟连谨垣的目光朝后看去,这才发现后面的天空有黑压压的一大片的东西朝着这边飞来,距离很远,可这么远的距离都能看到这么大一群,可想而已数量有多少。

    三人神色都有些变了,旁边的人群显然也注意到了,惊恐看着空那黑压压的一大片。

    这是末世,任何飞禽走兽都是很危险的,天空那么一大片自然能够让众人变脸色。

    连谨垣把手的碗筷一丢,翻出十几张符篆,朝着七个角落扔去。他很就布好了防御阵,一边冲身后的人群速道,“我不肯定这阵法能抵挡它们多长时间,要是这群鸟是冲着我们来的,只怕会攻击阵法,所以现在是到阵法还去回到车子里,你们自己决定!”

    大家都有些犹豫,连谨垣已经拉着苏凝眉站到阵法当了,温雁祁也跟着走了进去。那些人迟疑了下,有的走进了阵法,有的速跑进了车子里,反锁车门,封闭车窗。

    那黑压压的一大片很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类,那是一群麻雀,只不过可不是末世前那种普通的小麻雀了,这当最小的麻雀都有人脑袋大,最大的一只跟头牛犊子的身形差不多了,叽叽喳喳的朝着大家飞来。

    这么大一群鸟足足有几千只。一只两只麻雀的声音还没什么,这么一大群的麻雀一起叫,众人的耳朵都给震穿了,有的人已经忍受不住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黑压压的一片朝着阵法上撞去,却很被弹开。

    有的麻雀去攻击旁边的车子,十几头脑袋大小的麻雀停落在车子上,用尖锐的鸟嘴去啄车停上的铁皮,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有的去攻击玻璃车窗,震的车子里的人瑟瑟发抖,都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去阵法。

    因为变异的原因,这些麻雀的喙异常的厉害,不多时车顶已经给它们啄穿了,车里人看着透过洞孔穿进来的尖锐的鸟嘴,心生绝望。那玻璃也终于承受不住它们的撞击,碎裂了。

    车里的人忍不住惊恐的大叫了起来,拿起副驾驶座上的铁棒胡乱用力的挥了起来,有一两只麻雀被击,更多的却朝着车子里飞去,不一会车子里就响起了惨叫声。

    阵法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车子被攻陷,里面的人沦为这些麻雀的口粮。末世之前,这些麻雀不过是人类的口粮而已,如今人类也成了它们的口粮……

    车子里的人很都被麻雀攻击给分食了。

    连谨垣看着黑压压数之不尽的麻雀,沉声道,“阵法大概能坚持两个小时左右,这两个小时要么等着麻雀自动离开,要么趁着阵法攻破之前先把它们给全部解决了。我身上的符篆不多,不知道能灭掉多少……”他之前所有的符篆都在冲出基地的时候被消耗干净了,那可是他攥了一两年的符篆了,这两天画的符篆显然是不够应付眼前的情况了。

    苏凝眉从空间拿出武士刀,看着还在不断往阵法上冲的麻雀,道:“估计让它们自己离开很难,趁着这两个小时能杀多少是多少。”麻雀的脾性很坚韧。前世的时候她逮过一只麻雀,结果那只麻雀不吃不喝,气的叽叽喳喳的叫了一两个小时,直到最后苏凝眉放了它……

    温雁祁已经直接动手了,手掌一挥一道水箭朝着麻雀飞去,水箭立刻穿透几只麻雀,几只麻雀的尸体掉落在地上。

    看着有同伴被攻击,这些麻雀更加疯狂地朝着阵法上撞去。连谨垣一挥手一道带着黑色火心的火球朝着空的麻雀飞了过去,那火焰沾到麻雀身上,麻雀立刻染成了灰烬。

    这些麻雀都是一二阶的变异麻雀,只有一只三阶的体型变异麻雀,还有一只三阶的速度变异麻雀。

    阵法的普通人也都挥着手的武器朝着麻雀砸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连谨垣跟苏凝眉都察觉的出阵法所剩的灵力坚持不了多久了,天空的麻雀密密麻麻至少还有几百只。温雁祁虽是三级异能者,但这样连续的攻击,他体内的精神力也已经透支了,速从阵法外扒拉过来几颗变异麻雀的晶核席地而坐补充体内的精神力了。

