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12旧情难忘(父亲节万字更新)

作品:《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作者:weilehaowan

    字数:9767

    2019/06/16

    第十二章 旧情难忘

    就看唐铁山的大龟头顶得巧云的屁眼深深的凹陷成了一个大坑,却不得其门

    而入。李婷在巧云耳边鼓励道:“巧云,放松点儿,别紧张,没事的。”

    巧云的臀肉都绷紧了,屁眼紧紧闭合,就是难以放松。李婷又往交合部位滴

    了些润滑液,然后两只手扳住巧云的臀瓣用力掰开,功夫不负有心人,唐铁山的

    龟头前端终于顶开了洞口,进去了小半个龟头。

    “疼,疼!”巧云秀眉紧蹙,一脸的痛苦,嘴里嘶嘶吸着凉气。

    唐铁山吓了一跳,赶紧后撤。唐健看父亲的鸡巴一翘一翘的硬得厉害,知道

    他箭在弦上隐忍不发,心疼地说道:“爸,你来这儿吧。”说着从田嫂后庭中抽

    出鸡巴,躲在一旁。

    唐铁山挺着鸡巴尴尬地不知所措,李婷过来轻推着他,娇笑道:“看你儿子

    多孝顺啊,你就别不领情了,先肏田嫂的屁眼吧。”

    唐铁山默不作声地来到田嫂臀后,正好听到田嫂在骂巧云:“你真是不懂事,

    不就是疼一下吗,怎么就忍不了?少爷给我开苞的时候你也看见了,我怎么就能

    挺过来?”

    巧云委屈地申辩:“那能一样吗?老爷的鸡巴比少爷粗多了,还没顶进去就

    快把我的屁眼撕裂了。”

    李婷赶紧打圆场,说道:“是不能全怪巧云,她年轻,当然眼儿小、肉紧,

    老爷的鸡巴太粗,是难为她了。”

    田嫂扭头对唐铁山说道:“小妮子不懂事,老爷别跟他一般见识,你要不嫌

    弃就肏我的老屁眼儿吧。”说着还像小狗一样摇晃着屁股献媚。

    唐铁山一咬牙,一狠心,将鸡巴对准田嫂的臀眼儿,使劲前顶,力气用得有

    点大,把田嫂的身子都顶得直向前倒,屁眼凹陷,终于,啵一声,龟头进去了,

    田嫂紧咬牙关才没有喊出声来。

    李婷赶紧过来在两人的交合部位倒了些润滑液,唐铁山缓缓推入,步履艰难

    却勇往直前;妇人咬牙承受,一声不吭……拉锯战持续了会儿,终于度过了最初

    的磨合期,肛道变得顺畅起来。

    唐健心里高兴,踩到沙发上,把大鸡巴送到田嫂嘴边。田嫂张嘴含住,为他

    口交,父子俩一前一后,各自享受。唐铁山看着近在咫尺的儿子跟自己一起肏着

    同一个女人,心里五味杂陈,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加上第一次肛交的新鲜感,

    居然忍不住想射精了。他快速抽插几下,鸡巴顶进田嫂肛肠深处,大股大股的精

    液激射而出。

    田嫂被刺激得猛嘬唐健的鸡巴,唐健也发挥失常,在田嫂嘴里射出了精液。

    战罢收兵,几个人心情都很复杂。今天的好戏结束得太突然,好在达到了预

    期效果,总体上来说,唐健和李婷还是满意的。

    关了投影各自回房休息,李婷跟唐铁山回到卧室,看丈夫面沉似水,李婷心

    里忐忑不安,到隔壁去接小天赐回屋睡。小天赐却闹着非要跟婉儿睡,李秀兰就

    说算了,让两个小孩子一起睡吧。李婷为难地看了一眼唐健,李秀兰笑道:“没

    事,他有地方睡觉,你不用管他。”

    李婷回到隔壁自己的卧室,唐铁山已经上床躺下了。她换了睡衣过去躺他身

    边,柔声细语道:“怎么,今天不高兴?”

