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 新星出道(迎七夕万字更新)

作品:《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

    第二十九章 新星出道

    唐铁山看见男人的腰带,听母亲诉说经过,不由得心头火起:自己为了这个家在外四处奔波,饥一顿饱一顿的,妻子却在家偷人,这让他如何能忍?

    在母亲的挑唆下,唐铁山将李秀兰赶出了家门。才八个多月的唐健从此由奶奶抚养,他还不记事,长大后听奶奶说妈妈难产死了,他也信以为真。

    李秀兰饱含屈辱回了娘家。都是一个村的,这事自然瞒不住,父亲心里又燃起了希望,安顿女儿住下。李秀兰自知丢人,整天躲在家里不出门,还要提防着不怀好意的父亲。

    过了一段时间,李秀兰才发觉自己身怀有孕,左思右想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咬咬牙决定去找唐铁山,却发现唐家人去屋空。

    逃走的李建军知道自己的丑事瞒不住,附近镇上是没法待了,于是远走他乡,在省城附近的丰水市找到了工作。小伙子踏实能干,人又长得精神,很快就谈对象结了婚。

    李建军有了家,牵挂妹妹,就往老家给妹妹去了一封信,信里说了自己的情况,还写明了单位和家里的地址。

    李秀兰正好觉得家里没法待了,便挺着肚子去投奔哥哥。李建军见妹妹来了,很高兴,安排她住进了自己家里。

    嫂子也是一个农村出来的打工妹,对家里多了一个白吃白喝的小姑子很有意见,经常跟哥哥吵架。尤其是生下李婷后,嫂子更是经常恶语相向,哥哥百般赔小心也不依不饶。

    李秀兰无处可去,只能忍气吞声。没想到嫂子在外面找了个相好的,跟人私奔了。

    李建军却不怎么伤心,尽心尽力地照顾妹妹和小外甥女,一家三口倒也和和美美地过起了小日子。李秀兰总觉得自己亏欠哥哥太多,哥哥为了她多次挨父亲毒打,还为了她被父亲赶出家门,又因为她失去了老婆,她就算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哥哥的恩情。

    孤男寡女,日久生情,兄妹俩又都是青春年少,生理上的需求正强烈。慢慢的,两个人的感情发生了变化......于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两个苦命的人抱团取暖,说不上是谁主动,反正是自然而然地睡在了一起。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婚,相依为命过日子。等李婷大了一些,李秀兰也开了服装店,家里的经济条件改善了不少。本以为以后的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没想到李婷上高一的时候,李建军患上尿毒症,家里的那点微薄积蓄根本不够看病的。李婷将舅舅视为亲生父亲,毅然退学去省城打工,为了多挣医药费瞒着妈妈去歌厅当了小姐。

    可李婷不肯卖肉,在歌厅挣的钱还是远远不能满足治病所需,李秀兰万般无奈想出下策在网上出租自己。网络上鱼龙混杂,应征的几个男人素质都很差,李秀兰又不想过于委屈自己,所以一个也没谈成。好在李婷遇到唐家父子,拿来十万元钱,可惜李建军病情恶化还是离开了人世。

    李秀兰轻声细语,娓娓道来,唐健听得心潮澎湃,没想到妈妈和他重逢前的经历如此苦难波折。

    “你不理解奶奶为什么要针对你?其实谁嫁给爸爸也一样,奶奶都欲除之而后快!因为奶奶对爸爸的爱自私又霸道,所有跟爸爸亲近的女人都是她的情敌,包括后来的王艳。”

    “这就是命吧。”李秀兰还沉浸在往事中不能自拔。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以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喔。”唐健安慰道。

    “本以为我就是一个苦命的弱女子,没想到遇到了你这个小冤家。”李秀兰的脸上浮起笑容,眼神复杂地看了唐健一眼,“虽是一段孽缘,却改变了我的命运。”

    “兰儿,我的亲亲肉肉好妈妈好老婆,你不后悔吧?”唐健嬉皮笑脸地问。

    “瞧你得意的......有你这个好儿子好老公又孝顺又疼我,我现在的日子就像生活在天堂里,当然不后悔了。”李秀兰的眼神一暗,幽幽道,“活着在天堂,死后恐怕就要下地狱了。”

    唐健不以为然:“你那么善良,没做过一点儿坏事,怎么会下地狱?如果就因为和儿子结婚,那我就陪你去地狱,我们在那里继续做夫妻。”

    “想得美!”李秀兰扑哧乐了,“对了,你不是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吗?”

    唐健迟疑地问:“你不会生气吧?”

