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10父子沉沦(愚人节万字更新)

作品:《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作者:weilehaowan

    字数:8662

    2019/04/01

    第十章父子沉沦

    唐健也不想过于勉强她,毕竟是第一次跟田嫂寻欢作乐,他点头同意,说道:

    “期待你下次的表现,这次先饶了你。不过,等会儿我要射到你的嘴里,你把我

    的精液吃下去,没问题吧?”

    田嫂吃惊地啊了一声,她没想到还有这么变态的玩法。巧云赶紧解释:“娘,

    外国人都这么玩,你看……”

    田嫂一看,投影上正演到结束的时候,两个女人跪在男人胯前,张着嘴迎接

    男人的射精。男人对准她们射出股股精液,她们一脸欣喜,还把嘴角和脸上的精

    液用手抿进嘴里吃下去。

    看a 片里的女人甘之若饴,田嫂也跃跃欲试,赶紧答应:“少爷,亲爹,我

    吃你的精。”

    “真乖。”唐健大喜,从巧云臀后拔出鸡巴,斜向下捅进田嫂翕张的屄眼儿

    里,大力抽插,犒赏她的忠诚。

    接下来,唐健的鸡巴上下翻飞,把母女俩肏得浪叫声此起彼伏……快感蓄积,

    唐健大喝一声,攥着湿漉漉的鸡巴骑到田嫂脑袋上。田嫂赶紧张大嘴巴,男人并

    不怜香惜玉,涨硬滚烫的大鸡巴径直捅进她的嘴里,股股炙热的精液激射,有的

    射到了嗓子眼,呛得田嫂闷咳,眼泪都流出来了。

    忽然,放映室门外噗通一声,紧接着一阵脚步声远去,屋里人吓了一大跳,

    唐健颤声问:“谁?”

    门外寂静无声,唐健心虚地穿好衣服,故作镇定地对母女俩说:“我去看看

    是谁,你们先穿好衣服回去吧。没事儿,啊。”

    母女俩忐忑不安地点点头,唐健赶紧追了出去。

    来到李婷房间,见她正低着头坐在床边呼哧呼哧地娇喘,胸脯急促地起伏,

    滚圆的乳峰颤悠悠地很诱人。再看她身上的连衣裙也不齐整,尤其是下半截皱巴

    巴的。唐健松了口气,语气轻松地调侃:“我一猜就是你,想看就进去大大方方

    地看呗,干嘛在门外偷窥,倒把我们吓了一跳。”

    李婷抬头直视着唐健,粉面含羞,娇嗔道:“我可不是故意去偷看的,该做

    午饭了,我四处找田嫂,没想到你们三个玩得正起劲儿。”

    唐健满怀感激:“这还是你做的红娘,我还没谢你哩。”想了想,又坏笑道,

    “你看了好大一会儿了吧,是不是把你的兴头也撩起来了?下次想看就进去舒舒

    服服地看,省得在门外自摸弄皱了裙子。”

    李婷恼羞成怒,大声呵斥:“今天幸亏是我,要是你爸爸看你怎么办?”

    唐健赶紧服软:“我没别的意思,以后我们注意点,真要有啥事还得靠你周

    旋。”

    唐健的态度让李婷怒火稍息,她一摆手:“哼,知道就好,滚吧。”

    唐健出来后又找到巧云,安抚了她一番,说道:“以后咱们掌握一下时间,

    不能耽误正事,干完活了再聚。”