    苏凝眉把灵气注入刀体,一刀一个,速度很。她没有使用法术攻击,主要是因为法术攻击还没有刀砍得,目前她的刀是使用的最顺手的。

    看着铺天盖地的变异麻雀,大家心里都有些打颤。

    半个小时候,阵法摇摇欲坠,变异麻雀还剩下大几十只,那两只三阶的变异麻雀都还没有解决,连谨垣道:“我解决左边那只三阶的,媳妇你解决后边那只,剩下的交给温雁祁,另外你们都各自保重,尽可能的挥动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

    话音刚落,阵法就破了,连谨垣苏凝眉各自朝着那两只三阶变异麻雀攻去。

    连谨垣是火系变异灵根,三级以内的变异兽都能一招就解决了,不过那速度变异麻雀很是灵敏,他攻击了几次才算是攻击到那只麻雀,隐隐带着黑色火焰心的火球一沾到那只变异麻雀,它就尖锐的叫了起来,另外一直体型变异的麻雀也尖锐的叫着想朝着这边飞来,不过有苏凝眉拖延着它,它始终都飞不过去。

    温雁祁对付着剩下的几十只一阶二阶变异麻雀也有些吃力,剩下的人都尽可能的挥动着手的武器。

    有了连谨垣的帮忙,剩下的几十只变异麻雀也很被解决了。

    除了苏凝眉,连谨垣,温雁祁剩下的原本是有二十人,变异麻雀刚飞过来的时候有八人逃到了车上全部被变异麻雀分食,剩下的十二人刚才的战斗死亡五个,还剩余七个人,其有三个受了伤,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另外还有两个男人,剩下的人都还算是相安无事。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大家早已经精疲力尽。

    三个受伤的人都是被变异麻雀啄到了头部,伤口处殷殷的往外冒着血,那个只有五六岁的孩子抱着自己的妈妈无声的哭着,泪眼吧嗒吧嗒的落在满是血迹跟麻雀尸体的地面上。

    女人靠在防护栏上,抱着瘦弱的孩子,替他擦着眼泪,笑道,“小鸣不哭,妈妈没事……”

    温雁祁也累的不行,却依旧拎着自己的包来到女人跟孩子面前,从包里摸出一瓶碘酒来,取出一根医用棉签沾着碘酒替这女人擦拭了伤口,又取出一瓶药膏扣出一点涂抹在伤口上。

    女人抱着孩子冲温雁祁笑道,“温医生,谢谢你了。”

    温雁祁回了她一个笑容,“好好休息,睡一觉就好了,我去看看其他人的伤口。”把另外两个的伤口消毒擦上药膏,温雁祁才拎着大包回到了那早已经冷却的锅子面前。看着已经打翻了的锅子,温彦祁露出个可惜的神色来,“好不容易做了顿好吃的,还没尝一口全都给浪费了……”

    连谨垣靠在一辆车子上闭眼休息,“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温雁祁抬头笑道,“可不是,能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有些起风了,大家也都没精力在弄什么吃的了,随便吃了些东西就上了车子里休息。一共还剩下十个个人,那三人受伤的人也没有变异,伤口都恢复的挺好。

    十个人挤在两辆车子上面,连谨垣在车子周围设下了防御阵,晚上都可以好好休息了,也不用守夜了。

    这一夜倒是相安无事,虽然有丧尸变异兽经过,但有阵法它们也闯不进来,天色渐渐亮起,大家吃了早饭又启程上路了。

    一路上除了少量的丧尸,并没有其他的危险,三个小时候后两辆车就来到了浮口镇。

    浮口镇暂时没有受到地震的影响,远远的看上去建筑物依旧挺立着。只不过走到收费站位置的时候,两辆车子就被几个端着枪的大汉拦了下来。

    其两个大汉端着枪来到车子面前,用枪敲了敲车窗,“下车,都赶紧下车了!”

