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未14余情未了(喜迎中秋)

作品:《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作者:weilehaowan

    字数:8820

    2019/09/12

    第十四章余情未了

    唐健眼珠一转,忽然说道:「我倒是有个想法。虽然我现在想得到你,他们

    也不好意思阻拦,但这总归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如果我们故作豁达,不以此要

    挟,容许他们偷情的同时,我们并不逾矩,他们就会时时对我们感到愧疚和感激,

    反而会心甘情愿地撮合咱俩。这才是长久之计、家庭和睦之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吧?」

    李婷脸上的失落一闪而逝,唐健不急于得到她让她颇感意外,甚至怀疑自己

    的魅力。但仔细琢磨唐健的话,她也觉得有道理,来日方长,还是瓜熟蒂落最圆

    满。

    其实唐健是少年心性,在结果可以预知且可控的前提下,他更喜欢玩味、享

    受那个过程。就像以前他勾引巧云就是如同猫戏老鼠般做足了前戏,让巧云情难

    自禁而主动献身。

    晚饭时的气氛很尴尬,大家埋头吃饭,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唐铁山饭后就去了书房,很晚才回屋。小天赐已经睡着了,李婷穿着睡衣倚

    在床头玩手机。唐铁山洗完澡穿着睡衣上床,靠在李婷身边讪讪地说:「下午的

    事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我都认罚。」

    李婷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唐铁山嗫喏道:「今天我给秀兰按摩,稀里糊涂就发生了这事,还让小健和

    你撞见了……你放心,我以后不给她按摩了,也不再跟她单独相处,你就原谅我

    这次吧。」

    「我可以原谅你。之前我也说过,你在这个家怎么折腾都可以,只要在外面

    安分就行。现在问题不在我这儿,你睡了儿媳妇,关键要看你儿子怎么想。」

    「你以前提到过换妻,我也想通了,要不然,你跟小健也……」

    李婷柳眉倒竖,呵斥道:「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又不是一个物件,你想送给

    谁就送给谁。」

    「我没这个意思。」唐铁山赶紧辩解,「我是想补偿小健,你要是不愿意就

    算了。」

    李婷叹了口气,说道:「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愿意。可换妻讲的是当事人心

    甘情愿,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只为追求性爱的快乐。你怕小健心里憋屈,用我来

    补偿他,就违背了换妻的初衷。」

    唐铁山没了主意,只好低声下气地央求小娇妻:「我知道是我的错。那你说,

    我怎么做才能获得小健的原谅?」

    李婷苦笑:「走一步看一步吧,你是他亲爹,他也不能把你怎么着。」

    唐健吃完饭去了三楼放映室,夜深回屋,李秀兰忐忑不安地等着他,看他进

    来,可怜巴巴地欲语还休。

    唐健心情郁结,钻进被窝后转身背对着李秀兰。

    李秀兰也钻了进来,小心翼翼地贴近他的后背,在他耳后小声道:「老公,

    我错了,今后我不会再跟咱爸这样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唐健瓮声道:「你做这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枉我这么爱你!」

