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第30节

作品:《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三人来到二楼,201跟202的房门都没上锁,拧了下就打开了,里面家具什么的都有,只是时间长了都沾了许多的灰尘。连谨垣拉着苏凝眉进了屋,温雁祁正想跟进来,连谨垣忽然转身,“对面的房也没人,你住对面去!”他可不想有人打扰他跟媳妇的二人世界。

    温雁祁笑了笑,“好,那你们好好休息。”说完还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连谨垣用了一张风符很就把房间打扫干净了,拉着心不在焉的苏凝眉进了房,又体贴的翻出两床崭新的棉被铺在了床上,“累了一路,你先休息会,想吃什么我去弄。”

    苏凝眉摇头,“我不累,我现在担心我外公他们怎么样了,你说他们没有从浮口镇经过到底会去什么地方?难道还在基地附近?”

    连谨垣道:“我查看过了应该不在基地附近。”

    “那他们回去哪里?”

    连谨垣想了想,道,“会不会有可能他们从G市那条路走的?”

    苏凝眉茫然抬头,“为什么?G市都是丧尸,更加的不安全,他们为什么会从G市走?”

    连谨垣想了想,又看了苏凝眉一眼,“当初我们在G市猎丧尸跟变异兽,说不定他们去G市找你了,。”

    苏凝眉脑子轰的一声,整个人都愣住了,是啊,她怎么都忘记苏家人会有可能去G市找她,她真是蠢啊!苏凝眉急的眼泪都流下来了,站起身来就想往外冲。连谨垣一把拉住了她,“好了,别冲动,你先好好睡一觉,我身上的符篆都用光了,要准备一些,等准备好了,我们在回G市一趟。”

    苏凝眉看着他英俊的面容,心里暖呼呼的,就跟大冷天喝了一大碗热乎乎的酸辣汤一样,让她有了想流泪的冲动。她低头抱住蹲在她面前的英俊男人,在他耳边道,“谢谢你啊。”

    连谨垣侧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我是你老公,你刚才不是都承认了吗,还说什么谢谢。好了,赶紧休息,大概几个小时就能启程了。”

    苏凝眉自然是睡不着,趁着连谨垣画符的空当煮蒸了一锅米饭,又炒了好几个菜端来连谨垣面前,“上午赶了一上午的路,你也没吃点东西,现在吃点东西在画吧。”

    两人吃了饭,连谨垣继续画符,苏凝眉也不睡,从空间弄出一叠符纸也开始练习了起来。

    ☆、第 54 章

    几个小时很就过去了,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连谨垣画的多是攻击符篆,另外还有少量的防御符篆。待会他们就要御剑往回飞,遇到的危险都是来自空的,自然要多备一些攻击符篆了。

    这期间苏凝眉也画了好几张的低阶火系符篆,她对画符还不熟练,成功率太低了。

    连谨垣已经把东西收拾好,又塞给苏凝眉一叠攻击符篆,“待会路上不确定有什么危险,这些你拿着,另外这两张贴身放着,这两张是防御符,能够抵挡住好几次的攻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苏凝眉接过符篆,把其两张贴身放好,这才抬头看了眼连谨垣,跟他说了声谢谢。

    连谨垣低头,幽深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她,“我不需要你跟我说谢谢。”顿了顿,他似乎想继续说些什么,想了想,终究还是没开口,只道,“好了,赶紧启程吧,这都耽误一两天了,也不知回去能不能找到他们。”

    两人把东西收拾了下,出了房,把房门锁上,寻了个偏僻的位置,连谨垣翻出飞剑,两人站了上去,连谨垣掐了个口诀,飞剑腾空而起朝着G市飞了去。

    来到收费站的时候,苏凝眉往下看了一眼,收费站只有两盏有些昏暗的灯光,旁边还燃着好几堆的火堆。

    收费站站岗的光头抬头望天上看了一眼,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冲旁边的明哥道:“明哥,我刚才好像看见天空有把飞剑飞过去了。”

    大伙一听,都抬头看了过去,结果屁都没发现一个,明哥笑骂道:“你今天给人把脑子撞傻了,上面哪有什么东西?”