    巧云又跟田嫂说了情况,母女俩知道有惊无险后都松了一口气,尝到了性爱

    的甜头都欲罢不能,之后便随时听从唐健的召唤,三个人快活得不亦乐乎。放映

    室成了别墅的淫乱之地,他们学习尝试a 片中的各种玩法,越来越放纵。

    唐健还到市里的成人性用品商店买来各种性具用品,三人的玩法不断翻新。

    李婷也经常把小天赐丢给李秀兰帮着照管,自己去偷看。

    因为过于沉溺淫欲,唐健的身体发虚,脸色也很差,唐铁山见了很心疼,特

    意送他几瓶药酒,说是一位老中医给他配的补酒,常喝能补肾壮阳、强身健体。

    说起这位老中医,唐铁山满脸敬慕,对儿子说,这位老先生是一位世外高人,

    如今八十多岁高龄,但满面红光,两眼精光四射。他精通道教文化,还擅长占卜、

    看相、阴阳风水,是内家拳的高手,更善于开方抓药、推拿按摩、针灸点穴。他

    年轻时曾周游世界,如今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唐铁山也是在一次朋友私下聚会

    时跟这位老神仙有一面之缘。看他面色欠佳,给了他几瓶药酒。这些药酒是后来

    有人专门送过来的,瓶子上只贴了一个代码s02。

    为了儿子的身体,唐铁山不但监督他按时喝药酒,还每天早晨叫他起床晨练,

    父子俩绕别墅慢跑半小时。

    唐健的身体慢慢好转,尤其是药酒挺有威力,他感觉自己的性能力有了大幅

    度的提高,跟田嫂母女做爱时更舒爽刺激。

    李秀兰的产褥期早就过了,可她的下身却经常出血,身体状况也不佳,对性

    爱之事提不起性趣。让唐健陪着看了几次医生,西医中医看过好几次,药吃了不

    少,却没效果。李秀兰恨自己不争气,对小丈夫心存愧疚,对唐健淫欲无度的风

    流韵事也只好视而不见。

    都说纸里包不住火,唐健的胡作非为终归还是被唐铁山无意中发现了。

    王艳度完蜜月回公司后,唐铁山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

    经过几次招聘,大量的精英人才充实到各个部门,汉唐地产成为全省最大的房地

    产龙头企业,几个房地产项目同时开花,唐铁山一跃成为明星企业家,经常出现

    在电视、报纸和各种杂志上。

    有一天上午,唐铁山快到公司了,忽然发现今天开会要用到的项目计划书忘

    家里了,想起来昨晚在书房看到很晚才回卧室睡觉,今天匆忙出门,他拍了拍额

    头,让司机调转车头回家去取。

    司机停在别墅楼下,唐铁山上二楼的书房拿了项目计划书,打算下楼时忽然

    听到三楼隐约传来女人的呻吟。他觉得奇怪,蹑手蹑脚地上楼,却看到李婷站在

    放映室门外向里探着脑袋,一只手还伸到裙子里剧烈抖动……

    女人的呻吟就是从放映室传出来的,唐铁山更觉得奇怪,这不是音响里发出

    来的声音,而是活生生的女人浪叫。他大踏步走过去,惊醒了沉醉在偷窥中的李

    婷。李婷扭头一看,脸都白了,大声叫道:“铁山,你怎么回来了?”

    屋里的三个人正玩得热火朝天,听到门外李婷大声报警,吓得傻愣着不敢动。

    还是唐健反应快,低声说:“快穿衣服。”

    来不及了,唐铁山不顾李婷的阻拦推门而进,唐健刚套上大裤衩,母女俩连

    内裤还没穿上,三人淫乱的痕迹太明显,被当场捉奸。

    看三个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唐铁山怒视了他们一眼,对儿子冷冷地哼了一声,

    说了句“回头找你算账”就转身离开了。

    李婷也进来了,唐健苦着脸求她:“这可咋办?你帮帮我们吧。”

    看三个人可怜巴巴的样子,李婷反而冷静下来了,她柔声安慰道:“别怕,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玩得过火了点嘛。”走到唐健身边,耳语道,“要想让

    你爸不生气,恐怕你得忍痛割爱了。”

    唐健一愣,不解地问道:“你说我该怎么做。”

    李婷低笑:“让巧云勾引你爸,这事准成,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唐健六神无主,犹疑着:“只要巧云同意,我这儿好说。可我爸能喜欢巧云?”

    李婷还没说话,田嫂在一旁搭腔:“老爷肯定喜欢巧云,他第一次看见巧云

    那眼神就不对劲儿,刚才进来的时候还盯着巧云看得眼睛都直了。”

    李婷听了却没有醋意,抿嘴一笑:“这就好办了,只要巧云搞定老爷,你们

    以后还可以痛快地玩。”

    田嫂心里有谱了,走到巧云身边跟女儿咬耳朵。巧云小脸涨红,咬着嘴唇,

    在母亲的反复劝说下,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

    李婷豪爽地说道:“晚上听我安排,现在大家先各忙各的吧。”

    唐铁山当天晚饭后才回别墅,到家后就四处找唐健打算兴师问罪。李婷拦住

    了他,把他叫进卧室,拉他坐在床边,温柔地说道:“你先别生气,听我跟你解

    释。”

    唐铁山很宠李婷,但今天的事让他震怒,略带责怪的口气说道:“我在外面

    忙,家里的事你应该多操心,怎么能由着小健胡闹?”

