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再续前缘

作品:《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Weilehaowan

    字数:8628

    2020/09/28

    第二十一章再续前缘

    唐健也过来坐在她另一侧,将她揽在怀里,劝慰道:「兰儿,你真没必要为

    这事生气。不就是一个称呼么,叫什么不行?又不会少你身上一块肉!再说了,

    你不觉得这样错乱的称呼很有趣、很刺激么,是不是有一种乱伦的感觉?」

    「去你的!」李秀兰心里释然,展颜欢笑,「让你们这么一劝,我也就不纠

    结了。以后我陪你们一起胡闹就是,只是你们都不许笑话我。」

    第二天,李婷就带着信用卡,开车跟李秀兰去了市里。母女俩逛商场买衣服、

    首饰和化妆品,又去美容院办了年卡<a href='/zuoliaoyi.html' target='_blank'><u>做了一</u></a>次美容套餐。看到一家大型健身中心,

    携手进去了。

    这是省城最大的健身中心,总共四层,有健身房、室内游泳池、球馆、舞蹈

    中心,两人逛了一遍,商量一番,报了游泳和瑜伽。

    在瑜伽馆登记的时候,工作人员好奇地问:「你俩都姓李,长得又这么像,

    连住址都一样,是什么关系?」

    李婷快人快语:「她是我姐姐,亲姐姐。」

    「哦?你俩差了二十岁……」

    「很奇怪么?」李秀兰今天心情大好,也变得俏皮起来,「我妈生我这个妹

    妹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了。」

    工作人员傻傻的相信了,还喃喃自语:「哦,是这么回事呀。」

    母女俩相视莞尔,登记完交了费往外走,身旁忽然跑过去一个妙龄少女,冲

    身后脆生生地喊:「姐姐,你快点呀。」

    李婷回头望去,见一个俏丽妇人疾步追来,嘴里笑骂:「疯<a href='/yatou/' target='_blank'><u>丫头</u></a>,跟妈没大

    没小的。」

    少女迎过去挽住妇人的胳膊,娇笑道:「这瑜伽就是好,你才练了半年,看

    上去好像年轻了十岁,走在街上,谁都认为咱们是姐妹俩。」

    妇人乐不可支,在女儿小脸上扭了一把,笑嗔:「贫嘴。」

    看着这对母女走远了,李秀兰和李婷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李婷挽住母亲

    的胳膊,坏笑道:「姐姐,咱们也回家吧。」

    「好的,妹妹。」李秀兰说完,也哈哈大笑起来。

    晚饭后回到房间,李秀兰给唐健展示了今天的战果,还换上新买的衣服让他

    品鉴。看着容光焕发、焕然一新的妻子,唐健情思翻涌,催促她赶紧洗澡安歇。

    夫妻俩洗澡后一丝不挂地上床就搂在了一起。唐健兴致勃勃,李秀兰淫兴如

    火,不由分说就贴身肉搏起来。这一场盘肠大战酣畅淋漓,云散雨收之后,两个

    人余兴未尽,搂着聊天。

    「你跟婷婷的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我很开心。」唐健心满意足。

    「不就是喊她声妈么,又改变不了什么。」李秀兰语调轻快,「我也想开了,

    如果我一味的固执,不但扫大家的兴,影响家庭和睦,还会被你们认为是老脑筋、

    老顽固,不懂得变通。」

    唐健点头不迭,赞赏地看着她。李秀兰忽然害羞起来,软声说道:「而且就

    像你说的,我那样称呼你爸和婷婷的时候,感觉怪怪的,有些羞耻、有些兴奋,

    想起来还真是挺刺激的。」

    唐健表示赞同:「是呀,我每次对着自己的亲妹妹喊妈的时候,也觉得很好

    玩。对了,我听婉儿叫天赐哥哥,是谁教她的?」

    李秀兰叹气:「是我让她那么喊的,婷婷也同意。不然怎么办?从你爸那儿

    论,天赐是你弟弟,从我这儿论,婉儿是天赐的小姨,总不能让婉儿喊天赐『叔

    叔』或者『外甥』吧?两个孩子年龄相仿,还是平辈称呼为好。」

    「我同意。可你想过没有,两个孩子怎么称呼咱们四个大人?」

    李秀兰也发愁:「两个孩子兄妹相称的话,咱们四个大人也得拉平辈分。婉

    儿称呼你爸和婷婷『伯父伯母』,天赐叫咱俩『叔婶』呗。」

    「可真是乱!」唐健挠头,「两个孩子逐渐长大懂事了,咱们四个大人还真

    得赶紧商量好,把称呼定下来。」

    后来,四个人还真的聚在一起商量了这事。为了在外人面前看上去不那么另

    类,也方便两个小孩子之间叫着方便,最后定的是,婉儿称呼唐铁山和李婷为伯

    伯、阿姨,天赐喊唐健和李秀兰叔叔、婶婶。这就导致父子变兄弟,母女成姐妹,

    但除此<a href='/zhiwai.html' target='_blank'><u>之外</u></a>,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李婷每星期一和星期四开车和李秀兰去市里游泳、练瑜伽,顺便逛商场、下