    “你对我那么好,下地狱都肯陪着我,我怎么会生气?刚才我把跟哥哥那么羞人的事都告诉你了,你可不许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唐健于是把他跟小月的事情说给妻子听,并一再保证他并不是有意的,只是事情发展到那种地步,他不能不负责任。但在他的心里,小月的份量跟她没法比。

    “唉,又是一段孽缘。”李秀兰叹息,“你这几年经常不回家,我就怀疑有这事。你思想单纯,对人热诚,容易被骗。不过,这件事你处理得倒没有太大偏差,有你爸爸坐镇,料想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唐健心情复杂地看着李秀兰,作为妻子听到丈夫在外面发生这种事还能如此平静,恐怕就不只是因为她善良,还因为她有一层母亲的身份。

    “你不生气,也不吃醋?”唐健像个忏悔的孩子。

    “我是女人,自然会吃醋。不过我知道在你的心里孰轻孰重,所以没生气。”李秀兰并无责怪之意,“我想见见她们,你带她们来家里一趟吧。”

    唐健没敢轻易答应,跟父亲商量后,又去小月家里征求她们的意见。

    小月胆怯不敢去,孙倩却一口答应,对女儿说:“又不是龙潭虎穴,还怕别人吃了你不成?去过了,咱们的地位更稳固,以后唐健跟咱们来往也名正言顺。”

    唐健亲自开车,接祖孙三代一起去了竹林雅墅。唐铁山事先跟家里人打过招呼,全家人隆重迎接了素未谋面的三个女人。

    小月低着头躲在母亲身后,孙倩却落落大方,抱着唐菲跟大家寒暄。

    李秀兰细细打量着小月,看得小月羞红着脸大气都不敢出。

    落座后,李秀兰和声细语地说道:“唐健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你们在外面过得苦,还是搬过来住吧,都是一家人,不必见外。”

    小月一听,脸都白了,咬着嘴唇身子轻颤,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母亲。孙倩不理她,笑容可掬地对李秀兰说道:“谢谢您的美意,不过小月这孩子素来喜欢清静,在外面过惯了,还是不搬过来为好。”

    李秀兰也没坚持,其实刚才那番话也是客套,显示她作为唐健合法妻子的宽容大度。她继续端详着近在咫尺的这三个人,小月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手足无措,看上去对她并无什么威胁;唐菲是个女孩儿,也不太会觊觎唐家的财产;只有这个孙倩,举止得体,八面玲珑,恐怕不是善茬。

    李秀兰怕言多有失,不怎么说话。小月低着头一声不吭,好像做了什么错事。唐家父子不知该说些什么,全靠李婷在一旁活跃着气氛才没冷场。

    李婷带她们参观了别墅,中午一起吃饭。饭后孙倩坚持告辞,唐健又将她们送了回去。

    小月自始至终心情紧张,这个家不属于自己,她就像一个偏房的妾侍拜见正妻,生怕行差踏错。出了别墅大门,小月的心情才放松下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瞧你那点出息。”孙倩对女儿的表现很不满意,“咱们又不是偷人,干嘛像做贼一样。”

    “妈你不知道,那个女人说让咱们搬过来住的时候,我吓死了,生怕你和唐健会答应。”小月拍着小胸脯,心有余悸。

    “人家那是客气。真住过来的话,咱们不方便,她也别扭。”孙倩老道地分析,“不过,唐健的媳妇能做到这份上,也算不错了。以后唐健去咱们那里,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

    春节假期一过,省城官场突发地震,市长被双规,李剑峰被任命为代理市长。

    “饭团”群里,众人向李代市长贺喜,要给他摆庆功宴。李剑峰发了个答谢的表情,然后说要低调,稍安勿躁,等他安排。

    人逢喜事精神爽,李剑峰来宾馆见干女儿,告诉了水仙这个喜讯。

    水仙自然为干爹高兴,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李剑峰怀里,跟干爹说着悄悄话。水仙只经历过李剑峰这一个老男人,身体尚未被充分开发,性欲不强;李代市长公务繁忙,又年近半百,自然也不急于发泄欲望。所以两个人相处融洽,相谈甚欢。

    “爹,广东卫视的元宵晚会有很多明星参加,你带我去看好不好?”

    李剑峰想起在水仙的闺房里见到墙上贴了很多明星海报,还有很多时尚杂志的封面,都是一个很俊秀的男孩子,好像是最近很火的一个小鲜肉,便问道:“是不是那个叫陆凡的也去?”

    “对,对!有他,我就是想见他才要去看的。”水仙猛点头,样子可爱极了。

    李剑峰笑了:“你喜欢他?”

    “喜欢。”水仙毫不犹豫地回答,忽然想到什么,忐忑地解释,“不是你想的那种哦。”

    “我知道,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追星很正常。干爹不会那么自私,将你当成金丝雀关在笼子里。你想出去转转,干爹支持你。”李剑峰话锋一转,“可干爹这种身份,带你出去玩不合适,你明白吗?”

    “爹,仙儿求你了。”水仙撒娇痴,可怜兮兮地央求。

    “干女儿难得求我一回,干爹也不能让你失望。这样吧,我找个人带你去,怎么样?”

    “嗯......那,好吧。”水仙懂事地没再胡搅蛮缠。

    李剑峰想了想,用私密软件给唐铁山、吴建伟、潘昌林、秦志勇发了消息,订在本周六中午聚会,还在上次那个郊外的私人会所,并要求各自带女儿出席。这个软件的消息提醒功能很强大,很快就收到了大家回复,纷纷表示谨遵老大旨意。

    李剑峰对水仙说道:“我带你去见几个人,一起吃个饭,你从里面选一个带你去玩,好不好?”