    李婷自知理亏,也不辩驳,耐心地把事情原委讲给老公听。

    唐铁山听了不语,李婷趁机劝解:“男人风流很正常,小健血气方刚,我妈

    身体又没复元,不给他一个发泄的地方,万一他忍不住去外面找野食,浪费钱又

    不安全,染上脏病更麻烦。”

    唐铁山没好气:“可小健也太风流了,一下子玩了娘儿俩。”

    李婷扑哧一笑:“关键是巧云和田嫂乐意啊,又没妨碍别人,你生什么气?”

    顿了一顿,娇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是吃醋!”

    唐铁山气急反乐:“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吃的哪门子醋?”

    李婷笑眯眯地说道:“你敢说你对巧云不动心?是不是儿子抢先一步让你心

    里不痛快了?”

    唐铁山哭笑不得:“说小健的事,你把我扯进来干嘛?”

    李婷却不依不饶:“你不用否认,就算你喜欢巧云也没啥大不了的。”

    唐铁山吃惊地看着李婷:“我喜欢别的女人,你不生气?”

    李婷温柔地看着唐铁山,娓娓道来:“要让男人不风流就像让猫儿不吃腥一

    样,有句俏皮话不是说‘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么。男人不风流,唯一的解

    释是条件不允许,要么老要么丑,要么没钱没势。你现在功成名就,人又长得高

    大帅气,正是男人的黄金期,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的眼光瞄准了你,就算你不

    想,她们也会想方设法地勾引你。男人都经不住诱惑,我不经常在你身边,就算

    想管也管不了……”

    唐铁山赶紧表忠心:“你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最多也就是逢场作

    戏,不会动真感情的。”说完,心里发虚,不敢看李婷的眼睛。其实,正如李婷

    所说,外面真有不少女人用各种手段勾引他,他也不是没动过心……至于跟欢场

    上的女人风流快活更是常事。

    李婷心里明白,却不点破,继续说道:“所以我想,与其让你在外面风流,

    不如让你在家快活。家里人知根知底,不会出事,也不会影响你在外面的光辉形

    象。你要是喜欢巧云,我愿意撮合你们,不是我心胸多么宽广,是我知道怎么做

    才最合适。”

    唐铁山没想到李婷这么通情达理,感动地说:“你对我可真好。巧云那里就

    算了,我也不想勉强别人。”

    李婷抿嘴一笑:“我对你好是应该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这个

    家,你领情就行。至于巧云,你不用担心,她也喜欢你,不信,我把她找来。”

    唐铁山大窘,赶忙摆手:“别,别。”

    李婷却笑着起身,说了声“你放心”,径直离去。

    她来到田嫂的房间,巧云和田嫂正在焦急地等待消息。李婷冲她俩比了个胜

    利的手势,然后在巧云耳边秘语几句,巧云红着脸点头答应。李婷监督巧云换衣

    打扮,把粗长的大辫子梳好,还特意让她穿上来别墅时的那套村姑衣服,里面却

    是唐健为她买的性感内衣。

    巧云这些天养尊处优,身材丰满了不少,乳房鼓鼓的,几乎将上衣的纽扣崩

    开,裤子有些紧,圆滚滚的屁股将裤线几乎撑裂,前面裆部更是夸张,阴户的轮

    廓鼓凸出一个蜜桃型,正中间那条沟壑让人浮想联翩。

    李婷满意地点点头,在巧云的屁股上轻拍一掌,笑道:“看你的了,记得随

    机应变……去吧。”