    唐铁山闷闷地答道:“也不是,就是跟唐健一起干这种事觉得怪怪的。”

    “父子俩亲密无间、并肩战斗,这份情谊可是很难得的哦。”李婷打趣道。

    “今天这个局是你和唐健商量好的吧?”

    “是又怎么了?你不觉得小健挺懂事,挺孝顺你吗?”

    “这也叫孝顺、懂事?”唐铁山苦笑。

    “这事就看你怎么想了,我们俩的出发点也是想让你开心。你要是讲老理的

    话,大家都拘束,活得不自在。”

    唐铁山挠挠头,叹息道:“啥事让你一说都能讲出一堆道理来,看来是我的

    老脑筋跟不上时代了。对了,你今天过去掺和那种场面,有点不合适吧。”

    李婷一愣,扑哧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该看小健光着身子跟女人做爱?

    那有啥,我俩以前上过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身上我哪儿没看过?再说了,我可

    没脱,你又没吃亏,这也值当吃你亲生儿子的干醋?”

    唐铁山心里的郁结顿消,呵呵笑道:“是呀,我怎么吃这种干醋,真没道理。”

    李婷却不依不饶:“哎,我问你,如果小健对我有想法,你怎么办?”

    唐铁山愣住了,半晌不语。

    李婷一撇嘴:“哼,小心眼!实话告诉你,你如果对我妈有想法,我绝不拦

    你,只要我妈同意,你俩想干啥都行。”

    “你这么想得开?”唐铁山不解。

    “这种事能拦得住吗?我的原则是,你在这个家怎么着都行,但在外面必须

    老老实实的,不能惹事。你跟我妈的事我当然想得开,你俩早就有那种关系,要

    不然我和小健从哪儿来?”

    唐铁山忽然来了兴趣,问道:“就算你同意,那小健能愿意吗?毕竟秀兰现

    在是他老婆、我的儿媳妇,我那样做不成了扒灰啦?”

    李婷嘻嘻一笑:“大不了你们玩换妻呗,这样谁都不吃亏,现在不是挺流行

    玩这种性游戏的吗?”

    唐铁山又愣住了,他的思维有点跟不上。

    “算了,这种事讲的就是两厢情愿,你不同意也没人强迫你。”李婷知道这

    种事可不能操之过急,赶紧转移话题,“对了,给我妈看病的事你可得放在心上,

    别再耽误了。”

    “我打听过了,老神仙刚巧来省城了,我约了明天下午带你妈过去看病。”

    唐铁山对这事的确很上心,已经联系好了。

    “好,明天下午咱们一起过去。”

    “不必了,人家喜欢清静,人多了不好,就我带着秀兰过去就行。”唐铁山

    知道这种世外高人都有些怪癖,为难地说道,“小健那里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估计不会,他还信不过自己亲爸么?”

    第二天唐铁山上班后,李婷就去唐健的卧室把下午看病的事说了。唐健很高

    兴,说这下有希望了,那药酒效果很明显,老神仙水平肯定错不了。对于父亲带

    妻子去看病,唐健没任何意见,他内心里还有点怵去见这种高人呢。

    李秀兰也满怀期望,毫不介意公爹单独带自己去看病。这些日子的疾病困扰

    让她备受折磨,只要能治好病,她怎么都行。

    唐铁山中午就自己开车回来了,车上放了两个锦盒。午饭后,他带着李秀兰

    到了市郊一处风景秀丽的别墅区,停在一栋别墅门前。这栋别墅本是一个银行副

    行长的金屋藏娇之所,没想到二奶卷款跟一个小白脸跑了,副行长受老神仙恩惠

    颇多,就把别墅送给了他,成为老神仙在省城的固定住所。

    两个人下车拎着锦盒走了进去,一个漂亮的姑娘迎了出来,五官精致,长发

    披肩,上身黑夹克里面是一件白背心,下身穿一件紧身黑皮裤,衬托得乳峰高耸、

    腰肢纤细、双腿修长、屁股滚圆……唐铁山的眼神就有点发直,姑娘似乎见惯了

    男人的这种目光,也不在意,领着他们进屋。

    屋子正中一张八仙桌,桌旁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翁。唐铁山紧

    走几步把锦盒放在桌上,恭敬道:“老神仙,我这次来也不知道带点啥好,这是

    一只东北老山参,还有一盒西藏的冬虫夏草。”

    老翁打开锦盒,拿出来端详一番,说道:“你费心了,东西不错,你花了不

    少钱吧?”

