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第50节

作品:《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

    苏凝眉感觉狼狈极了,闻着身上男子熟悉的味道,苏凝眉紧紧的抱住了他。却不想又有阴影铺天盖地的下来了,男人抱起她,飞到的窜到了旁边,而后丢下她,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了声别怕,就朝着那庞然大物般的狼王冲了过去。苏凝眉看着连瑾垣冲向狼王高大的身影,握紧了拳头,暗暗祈祷着他一定要解决了那头狼王。

    心里想着,苏凝眉也速的站了起来,冲向旁边的变异狼群。

    有连瑾垣,水长老还有其他几个修为高一些的人上去对付狼王,其他的人继续对付剩下的变异狼群。

    那边夏晨宣已经猎杀了好几头五阶变异狼,周围也倒下不少低阶变异狼。程蓉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对付低阶变异狼还是能行的,因此一道道雷电朝着身边的变异狼扑去。

    大家都奋力战斗着。等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地下已经倒了一大片的变异狼。

    连瑾垣跟水长老他们还在跟狼王纠缠着,不过狼王已经受了伤,身上大大小小上百道的伤口,雪白的皮毛也被血迹侵透。狼王突然对着天长吼了一声,然后朝着山速逃离了去,还剩下的变异狼听见狼王的吼叫声,也很隐退在了皑皑白雪,偌大的空地上只剩下一地的变异狼尸体。除了变异狼的尸体,还有几个修真者也因为那狼王失去了性命。

    牺牲的是白家,熊家,乌家,吕家和云家的人,这几家的带领人脸色都有些不好,毕竟连秘境都没有进去,他们的族人却牺牲了,看着地上被狼王虐杀的尸体,几家的带领着让人在附近挖了坑把他们埋了进去。

    大家看见危险已经暂时过去,如今又耗费了不少灵气,都累的不行,躺在地上休息了起来。

    连家人也聚在一起坐了下来,连家人虽然都没事,但是连凡杰,连燕菲,连刚跟连威都收了轻伤。其他家族的人也有不少收了伤。修真者跟普通人,觉醒者没什么区别,被变异兽抓伤一样有一点的几率被感染。苏凝眉把空间里面温雁祁给的血清拿了一些出来,分配给了连家人。其他家族也都准备的有这东西,也都分配给了自家受伤的族人们。

    苏凝眉把血清给了连凡杰,连燕菲,连刚和连威。几人都道了谢,只有连凡杰一声不吭,一口就把一小管血清喝了下来,把手的小玻璃罐丢到了脚边。苏凝眉回到了连瑾垣身边坐了下,连瑾垣没受伤,苏凝眉只从空间拿了灵液水给了他喝,“瑾垣,那六阶的狼王怎么会这么厉害?”几人合起来竟然没有猎杀了它。

    连瑾垣一口气喝掉了半瓶水,这才道:“若只是普通的六阶变异狼几人倒也对付的了,但它是狼群的狼王,本身的实力都很不错,变异后实力更是上了一层楼,会更加的难对付,而且这狼王变异的是脑,拥有了精神力,智慧也跟人类差不多了,这次没解决它真是可惜了。”

    苏凝眉也有些担心,“可不是,要是等它恢复了过来又来偷袭可怎么办。”

    正说着,水长老已经道:“大家赶紧把战场收拾了,不然待会别的变异兽闻到了血腥味肯定也会过来的。”

    苏凝眉,连瑾垣便不再说话,起身来到战场把变异狼脑内的晶核都给挖了出来,又把变异狼直接扔在了空间里面,这些都是狼肉,是食物,浪费就不好了。

    很战场就清理干净,大家又把这血迹上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最后施了几个风术,血腥味就渐渐的散去了。

    原本每个人猎杀的变异兽都不相同,所以晶核并不好分配,水长老的意思是,把晶核集在一起,大家平分。苏凝眉也没什么意见,毕竟这次变异狼大家都出了力,每个家族猎杀的也都差不多,因此也点头同意了,其他家族自然也同意了。

    却不想旁边却传来一声嗤笑声,“水长老真是说笑,刚才的情况大家应该都看到了,五阶变异狼至少有一半是我猎杀的,你说的每个家族平分,对我岂不是不公?”