    饭馆。其余的五天只要公司那边没事就拉着唐健爬云龙山,寻幽探胜。云龙山尚

    未开发,山上郁郁葱葱,植被遍布,两个年轻人披荆斩棘,踏遍了山上的每个角

    落。

    有一天,两个人在后山忽然发现了一个山洞。进去察看,发现里面很宽敞,

    也很干净。唐健笑道:「咱们在这里弄个窝,体验一下原始人的生活怎么样?」

    李婷也是小孩心性,拍手赞同。说干就干,他们找来些枯草铺在地上,砍树

    做了个小桌子和两把小凳子。还从家里拿来烧烤架和调料,从山上捡些柴火,把

    从湖里钓来的鱼、抓来的青蛙和从草丛里逮着的蚂蚱架起篝火烤着吃。

    第二天,唐健从家里拿来被褥和床单铺在干草上,把枕头和薄被放在上面,

    站起来拍拍手,满意地点点头,对李婷说:「总算把这个山洞布置得像个家了,

    以后这里就是咱俩的洞房。」

    这话一语双关,李婷斜眼看着他说道:「你想啥歪心思呢?这里虽然隐蔽,

    可你别忘了有句老话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要是想对我图谋不轨,我倒是不

    怕,可你不怕你老爸发现?」

    唐健心里还真怵自己的爸爸,这是一种从小就深埋骨子里的畏惧,他讷讷地

    说道:「那咱俩躺床上聊聊天,总可以吧?」

    李婷笑得有点苦涩,对唐健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意思,但她还是顺从地跟唐健

    躺在了松软的床铺上。唐健心里欢喜,轻轻搂着李婷喁喁低语。

    李婷偎进唐健的怀里,小声问道:「哥,你跟妈的关系怎么样,和好如初了

    吗?」

    唐健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才说道:「算是吧,不过她跟我爸那件事的影

    响也不是能轻易消除的,我跟秀兰之间似乎总有个疙瘩,只不过都有意回避而已。」

    「那你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和谐吗?多久做一次?」

    「差不多每星期能做一次吧。你妈其实<a href='/yuwang/' target='_blank'><u>欲望</u></a>挺强的,我能感觉出来我没喂饱

    她。」

    李婷很吃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健,说道:「你二十多岁,我妈四十出头,

    都是性欲最强烈的时候,七天才一次,也太少了吧。」

    「那你跟我爸呢?」唐健好奇地问道。

    「比你们还少呢,半个月一回吧。」李婷愁容满面,「我让他去找田嫂和巧

    云,他也不去。他工作繁忙,又人到中年,精力可能有些不济……是不是男人四

    十多岁就不行了呢?」

    「我爸身体壮得很,不应该呀。」唐健忽然嘿嘿一笑,「那你是不是也欲求

    不满啊?」

    李婷脸红了,唐健觉得有趣,在她耳边淫声问道:「要不要我帮忙?俗话说

    得好,上阵父子兵嘛!」

    李婷粉脸含羞,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唐健,忽然大声说道:「要!」

    唐健本来想逗逗她,没想到李婷这么大胆放荡,不由得心里发慌,连跟她对

    视的勇气都没有,更不敢接话了。

    李婷却斗志昂扬,想了想,忽然说道:「你爸给我妈按摩的那套手法你也见

    过。他能那么孝敬丈母娘,你就不能伺候伺候我这个妈?」

    「我不怎么会呀。」

    「没事,心意到了就行,我就是想试试。」李婷一边说,一边脱衣服。

    唐健心里一动,不再反对。眼睁睁看着李婷当着他的面宽衣解带,并把脱下

    来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旁边,很快,妙龄少妇的赤裸胴体就呈现在他面前。

    李婷呈大字型仰躺在褥子上,冲唐健大方地一笑,腻声说道:「开始吧,手

    轻些。」

    唐健惊呆了,他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过李婷的裸体了,生育过的少妇体型稍显