    “钱是小事,您看得过眼就行。”

    “药材市场的门道很多啊,以后你别带这些东西了,尽花冤枉钱,我有自己

    的渠道进药材。”说完,老翁步履稳健进了里屋。

    唐铁山和李秀兰尾随进去,发现这里才是看病的诊室,窗下是一张诊桌和三

    把椅子,四周有不少药柜,最里面是一张单人床,床上方一圈铁丝能拉上布帘。

    老中医坐在诊桌旁,问道:“你俩是谁看病?”

    唐铁山赶紧扶着李秀兰坐在老中医身旁的椅子上,说道:“是她,产后虚弱,

    您给看看。”

    老中医端详着李秀兰的面色,看了她的舌苔,然后给她号脉,闭着眼睛沉思

    好久,睁开眼睛说道:“虽然问题不大,但不太好治。这病说起来也不复杂,主

    要是怀孕后大喜大悲且高龄生产,致使经脉阻滞、血气双亏。”

    唐铁山和李秀兰对看一眼,大为叹服。

    老翁对身后站着的姑娘说道:“嫣儿,你带她去里面床上躺下。”

    李秀兰起身随着姑娘来到床边,脱了鞋躺下。老翁过来说道:“我先运功为

    你疏通经脉,你把衣服都脱了吧。”

    李秀兰顿时满脸通红,扭扭捏捏的。

    老翁不悦:“不是我难为你,有衣服阻碍会使效果大打折扣。我是给你看病,

    没想占你便宜,你难道信不过我?”

    李秀兰窘迫得不行,瞄了一眼自己的公爹。唐铁山会意,说了声“我先出去”

    就要往外走。

    老翁更纳闷了:“你们是两口子,你还怕他看?他可不能走,我要把这套推

    拿手法教给他,回去每天要给你按摩,巩固疗效。”

    李秀兰妥协了,闭上眼睛解衣脱裤,然后将脱下的衣物叠好放在旁边,光着

    身子躺下。

    老翁肃立,双腿微分,两眼微阖,手臂抱圆,运气行功。良久,缓缓吐出一

    口长气,对唐铁山严肃地说道:“你看仔细了,手法不对可不管事。”

    老翁很认真地给唐铁山讲解推拿的手法和要领,从李秀兰的前胸、小腹到女

    性的三角区,又翻身从背部、腰臀到大腿,双手翻飞,点、按、揉、拍……足足

    耗费了半个多小时,然后让唐铁山亲手操作了一遍。

    李秀兰全程都没睁开过眼睛,自己的女性隐私部位被两个男人都看光了,把

    她羞得不行。她感觉老翁的两只手似有一种魔力,推拿过程中有一股热力在自己

    体内四处流淌,暖融融的很舒服……结束后,全身轻松,懒洋洋的不想动。

    唐铁山推拿的时候,老翁在一旁时不时地指点、纠正。做完后,满意地点点

    头,叮嘱要每天做一次,起码坚持一个月,阻滞的经脉方能完全恢复畅通。

    然后老翁开了药方,又拿了几盒成药,告诉唐铁山服用方法,最后说道:

    “草药先吃半个月,晚上煎好分成两份,睡前和早晨起床后各饮一份,每次服用

    时需要药引子,不然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什么药引子?”李秀兰穿好衣服也过来了,和唐铁山齐声问道。

    “童子尿,最好是六岁以下的男童。还有就是,越新鲜越好,久放效果会变

    差,如果有条件的话,不跟空气接触直接入口效果最佳。”

    唐铁山和李秀兰听了目瞪口呆,这意思不就是说直接往嘴里尿甚至要含住男

    童的小鸡巴接尿?但医生的话就是圣旨,他们也只好照办。

    “按要求服药调理,三天后下身便不会再出血,但夫妻房事却要等半月之后

    方可。我这次来省城会多住几天,半月后你们再来,我再帮你们复诊。”又吩咐

    嫣儿,“你留下唐老板的电话。”

    唐铁山和嫣儿互留了手机号码,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上次给我的药酒

    快喝完了,我这次能不能再买几瓶?”