    大家都朝着声音来源看了过去,是夏晨宣。

    大家都默然,刚才的情况大家的确注意到了,大半的五阶变异狼都是夏晨宣猎杀的,其他低阶的变异狼他也是猎杀的最多,这样分配对他的确不公。水长老也是一呆,发现自己的确把夏晨宣的功劳给遗忘了,忙咳嗽了一声,道:“夏道友真是对不住,这样吧,各种变异兽的晶核一半给夏道友,余下的我们几家在分如何。”

    夏晨宣这才笑道:“如此不错。”

    于是,夏晨宣分了一半的晶核,其他的家族把剩下的晶核给分了。这几个家族族人多数都是修真者,觉醒者少之又少,这晶核除了能换钱,用的地方不多,所以大家也就不怎么争夺这晶核了。

    到是苏凝眉很想要这些晶核,连家也不过才分到一颗五阶变异兽晶核而已。正低头看着手殷红的晶核,想着回去后可以把这颗晶核给谁用,忽然一阴影覆盖了下来,苏凝眉抬头看去,正好瞧见夏晨宣低着头沉沉的看着头,手还捧着那大把的晶核。

    苏凝眉还冷着,连瑾垣已经冷声道:“夏晨宣,你过来坐什么?”

    夏晨宣瞟了他一眼,嘴角还带着莫名的笑意,很有心情的回答了连瑾垣的问题,“自然是过来把晶核送给我喜欢的女人,不然你以为我捧着这些晶核过来做什么?”

    说着立刻蹲□子,半跪在了苏凝眉面前。苏凝眉下了一跳,麻利的躲在了一边,怒道:“夏晨宣,你干什么!”这人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不是明明感觉到他的恶意,对她修为的窥探,现在这又是如何?明明知道她跟连瑾垣的关系,却还要这样。

    夏晨宣却是不动,只是略微转过了身子,把手的晶核递在了许凝眉面前,“没什么意思,只是这些东西我也不需要,送给你好了。”

    苏凝眉自然不可能接受这些晶核,“夏先生,你别闹了,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夏晨宣却是执意把晶核捧在她的面前,誓有她不接受就不罢休的意思。

    不远处的程蓉紧紧的咬着嘴唇,死死的看着这一幕,脑子一阵阵的眩晕,怎么会……怎么会,为什么就连师父都会喜欢上她,明明……明明师父刚开始只是看了她的修为,为什么现在会成为这样?她心目最伟大,最耀眼的师父竟然也喜欢上了她,为什么所有好的一切,所以好的男人都会围着她转,她真心的恨,恨不得她去死,为什么当初师父不直接吸干了她的修为……

    程蓉这般想着,面上阴沉,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指甲也深深的陷入了手心之。

    那边的连瑾垣脸色立刻转冷,道:“夏晨宣,请自重!”

    夏晨宣眼神紧紧的看着苏凝眉,笑道:“我如何了?不过是把眉儿需要的东西送给她罢了,就算她如今是你的妻子,但……没有人规定我不能追求她,是不是?连瑾垣,她太好了,所以我也想要,所以,各凭本事吧!”

    苏凝眉恼的脸蛋都红了起来,在这般多人面前这样,这夏晨宣是故意给她难看吗?“夏先生,我眼只有瑾垣一个人,你这般,对大家都不好,所以还请带着这些东西回去吧,我拒绝接受!”

    连瑾垣自然是不能忍受别人窥探他的妻子,握紧拳头就想朝着夏晨垣砸去,苏凝眉却是一把握住了他,冲他摇了摇头,附在他耳边道:“瑾垣,不必理会就是了,我们过去休息吧。”

    连瑾垣却是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忽然抽出拳头朝着夏晨宣脸上砸去,夏晨宣一个侧身便躲了过去,也起身朝着连瑾垣出手了。苏凝眉心大骇,这夏晨宣的修为太高,性子也是阴晴不定,连瑾垣此刻修为又不及他……

    正想上前拉开,却发现两人根本没有用到法术,不过是最纯粹的武术在攻击对方,苏凝眉松了口气,放了心。想上前拉开,两个男人却打的起劲,身形都有些看不清楚了,她叹了口气坐了下来,脸色也有些不好,真是丢脸丢大了。

    其他家族的人都远远的坐着看热闹,不过都开始悄悄的打探苏凝眉是谁,三人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不得不感概,就是修真者也是很八卦的。

    苏凝眉旁边的连凡杰突然笑道;“真是连家的好儿媳,万人迷,连夏晨宣这样的魔修都能被你迷住……”

    苏凝眉自然听出这位大伯语气里的嘲讽,可是此刻根本不想理睬他,到时连燕菲拉了拉连凡杰,“爸,你做什么,少说两句不成。”

    连凡杰哼了一声,不在说话。

    不远处的两人打斗了一会就分开了,两人面对面站着,神色都有些不好看。苏凝眉看过去,发现两人脸上都有些挂彩了,似乎都是朝着对方的脸上出招的。苏凝眉啼笑皆非,上前把连瑾垣拉过来坐了下来。

    夏晨宣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程蓉立刻上前,低声道:“师父,您没事吧,我这里有药膏,要不要擦一些?”

    夏晨宣沉着脸道:“不用!”语气很恶劣。

    苏凝眉那边正想跟连瑾垣说些什么,远处传来程蓉低低的惊呼声,“师父,您这是要去做什么?”