    丰腴,比少女多了几分性感和妩媚。他的手抚了上去,皮肤不像少女那么紧,但

    弹性惊人,温软滑腻,手感绝佳。

    唐健依照<a href='/jiyi.html' target='_blank'><u>记忆</u></a>中的印象给李婷胡乱按摩,手法自然不专业。但李婷好像不在

    乎,舒舒服服地躺着,眼睛时不时瞟一眼唐健,有时候按摩到敏感部位的时候还

    浪声呻吟。

    唐健贪婪地揉搓着李婷丰满肥腻的奶子,抚摸着浑圆丰盈的雪臀,终于来到

    女性的秘密花园。他心里暗叹久违了,大手颤抖着伸向那片女性的禁区。

    李婷蜷起腿向两边分开呈M 型,放荡地任唐健欣赏亵玩自己的羞处。她不觉

    得羞耻,眼前的男人年青英俊,既是和她一奶同胞的亲哥哥,又是叩开她少女心

    扉的<a href='/chulian/' target='_blank'><u>初恋</u></a>情人。是他改变了自己的<a href='/rensheng/' target='_blank'><u>人生</u></a><a href='/guiji/' target='_blank'><u>轨迹</u></a>,享受到衣食无忧的富豪生活;也是

    他承受了自己的<a href='/yiqingbielian/' target='_blank'><u>移情别恋</u></a>,默默地独自疗伤。她喜欢自己的哥哥,也仍然爱着这

    个给她开苞的拓荒者,一直想弥补因自己的过错对他造成的伤害。

    唐健激动地抚摸着李婷的阴阜,黑黝黝的阴毛比以前更浓密了,大阴唇更加

    丰隆,两片小阴唇也更加肥厚,就连那小小的阴蒂也茁壮成长,向他悄悄探出了

    头。阴门斐然洞开,晶莹的淫液闪闪发亮,热喷喷的骚气熏人欲醉。

    「你好久没看它了,觉得它有什么变化?」李婷悠悠地问道。

    唐健咽了一口唾液,着迷地说道:「更成熟也更迷人了,像一朵盛开的玫瑰

    花。」

    李婷伸手到他胯裆,摸到一个隆起的包,里面勃起的阴茎别别直跳,媚笑道:

    「你想不想采了这朵花?」

    唐健淫情难遏,色胆包天,大声道:「想!」

    李婷幽怨道:「想就快点儿,它也等了你好久了。」

    唐健不再犹豫,手忙脚乱地脱光了自己,趴在了李婷身上。李婷的<a href='/xiaoshou.html' target='_blank'><u>小手</u></a>伸下

    去攥住他的阳物对准自己的阴门,腻声道:「进来吧,小妹妹的老相好。」

    唐健向前一顶,一杆入洞,再用力,直捣黄龙。

    「我的亲亲好妹妹,小屄里面好湿、好热、好滑哟,真舒服。」

    李婷幽幽地叹道:「花径曾经缘客扫,蓬门再次为君开。」

    两人再续前缘,没有陌生感和隔阂,却似小别胜<a href='/xinhun/' target='_blank'><u>新婚</u></a>,颠鸾倒凤,默契十足,

    你来我往,贴身肉搏……李婷已经多日不知肉味,下面的小嘴嗷嗷待哺,今日自

    然要大快朵颐。唐健一上来有点轻敌,差点缴械投降,赶紧稳住心神,施展自己

    平生所学,金箍棒挥舞得风生水起,三打白骨精,大闹盘丝洞。

    云散雨收,两人搂抱在一起聊天。李婷不满地说:「上次撞破了你爸和我妈

    的丑事,当时他们就松口让你要了我,是你想出了什么馊主意,欲擒故纵。结果

    呢,事情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白白耽误了一年的良辰美景。」

    唐健也很自责,讪讪的赔笑。

    李婷也不忍心让哥哥窝心,继而称赞唐健比三年前勇猛多了。唐健说道: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当初也是稚嫩的花苞,经过这两年的雨露滋润已然盛

    开了。」

    李婷却叹了口气,哀怨道:「都说野百合也有春天,可我这朵千娇百媚的玫

    瑰花却养在深闺人未识,门前冷落鞍马稀,都快要枯萎了。」

    「咱爸也真是,半个月才肏你一回,也就怪不得你红杏出墙了。」唐健为自

    己刚才的行为找借口。不过,他也确实想不通,父亲也是风流好色之辈,这么个

    娇滴滴的大美人天天搂在怀里,还不得夜夜春宵?