    老翁示意他坐下,观察、号脉后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一旁的女徒弟:

    “嫣儿,你上楼去给唐老板取两箱吧。”

    唐铁山跟着嫣儿上到二楼,打开西侧的房门,发现里面堆满了各种纸箱子,

    上面都有编号。嫣儿看了一下纸条,指着编号q45 的货堆说:“你搬两箱吧。”

    唐铁山搬了两箱药酒,出来后看见东侧的房门虚掩,里面好多仪器设备。嫣

    儿解释说那是熬制成药的地方,这次师傅弄了几个方子要多熬些成药,所以会在

    这里住半个多月。

    嫣儿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草香很好闻,唐铁山随口问道:“老神仙有几个徒

    弟?”

    嫣儿微笑道:“就我一个,我是师父从小抱养大的。”

    唐铁山哦了一声,问道:“这次诊金是多少?”

    嫣儿想了一下,说道:“那几盒成药不贵,就几千块钱。两箱药酒总共五万

    多吧,至于师父的诊金,没有定数,给几千甚至上万的都有。”

    唐铁山点点头,抱着两箱药酒放在车的后备箱,拿着一个大纸袋回来交给嫣

    儿,说道:“这是十万块钱,够吗?”

    嫣儿莞尔一笑:“太够了,唐老板真大方。”

    唐铁山带着李秀兰离开别墅,去市里最大的药房按方抓药,买了煎药锅,然

    后开车回家。

    唐铁山驾车,李秀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当知道这次看病花了十万元时,

    李秀兰既吃惊又感动,接着问他那两个锦盒里的名贵药材花了多少钱。唐铁山说

    道:“那盒冬虫夏草是我拍卖得来的,花了我五万元。那颗参是真正的长白山野

    生老山参,已成人形,是无价之宝。不过我没花钱,是别人托我办事送的礼。”

    李秀兰热泪盈眶,语带哽咽:“为了我,下这么大的本钱,值得吗?”

    唐铁山浑不在意:“为了你,花多少钱都值。”

    李秀兰更加感动,忽然问道:“假如……我是说假如,时光倒流,我们早几

    年相逢,没有跟小健和婷婷发生这种阴差阳错的事情,你会跟我复婚吗?”

    “当然,我心里一直有你,所以这些年一直在找你,等着你。”唐铁山说完,

    觉得不妥,赶紧说道:“不过这种假如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婷婷对我很好,我不

    能抛弃她。”

    “唐健对我也不错……唉,造化弄人。”李秀兰欲语还休。

    忙了一下午,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大家都在等着他们。见他俩回来,唐健

    和李婷忙问:“怎么样?老神仙怎么说?”

    唐铁山笑眯眯地说道:“吃完饭再说。”

    大家看他的脸色都知道今天看病肯定很顺利,也都开心起来。吃过晚饭,田

    嫂和巧云收拾碗筷,其余的人都来到唐健的卧室。唐铁山把今天的情况跟大家说

    了一遍,然后说道:“我来煎草药,每天按摩的事还是小健来做比较好,虽然手

    法很复杂,不过我会好好教你的。”

    唐健面露难色,迟疑了一下,才勉强说道:“好吧。”

    李婷说道:“我觉得还是让铁山来做按摩比较好,换成小健如果手法没学对,

    会影响疗效的。”

    李秀兰却对李婷说道:“还是让小健来做吧,不能总麻烦你老公啊。”

    “我倒是不怕麻烦,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主要是担心小健会有想法,毕竟

    这种按摩会有身体方面的亲密接触。”唐铁山赶忙解释。

    唐健急忙摆手:“爸,我没什么想法,就是太辛苦你了我有点过意不去。”

    李婷不耐烦了,说道:“你们别推来让去了,我做主了,就让铁山来吧。”