    等苏凝眉他们依次从车子上走了下来,另外两个大汉上车查看了一番,从车子的后备箱找出一堆的变异兽肉跟两壶汽油。其一个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长的魁梧的光头喜滋滋的看着地上的东西,笑道,“今天的收获可算不错……”说着就想把从地上的变异兽肉跟汽油搬走。

    连谨垣二话不说,上前一步,一脚踩在那光头的手背上。

    那光头杀猪般的大叫了一声,其他人慌忙把枪口对着了连谨垣。光头使劲抽了抽被连谨垣踩着的手根本抽不出来,他气的抬头大骂道,“我草你-妈了个逼的,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的人,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连谨垣低头看着他,一巴掌拍在那光头的脑袋上,沉声道,“你在骂一个试试!”

    光头呲牙咧嘴继续骂道,“我□妈,把脚给老子松开,不然等会一枪崩了你个傻逼!”

    连谨垣啪的一巴掌又拍了下去,这次用尽了全力,光头就没那么幸运了,直接被连谨垣给拍到地上,光溜溜的脑门磕在水泥地面上发出碰的一声巨响,身子就软了下去,显然是晕过去了。

    ☆、第 53 章

    那群人更加紧张了,端着枪指着连谨垣吼道,“赶紧把人放了,不然待会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连谨垣哼哼笑了两声,笑的毛骨悚然,显然是打算动手了。苏凝眉速的拉住了他,拦在了他的前面,冲端着枪的几个大汉笑道,“各位对不起,我……我老公他脾气有些不好,这些肉跟汽油是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看见你们就想这样搬走了,他脾气就有些上来了,真是对不起了……哦哦,那位光头大哥没事,只是晕了过去等会就醒过来了。”

    苏凝眉猜测这浮口镇如今应该被人控制了起来,不是军方也不是政府,应该是一股势力,看样子这股势力应该不弱,守在这里的人个个都有枪,她甚至还能够在其几个人身上感觉到灵气的波动,这灵气大约就是觉醒者体内的精神力,她能够感受的到。

    其一个剃着寸板头的大汉看了连谨垣脚下的光头一眼,踢了踢他,光头动都不动,那寸板头皱了下眉头,“他怎么跟死了一样!”

    苏凝眉急忙摆手,“大哥你放心他肯定没死!”又转头看向旁边嘴角都咧到耳后根的连谨垣,推了推他,“喂,还不赶紧把人弄醒了。”

    连谨垣笑眯眯的应了一声,弯腰抓起地上光头的后颈衣领把他给拎了起来,光头的脑门磕破了,满脸的血,吓的大家一跳。连谨垣拎着光头的衣襟,拍了拍他的脸颊,“醒醒!”

    光头没动静,连谨垣重重的一巴掌拍下去,那光头终于悠悠的转醒了,看着连谨垣眼睛一瞪,嘴上骂了一句我操就要动手,那寸板头急忙扯住光头的衣服把他拦了下来,“大龙,住手!别惹事!”

    那光头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骂道,“我草,谁惹事了,是这人先动手的好不好!”

    连谨垣道,“是你们先动手抢东西的。”

    那光头听见这话又骂开了,“我□妈,谁抢你们东西了,这浮口镇现在都是咱们老大的了,想要进去就把物资留下,不想进去就给老子滚蛋!”

    连谨垣脸色一沉,身后扯住那光头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面前,低头看着他,“你再骂一句试试!”

    那光头气的不行,又想破口大骂,寸板头无奈的把他扯了过去,“大龙,好了,赶紧的,你守着收费站去……”

    光头这才不情不愿的瞪了连谨垣一眼朝着收费站走了过去。

    那寸板头这才开口道,“不好意思,刚才有些误会了,我兄弟人不坏,就是脾气暴躁了些。我兄弟刚才也把规矩说清楚了,这浮口镇现在是我们老大的了,你们想要进去或者经过这里都要交点东西,不然只能说声抱歉了。”

    苏凝眉笑道,“那不知道到底怎么个交法?刚才你兄弟那样明晃晃的想要搬东西,我……老公有些误会了,这才动了手。”