    巧云既激动又忐忑,悄悄来到唐铁山的房间,推门进去。

    佳人夜访,唐铁山的眼睛顿时直了,巧云的身材珠圆玉润、饱满肉感,腿长

    腰细、前挺后撅,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激情活力;浓眉大眼、唇红齿白,虽算不上

    五官精致,却淳朴可爱,尤其是那条粗黑的大辫子更是惹人情思。姑娘腿间的女

    性羞处鼓凸的肉丘更是牢牢吸引了唐铁山的目光,让他口干舌燥、淫念翻涌。

    见巧云低眉顺眼地站在门口,满脸娇羞,局促不安地捏弄着衣角,唐铁山咽

    了口唾沫,柔声说道:“巧云,别在门口傻站着,进来吧。”

    巧云神态忸怩地移步来到唐铁山身边,唐铁山亲昵地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

    己身旁,轻轻揽住她的肩头,和蔼地说道:“上午把你吓坏了吧?都怪唐健那个

    坏小子,回头我教训他。”

    巧云摇摇头,羞涩地说道:“老爷你别怪少爷,是我主动勾引的少爷,都是

    我不好,请老爷责罚。”

    巧云这么懂事会说话,让唐铁山对她更增几分爱意,他将巧云往怀里揽紧,

    姑娘身上热喷喷的体香更浓烈了,他动情地说道:“你是个好姑娘,我怎么舍得

    责罚你呢?你喜欢少爷也没错,我就是担心他欺负你。”

    巧云靠在他怀里,抬头用多情的眼神看着他:“你还觉得我是个好姑娘?”

    唐铁山心神荡漾,柔声说道:“你当然是好姑娘,讨人喜欢的好姑娘。”

    “那……你喜欢我吗?”巧云娇媚地问他。

    “喜欢。”唐铁山毫不犹豫地回答。

    巧云害羞地闭上眼睛,仰起脸喃喃说道:“喜欢……就亲亲我。”

    姑娘红润的嘴唇喷着热热的气息,微微噘起似等人采撷的花朵,唐铁山情不

    自禁俯首含住姑娘如玫瑰花瓣般的嘴唇,只觉得温软香甜、口内生津。

    巧云嘤咛一声,嘴唇张开,唐铁山趁机将舌头伸进了姑娘口中,女人的舌头

    欢快地迎上,两人顿时热吻在一起。巧云胸前涨鼓鼓的大奶子让唐铁山垂涎欲滴,

    他忍不住伸出了禄山之爪。姑娘并不反感,反而挺起胸膛,任男人轻薄。

    唐铁山的手终于来到了巧云的胯间,那是他的梦想之地,第一次看见巧云的

    时候就被那处风水宝地强烈吸引,今天巧云又穿上那条裤子,让他得偿所愿。他

    的大手覆了上去,那里温暖、柔软,让人流连忘返、爱不释手。

    巧云让唐铁山撩拨得情兴如火,主动求欢:“老爷,你要了我吧,要了我的

    身子吧。”

    唐铁山故作正经:“我比你大那么多,你给我多亏呀,这不成了我欺负你吗?”

    巧云情热难耐:“我愿意让你欺负,老爷,你欺负我吧,想怎么欺负都行。

    老爷,我娘说你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那眼神就想吃了我,是吗?”

    唐铁山点点头,坦然说道:“你妈的眼睛真尖,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啦。”

    巧云呢喃:“那你还等什么?我这不是送上门来了嘛!”

    唐铁山也不再克制自己,他动手解开巧云的上衣,又脱姑娘的裤子。巧云乖

    顺地配合,眨眼间露出了穿着性感内衣的赤裸娇躯。

    唐铁山眼前一亮,忍不住赞叹:“真好看,我喜欢。”将姑娘的乳罩推高,

    张嘴含住奶头,满嘴温软滑腻、奶香四溢……他的大手揉搓着姑娘另外那只肥美

    的大奶,浑圆饱满,手感绝佳。

    巧云内心深处本就对唐铁山这样的成功男人当作神一样顶礼膜拜,做梦都没

    想到自己能得到他的恩宠,此时感觉自己如飘上云端,幸福得几乎要晕了过去。

    她不由得情兴如火,娇躯扭动如蛇,口中咿唔低吟,恨不得瘫化在他身上。

    男人的手指捺到了巧云的内裤凹陷处,惊得叫了起来:“这么湿!”