    唐健的话粗俗下流,李婷不但不生气,反而十分受用。她娇嗔道:「什么咱

    爸,那是你爸,我的<a href='/laogong/' target='_blank'><u>老公</u></a>。」

    唐健撇撇嘴,不满地说道:「你虽然嫁给咱爸了,可从血缘关系上说,他是

    你的亲生父亲,这点是改不了的。你不就是想让我叫你一声妈么,这个<a href='/rongyi.html' target='_blank'><u>容易</u></a>,但

    在我的心里,还是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我纳闷的是,你年轻貌美,又是他的嫡

    亲女儿,他为什么会冷落你呢?」

    「可能是没了新鲜感了吧。要不人们怎么喜新厌旧呢。说起来,男女都一样,

    刚到手的时候拿你当宝,时间一长也都淡了。」

    唐健也有同感,李秀兰自从让老中医治愈了顽疾,像变了个人,精力充沛,

    性欲极强,让唐健这个小伙子都有点吃不消,两个人每次的性生活都像是唐健在

    交公粮。想当初自己曾与她三日不出房门,鸡巴一直硬着,没日没夜的性交,可

    如今两个人之间的激情渐少,似乎更多的是亲情,李秀兰更像是母亲般溺爱骄纵

    自己。

    这里不能久留,唐健和李婷穿好衣服,匆匆返回家里。

    此后,二人经常来此偷欢。唐健觉得这个地方很隐蔽,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他

    们的丑事。李婷却认为这里的条件太简陋,地方狭小,不能洗澡,简易的床铺也

    不舒服。

    秋天到了,洞里也有了凉意,李婷忧心忡忡地说:「哥,你有没有想过,天

    冷了,咱们可就不能在这里幽会了。」

    「没事,咱们可以燃起篝火,照样<a href='/wennuan/' target='_blank'><u>温暖</u></a>如春。」

    「唉,你就是胆气不足,这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要是能在家里<a href='/suixinsuoyu/' target='_blank'><u>随心所欲</u></a>多

    好。」

    「家里太不安全,人多眼杂很难保不露馅。自从上次那件事后,家里的气氛

    也总是挺压抑的,哪像这里无拘无束。」

    李婷若有所思,沉吟良久才说道:「搬到新别墅以后,环境优美,生活富足,

    可是家人之间的感情反而不如以前了。哥,你想不想把咱们的家变成真正的<a href='/leyuan/' target='_blank'><u>乐园</u></a>?」

    唐健眼睛一亮,说道:「当然想了,婷婷,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办法是有,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说说看。」

    「只有一条路可走。把我妈献给你爸,拉他下水,大家坦诚相见,才能随心

    所欲,让家成为咱们的温馨港湾,<a href='/xunhuan/' target='_blank'><u>寻欢</u></a><a href='/leyuan/' target='_blank'><u>乐园</u></a>。」