    李秀兰愧疚不已,软声哀求:「老公,好哥哥,亲哥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

    错,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求你别生气了。」

    唐健故作不耐烦:「你喊亲爹也没用。」

    没想到李秀兰顺杆爬,娇滴滴地浪声道:「爹,我的亲爹,这次不怪女儿,

    都怪女儿下面的小骚屄不争气。你要是生气,就把它打肿,打烂,好不好?」

    唐健本来也没真生气,妻子本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能如此卑微甚至低贱地认

    错求饶,千方百计地哄自己高兴,已经非常难得了。他转过身面对着自己生命中

    最重要的女人,李秀兰愧疚地看了他一眼,就娇羞地往他的怀里钻。

    唐健轻轻抱住了她,李秀兰看到唐健态度好转,高兴地将手伸到丈夫的胯下,

    心里却一凉,她发现唐健的阳具萎软如死蛇。

    两人相识至今,以往闹别扭的时候只要一做爱就能冰释前嫌,正所谓「床头

    吵架床尾和」。但这次李秀兰却发现这招失灵了,看来她跟公爹偷情对唐健的伤

    害太深,难以弥补,这不由得让她愁肠百转、忧心忡忡。

    这一夜,唐家别墅里寂静得可怕,除两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外,每个人都是各

    怀心事,辗转反侧。田嫂和巧云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今天反常的气氛

    让她们猜测家里肯定是出大事了。

    第二天唐铁山早早起床离开,下午给李婷打电话说这几天要谈几个项目,打

    算在市里住几晚,不回家了。李婷叹了口气,说道:「你和小健是想彼此躲着不

    见面吗?他今天也走了,说是去丰水市住一段时间,好好料理一下那边服装店的

    生意。」

    唐铁山沉默了,好久才说道:「彼此冷静一下也好,家里的事你多操点心,

    多跟你妈聊聊,让她别担心,事情总会过去的。」

    李婷也没料到事情的发展比她预想的要严重,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叮嘱

    唐铁山工作别太辛苦,照顾好自己。

    过了几天,唐铁山回别墅对李婷说,市里组织了一个工商代表团到外地参观

    考察,主抓经济的李副市长带队,以招商引资的名义,去几个大城市,行程大概

    一个月。李婷给他收拾了行李,两个人依依惜别。

    唐健从丰水市回来后,对李秀兰说他们的服装店快经营不下去了,因为疏于

    管理,导致聘用的店员工作散漫,偷奸耍滑,销售业绩直线下滑,刨去租金、税

    和店员薪酬,已成亏损局面。

    李秀兰愁眉紧锁,唐健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又不肯吃苦,这种三天打鱼两天

    晒网的远距离操控,能挣到钱才怪。她现在照顾婉儿,也无暇兼顾生意,而且搬

    倒别墅后,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也回不到以前那种吃苦耐劳的状态了。那个小

    服装店以前是自己的经济来源,现在却成了鸡肋。

    唐铁山从外地考察回来,又马不停蹄地忙起了工作,常常是几天不着家。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个多月,终于有一天吃过早饭后,唐铁山让保姆带两个孩