    光头哼了一声,“明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视力觉醒,能够看清楚几百米外的苍蝇,刚才我真瞧见空有个东西飞过去了。算了,不跟你们说了,说了你们都不相信。”说罢,似乎又想起今天挨打的事情了,骂道,“卧槽,下次在见到那人老子不一枪崩了他!”

    众人哈哈大笑,其有人道,“大龙,你就甭吹牛了呗!你打的过人家啊,你就是眼睛好点,还有啥用啊。”

    光头勃然大怒,“黑子,你是不是想挨打……”

    ————

    苏凝眉,连谨垣两人很就上了124国道,124国道距离G市有八个小时的车程,连谨垣的飞剑算不上什么飞行法器,速度并不是很,从浮口镇到G市也需要三个小时。两人还算幸运,不知是不是因为天黑的关系,两人没碰上什么飞禽,一路很顺畅的回到了G市的基地。

    这一路上也看见很多赶路的行人,怕都是从基地逃出来,前往浮口阵的。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了,透着天空的明月,苏凝眉隐隐的能够看见一片废墟的基地,基地周围还被无数的丧尸包围着,变异兽倒是少了很多。

    两人在基地附近停下,连谨垣用神识查探了一番,道:“不在这里,基地如今已经没有活人了,我们还是往G市去看看。”

    很又来到了G市,G市如今也是一片废墟,全城已经成了丧尸的天堂,连谨垣一番查看,冲苏凝眉摇了摇头,苏家人也不在基地。之后两人用了一夜的时间把G市周边都给检查了一遍,依旧没有苏家人。

    天色渐亮,连谨垣体内的灵气已经不多了,两人在一处偏僻的位置停了下来。苏凝眉下了飞剑,面上有些茫然,连谨垣拉着她在一颗大树下坐了下来,“先好好休息,我体内灵气所剩无几,要补充体内的灵气才能继续搜查了。媳妇对不起,我如今不过结丹期的修为,神识也只有几十公里的范围,搜寻他们会有些困难。”

    苏凝眉苦笑,“是我该说对不起才是,这一路你辛苦了,你先好好休息吧,休息好了再作打算。”苏凝眉也知道如今希望渺茫,G市四通八达都是路,根本不能确定他们到底走了什么路,如今回来也不过是因为心有那么一丝的希望,觉得他们还有可能在G市,现在G市周边位置都已经全部找了一边,根本没有。

    连谨垣翻出弄了一些食物递给苏凝眉,“先吃点东西,吃了东西在休息,你都一天一夜没睡了。”

    苏凝眉接过食物默默的吃了起来。连谨垣三口两口解决了口的食物,在周围设下了一个防御阵法,一翻手一辆车子出现在阵法当,“吃好了,我们就去车上休息,等休息好了再做其他的打算。”

    如今只能如此了,两人吃好了东西就在车子上睡了一觉。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苏凝眉似乎听见外面响起了砰砰砰敲车窗的声音,连谨垣没有半点反应,侧躺在摇下的车椅上闭目睡着。苏凝眉透着车窗看向外面站着一男一女。转头看了睡熟的连谨垣一眼,苏凝眉还是把车窗摇了下来,这两人应该没有敌意的,不然防御阵跟连谨垣都会有反应的。看着眼前的两人,苏凝眉道:“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

    开了车窗,苏凝眉才看清楚男人有着一头浓密的短发,额头饱满,鼻梁挺直,嘴唇有些薄,一双眼睛看起来很冷,没有任何温度。女人的皮肤很白皙,齐刘海,一头微卷的长发,眼睛大大,鼻梁同样挺直,嘴唇饱满红润,双颊也透着淡淡的粉色,整个人如同瓷娃娃一样。苏凝眉都忍不住在心底赞叹一番,好一对璧人啊。

    瓷娃娃般可爱的女生看了旁边冷冰冰的男人一眼,冲他眨了眨眼睛,男人不为所动,冷冰冰的杵在原地。女生似乎有点无奈,轻轻的叹了口气,冲苏凝眉甜甜的笑道,“你好,我叫陈娇娇,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在附近见过一只金毛犬,唔,有这么大……”女生说着比划了起来,双手张开,发现似乎不够,皱了下可爱的眉头,“唔,有两米左右的高度,长度接近三米了,一身金黄色的皮毛,另外脖子上带着一个铃铛,走路会听见铃铛叮叮叮的作响,请问你们有没有见过?”