    ☆、第 100 章

    苏凝眉,连瑾垣两人听见声响一起看了过去,发现夏晨宣正起身朝着雪山里走了去。水长老忙道:“夏道友,你去作甚?待会我们就要启程了!”

    夏晨宣看了水长老一眼,道:“去把麻烦解决了!”说着,就继续朝着山里走了去,转眼间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苏凝眉回过头来,从空间里面摸出一条毛巾,用灵液水侵透,替连瑾垣处理脸上的伤口。连瑾垣原本有些狭长的眼睛此刻有些肿了,脸上也有几道伤口和青紫,全是刚才被夏晨宣给打的,不过夏晨宣也没讨到好,脸上也同样的被打了几道口子。

    苏凝眉一边替他擦拭伤口一边道:“你看看你,脸上被打成什么样子了,以后可别在冲动了。”

    连瑾垣抿着唇不说话,他只有在遇到跟她有关的事情的时候才会如此的冲动。更何况那魔修性子阴晴不定,又是以吸收别人修为来修炼的,他怎么允许那样的人窥探小眉……

    苏凝眉看他的样子,也不在说什么了,仔细的替他擦拭着伤口。正擦着,身后传来程蓉的声音,“小眉,我有些话想跟你说。”苏凝眉回头看了她一眼,有些疑惑,“什么事?”她们两个可是很久没有打交道了。

    程蓉为难的看了周围的人群一眼,道:“能不能过去那边,这话……我不想让别人听到了。”

    苏凝眉想了下就点头同意了,跟着程蓉来到了一偏僻的位置。程蓉看着对面女子清丽的面孔,心有一丝迷茫,苏凝眉的长相有些艳丽,很多男人可能会对这样长相的女子有欲望,但是爱上的话就不可能了,明明自己的长相才会是男人喜欢的那一类型,为什么现在所有的男人却围绕着她转了起来……

    “什么事情?”看着面前女子似乎陷入了沉思,苏凝眉开口打断了她。

    程蓉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心思,看向苏凝眉,“小眉,我……我想求你件事情。”

    “什么事?”苏凝眉想不出她还有什么事情会来求她的。

    程蓉咬唇道:“我……你,你,你能不能拒绝了我师父?我知道我师父喜欢你,可是你已经有了连瑾垣的,还有苏家人,还有那么多朋友。我却只剩下师父跟妈妈,”她说着似乎开始回忆起了什么,“那时候跟着萧大哥哥还有娇娇一同前往广西的时候,没想到广西也出了事情,根本不能从广西做飞机去北京了,之后我们打算回到浮口镇跟你们会合的,但是我遇上了师父,师父说我有修仙的潜质,他能够帮我洗髓伐毛,让我跟着他一起修仙,我答应了下来……后来我知道师父是所谓的魔修,也知道他不过是看了我的资质,想等到我修为到一定的时候就吸收了我的修为,可是我还是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因为我相信他也会喜欢上我的。就跟师父刚开始也不过是看了你的修为,后来却喜欢上了你一样……”

    “够了。”苏凝眉终于不想听她继续说下来了,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想在听你说这些了,我只想告诉你,你跟我师父都跟我没有关系,所以别把他往我身上扯,他的行为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影响,既然你喜欢他,就麻烦你多劝劝他,不要在来烦我了……”

    看着程蓉,苏凝眉心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原本她不过是个炮灰,而她才是女主,可是现在情况却完全改变了。从一开始,苏凝眉就知道原剧情,知道自己这身体的妈妈是怎么死了,也知道程蓉有一定的推波助澜。说是推波助澜,其实只能说人都是自私的,都是为了自己着想。当初陈德青跟程雯君厮混在一起后,两人商量怎么弄死苏妈妈。程蓉是学化学的,程雯君问了程蓉一些怎么用化学致人死亡的法子,程蓉那时候不疑有他,告诉了程雯君,后来听到程雯君跟陈德青打电话才知道了自己的妈妈竟然要害人,程蓉还劝过,只是最后终于还是晚了……而程蓉也开始心安理得享受起了富家千金的奢华日子。

    苏凝眉知道这件事情主要是怪程雯君,所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杀了程蓉,当然她也没打算原谅程雯君,后来也没找到机会帮助妈妈报仇。不过,等着从秘境回去后,她就该把该清算的恩怨全部清算干净了。

    程蓉似乎想拉住她的手臂说什么,苏凝眉已经转身离开。

    回到连瑾垣身边,连瑾垣把她搂进怀,道:“没事吧,她没找你麻烦吧?”