    子去玩,召集了家庭会议。

    四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唐铁山说道:「今天叫你们来,是想说几件事。」

    众人凝视着他,洗耳恭听。

    「先说一下我自己,我现在是市政协常委,省政协委员,同时兼任市工商协

    会的副会长。」唐铁山扫视了一下众人,「再说一下咱家的生意,汉唐地产的项

    目已经在全省遍地开花,下一步准备进军外省。同时,我打算多元化扩张,已吸

    纳了十几个有实力的股东,成立了汉唐集团,入股了省城几家餐饮和娱乐业的实

    体公司。」

    大家心情振奋,相视微笑。

    「进入新世纪以来,形势一片大好,老百姓手里也有钱了。所以,我打算抢

    占先机,开拓市场。目前已经谈妥正在筹办的有一个高端双语幼儿园,还有和别

    人合资办的一个驾校,近期即将开业。」

    看着众人赞赏的目光,唐铁山脸色一沉,看了看唐健,又看了一眼李婷,说

    道:「最后,说一下咱家的事。外面的生意越做越大,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小健

    和婷婷年纪轻轻天天在家闲着也不是事儿,所以,我想让你们出来帮我。」

    唐健脸一红,吭吭哧哧说道:「我和秀兰在丰水市有一个服装店……」

    「把那个店处理掉!」唐铁山呵斥道,「你是我的儿子,将来这份家业要交

    到你的手上,你要尽快熟悉公司的业务,帮我分担压力。明天起,你到集团总部

    来上班,身份嘛,先当我的特别助理,具体工作我来安排。」

    唐健不敢反对,只能点头答应。

    「婷婷才二十多岁,不能闲在家里当专职太太,明天也来总部报到。」

    李婷一愣,讷讷道:「可我……什么都不会。」

    「做我的生活秘书总可以吧?」

    李婷噘着小嘴,没吭声。

    「家里的事以后就由秀兰做主,田嫂和巧云照顾孩子、做做家务,等两个小

    孩到年龄了都送去幼儿园……」

    李婷和李秀兰同时「啊」的一声,吃惊地看着唐铁山。

    「啊什么?这是为了两个孩子好!在幼儿园跟别的小朋友一起做游戏、学知

    识,总比闷在家里强。」唐铁山蛮横地摆摆手,「就这么定了!你们今天准备一

    下,我去上班了。」

    唐铁山说完就大步流星地走了,众人面面相觑,感觉这个家就像皇宫,唐铁

    山是说一不二的皇帝,唐健是太子,天赐和婉儿是皇子和公主,田嫂和巧云是宫

    女,李婷和李秀兰就是后宫的嫔妃。

    唐铁山很晚才回来,临睡前,李婷问他:「今天怎么想起来这一出?也不事

    先跟我通通气,大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唐铁山叹息道:「我也是想了好久才下这个决心的。人啊,不能太闲着,闲

    极生事。尤其你和小健正年轻,总窝在家里也不好。」

    「你就没点私心?」李婷打趣道,「是不是把我和小健调开,方便你和我妈

    偷情啊?」

    「别胡说。」唐铁山并不多做解释。其实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之后,他能明

    显感觉到李秀兰在躲避他。有一次唐铁山趁没人鼓起勇气去抱李秀兰,没想到李

    秀兰推开了他,哀婉地说在没得到唐健的原谅和允许前,她不会跟他发生超越公

    媳关系的亲密行为。

    第二天早饭后,唐铁山开车带唐健和李婷来到位于市中心的汉唐集团总部,

    上午召开会议,宣布了任命。唐铁山的总经理办公室是里外套间,里面是唐铁山

    的办公区域,外间有一张办公桌,原来是秘书王艳所用。今天的会上宣布王艳升

    任副总经理,搬倒了左边的单独办公室,这张桌子就给李婷用了。

    右边的办公室昨天收拾好了,给了唐健这个总经理特别助理。唐健坐在宽大

    的办公桌后,无聊地转动摇椅,翻看着公司的内部资料。

    公司总部有四十多名员工,在大厦的一楼有自办的食堂,中午唐铁山带着李

    婷和唐健跟员工们共进了午餐。

    唐健下午就去丰水市安排了转让事宜,很快接到几个有意承接的电话,他和

    李秀兰商量后选定了一家,夫妻俩过去办理了转让交接手续,彻底甩开了这个包

    袱。

    几天后,唐铁山把儿子叫到办公室,说市郊的竹林雅墅即将完工,其中的10

    号别墅是给自家留的,让他过去监工,协助工程技术人员完善细节,尽快交房。

    司机开车带唐健出市区驶入环城高速,很快就到了施工现场,项目负责人陈

    总接到通知已经带人在道旁迎候。这片别墅区位于云龙山东麓,栖凤湖畔。别墅

    间距很大,每栋别墅都被重重树木包围着,互相之间基本看不见。别墅区新修的

    车行道四通八达,直通环城高速,道路两旁不仅有高大的树木,也有绿草假山人

    工河,空气湿润新鲜,鸟语花香,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10号别墅在最里面,陈总带着三个人在前面开车领道,用遥控钥匙打开大铁