    陈娇娇?变异金毛?苏凝眉忽然咧嘴笑了笑,这缘分还真是妙,不管如何,始终都会把她跟书里的人物聚在一起。她若是猜的不错,这叫陈娇娇的女生旁边那个冷的跟冰块一样的男人应该就是当初看的那本末世辣女主修真记的男主了萧翎宇了。

    不过苏凝眉记得里面这两人出场的时候应该是在B市才对,怎么跑到G市附近了。B市是全国的首都,末世后经过三年的建设成为全国最大的幸存者基地,能够同时容纳差不多千万人。他们也是那时候才出场的。

    不过剧情都改变了许多,这两人提前出现也没什么怪的了。她还记得说因为家养宠物太过温顺变异的不多,能够数的过来的变异宠物也不过那是寥寥几只而已。

    这个拥有一只体型变异金毛的主人陈娇娇是萧翎宇的未婚妻,后来萧翎宇跟程蓉对上了眼,萧翎宇要家里跟陈娇娇解除婚约,萧家自然是不会同意,更加反对萧翎宇跟程蓉在一起。奈何萧翎宇坚持,而且程蓉很会讨好人,很就利用空间里的东西讨的萧家的老头子欢心,最后,程蓉顺利的嫁给了萧翎宇。

    萧家跟陈家都是红色家族,老一辈都是战功赫赫的将领人物。

    这陈娇娇的虽同样是红色家族,军衔等级不低,只不过到底是比不上萧家。而且陈娇娇也是真的爱萧翎宇,奈何萧翎宇从来没有喜欢过她,说是一直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最后陈娇娇知道萧翎宇喜欢上程蓉,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对程蓉出手,因为陈家很宠溺这个女儿,那段时间程蓉也算是受尽了陈家折磨,最后还是被萧翎宇解救,陈娇娇也因此黑化,彻底跟程蓉对上了。

    总之,这陈娇娇从一个不韵世事的单纯女生变成处处跟程蓉作对的心思恶毒的女配,下场自然不比苏凝眉好多少。

    “你好,请问你见过我的金毛犬吗?”陈娇娇挥手在眼前长相有些艳丽的女人面前挥了挥,她感觉这女人怎么好像在看着她发呆?女人立刻回了神,冲她露出个抱歉的神色来,“对不起,我一直在车上休息,没有见过你的金毛犬。”

    “这样啊。”陈娇娇有些失望,眉头微蹙,嘟着嘴巴转头看向旁边的男人,“萧大哥,豆豆不见了怎么样?你说它这么大只,会不会被别人当成猎物杀掉吃了?”

    冷冰冰的男人一个眼神都没给陈娇娇,嘴巴里吐出两个冷冰冰的字来,“也许。”

    陈娇娇闻言,眼睛都红了,抿着嘴巴看着冷冰冰的男人,“萧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诅咒豆豆,呜呜呜,等回到了B市,我一定要跟萧爷爷告状,说你欺负我,说你欺负豆豆!”

    冷冰冰的男人似乎也有些无奈,微微转头看向陈娇娇,“好了,别在闹了。豆豆丢了我们直接回B市,我来这里也是受你爷爷之托把你带回B市的,我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两三个月了。”

    陈娇娇不干,哇哇大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指责萧翎宇,“呜呜,萧大哥你欺负我,你欺负豆豆,你不管豆豆的死活了,豆豆可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第 55 章

    “闭嘴!”车子里睡觉的连谨垣忽然出声。苏凝眉转头就看见连谨垣已经醒了,从靠椅上坐了一起来,一头黑发有些凌乱,英俊的面容上满是不耐烦,一双眼睛也有些通红,里面是苏凝眉从未见过的暴躁,冰冷,似乎有些控住不住的迹象。