    巧云这才发现自己内裤的裆部已经湿透,爱液渗过蕾丝网眼沾了男人满手都

    是,不由得又羞又臊,呢喃道:“老爷别怪它,小妹妹喜欢你才这个样子嘛。”

    姑娘把自己的羞处叫作“小妹妹”,让唐铁山觉得饶有趣味,他逗巧云:

    “什么样子呀?”

    男人开心,巧云也很高兴,颇有一种成就感,便浪浪地说道:“小妹妹饿了,

    想吃棒棒糖,馋得流了好多口水……”

    唐铁山没想到巧云这么会调情,好玩心大盛,笑眯眯地说道:“想吃棒棒糖,

    自己去拿吧。”

    巧云在唐健这些天的熏陶调教下已经颇懂情趣,知道怎样让男人开心。她从

    唐铁山身上下来,蹲在男人胯前,伸出一双小手去解男人的腰带。唐铁山配合她

    抬高屁股,将裤子和内裤都褪到了膝间。

    中年男人的粗黑大屌啪地弹出,直挺挺地矗立着,巧云又惊又喜,赶紧用手

    握住,赞叹道:“好大啊,比少爷的粗多了。”

    女人的一句无心之语却让男人心底泛起一股醋意,唐铁山酸溜溜地问道:

    “你见过几根鸡巴?”

    巧云听出了男人话里的酸味,赶紧解释:“除了老爷的,就只有我爹和少爷

    的。”

    男人心里还是不舒服,追问道:“比你爹的咋样?”

    巧云有些难堪:“我爹都不在了,咱们别提他了好吗?”怕男人不高兴,赶

    紧哄他,“只怪老天没让我早点遇见你,不然我早给你了,就没我爹什么事了。”

    唐铁山的心里这才舒坦,却并没完全释然:“我跟你爹的岁数差不多,要是

    早遇见我,你是不是就给我这个爹了?”

    为了男人不再吃干醋,巧云也豁出去了,浪声道:“我要有福气早遇到你这

    个爹,我生下来就让你肏,让你把我从小肏到大,肏一辈子。”

    这句话哄得唐铁山心花怒放,兴奋地叫道:“那你还等什么,快吃爹的鸡巴!”

    巧云不敢怠慢,赶紧张嘴含住男人的鸡巴卖力地嘬舔套含,还不忘浪声夸奖:

    “爹,你的鸡巴真大,真好吃……”

    也许是心理作用,唐铁山觉得巧云的口交技巧比那些欢场女子还要好。他舒

    服得双腿蹬得笔直,嘴里嘶嘶吐气……巧云暗喜,手口并用,更卖力了。

    时间一久,两人都觉得这个姿势有些吃力,巧云善解人意地说道:“爹,咱

    们脱光了上床好好玩吧。”

    唐铁山点头,两个人上床后脱得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唐铁山仰躺,巧云俯到

    他胯间继续为他口交,把唐铁山的鸡巴舔得油光水亮、一柱擎天。

    唐铁山淫性大发,嘶声叫道:“巧云好闺女,让爹看看你的屄。”

    巧云对“69”式自然不陌生,熟练地调转娇躯,抬腿跨在男人脸上,屄眼儿

    敞开,暴露在男人眼前。

    女人的秘处如雨后的草原,一股清新、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陶醉地呼

    吸着;两片阴唇如清晨的莲瓣挂着露珠,粉红娇艳,诱人采撷。忽然,一滴淫水

    悬垂掉落,正好落在男人的嘴唇中间。

    唐铁山咂吧一下嘴,只觉清香甘甜,美妙无比,忍不住赞道:“女儿,你的

    淫水真好吃。”

    巧云回头嫣然道:“那爹就多吃几口润润嗓子。只要爹喜欢,闺女的淫水都

    是爹的,管饱。”