    门,汽车缓缓驶入,停在了主楼前的空地上。唐健下车四处观瞧,别墅占地很大,

    前院中央是人工湖,石桥连通的湖心小岛上有一座仿古亭阁,湖里可见斑斓的锦

    鲤。西侧是大片的竹林,林旁是一座小型的假山和几块巨型太湖石。东侧有几株

    参天大树,碎石子的小路之间是草坪和栽培的鲜花。

    唐健来到后院,这里有专门的花房,还有一块预留的菜地。推开后院的小门,

    拾级而下就到了湖边,有一座栈桥通向湖中,一个小型的游艇静静地停泊在那里。

    湖边还有专门垂钓的地方,放眼望去,湖光山色,凉风习习。

    进到别墅主楼里面,一楼正中是一个大客厅,东侧是餐厅和厨房,西侧是三

    间佣人房和一个洗衣房。二楼是八间卧室,阳面和阴面各四间,对称排布,南北

    通透,大小和格局都不一样。三楼东侧是四间客房,西侧改造成了家庭影院。楼

    顶搭起一座玻璃阳光房,看摆设应该是健身和舞蹈房,房外是一个大露台,有玻

    璃顶棚,可以烧烤,也可以赏月。

    地下负一层上半部分露出地面,左边是一个温泉浴室,里面有四个大小不一

    的浴池。右侧是一个游泳馆,有更衣间、淋浴间和休息区。这里通风良好,阳光

    也能照射进来。

    负二层就是车库和杂物间,有专门的通道连接地面。楼里有一部电梯从负二

    层通到三楼,另有旋转楼梯连接负一层到楼顶。

    陈总等人陪唐健一边走一边介绍。看着即将完工的豪华别墅,唐健对将来的

    新生活很是向往。

    一行人来到售楼部,这是一个独门小院,里面是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层小楼。

    唐健翻看着宣传彩页,听售楼小姐对着沙盘模型进行讲解,得知在建的这十

    八栋独体别墅已经销售一空,虽然价格昂贵,但省城不乏高官富豪,反倒是供不

    应求。

    项目预期国庆节交房,目前处于收尾阶段。

    物业经理是一个姓孙的丰腴熟女,浓妆艳抹、风姿绰约。看天色已晚,盛情

    邀唐健留下吃晚饭,两人乘电梯来到三楼餐厅的包间,随后工程负责人和物业的

    高管纷纷前来,大家都知道唐健是钦差大臣,逢迎巴结,席间气氛很热闹。

    唐健第一次以主角的身份赴宴,从没尝试过这种众星捧月的滋味,飘飘然有

    些忘乎所以,被这帮人灌了不少酒,醉醺醺的找不着北了。

    半夜醒来,唐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怀里却赫然有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软

    玉温香抱满怀,唐健迷迷糊糊地翻身上马,痛快淋漓地发泄了一通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唐健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睡在售楼部二楼的客房里,

    房间里并无别人,他怀疑夜里只是做了一个春梦。看看手机,几十个未接电话都

    是李秀兰的,赶紧拨了回去。李秀兰带着哭腔问他在哪里,昨晚不回家怎么不打

    招呼,害得她一夜没睡着。

    唐健心里愧疚,赶紧解释了一番。放下电话,暗叹这个世上最关心自己的人,

    还是李秀兰啊,这个给了他生命、亲情和爱情的女人,是唯一、不可替代的!