    苏凝眉摇头,“没事,你好好休息一下,刚才耗费了那么多灵气,待会还要继续赶路,也不知道还会不会碰上那狼王。”这狼王已经有了智慧,不解决肯定是个麻烦。

    随后大家原地打坐了起来,眼看着时间要晌午了,水长老正打算让大家启程继续赶路,那边传来了脚步声。大家扭头看了过去,发现竟然是刚才离开的夏晨宣,身上似乎还带着一股子血腥味。

    夏晨宣来到人群,二话不说,直接走到了苏凝眉的面前,然后伸开了手掌,修长的手掌赫然躺着一颗血红血红散发着耀眼光芒的晶核,那颗晶核比五阶的变异兽晶核更加的血红,犹如鲜血一般。

    苏凝眉抬头看了夏晨宣一眼,“夏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夏晨宣挑眉道:“刚才那只狼王的晶核,你既然不喜欢五阶晶核,现在这颗如何?你该欢喜了吧?”既然刚才给的五阶变异兽晶核布能让她欢喜,他就去猎杀了那只狼王,现在这颗六阶晶核她应该会欢喜了吧。

    苏凝眉愕然,这人是去把狼王猎杀了?不过什么叫她不喜欢五阶晶核?他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旁边的连瑾垣也看向夏晨宣,神情有些不善,苏凝眉怕两人又打了起来,忙伸手牵住了连瑾垣的手,这才冲夏晨宣道:“夏先生,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你的东西我不会接受的,不管是什么东西,请你不要在来打扰我了,我……”看着夏晨宣原来越冷淡的面孔,苏凝眉顿了下,还是继续说道:“夏先生,你这般……优秀,何必要为难我?死守着我?我这辈子已经有了最爱的人,除非我死,否则我们是不会分开的。”说的这般清楚了,他应该知难而退了吧。

    听见这话,连瑾垣也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夏晨宣脸色沉沉,好半响才脸色才缓和了下来,收回了伸在苏凝眉面前的手掌,连同的血红的晶核也收了回来,道:“如此,我明白了!”说罢,转身离开回到了程蓉身边。

    两人的声音不大,但是也不小,所以周围的人群都听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程蓉紧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师父……”想劝说什么,但是看见夏晨宣的沉沉的表情,下面的话也没说出口。

    看完了魔修求女记,水长老喊道:“好了,各位休息的也差不多了,狼王也被夏道友解决了,真是可喜可贺,现在我们就要继续启程了。”

    大家自然没意见,都又朝着山慢慢的走去。

    一走便是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大家都没怎么休息过,一起在山寻找秘境,奈何光是甘肃这段地方的山脉都有几百公里长,想要找到一个小小的秘境入口谈何容易?这半个月也碰见了不少山的变异兽,不过都不是很难对付,比起上次碰见的群狼容易对付多了,大家都很轻易的就把它们解决了。

    此刻,一群人正寂静无声的朝着山脉前行,看着人群正往左边的山脉走,夏晨宣忽然道:“还是走右边吧!”

    大家一愣,水长老也道:“右边的灵气相对的要少一些,左边的灵气要浓郁许多,秘境的入口处一般都在灵气浓郁的地方吧。”

    夏晨宣道:“不一定,我们既然走过了那么多灵气浓郁的地方,现在倒不如换个法子,试试其他的地方。”

    的确,这都走了大半个月,大家还没找到秘境的入口,最后一直决定往夏晨宣说的方向走了去。路上,夏晨宣又指了好几次的路线,十天后大家忽然在一灵气薄弱的地方感觉到了少许的波动。

    “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是不是秘境的入口处就在附近了?”

    “是啊,好像是那边……”

    “走,过去瞧瞧看!”

    一群人朝着波动的位置走了过去,很就在一大石后面发现一怪的地方,这里的灵气非常不稳定,而且肉眼看过去眼前一片热气蒸腾的样子,恍恍惚惚,但是大家知道那肯定不是热气蒸腾的现象,应该是秘境处特有的灵气波动。

    “找到了,总算是找到了!这是秘境特有的灵气波动,秘境入口就在这里!”

    大家欢喜不已,从出发到现在差不多两个月了,终于算是找到秘境的入口了,说起来还算是的了。苏凝眉站在人群后,怪的看了夏晨宣一眼,她当然记得都是因为夏晨宣在关键的时候指出了几次的路线,大家才能找到这个的,看夏晨宣好像很熟悉路线的样子,莫不是他早就知道了秘境的入口?苏凝眉有些为自己的猜测和想法心惊,忍不住又看了夏晨宣几眼。

    许是感觉到她的不安,连瑾垣伸手牵住了她的手。

    ☆、第 101 章

    大家都很兴奋,叽叽喳喳的说了好一会,又在灵气波动的入口处看了好半响。大家虽说都是修真者,但是却从来没见过秘境,毕竟现代灵气越来越薄弱,秘境也就在渐渐的减少,现在末世来临,人类,动物都减少了一大半,灵气也渐渐的浓郁了起来,所以这才让他们发现了这个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