    唐铁山扶住巧云圆滚滚的大屁股向下一扳,巧云会意,将自己的小屄对准男

    人的嘴压下,四片唇就吻合在一起。

    男人厚厚的嘴唇有力地吸住姑娘娇嫩的阴唇,粗大的舌头四处撩拨舔舐,还

    直往洞眼儿里钻,去刮阴壁上不停分泌的新鲜淫汁。巧云只觉得屄内酥痒难当,

    淫水呼呼地往外冒,都被男人贪婪地吞吃了。

    刺激得巧云把屁股像磨扇一样在男人脸上碾压,黏乎乎的淫水浪汁糊了男人

    一脸。

    巧云浪声呻唤:“爹呀,女儿的屄里面痒得受不了啦,快拿大屌杵它……”

    唐铁山只觉得鸡巴在巧云的嘴里别别直跳,早就亟不可待地想冲锋陷阵了。

    巧云吐出粗大的黑肉棍,翻身躺在床上,岔开大腿,热切地召唤:“爹,快来肏

    我呀。”

    唐铁山起身一个虎扑,压在巧云身上。巧云的小手不由分说伸到两人胯间,

    攥住男人的命根子,将它引到生命的发源地,然后双手抱紧身上的男人往下压,

    娇吟道:“往里捅吧。”

    听到召唤,男人的阳具像钻头一样向矿藏丰富的女人腹地挺进,那里水草丰

    美、浆水四溢。顺着矿洞的入口向深处挖掘,才发觉钻头的型号过大,虽有润滑

    液来助阵,但仍是进度缓慢。

    唐铁山第一次开垦巧云这块对他来说全新的处女地,雄心勃勃,虽遇艰难险

    阻,却勇往直前。巧云就受罪了,男人的鸡巴太粗了,比亲爹和少爷的大了几号,

    将娇嫩的阴道几乎撑裂,真如装甲坦克硬闯乡间的羊肠小道。她咬牙蹙眉生生地

    忍受着,却还是痛得眼角流出了泪珠。

    细心的唐铁山发现后也觉得心疼,柔声问:“要不要我停下来?”

    男人的温柔体贴让巧云十分感动,毅然决然地说道:“爹,你不用管我,把

    它这个不懂好歹的浪屄肏烂吧。”

    女人如此勇于付出、敢于牺牲让唐铁山愈加怜惜,他按兵不动,深情地亲吻

    着姑娘的樱唇,揉弄着一对胀鼓鼓的大奶子。

    女人全身滚烫,扭动如蛇,淫水加速分泌,咿唔呻吟:“来吧,爹,都插进

    来吧。”

    唐铁山缓缓挺动,大蟒蛇终于全身入洞,只觉得女人的阴道紧紧裹挟着它,

    动一下都是那么艰难滞涩。男人不为己甚,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并不往回抽,

    而是碾转搅动,在洞穴里翻江倒海……

    这招很管用,随着淫水越来越多,紧致的阴道肌肉变得松软滑腻。男人的鸡

    巴这才开始缓慢的抽插,道路越来越泥泞,抽插也越来越顺畅……

    巧云只觉得苦乐参半,男人的鸡巴粗硬有力,阴道被撑得胀卜卜的,真是痛

    并快乐着。

    随着男人的炮火越来越猛烈,巧云渐渐觉得不堪挞伐,心里暗骂自己没用的

    同时,苦苦思索着对策。忽然,她眼睛一亮,有了一个想法,哀声相求:“爹,

    闺女真没用,不能让爹尽兴。我想把我娘叫来替我分担一下,你说行吗,爹?”

    唐铁山其实也知道巧云一直在忍,他也委屈自己没有大刀阔斧地抽插,但巧

    云这个提议还是让他意想不到,他呐呐地说道:“那怎么好意思?”

    “我娘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你要是不嫌她老,我就打电话叫她过来啦。”

    唐铁山尴尬地直挠头:“这……是不是有点荒唐?”

    “不荒唐,少爷就经常跟我们娘儿俩这么玩,上午你不是撞见了嘛。这次也

    让你尝尝母女同侍一夫的滋味……”巧云扑哧一笑,继续说道,“再说了,我喊

    你爹,你肏我娘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唐铁山在欢场上也玩过双飞,但跟亲母女一起做爱却从没尝试过,今天上午

    撞见唐健跟田嫂母女淫乱,他生气的同时也暗羡儿子好艳福……此时听巧云主动

    安排,他不由得心痒情动,跃跃欲试……终于,他点头应允。

    巧云大喜,急忙爬到床头,拿起电话。别墅里各个房间都有电话,互相之间

    可以内线联系,她拨打母亲房间的号码。李婷还在田嫂的房间里,电话铃声响起,

    她奇怪这个时候谁会来电话,看到显示屏上是自己房间的电话,拿起来喂了一声。

    听筒里传出巧云兴奋的声音:“夫人,我娘在吗?”