    唐健心情豁然开朗,微微笑道:「谈不上献不献的,他们俩旧情难忘,后又

    纠缠在一起,只是事发后顾忌我的态度才忍痛割爱。让他们旧情复燃应该不难,

    我也乐得成全,但这件事需从长计议。」

    两个人嘀嘀咕咕,商量了半天。

    其实这些天,唐健和李婷行踪诡秘,李秀兰早就有所怀疑,但苦于没有什么

    线索。唐健心知肚明,故意有一次假装说漏嘴,说自己和李婷在后山发现一个山

    洞,经常去那里玩,然后他故意透出口风说他俩明天还会去。

    次日,唐健和李婷并不避讳李秀兰,携手上山。李秀兰悄悄尾随,到了山洞

    口藏好身形,偷眼向里面张望,果不其然,唐健和李婷肏得正欢。

    李秀兰按捺不住,进去大声喝止:「你们怎么能做这样的丑事,让铁山发现

    怎么得了?」

    唐健并不惊慌,看她进来还冲她笑了一下,然后发力猛肏了李婷几下。李婷

    也坦然承受,对母亲和颜悦色地说道:「妈,别生气,坐下来稍等,我们很快就

    结束。」

    看着眼前的活春宫,李秀兰刚开始的愤怒被惊讶和刺激代替。自己的丈夫和

    女儿光着屁股毫无廉耻地当着自己的面媾和,谈笑自若地跟自己打招呼,大大出

    乎她的预料,那种赤裸裸的原始刺激竟然撩动了她的春心。

    她在旁边的木凳子上坐下,看着兄妹俩旁若无人地热情交合。

    总算结束了,唐健从李婷的胯间抽出湿漉漉的阴茎,向上挪步将鸡巴对准妹

    妹的樱桃小口。李婷媚笑着张开小嘴,迎接哥哥滚烫精液的洗礼,吞咽着男人的

    精华,还伸出小舌舔舐嘴边的粘液。

    李婷最后还用小嘴给哥哥舔舐干净了鸡巴,唐健投桃报李,也埋头妹妹胯间

    给她清理了下体的淫液浪汁,两个人这才慢条斯理地穿衣服。李秀兰眼睁睁地看

    着,浑身竟然有些发热,胯间也潮湿了。

    整理完毕,李婷先开口:「妈,我和小健情投意合,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

    李秀兰又气又急,站起身呵斥:「小婷,你们太不像话了,你就不怕铁山知

    道?」

    李婷来到母亲身边,幽怨地说道:「我不怕,是他有错在先,跟你做了对不

    起我的事。」

    李秀兰顿时语塞,羞愧道:「是妈不好……可你们也不能因此犯错呀。」

    「他现在十天半个月不跟我过一次夫妻生活,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心里还惦

    记着你。」

    「啊?」李秀兰大吃一惊,「不会吧?」

    「上次你俩那事发生后,他就跟我提出来<a href='/huanqi/' target='_blank'><u>换妻</u></a>,让我跟小健好,是我拒绝了。

    可他这一年来对我的冷落让我后悔了,要是当初就答应他,现在家里也不至

    于如此冷冰冰的没人情味儿。「

    李秀兰心乱如麻,看看女儿,又看看丈夫,期期艾艾地问道:「你们和铁山

    都想<a href='/huanqi/' target='_blank'><u>换妻</u></a>?」

    唐健也走到李秀兰身边,柔声道:「兰儿,我爸喜欢你,我也想成人之美。

    只要你肯答应,咱们四个人的关系肯定会更加和美的。「

    「如果那样的话,你会不会不爱我了?」李秀兰忧心忡忡,唐健对她的感情

    日渐淡薄,让她忧虑却无计可施。

    「恰恰相反,我会更加爱你的!你相信我,我的好兰儿。」唐健信誓旦旦。

    李秀兰反复掂量:唐铁山对她情深义重,她对这个前夫也是情意绵绵,两个

    人有过不少难忘的甜蜜时光。但自从上次被捉奸在床后,唐铁山就跟她疏远了,

    两个人之间更多的是尴尬和拘束。她跟唐健之间也总有一个解不开的结,横亘在

    曾经亲密无间的夫妻之间。

    如果能跟前夫重拾往日的欢爱,她当然求之不得。看唐健的眼神和态度,他