    唐铁山看李秀兰没再反对,也就不再推辞。他到厨房拿出药锅泡上一付草药,

    田嫂在一旁说道:“老爷,我来熬药,你去歇着吧。你放心,这事我以前做过,

    有经验。”

    没想到唐铁山不肯,坚持要自己熬。田嫂拗不过他,也只能作罢。

    直到晚上十点多,药才熬好,唐铁山在一楼的厨房将药汁分成两等份,端着

    碗上二楼到唐健的卧室,看到李秀兰正逗婉儿玩耍,唐健却不在屋里。

    唐铁山来到隔壁,看到唐健正逗着李婷怀里的小天赐,就把药引子的事说了,

    问李婷:“儿子尿了吗?”

    “天赐困了,正准备把他撒尿了睡觉呢。”李婷说道,“正好你抱过去给我

    妈喂尿吧。”

    唐铁山抱着儿子转回隔壁,来到床前站着将怀里的儿子面朝前分开双腿,对

    李秀兰说:“先喝药引子吧。”

    李秀兰凑过来,看见眼前的小天赐胯间的小鸡巴像一根小火腿肠,胀卜卜的,

    看样子正憋着尿呢。她不敢怠慢,顾不得羞臊,面向小天赐的小鸡巴张开了小嘴。

    唐铁山知道怎么给小儿子把尿,他嘴里“嘘~~嘘~~”吹了几声口哨,男童的

    小鸡巴就像扭开了水龙头,一股清澈透明的尿液直射出来,李秀兰迎着水流张大

    嘴巴,吞咽不停。

    唐铁山悄声说:“再往前点儿,含住天赐的小鸡鸡最好。”

    李秀兰觉得童子尿的味道没什么受不了的,热热的带点淡淡的咸味,为了治

    病也顾不得害羞,真的上前用嘴将那根小鸡巴轻轻地包裹在口中。

    小天赐迷迷瞪瞪的,但也感觉到自己的小鸡巴进到了一个温暖的地方,觉得

    很舒服,开心地笑了起来。尿完了,唐铁山把他抱回去交给李婷,又转身回来喂

    李秀兰喝中药。

    唐铁山端着药碗坐在床边,想喂李秀兰喝药。李秀兰哪好意思,接过药碗自

    己小口喝着,看唐铁山的眼神饱含感激之情。

    唐铁山又把中成药拿过来,给她弄好今晚服用的量,亲眼看着她吃完药才离

    开。

    第二天早晨,唐铁山带唐健晨跑后,从厨房拿出昨晚熬的药加热后端上二楼

    敲李秀兰的卧室门,李秀兰俏声道:“进来吧。”

    唐铁山推开虚掩的房门,看到李秀兰穿着睡衣靠在床头,见他端药碗进来,

    嫣然笑道:“辛苦你了。”

    唐铁山笑着回应:“跟我还客气!觉得怎么样?”

    李秀兰的气色见好,高兴地说道:“比昨天好多了,看来这个老神仙名不虚

    传。真是太感谢你了,给我找了这么好的大夫。”

    唐铁山走过来坐在床边,故意把脸一沉:“再跟我这么客气我可生气了。”

    说着噘起嘴。

    李秀兰咯咯娇笑,促狭地伸手扭他的嘴,两个人相对而笑,就像小夫妻闺中

    嬉闹。

    从隔壁抱过睡眼惺忪的小天赐让李秀兰喝了尿,然后喝药汁吃中成药,都弄

    完就该吃早饭了。饭后唐铁山去上班,下午四点多就回来了,说公司没什么事,

    正好回家给李秀兰按摩。

    唐健和李婷也来得李秀兰的卧室想看唐铁山怎么给她按摩,可李秀兰害羞,

    把他俩赶了出去。掩上房门后,李秀兰宽衣解带,全身赤裸盖着毛巾被,让唐铁

    山开始按摩。全程她都闭着眼睛,也不再避讳自己身上的女性隐私部位被男人抚

    弄,脸上的表情还很享受。

    李婷和唐健按捺不住好奇心,悄悄推开虚掩的房门偷窥,见此香艳情景,彼

    此相视一笑。李婷在他耳边悄声问道:“你吃醋吗?”