    床边摆放着他的衣服,唐健穿上后洗漱完毕来到一楼大厅,孙经理迎上来热

    情地招呼他,但唐健觉得她的笑容有点怪怪的。

    售楼部冷冷清清的,一整天也见不到几个客户。唐健翻看住户名册,10号楼

    登记的居然是李秀兰。相邻的9 号别墅户主名字却是王艳,这个名字过于常见,

    他不知道是不是重名。其他住户的名字都很陌生,孙经理解释说,这里的住户都

    是在省城能呼风唤雨的高官富贾,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登记的都是亲戚的名

    字,真正的身份只有唐铁山知道。

    唐健听父亲说过,这块风水宝地是市领导特批的,地价低廉到几乎白送,但

    唐铁山这个项目却不挣钱,因为有一半的别墅是给省市高官的,只象征性地收了

    点钱。但这份大礼也强化、拓宽了他的人脉资源,看不到的收益却是巨大的。

    孙经理说,等交房后,售楼部就改成了物业管理中心,现在正抓紧时间招兵

    买马。根据规划,这个物管中心将为十八栋别墅的住户提供贴心的管家式服务,

    包括安保、水电维修、垃圾清理、园区绿化、钟点工、搬家托运、买菜送餐等,

    物管中心还建有食堂、托管所、医疗服务站,附近的镇派出所还将在这里建一个

    警亭,安排警察24小时值守。

    至于小区的安防,孙经理说将在小区外围建带红外线功能的电子围栏,小区

    内将安装上百个摄像头,安保人员有专门的巡逻车全天候不间断巡查,还将配备

    警犬,务必保证小区的安全。

    「出去转转吧,唐助理。」孙经理热情地邀请唐健,「对了,我叫孙倩,大

    家都叫我倩姐。」

    唐健欣然同意,跟着她出了售楼部,在林荫小道上惬意地漫步。两人走得很

    近,孙倩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让唐健迷醉,他觉得孙倩有种受过良好教育且有丰

    富阅历的精明干练,是跟李秀兰完全不同的熟女风韵。

    「倩姐……」

    「哟,这可不敢当。」孙倩笑得花枝乱颤,「你是汉唐集团的太子爷,我只

    是一个小小的物业经理,可高攀不起哦。」

    唐健一时语塞。孙倩笑眯眯地看着他,忽然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地问道:

    「昨天夜里的小姑娘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唐健惊恐地看着她,好像嫖客被警察捉奸在床。

    孙倩亲昵地在他腰间掐了一下,咯咯笑道:「瞧把你吓得,没事儿!小月是

    我的亲侄女,昨天夜里是我让她去陪你的。你放心,这事不会影响你的家庭,小

    月是真心喜欢你,陪你也是心甘情愿。」

    这个解释并不能让唐健释怀,他身体僵硬,沉思不语。

    孙倩幽幽叹息,缓缓说道:「你不要多想,小月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她

    没什么野心,既不会逼你离婚娶她,也不求你包养。」

    「可我与她素不相识,她为什么会这样?」

    「你别误会,实话告诉你,我们这么巴结你也是有求于你。交房后售楼部的

    人就要遣散,小月想留下来进物管中心,但她学历低,不符合要求。我听说集团

    把这块业务交给了你,所以……」

    唐健明白了,表情轻松地说:「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忙我可以帮。」

    在孙倩的要求下,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还添加了qq.