    很想促成此事。自己如果顺了他的意,也许真的能打破两人之间这段时间的隔阂,

    感情更近一层。

    这事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自己都是受益者,李秀兰想清楚了,说道:「就算

    我同意了,铁山那里你们准备怎么捅破这层窗户纸?」

    「只要你同意就好办。我有一个主意,咱们再演一场戏。」李婷在<a href='/mama/' target='_blank'><u>妈妈</u></a>耳边

    嘀嘀咕咕。

    李秀兰的脸越来越红,但拗不过女儿,最后还是同意了。

    汉唐集团上市的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唐铁山宣布放假三天,回到别墅告诉了

    大家这个好消息。

    假期的第一天,唐铁山吃过早饭后在书房闲坐,李秀兰悄悄溜了进来,俏生

    生地站立在他身边。唐铁山和蔼地问道:「有事吗?」

    「我想去爬山,你陪我吧。」

    「让小健陪你去呗。」

    「他喜欢跟婷婷在一块儿玩,他俩年龄相仿有说不完的话。还是你陪我去吧,

    咱们都四十多岁了,跟他们玩不到一起。怎么,你不愿意陪我?」

    看到李秀兰期待的目光,唐铁山心动了,每天俗务缠身,也确实需要散散心

    了。住在云龙山脚下,却从没爬过山,有李秀兰这个美貌儿媳相伴,倒也是一件

    <a href='/rensheng/' target='_blank'><u>人生</u></a>乐事。

    唐铁山爽快地答应,和李秀兰换上登山服和旅游鞋,相携攀登云龙山。晨雾

    尚未散尽,空气湿润清新,秋高气爽,鸟语花香,两个人心情舒畅,有说有笑。

    爬到半山腰,李秀兰就挎住了唐铁山的右臂。柔软的胸部挤在唐铁山手臂上

    很有弹性,传递给他温软的肉感,男人的肘尖时不时碰触女人一侧的乳房。李秀

    兰浑不在意,眉间春情,巧笑倩兮。

    又走了一段,李秀兰娇喘微微,唐铁山心疼地搀扶着她。两个人走得很近,

    李秀兰胸前的肉峰更是跟唐铁山的大手挨挨擦擦,让他心猿意马。

    快到山顶了,李秀兰忽然往地上一蹲,撒娇道:「我实在走不动了,你背我。」

    其实李秀兰的身体并没有如此不堪,自从吃了老中医的药,她精神焕发,仿

    佛年轻了十岁。她之所以示弱,其实是想试探唐铁山,也是为了进一步跟他亲密

    接触。

    唐铁山并没多想,反而喜滋滋地蹲下,李秀兰满意地趴伏在他宽阔的背上。

    唐铁山体力甚好,背着一百斤出头的李秀兰并不吃力,但后背上那两坨绵软

    的媚肉带来的诱惑却让他淫心翻腾。

    到达了山顶,艳阳高照,视野开阔,人的心情也轻快了许多。二人极目远眺,

    省城星罗棋布,成了缩影。

    下山时,李秀兰提议从后山下,引领着唐铁山来到了那个山洞。李秀兰故意

    大惊小怪,牵着唐铁山的手到了洞里。

    「还有床铺哩,肯定是外地的情侣来这里旅游时搭建的爱情小窝。」李秀兰

    笑道。

    「嗯,别动人家的东西,咱们走吧。」

    「你真扫兴。主人不在,咱们在这里歇歇脚吧。」李秀兰脱鞋上床,招手让

    唐铁山过来,「这里没有别人,你再给我按摩一次呗。」

    想到那种香艳的按摩,唐铁山心动不已。儿媳眼波流转,一脸的期待,唐铁

    山答应了。

    李秀兰兴奋地脱了衣服,唐铁山的心狂跳不已,快一年没见到儿媳的裸体了,

    多少次魂萦梦牵……他颤抖着伸出了手。

    洞内春光旖旎,两个有情人郎情妾意,李秀兰刻意勾引,唐铁山顺水推舟,

    很快就滚在了一起。他自以为这荒郊野外无人知晓,尽情发泄着自己长久以来对

    李秀兰的思念和渴望,却没注意到洞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就在他忘情抽插,享受身下妇人带给他的销魂快感时,唐健和李婷蹑手蹑脚