    唐健摇摇头,看得津津有味。

    晚饭后唐铁山又去熬药,然后上去喂李秀兰童子尿和药汁、中成药。

    也真是神奇,李秀兰服药的第二天下身就血量减少,第三天就不再流血了。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的重复,唐铁山不辞辛苦,每天下午都早早回来为李秀兰

    忙活。他担心儿子和保姆不尽心,自己就承包了全部工作。唐健和田嫂母女俩既

    惭愧又感激,也就不掺和添乱。李秀兰知道这是前夫在弥补以前的亏欠,既然女

    儿都赞同,她也就坦然接受女婿对她这个丈母娘的孝敬。

    小天赐很喜欢李秀兰喝他的尿,每次含住他的小鸡巴时都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不哭不闹乖得很。尤其是李秀兰最后为了吸出他尿道里的残存尿液会裹住他的小

    鸡巴嘬一下,更是美得小天赐嘻嘻直笑。

    李秀兰认真地按照老中医的要求服药,接受唐铁山的按摩,身体状况很快好

    转,脸色白皙红润,吃饭香,睡觉甜,整个人容光焕发,仿佛年轻了好几岁。还

    有一个变化,就是乳房膨胀,奶水特别丰沛。

    李秀兰担心服药会影响奶水的成分,唐铁山便给嫣儿打电话询问,嫣儿问过

    师父后回复说这些药材都是滋补的,能被病人充分吸收,奶水不但无害反对人体

    有益。李秀兰这才放心给女儿喂奶,可女婴的饭量极小,根本吃不了这么多,李

    秀兰只能用吸奶器把多余的奶水吸出来倒掉。

    唐铁山看到后觉得很可惜,李秀兰就说你要是舍不得就喝吧。唐铁山也不客

    气,喝得津津有味。李秀兰吸奶的时候也不避讳他,唐铁山看到李秀兰越来越丰

    盈的乳房,那眼神就有点不对劲儿。李秀兰不觉羞臊,心里反而沾沾自喜,还让

    他帮着吸奶,洗吸奶器。

    唐铁山鞍前马后地忙活,跟李秀兰的关系突飞猛进,说话也随便多了,有一

    次就故意开玩笑说道:“吸出来也是给我喝,何必这么麻烦,我直接喝岂不是更

    好!”这话说出来就有点后悔,怕李秀兰认为他下流而生气。

    李秀兰看到唐铁山脸上的笑容坏坏的,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一本正

    经,心里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脸颊绯红,柔声说道:“别让人看见就行。”

    唐铁山喜出望外,看看四周无人,真的一头扎进李秀兰的怀里,张嘴含住妇

    人的奶头,用力地吸吮起来。奶水吸进嘴里,那滋味果真比用吸奶器吸出来的味

    道好多了,温润香甜,如玉液琼浆。

    男人得寸进尺,竟然用手去摸揉她的另一只大奶子,奶水泌出沾湿了他的手

    掌。他换到这边来吃奶,大手随即抚上了刚吸过的奶子。这种感觉与哺育婴儿不

    同,更像是性爱的前戏,李秀兰觉得芳心荡漾,身体酥软。

    让李秀兰惊喜又难堪的是,这些日子以来,性欲像从地下破土的小树苗,迎

    着阳光雨露疯狂滋长。每次唐铁山给她按摩到敏感部位时,她都觉得身上仿佛着

    了火,下阴的爱液不受控制地分泌。唐铁山也发现了这种情况,李秀兰的阴唇从

    蔫萎到饱满是他一天天看着发生的变化,手每次按摩到女性三角区时,那里的热

    度越来越高,女性的骚香也越来越浓,甚至能看到滑腻的爱液从淫洞里流出。

    终于有一次按摩的时候,李秀兰感觉自己控制不住了,难为情地对唐铁山说:

    “我下边痒得厉害,你把手指伸进去帮我抠抠吧。”

    唐铁山略一迟疑,便听话地伸一根手指捅进李秀兰的阴道,里面好烫,淫肉

    滑腻。

    李秀兰娇吟一声,大腿张得更开了。唐铁山用手指抽送几下,看女人还是难

    耐地扭动屁股,就又伸进去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在洞里翻江倒海,嘴里劝道:

    “再忍忍,马上就到十五天了,让老神仙复诊后你就可以跟小健尽情欢爱了。”

    这半个月唐铁山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帮李秀兰治病上,把李秀兰这个

    旧爱感动得不行,却冷落了李婷这个新欢,同时也彻底放弃了对唐健的监管,他

    跟两个保姆之间爱干嘛就干嘛。

    李婷虽然独守空房,但丈夫是在照顾自己的亲妈,她倒也没啥不满。不过唐

    铁山雀占鸠巢,跟李秀兰的感情迅速升温,她倒是担心唐健会有什么心结,于是

    经常找唐健厮混。两个人目前形单影只,颇有同是天下沦落人的感觉。

    父亲对自己老婆大献殷勤,唐健并没多大抵触,反而乐得清闲,跟保姆三天

    两头的寻欢作乐。田嫂劝他先享受了巧云的后庭花,以便父亲将来采花的时候天

    堑变通途。但唐健很仁义,执意要给父亲献礼尽孝,给了田嫂几只有粗有细的假

    阳具,让田嫂帮巧云多练习,以便给父亲顺利地开苞。

    李婷和唐健两个同龄人有说不完的话,嬉笑打闹,感情也越来越亲密。唐健

    跟田嫂母女联欢的时候,还邀李婷作壁上观。李婷乐于参与,在一旁指手画脚。

    田嫂和巧云也不敢反对,毕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的4p李婷就凑热闹参加过了。

    度过初期的尴尬和不适应之后,大家反倒觉得这样更刺激,慢慢也就彻底放开了。

    李婷越来越放浪,旁观的时候不但自渎,还衣衫不整地跟保姆抢唐健的鸡巴

    玩,让田嫂母女给她舔屄,好几次忍不住想让唐健真的干了自己,总归是欠缺点

    胆量,只敢打打擦边球。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到了,上午嫣儿打来电话,让他们中午过去,师父每天凌

    晨六点开始闭关,十点才出关。

    唐铁山上午去银行又取了十万现金,带着李秀兰中午时分到达别墅。

    嫣儿出来迎接,带他们进屋,八仙桌上摆着酒菜,老翁邀他们入座,笑呵呵

    说道:“没吃午饭吧,一起吃吧。”

    唐铁山受宠若惊,恭敬不如从命。四个人落座,老翁说道:“唐老板,咱们

    虽然才见过三次面,交往不多。但我觉得跟你有缘,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唐铁山赶紧站起来,手端酒盅慨然说道:“能让老神仙垂青,铁山感激不尽,

    我先干为敬。”一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李秀兰也在他身旁站起,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老翁,将桌上的酒盅端起来说道:

    “老神仙妙手回春,大恩不言谢,我不怎么会喝酒,但我也用这杯酒来表达我的感

    激之情。”说完喝下了杯中酒,脸上顿时飞起两朵红云。

    半月前还是面黄肌瘦的病妇,如今变得娇艳如花,老翁看着李秀兰,眼中精

    光闪烁,呵呵笑道:“不用客气,这是你们夫妇跟我有缘,坐下说话吧。”

    唐铁山和李秀兰拘谨地坐下,嫣儿看了看李秀兰,又看了一眼老翁,眼睛忽

    闪着,表情令人玩味。

    老翁丝毫没有架子,跟唐铁山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嫣儿也跟李秀兰交头接

    耳,低声细语。酒桌上的气氛越来越融洽,天南地北一通胡侃之后,话题逐渐谈

    到了养生方面,唐铁山虚心求教,李秀兰也饶有兴趣地洗耳恭听。

    “现在人们有病都去看西医,那是舍本求末,治标不治本啊。”老翁叹息道,

    “中医是老祖宗几千年留下来的瑰宝,道教文化更是中国本土的宗教文化,要论

    养生,放眼全世界,谁能比得上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可现在国内没人重视,在

    这方面的研究还比不上日本和韩国,实在是愧对祖先。”

    众人一片唏嘘,扼腕叹息。

    老翁谈兴甚高,说自己是道门中人,但隶属正一派,张道陵为祖师爷,继而

    说道:“因为金庸武侠小说的影响,大家都认为全真教是道教的正宗,道士和道

    姑穿道袍,居道观,清心寡欲,不食荤腥。实际上,张天师在东汉就创建了道教,

    比金元时期王重阳创立的全真教早了一千年。全真教讲究修身养性,崇尚苦修,

    其实有悖人伦。而正一派道法自然,阴阳调和,逍遥快活,符合人性。我活了八

    十多岁,一生致力于养生,颇有些心得,你们想不想听听?”