    李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随手把电话递给田嫂,说了声:“巧云打来的。”

    田嫂的心一下子绷紧了,赶紧接过电话:“巧云,咋啦?”

    “嘻嘻,娘,你快到老爷的房间来,有好事等着你。”

    女儿浪兮兮的声音让田嫂的心一下子放到了肚子里,她知道巧云现在正在干

    啥,羞臊地嗔骂:“死丫头,这时候叫我去干嘛?”

    李婷一直在旁边倾听,忽然明白了,夺过话筒对巧云说道:“没问题,你妈

    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李婷坏笑着对田嫂说:“女儿有孝心啊,有好事总惦记着你,你

    还不赶快过去!”

    田嫂也明白了咋回事,赶紧摆手:“不,不,我不过去。”

    李婷知道田嫂的心思,故意逗她:“你是怕我吃醋,还是看不上老爷?”

    田嫂吓得赶紧分辨:“我哪会看不上老爷?他在这个家就像是老天爷一样,

    我就怕自己没那个福气让老爷沾身……”

    李婷莞尔一笑,推着田嫂往外走,说道:“你说对了,老爷就是咱家的老天

    爷,让他高兴了,咱家才能风调雨顺。快去吧,把老爷伺候好了我就开心啦,不

    会吃醋的。”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田嫂的心里又慌又乱,她巴不得让老爷玩,既然夫人怂

    恿,也就顺水推舟地往外走。临出门时,李婷在身后喊:“告诉老爷,我今晚带

    天赐在客房睡,不回去啦。”

    田嫂感觉自己的腿像灌了铅,步履蹒跚地来到唐铁山的房间,推门进去就看

    到老爷正趴在女儿身上,两个人压着聊天。

    看到田嫂进来,巧云欢声大叫:“娘,快脱了衣服上来替我。”

    田嫂的脸火辣辣的,连耳根都红了。她想推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只

    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发软。

    唐铁山也一直看着她,见她并不过来,柔声道:“田嫂,你要是不愿意就算

    了。”

    田嫂赶紧说:“不是,老爷,我愿意……”费力地挪动脚步,来到床边。

    唐铁山从巧云身上下来,心情激动地等待着,胯间的鸡巴翘得老高。

    巧云看母亲坐在床边却低着头像个新娘子一样一动不动,心急地把她拉到床

    上,动手去脱她的衣服,嘴里还埋怨道:“你咋不快点儿,还等着老爷给你脱么?”

    田嫂配合着女儿宽衣解带,嘴里羞臊地说道:“不是……”

    巧云并不体谅母亲,把她脱得光光的摁在床上,摸着她那对肥大松软的奶子,

    对唐铁山笑着说道:“瞧我娘的奶子比我大多了,老爷,你摸摸看。”

    唐铁山的一双大手捉住那对大奶摸揉了几把,感觉绵软柔滑,别有一番滋味。

    田嫂的奶子随着男人的抚弄,兴奋得渐渐涨大。

    田嫂看着男人玩弄自己的乳房,略带自卑地说:“生过孩子的奶子,不如大

    姑娘的瓷实,没巧云的摸着过瘾吧?”

    唐铁山呵呵笑道:“挺暄腾的,像面包……”

    巧云凑趣道:“那我的呢?”

    “像一对刚出锅的大白馒头。”唐铁山赞叹,不想田嫂难堪,又说道,“你

    们娘儿俩的奶子各有千秋,摸着都很好。”

    巧云又分开母亲的两条大腿,用手摩挲着田嫂的阴毛,嘻嘻笑道:“老爷,

    你瞧我娘的屄毛多浓,不像我的稀稀拉拉的。”

    “别喊老爷了,”唐铁山想起刚才的刺激,意犹未尽地说道,“你刚叫过我

    什么?”