    晚宴上,唐健左边坐了一个明眸皓齿的纤秀少女,五官精致,皮肤细腻,嫩

    得能掐出水。坐他右边的孙倩冲他眨眨眼,低声道:「这就是小月。」

    唐健打量了一下她,觉得面熟,忽然想起第一次来售楼部的时候,接待他的

    售楼小姐就是这个小月。当时她穿着黑色的西装短裙,拿根木杆指点着沙盘模型

    给他讲解。现在小月换下了工装,一袭淡绿色的细纱长裙,更显得亭亭玉立、温

    婉可人。

    酒宴开始,气氛慢慢变得热烈,小月喝着饮料,娇羞不语,时不时用水汪汪

    的大眼睛偷偷看一下唐健。

    唐健从聊天中得知,售楼部虽然有几间客房,但酒桌上的多数人吃完饭还要

    回市里。于是在他的提议下,晚宴早早结束,唐健还特意叮嘱以后不要这么客气,

    不用陪他吃晚饭,大家下班后各请自便。

    孙倩陪他回到二楼客房,笑吟吟地说:「等会儿还让小月过来陪你吧。」

    唐健慌忙摆手:「不,不,小月是个好姑娘,但她太年青了,不是我喜欢的

    类型。」

    孙倩一怔,不敢相信地问道:「难道你喜欢姐姐这样的,那我今晚留下来陪

    你吧。」

    唐健心里一动,想了想,歉然道:「倩姐,谢谢你的好意,可我今晚想一个

    人睡。」

    孙倩似有不甘心,看着唐健想说什么,终于还是忍住了,叹口气说道:「好

    吧,那你早点休息吧,有需要就打我手机。」

    孙倩走后,唐健洗了澡躺在床上却没什么睡意。虽是酷暑,这里气温却比较

    低,晚上连空调都不用开。屋内凉风习习,窗外松涛阵阵,静谧的夏夜,甚至能

    听见草丛里的蛐蛐声和远处的蛙鸣。

    唐健想起小月,又想起家里的女人,他虽是富二代,却非浮浪子弟,更不是

    狂蜂浪蝶。小月年青漂亮,他却并没动心。他想家了,想念李秀兰,也挂念李婷,

    甚至惦记巧云和田嫂。来到这里的两天时间里,环境优美如琼瑶仙境,售楼部的

    莺莺燕燕环伺身边。奈何梁园虽好,在他心里却比不上家里的温馨甜蜜。

    第二天上午,唐健接到父亲的电话,说中午有个事关驾校的宴会让他参加,

    已经派司机去接他了。

    唐健随司机回到市里,中午和父亲一起参加了午宴。这是一场公务宴会,除

    唐铁山、唐健和王艳外,都是市政、交通系统和公安交管方面的领导。唐铁山向

    各位领导隆重介绍了自己的儿子,并鼓动他轮番敬酒。唐健知道这是父亲在锤炼

    栽培他,虽然浑身不自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应酬。

    饭后回到公司,唐铁山把儿子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问了他这两天的情况。唐

    健介绍了竹林雅墅的一些情况,唐铁山听着听着,眉头皱了起来,不耐烦地说道:

    「我让你干什么去了?是让你以一个住户的身份去挑毛病,哪些地方做得不到位,

    哪些细节需要完善,有什么地方还可以提升。不是让你去走马观花、游山玩水,

    更不是让你去寻欢作乐、拈花惹草!」

    唐健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脸威严的父亲。

    「很吃惊么?你这两天的所作所为我都知道!那么重要的地方,我能不安插

    心腹和眼线?如果下面的情况我一无所知,任人蒙蔽,那我这个老板当得也太失

    败了。」

    唐健无语,父亲能掌控这么大的产业,看来绝非浪得虚名,他自愧不如。

    「孙倩和小月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吗?」唐铁山循循善诱,「世间万物,

    有因才有果。她们为什么讨好你,不要听一面之词,要调查清楚,想明白后果,

    不然,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唐家这么大的产业,你知道有多少人惦记?黑道白道、

    竞争对手,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让你防不胜防。」

    唐家有些后怕,讷讷道:「孙经理说小月是她侄女,想让我帮忙进物管中心

    ……」

    「你信了?」唐铁山摇摇头,「孙倩能当上物业经理,她的底细我早摸清了。

    这个女人的确很能干,名校毕业,在政府机关和外企干过,只不过出身农村,

    家境贫寒,父亲常年卧床,母亲也是疾病缠身,经济负担很重。她生性风流,离

    过婚,做过别人的情人,也被包养过。小月是她的私生女,从小寄养在她哥哥家

    里,初中毕业才带在身边,说是自己的侄女。「

    唐铁山继续说道:「我聘用孙倩,也是市里的一个高官递话过来,我抹不开

    面子。这位高官包养过她,颇念旧情,我看孙倩能力也符合,这才拍了板。但将

    来的物管中心是为十八家高端客户服务的,从业人员的素质必须过硬,不然后患

    无穷。所以,售楼部解散的时候,小月必须离开。」

    想起跟小月的一夕之欢,唐健心里不忍,刚要说话,唐铁山打断了他:「干

    大事的人,最忌妇人之仁。拖泥带水、当断不断,定然坏事。你虽然睡了小月,

    我可以给她经济补偿或者安排别的工作,但原则问题不能妥协,你明白吗?」

    唐健琢磨父亲的话,觉得句句在理,点头不迭。

    「让我欣慰的是,第二天晚上你拒绝了诱惑,而且这件事的后果也不严重。

    但是这个警钟我必须给你敲响,你要时刻警惕,别让人下套设局害你。「唐

    铁山仍然板着脸,」外面的女人,没有谁是真心对你好,逢场作戏可以,但千万

    别当真。「

    忽然,门开了,李婷闯了进来,冲唐铁山喝道:「你适可而止啊,别吓着小

    健。他刚接触业务,经验欠缺,犯点小错在所难免。咱慢慢来,别想着一口吃成

    个胖子。」

    「我是恨铁不成钢。都说虎父无犬子,可你看小健这么单纯、幼稚!你不明

    白我的良苦用心,一味地袒护纵容,倒像个溺爱孩子的母亲。」唐铁山对这个骄

    横的小妻子无计可施,只能无奈地苦笑。

    「还是小妈对我好。」看到李婷挺身相护,唐健颇为感动。

    李婷听了很受用,亲昵地拍了拍唐健的肩头,说道:「你是咱们唐家的未来

    和希望,妈当然要护着你。不过,你爸也是为你好,良药苦口,你可得记着他说

    的话。」

    「我知道了,妈。」唐健点点头。

    唐铁山也很欣慰,李婷能不能成为唐家的女主人,唐健的态度是关键。唐铁

    山很愿意看到他们母子感情和睦,亲密无间。

    李婷忽然噘着嘴抱怨道:「我来公司这么多天了,说是你的生活秘书,可天

    天没什么事做,你也给我安排点儿活干吧。」

    唐铁山笑了,揶揄道:「你不是怕我在外面不检点吗?让你守在我身边,时

    刻监督我,你怎么倒不乐意了?」

    李婷笑道:「我这几天用心观察了一下,发现你是一个可以放心的好老公,

    所以,我不想再当花瓶了,想做点事帮你分忧。」

    唐铁山大笑:「这可是你说的。正好,咱们投资的唐韵双语国际幼儿园要开

    业了,你过去兼管一下吧。」

    「我……我行吗?」

    「别担心,不用你参与具体的管理。那边的班子都搭齐了,人员也都到位了,

    装修马上结束,购置的物品陆续送来安装调试。你过去就是看哪里做得不到位,

    提要求,毕竟将来咱们孩子也去那里,所以你要尽心哦。」

    李婷这才庄重地点头答应。

    「对了,咱们开的汉风驾校也要营业了,我打算让你俩作为首批学员考个驾

    照,然后给你们配车。你们有时间就选一下,五十万以内随便挑。不让你们买豪

    车是不想太张扬,以免招来无妄之灾,做人还是低调些好。」唐铁山语重心长。

    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唐健低声向李婷抱怨:「总让我喊你『妈』,没错,

    你是我爸的妻子。可我还娶了你妈哩,怎么不见你喊我『爸』?」

    李婷扑哧一声笑了,想了想说道:「那这样,你以后在你爸的面前喊我『妈』;