    唐铁山闻言心喜,李秀兰美目凝望,老翁呵呵一笑:“人有精气神,固精培

    气方有神。现在的西医动不动就给人做手术,开膛破肚,精气外泄,对身体的损

    害难以修复。而道家养生通过气功、推拿、方药、饮食等手段,可以达到强身健

    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老翁谈了一些饮食、运动和季节方面的养生问题,话题一转,指着嫣儿问唐

    铁山:“你猜我这徒儿,今年芳龄几何?”

    唐铁山上下打量坐在对面的嫣儿,见她面容娇媚,清澈的大眼睛顾盼有神,

    肌肤白皙细嫩、吹弹得破,身材更是前挺后翘、曲线曼妙。他迟疑道:“姑娘今

    年应该二十岁左右吧。”

    老翁轻捋颌下银须,哈哈大笑,得意地说道:“嫣儿今年已经四十有余了。”

    唐铁山和李秀兰大吃一惊,满脸的不可思议。嫣儿面对他俩惊讶的目光,淡

    淡一笑,神色如常。

    老翁叹道:“嫣儿是个孤儿,八岁跟了我,这三十多年来,我悉心调教,就

    为了将来我百年以后这一身本事不至于失传。”

    嫣儿伸手在老翁手臂上轻扭一下,娇滴滴地薄嗔:“师父……”

    老翁爱恋地在嫣儿的小手上轻轻拍了拍,转向两位客人问道:“想知道嫣儿

    年轻的秘密吗?”

    唐铁山点头不迭,李秀兰也兴致勃勃。

    老翁面带神秘地问道:“听说过道家的男女双修吗?”

    唐铁山记得在书上看到过,却不明究竟,李秀兰是完全不知。

    看两人一脸茫然,老翁微微一笑:“房中术是古代养生的一个重要部分,这

    方面你们有所耳闻吗?”

    “听说过。”唐铁山眼睛一亮。

    “嗯。”李秀兰面颊腾起两朵红云。她自然知道所谓的房中术其实就是男女

    的性爱技巧,当着陌生男人谈论这个,让她羞臊不安,却也隐隐有些期待。

    “圣人说过,食色性也。人分男女,正如天地万物分阴阳一般,阴阳调和方

    能风调雨顺、万象更新。人也一样,阴阳互补、水乳交融,才能通体康泰、生机

    勃勃。人只知贪色伤身,封建社会更是设置男女大防,这都是大错特错。闺中情

    事,掌握好尺度和技巧,不仅趣味无穷,对人的健康也是大有裨益。”

    看众人听得入迷,老翁却神秘地一笑:“言传不如身教,咱们吃完饭上楼,

    我和嫣儿亲身给你们示范……”

    唐铁山心神激荡,跟李秀兰对视一眼,两人眼神中都有期待之意。

    酒足饭饱,四人来到了顶层三楼。东侧有一间大卧室,正对着屋中央超级大

    床的四个方向和房顶都装有大镜子,屋里有各种照明灯光,环绕音响播放着靡靡

    之音,墙上到处是各种风格的春宫画和性爱照片,地下铺着厚厚的进口羊毛地毯,

    房间里还有各种性工具和性爱椅、充气球,床外侧靠墙有一排大沙发,宽大的卫

    生间隔成里外间,里面有一个全自动的豪华大浴缸。

    这个房间是以前那个副行长和二奶寻欢作乐的地方,这些设计和装饰就是为

    了男女尽情欢爱,四人进来都不由得被撩起了心底深处的欲望。

    (第十二章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