    地来到他的身后。

    李秀兰躺在床上,看到两人进来后默不作声地在一旁观战,忽然想起什么,

    推了推身上的男人,正色道:「你先起来,我问你个事儿。」

    「肏完再说。」唐铁山不舍,他正肏得过瘾。

    「说完再肏!」李秀兰态度坚决,把他推开。唐铁山悻悻地拔出鸡巴,一屁

    股坐在褥子上,仍是背对着洞口,他的心思全在李秀兰身上,竟然没发现身后多

    了两个人。

    李秀兰也坐起来,跟他面对面,轻声问道:「咱俩这样如果再被小健和婷婷

    发现,你打算怎么办?」

    「好办!小健一直惦记着婷婷,婷婷也喜欢他。如果咱们的事再让他们撞见,

    就让他俩好,大家谁都不吃亏。」

    「就是你说的『<a href='/huanqi/' target='_blank'><u>换妻</u></a>』?」

    「对!各取所需,<a href='/jiedahuanxi/' target='_blank'><u>皆大欢喜</u></a>。」

    身后的两个人面露喜色,唐健忍不住开口问道:「爸,你真是这么想的?」

    唐铁山大吃一惊,回头看见两人,顿时明白了,沉声问道:「今天这事是你

    们串通好的吧?」

    李婷过来亲昵地抱住他,赞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是条汉子!而且一

    眼看出玄机,聪明!」

    唐铁山哭笑不得,看着唐健说道:「今天爸在你面前又丢人了。」

    唐健也来到父亲身边,和声细语地说道:「爸,你和兰儿情投意合,有啥丢

    人的?我和婷婷故意促成你们的好事,也是想达成你俩的夙愿。上次的事情过去

    快一年了,你跟兰儿没再发生什么,我和李婷既欣慰又难过。做儿女的总希望父

    母幸福,爸,看到你和兰儿想爱又不敢爱,家里的气氛冷冰冰的,我和婷婷都很

    不安,替你们惋惜。」

    唐铁山难以置信地看着儿子:「说得这么伟大,难道你们就没一点私心?」

    看唐健支支吾吾的难以应答,李婷摇晃着唐铁山的胳膊,嗔怪道:「与其说

    是我们有私心,不如说是公心。我和唐健是为大家好,为了这个家,希望咱们四

    个人和睦相处,相亲相爱,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唐铁山怔怔地看着李婷,忽然问道:「你和小健是不是也……」

    李婷坦然地点点头,说道:「<a href='/huanqi/' target='_blank'><u>换妻</u></a>虽然只是一个性游戏,但操作得好的话,

    真的能促进夫妻感情,改善家庭关系。大家互通有无,坦诚相待,你情我愿,有

    益无害,你说呢?」

    事已至此,唐铁山也认可了这个事实,他只是无奈地苦笑道:「没想到还是

    被你们算计了。」

    李婷察言观色,知道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咯咯娇笑道:「咱们别在这里待着

    了,回到家,你和我妈继续刚才那盘没下完的棋局。」

    唐铁山还光着屁股呢,刚才正快活的时候被李秀兰半途叫停,又被两个年轻

    人这么一闹,早没了兴致,胯间的鸡巴软如死蛇。他苦笑着对李婷说:「你和小

    健先回去吧。」

    唐健对李婷使了个眼色,拉住她的<a href='/xiaoshou.html' target='_blank'><u>小手</u></a>向外走,两个人亲热地依偎着,真像

    一对出来游玩的情侣。

    等他们走后,唐铁山一边穿衣服一边对李秀兰说道:「你也被他们策反了吧?」

    李秀兰正在穿内裤,闻言嘻嘻一笑:「这结果不也正是你想要的吗?」

    「我不喜欢被人设计,其实他们好好跟我商量,我也不见得<a href='/butong.html' target='_blank'><u>不同</u></a>意。」

    见男人心情不佳,李秀兰柔言劝慰:「孩子们用心良苦,起码出发点是好的,

    你就别纠结了。」

    两人穿戴整齐,走出山洞,李秀兰想回家,唐铁山说道:「既然出来了,就

    在外面多玩会儿吧。」

    李秀兰猜想男人是不想马上回家面对唐健和李婷,于是欣然赞同,两个人亲

    热地牵手揽腰,四处闲逛,直到快吃午饭的时候才相携返回别墅。

    回家后发现田嫂已经准备好午饭了,但不见唐健和李婷的身影,田嫂说他俩

    去市里玩了,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

    唐铁山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李秀兰也长长出了一口气,两个人各怀心事,

    默默地吃过午饭就各自回屋。

    傍晚,两个年轻人回来了,一脸的幸福和甜蜜,饭桌上说起下午看的电影,

    眉飞色舞地交换着看法。唐铁山和李秀兰坐在一起,看着对面兴高采烈的小两口,

    不由得心生羡慕,还是年轻人想得开,对什么事情都适应得快。

    天赐和婉儿在幼儿园,家里只有六个人,但吃饭时坐的位置跟以往<a href='/butong.html' target='_blank'><u>不同</u></a>,两