    我呢,在我妈面前喊你『爸』,这样公平吧?」

    「才不是呢,」唐健不傻,「以后咱们在公司上班,在我爸面前的时候多,

    在你妈面前的时候少,我还是吃亏了。」

    李婷一撇嘴:「小气样儿,那咱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喊你『哥』,这样

    找平了吧?」

    唐健这才开心:「这还差不多。」

    接下来的几天,唐健继续跑竹林雅墅,但不再留宿。他每天早早过去,用心

    监工,下午就返回市里。李婷就一头扎在幼儿园里,以孩子母亲的身份提出很多

    合理化建议。

    诸事平定,唐铁山很欣慰,忽然想起一件事,王艳的生日快到了,他要有所

    表示。

    这几年,一个小小的商贸公司发展成颇具规模的汉唐集团,王艳功不可没。

    这位名牌大学高材生不但长得漂亮,经商更是天才,为了公司的发展殚精竭

    虑、鞠躬尽瘁。更难得的是,对唐铁山一往情深,无怨无悔地付出自己的青春。

    爱情无望之际,王艳并不过多纠缠,黯然结婚。唐铁山在婚礼现场见过新郎

    李勇一面,这位美国名校毕业的设计师站在身高一米七二的王艳身旁,足足矮了

    一头。王艳在大学时就是公认的校花,穿上洁白的低胸婚纱更是艳光四射,李勇

    虽然也是一身笔挺的西装,满面春风,但跟新娘相比,总让人觉得不谐调,甚至

    有点滑稽。

    唐铁山当时就觉得惋惜、心痛,对王艳心生愧疚。王艳度完蜜月回来继续一

    心扑在工作上,对他毫无怨言,只是偶尔流露出的神情让唐铁山明白她对自己余

    情未了。

    李勇的父亲李剑峰原本是省财政厅厅长,这次中央换届后,李剑峰官运亨通,

    成为省城主抓经济的常务副市长。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李勇年纪轻轻便成了建筑

    设计院的副院长。王艳也算是嫁入豪门了,唐铁山心里总算得到些安慰。

    李剑峰是返城知青,从街道干部做起,一步一个脚印。他有背景,有能力,

    又好学上进,自修函授本科后又拿到党校的硕士文凭,仕途也是一帆风顺,四十

    五岁就成为省城位高权重的副市长,前途一片光明。

    前段时间带队考察的正是这位年轻的李副市长。李剑峰知道唐铁山是儿媳妇

    的老板,说他是娘家人,一个月左右的朝夕相处,年龄相仿脾气相投的两个人真

    有了亲家的感觉。唐铁山对这位身材魁梧,办事雷厉风行的副市长印象非常好,

    只是奇怪他的独子李勇怎么没遗传父亲的身高呢。

    上次的考察成了唐铁山和李副市长关系的催化剂,回来后两个人又私下会晤

    过几次。唐铁山知道自己的企业要想发展扩张,离不开李副市长的支持,所以处

    理好跟王艳的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王艳生日的前一天下午,唐铁山推开了隔壁王艳办公室的房门。

    王艳正坐在办公桌后伏案工作。唐铁山将一个首饰盒放在桌上,说道:「明

    天是你的生日,我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王艳看见首饰盒,莞尔一笑,抬头说道:「这样的祝福,诚意不够哦。晚上

    请我吃饭吧,我正好有事跟你说。」

    唐铁山迟疑了一下,但看到王艳期待的眼神,他点头答应了。

    订好了饭店包间,给王艳发了信息,唐铁山提前过去点好菜等候。

    七点多钟,王艳才姗姗来迟,看得出她精心打扮过,一袭低胸的红色晚礼裙

    衬托出年轻少妇曼妙的身材,一头柔顺黑亮的披肩长发,脸上化了淡妆,粉面桃

    花,俏丽迷人。

    唐铁山心旌摇荡,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丽人。记忆中那个清纯的姑娘现在已是

    娇艳的少妇,女性的魅力足以让所有的男人色授魂与。

    看到男人惊艳的目光,王艳眼中的得意一闪而逝,她莲步轻移,来到唐铁山

    身旁坐下,轻启樱唇,俏声问道:「怎么,不认识了?」

    唐铁山也知道自己失态了,赶紧掩饰道:「不是,你今天太漂亮了,我都不

    敢认了。」

    王艳嫣然一笑:「谢谢。」

    菜很快上齐了,两人端起红酒杯,开始了温馨的晚餐。

    王艳好像有心事,频频举杯,唐铁山只能舍命陪君子,两瓶红酒很快见底了。

    「李勇对你还好吧?」唐铁山没话找话。

    (第十四章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