    苏凝眉侧身来到他身边,轻声问道,“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连谨垣的阴冷的视线从车外的两人定格在苏凝眉的脸上,眼的阴冷跟暴躁渐渐褪去,眼神也恢复了清明,他亲了亲苏凝眉的额头,笑道,“我没事,外面什么情况?”说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唔,都下午了……”

    这几天都没休息好,又连续飞剑了一天一夜,早上就待在车里休息,这一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车窗面的陈娇娇显然被连谨垣给吓住了,眼泪汪汪的看着里面的人,好在没哭出来,她似乎也只有在萧翎宇面前才会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撒娇,萧翎宇一双冰冷的眼睛也看向连谨垣。

    苏凝眉看了两人一眼,道:“这两个是来寻一只金毛狗的……”看着连谨垣还有些血丝的双眼,苏凝眉有些担心,“你是不是没休息好?要不你再睡吧。”

    连谨垣伸手捂了一下眼睛,手从额头上捋过,一头黑色发丝被他捋到头顶,露出饱满的额头,这才松开手,他冲苏凝眉一笑,“我没事了,我们要不要在继续搜寻?”看着车窗外还站着的两人,连谨垣看向他们,目光平淡,“我们没见过你们的狗,你们可以离开了吧。”

    陈娇娇自小都是被陈家人当成公主一样捧在手心长大,来到G市读书身边也全是爱慕者。哪怕现在末世来临,一开始有爱慕她的同学保护着她,后来萧翎宇来了,萧翎宇继续保护着她,哪怕她是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在这末世过的都很惬意,从来没有受到什么气。看见车子里好看的男人这么对她,心忍不住有些不服气,冲他道:“你凶什么凶?我不过是问问有没有见过我的金毛狗,没见过我们走就是了。”

    连谨垣道,“那就赶紧走。”

    陈娇娇果然立刻气鼓鼓的拉着萧翎宇往阵法外走去,走了几步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陈娇娇四下茫然的看了一圈,“萧大哥,你说我的豆豆会跑的哪里去?它明明很乖的,要不要那只变异豹,豆豆也不会吓的跑掉了……”

    萧翎宇冷冰冰的道:“不知道!”

    陈娇娇都哭了,“豆豆跟了我好几年,就算遇到危险应该也不会跑远的,肯定还在这附近,萧大哥,你在陪我去找找豆豆好不好?”

    萧翎宇的表情没有半分松动,依旧冷的掉渣,双手抱胸靠在大树后,“在等几分钟,要是豆豆能自个出来我们就带他走,不能的话必须赶紧离开这里了,G市已经不安全了。”

    陈娇娇心里难受,正想反驳几句,突然看见远处一个庞然大物朝着她们冲了过来,她惊喜的冲了上去,“豆豆,豆豆你可算出来了……”

    苏凝眉跟连谨垣听见声音也朝着外面看了过去,不远处一个两米多高一身金毛色皮毛的大狗朝着这边奔跑过来,地面都有些震动了起来,大狗一边跑着一边咧着大嘴,让人老远就看见它那招牌似的笑容。

    大狗很奔到了较小的陈娇娇面前低下大狗头伸出舌头就想舔陈娇娇,陈娇娇立刻高声道:“豆豆不许舔我!”

    大狗立马焉了,冲着陈娇娇呜呜了两声,老实的趴在了地上,大头搁在前面的两只爪子上,拳头大的黑噜噜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向陈娇娇。

    陈娇娇摸了摸大狗低下的狗头,笑眯眯的道:“你不能舔我啊,你现在都这么大了,一舔,我脑袋上都是你的口水了……”

    靠在树上的萧翎宇不耐烦了,三步两步走到一人一狗面前,“既然回来了,我们现在上124国道,去GX,GX有爷爷的好友,他有一辆直升飞机,我们坐飞机回B市。”

    豆豆已经回来了,陈娇娇自然无所谓了,她拍了拍豆豆的狗头,垮坐在了豆豆身上,指挥着豆豆来到苏凝眉的车子面前,冲里面的苏凝眉道:”这位姐姐,我们要去GX,你们了?”