    个保姆偷偷观察,既觉得惊奇,又觉得好玩。

    饭后,四人不约而同地上了二楼。唐铁山和李婷回到卧室,换了睡衣。男人

    看着自己的小娇妻,坐在床边轻声问道:「你和小健去看电影了?」

    「对呀。」李婷欢快地过来坐在他身边,将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还是

    情侣包厢呢。」

    唐铁山心里泛酸,嘴里发苦,脸上的肌肉也哆嗦了一下。

    男人的反应逃不过李婷的眼睛,她的心里暗暗得意,看来男人还是很在乎她

    的。她柔声劝慰:「<a href='/laogong/' target='_blank'><u>老公</u></a>你放心,我对你的爱没变。相反,因为你的大度,我更

    爱你了呢。」

    见男人不吭声,李婷的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她小声问道:「今天你在山洞

    里说的话,不会反悔了吧?」

    「没有。」

    李婷松了口气,说道:「既然决定了,就别再患得患失胡思乱想了,准备迎

    接新生活吧。」

    「嗯。」

    李婷暗暗叹了口气,像哄孩子似的在丈夫耳边说道:「这事你应该往好的地

    方想,从今以后,你就有两个老婆了,你再想跟我妈亲热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你不也多了一个小<a href='/laogong/' target='_blank'><u>老公</u></a>,可以和小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

    「对呀,投桃报李,都有收获,这样不好吗?」李婷嘻嘻一笑,「我去把我

    妈叫来,今晚就给你俩圆房。」

    唐铁山砰然心动,多少年魂牵梦绕想跟前妻再次同眠共枕长夜厮守,没想到

    今夜就要变成现实了。在一双儿女的帮助下,他马上要跟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女

    人,自己的<a href='/chulian/' target='_blank'><u>初恋</u></a>破镜重圆、鸳梦重温……

    看李婷起身往外走,唐铁山强压激动的心情,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道:「你

    打电话就行,不用跑一趟。」

    「几步路又累不着我,再说我还想看看他俩现在干什么呢。」李婷开心地推

    门出去了。

    来到西头唐健的卧室,李婷推门就进,看见唐健搂着李秀兰正坐在床边偶偶

    低语。妇人在丈夫的怀里扭着身子,粉面含羞,低声浅笑。

    「你俩说啥呢?这么开心!」李婷笑眯眯地站在门口。

    唐健抬头看着她,故意说道:「我们两口子的私房话,为什么要告诉你?」

    李婷浑不在意,促狭地说道:「瞧你俩甜蜜的样子,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可惜,唐健,今晚我要借你老婆一用,你不会不舍得吧?「

    「你?借我老婆?你想干嘛,难道你们母女要搞同性恋?」唐健故意装傻,

    一脸坏笑。

    李婷也被他逗笑了,走过来在他脸上轻浮地摸了一把,认真地说道:「确切

    地说,是我<a href='/laogong/' target='_blank'><u>老公</u></a>要借他的儿媳妇睡一晚,我只能夫唱妇随啦,你这个孝顺儿子不

    会不答应吧?」

    唐健故意苦着脸叫屈:「那我岂不是很惨,老婆被我爸借走了,让我独守空

    房?」

    李婷扑哧一笑,大声说道:「小心眼!小妈陪你睡,不委屈你吧?」

    唐健嘿嘿一笑:「有补偿就好,我老婆你领走吧。」

    李秀兰瞧着一双儿女打情骂俏,在一旁含羞带笑,低头不语。

    李婷过来拉她,揶揄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妈,女儿带你去入洞房。」

    李秀兰还故作矜持,屁股扭动着不起身,对着唐健撒娇:「<a href='/laogong/' target='_blank'><u>老公</u></a>……」

    唐健豁达地笑道:「去吧,玩开心点儿。」

    李秀兰半推半就地让女儿拉起来,神情忸怩地跟她走了。

    李婷拉着母亲来到东头的卧室,径直进去对丈夫大声道喜:「<a href='/laogong/' target='_blank'><u>老公</u></a>,我把你

    的新娘领来了。」

    唐铁山正在焦急地等待,见佳人进来,慌忙从床边站起,嗫喏道:「秀兰。」

    李婷一直把<a href='/mama/' target='_blank'><u>妈妈</u></a>送到他身边,唐铁山赶紧搂住她。李秀兰娇羞地偎在男人怀

    里,身子微微颤抖。

    李婷取笑他们:「都老夫老妻了,就别害羞了。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该

    撤了。」

    李婷往外走,唐铁山赶紧追问:「你去哪儿?」

    「陪你儿子睡觉去呀,明知故问。」

    (第二十一章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