    “知道了,爹!”巧云当然明白男人的意思,她促狭地掰开母亲的阴唇,向

    屄口瞧了一眼,扭头冲唐铁山说道,“爹,你瞧我娘的屄,是不是比我的肥,窟

    窿眼儿也比我的大,洞里面又深又阔,正好让爹的大鸡巴捅得舒服、过瘾。”

    唐铁山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田嫂的屄,看到深红色的大阴唇外翻,里面那两

    片小阴唇胀卜卜的充血挺立,阴道洞口敞开,粘稠的淫水汩汩外冒,吐着气泡。

    他的大鸡巴一直硬着,憋了好长时间了,早想入洞为安,就趴在田嫂身上。

    巧云冰雪聪明,赶紧握住男人的鸡巴对准母亲的屄眼儿,冲唐铁山说道:

    “爹,好啦,肏我娘吧。”

    唐铁山屁股一沉,粗黑的大屌便扎进了田嫂淫水丰沛的肥屄里,像犁进了松

    软肥沃的土壤里,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田嫂舒爽地淫叫:“哦……老爷。”

    唐铁山也觉得很舒服,阳具如同性能优异的汽车,经历了巧云那紧窄逼仄的

    羊肠小道,此时仿佛驶入了平坦宽广的高速公路,尽情地开足马力驰骋。

    田嫂紧紧抱住身上男人的魁梧身躯,幸福得忘乎所以,嘴里大声淫叫道:

    “老爷,哦,我的好老爷,肏我,肏烂我的老骚屄。”

    唐铁山听着高兴,想再加些佐料,故意说道:“这个时候就别叫我老爷了。”

    巧云识趣,赶紧接话:“爹,老骚屄是喊你姥爷,她想当你的外孙女。”

    “哦?”唐铁山大感有趣,“你们娘儿俩把辈分颠倒了?”

    巧云嘻嘻一笑:“少爷喜欢这么玩。他还有一套歪理呢,说在床上要重新排

    辈,先肏的谁,谁辈分大……爹,你喜欢这样吗?”

    唐铁山感觉一种异样的刺激,兴奋地对田嫂说道:“你喊巧云一声,我听听。”

    田嫂让唐健调教得在床上早已不知羞耻,此刻见老爷高兴,更是踊跃表现,

    浪声浪气地对着巧云叫道:“娘!姥爷肏得我真带劲儿啊,骚屄美得直冒泡儿。”

    巧云自然不甘落后,回应道:“你这个骚屄丫头,第一次让姥爷肏你,就骚

    成这样,看娘不打你!”说着,在田嫂的脸上轻拍了一巴掌。

    唐铁山眼睛一亮,女儿搧娘的耳光从来没见过,不由得叫好:“该打。”

    田嫂懂男人的心思,对巧云说道:“娘,骚屄犯了大错,你好好惩罚我吧。”

    说着,向巧云眨眼示意她打重些。

    巧云犹豫了,但看到唐铁山兴致勃勃的样子,她咬咬牙,抬手甩给母亲一个

    嘴巴子。

    田嫂脸上火辣辣的,但她仍喊道:“娘,再重些,越重越好。”

    巧云邪魔蒙心,眼睛一闭,扬起手,重重地搧了亲娘一个大嘴巴子。田嫂的

    脸上顿时显出五个手指印,通红的脸颊像吹气球一般涨了起来。

    这下子连唐铁山都不忍心了,轻轻抚摸着田嫂的脸蛋,怜惜地问:“疼吗?”

    田嫂强作笑颜:“不疼,老爷。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

    唐铁山颇为感动,为了报答身下女人的深情,他卖力地肏弄起来,肏得田嫂

    淫水飞溅,浪叫连连。

    旁边的巧云看得情动,自己用手摸乳抠屄。田嫂看了心疼女儿,对巧云说道:

    “娘,过来,让闺女给你舔屄。”

    巧云跨到母亲头上,将自己的小屄送到母亲嘴边,田嫂一边挨肏,一边给女

    儿舔屄。

    有母亲的唾液滋润,巧云感觉自己火辣辣的小屄很快就不胀疼了,田嫂细心

    地用舌头抚慰女儿刚遭蹂躏的嫩屄,终于从肉洞深处勾出了一汪清泉。

    (第十章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