    “我们暂时要留在这里。”苏凝眉把脑袋伸到车窗外,仰头看着大狗身上的陈娇娇,“你们先走吧。”她还打算继续在G市附近寻寻看能不能找到苏家人,若再找不到,她打算回浮口镇。

    萧翎宇看了苏凝眉跟连谨垣一眼,这才跟着坐在大狗的陈娇娇离去。

    看着走远的两人一狗,苏凝眉这才看向连谨垣,他正在忙着看地图,然后指着地图上的几条线道:“G市最安全的应该就是124国道了,位于郊区。其他两条国道要从G市经过,G市全是丧尸,是最不好通过的了,124国道上没有苏家人,那我们今天要沿着318跟222国道往前寻找了,看看能不能找到苏家人,现在先去318国道上你看怎么样?”

    苏凝眉看着正认真指出线路的连谨垣,又想起他刚才的异状来,不由的道:“你没事吧?要是没休息好就在休息一会,不要逞强,不急着一时半会,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东西?”她从背包里摸出一瓶以前酿制的葡萄酒来。

    连谨垣看了那葡萄酒一眼,也也说什么,接过小玻璃瓶装的葡萄酒一口气把里面的葡萄酒喝完了,冲苏凝眉露出个笑容来,不知为什么苏凝眉觉得那笑容有点像苦笑。苏凝眉有些不安的看了他一眼,他应该察觉的出葡萄酒里浓郁的灵气了吧。

    原本以为他会问些什么的,连谨垣却只是把空瓶子还给了苏凝眉,把地图收了起来塞到车座底下开口道:“好了,我们现在下车,然后御剑上318国道看看能不能找到外公外婆她们。”

    苏凝眉跟着他下了车,连谨垣一挥手停着阵法的车辆就收了进去,又翻出黑剑,拉着苏凝眉上了剑身,掐了口诀,飞剑腾空而且。耳边风声呼呼,刮的苏凝眉脸颊都有些疼了。连谨垣掏出一张符篆拍在剑身上,右手在空画了几道什么,然后苏凝眉就感觉呼啸的风声停住了,连谨垣站在飞剑的后面,抱住苏凝眉的腰身,“一种防御符,好了,我们现在上318国道,希望能够外公外婆。”

    苏凝眉任由他抱着恩了一声,两人都不在说话,耳边静悄悄的,苏凝眉往下看去。下面还是G市附近,周围的建筑物都没了,有的地面坑坑洼洼,下面全是密密麻麻的丧尸。

    两人沉默着,这样一路往318国道上飞了去。

    318国道因为挨着G市最繁华的一条路,因为国道上的丧尸不少,飞行了两个小时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了半响,苏凝眉似乎听见身后连谨垣轻轻的叹气声了,跟着苏凝眉就感觉自己的腰身被搂的更加紧了,耳边也传来连谨垣的声音,“我的修炼功法与一般的修炼功法有些不同……”

    苏凝眉一楞,微微侧头看着连谨垣冒出青色胡渣的下巴,“什么?”什么修炼功法,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连谨垣继续道:“修炼功法,我修炼的功法需要在睡眠修炼,因此很讨厌被人打断睡眠,若不是自然醒来就会有些不受控制,所以刚才有些失控了。”

    苏凝眉讶然,竟然还有这么神的功法,在睡梦修炼吗?难怪以往老是看见他睡觉,每次被人打断都会很不对劲,她还以为他有起床气的。

    耳边又传来连谨垣的声音,“我知道你刚才给我的葡萄酒里面有很浓郁的灵气……其实你也应该很好我为什么在灵气如此薄弱的世界会修炼到结丹期的修为吧?给你看样东西吧。”连谨垣说着从脖子里抽出一样东西递给了苏凝眉。苏凝眉接过一看发现是个红色绳子吊着的小玉葫芦,一摸上那羊脂玉一般的小玉葫芦,苏凝眉就感觉到里面浓郁的灵气。苏凝眉大概知道了,连谨垣之所以能够在这灵气匮乏的世界修炼到结丹期的修为都是因为这小玉葫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