    旁边的连谨垣英俊的面容上是满满的笑容,听见苏凝眉又喊他老公了,恨不得现在立刻抱着她亲上两口。

    寸板头道,“一个人十斤食物,不管什么食物,只要够十斤就能让一个人通过。要是食物不够就要进镇给我们老大干活,做够了一个月的才会放人。当然,收你们食物也是因为镇子里面很安全,不会随时有丧尸冒出来,不过要注意上空的飞禽……好了,现在你们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自然是要进去了,十个人一百斤的食物,他们这路上弄了不少变异兽的肉,一百斤肉还是拿的出来。交了食物,立刻上来一个子小小的清秀的少年,那少年拿着个本子,说道:“把个自的名字,性别,年龄,有无异能都报上一遍,然后你们就能走了。”

    很就登记完毕了,苏凝眉看着那小小的本子忽然想到了什么,拉着寸板头道,“大哥,我有个事情想跟你打听一下。”

    寸板头点头,“你说。”

    苏凝眉道:“这两天有没有叫苏浩的火系异能者,或者叫韩宝的水系异能者……”她把苏家人的名字报了出来,“请问,他们有没有从这里经过?”

    寸半头道,“这个不能透露给你们知道!”

    苏凝眉想了想,冲背包里摸出两条烟来,塞给了那寸板头,“大哥,你就告诉我吧,他们都是我的亲人,G市发生了地震,我们就走散了,我就想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来浮口镇或者是从这里经过了。”

    寸板头看了看手的两条烟,摸了摸鼻子,舔了舔嘴巴,显然是心动了。

    旁边有个长的不错的青年道,“明哥,收下吧,咱们都多长时间没抽过烟了啊,现在看见这烟都想流口水了,哟,还是钻石芙蓉王啊,你们是W市的人吧,这烟我还只听说过没抽过呢……哎,我老家也是W市的,后来在这里上班,末世爆发,也不知道老家的亲人怎么样了,哎……”

    寸板头也被这两条烟把烟瘾勾了上来,接过苏凝眉手的两条烟塞进怀。刚塞进去,那刚才说话的小哥就嘿嘿笑着从明哥怀摸出一条烟来,麻利的撕开抽出一根,往裤子口袋里一摸,骂道,“我草,都好几个月没抽过烟了,身上连火机都没有了,哎……谁有火,能不能借个火啊。”

    明哥笑骂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扔给这小哥,笑骂道,“这一会时间你都忍不住了,小心抽死你。”说罢,又转头看向苏凝眉,“你说的那些人应该是这两天才从G市过来的吧?我去给你看看上面有没有记录。”

    明哥从清秀少年手拿过本子翻了几页,这才摇头道,“这位小姐,不好意思,这上面没有你要找的人,我看他们应该是没来到浮口镇,不然肯定会有记录的。”

    苏凝眉一急,抢过这人手的小本子,小本子上面的记录很清楚,她往前翻了几页,果然没看见有苏家人在上面,不由呆愣住了,“他们没从这里走会去什么地方?”

    “好了,你们赶紧进去吧。”明哥抽出苏凝眉手的小本子,往抽烟的几个人走了过去。

    等一行人开车进了小镇,苏凝眉把车子上的变异兽跟汽油都给了剩下的七个人,又把空间里的麻雀肉给了他们一大堆,这才分开了。看着旁边拎着大包一脸茫然的温雁祁,苏凝眉道,“温医生,你有什么打算?我这里还有很多麻雀肉,你要不要拿一些去。”

    温雁祁摇了摇头,“当初在G市也是因为地震了这才不得已挪了窝,现在打算先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再说。对了,你们有什么打算,既然没找到家人,要不也先找个位置住下来吧。”

    只能先找位置住下来了,浮口镇差不多有三十万的人口,末世的原因减少了一半,因此有大量的空房闲置着。

    浮口镇位于GX省的GL市,因此发展还算不错,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三人找了一栋楼走了进去,连谨垣用神识查探了一番,道,“二楼的201,202都是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