    水仙好奇地眨眨眼睛,问道:“都是什么人喔?”

    “都是自己人,你不用拘束,看中谁就让谁带你去,没任何问题。”

    周六中午,五个人各自开车带着“女儿”来到那家会所。十个人在餐桌旁落座,各自介绍了自己身边的人。李代市长说水仙是自己的干女儿,大家会心地报以微笑;吴副行长刚才抢着坐在水仙旁边,惹得他身旁的一个妖艳美女冲他直翻白眼,吴胖子介绍说这是自己的干女儿,同时也是自己的下属,叫小君。

    坐在李代市长对面的秦副局长,带来的女孩梳着马尾辫,不施粉黛,青春逼人,他介绍说这是他的养女,叫沈莹,是市六中高三的学生。

    接下来是潘副厅长,他带来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叫潘琳,托吴副行长的关系刚到建行上班,还在实习期。

    最后是唐铁山,他身边是自己的小娇妻李婷。

    吴胖子首先发难:“唐董,不对吧?老大让带女儿,你怎么带老婆来了?”

    唐铁山看了李剑峰一眼,苦笑道:“我没亲生女儿,也没养女和干女儿,怎么办?”

    李剑峰若有所思,看着李婷不语。

    潘昌林盯着唐铁山和李婷看了好久,忽然说道:“你别说,唐董和他老婆的眉眼还真有几分相像,从长相和年龄上来看,说是他的女儿也说得过去。”

    众人哄笑,看着两人,越看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李剑峰举杯说道:“大家就别揪着唐董事长不放了,人家现在是亿万富翁,又不在体制内,情况特殊,大家就不要攀比了。”

    众人纷纷称是,举杯共饮。男人喝酒,女人有喝红酒的,有喝饮料的,还有喝酸奶的。

    吴副行长主动担当主持人,谈笑风生,妙语连珠,一些荤段子和双关语将席间的气氛搞得很热闹。在座的女宾大多是初次参加这种场合,很快也心情放松,有说有笑起来。

    水仙的肌肤极为白皙细腻,淡淡的静脉血管隐隐可见,真是吹弹得破。精致的五官薄施粉黛,乌黑的披肩长发垂在腰间,椒乳挺耸,纤腰一握,美臀浑圆,双腿修直,身材完美到极点。尤其是樱唇轻吐时,声音娇媚婉转如仙纶佛音滋润心田。吴胖子坐在水仙旁边,真切地感到酒不醉人人自醉,不愧是老大的女人,简直像天上的仙女下凡......他闻着女孩身上淡淡的幽香,暗自陶醉。

    他不怎么理自己带来的干女儿,却时不时跟水仙低声交谈,凭一个老男人多年的情场经验,专挑女孩喜欢的话说,很快赢得了水仙的好感。

    酒酣耳热之际,桌上的气氛愈加活跃,男人们离开座位四处敬酒,女孩子凑到一起悄声说着她们感兴趣的话题。水仙和沈莹聊得很投机,她俩都喜欢陆凡,相约一起去广州看元宵晚会。

    潘琳浑身不自在,觉得自己很多余,她和潘昌林是正常的父女关系,与这种场合格格不入,跟父亲打过招呼后,她就悄悄走了。

    李婷和小君不是一路人,没什么话说,各自默默地喝着红酒。

    酒足饭饱,服务员撤走了酒席,大家在沙发上落座聊天。吴建伟俯到干女儿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小君的脸马上耷拉了下来,不情愿地将一个拎袋和一个盒子恼怒地递给他。

    吴胖子不以为意,将首饰盒装进上衣口袋,拎着提袋凑到水仙身边。

    水仙和沈莹坐在沙发上还在畅聊,见吴胖子走过来,沈莹不解地看着他问道:“吴叔叔,有事儿?”

    吴副行长的胖脸煞得紫胀,饱含歉意地对沈莹说道:“我想跟水仙说句话。”

    沈莹纳闷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起身离开了。吴建伟坐在水仙身旁,在她耳边说道:“叔叔一见你就特别喜欢,想送你一件礼物。”说着把手中的提袋送到水仙手上。

    水仙好奇地拿出来一看,脸立刻就红了,袋子里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盒子上全是外文,从盒子中间的透明纸可以看见里面是颜色不同的几条女性内裤。

    “我不要。”水仙羞不可抑,赶忙将纸盒塞给吴副行长。

    吴胖子急得满脸是汗,一边推挡,一边悄声说:“不白给你,我想换你身上穿的那件内裤。求你了,水仙,你是一个好姑娘,就满足叔叔的这个要求吧。”

    看吴胖子抓耳挠腮的样子,水仙心软了,羞红着脸说道:“那我回去洗干净了给你吧。”

    “不是,不是,我就要带味道的。”

    水仙忽然想起在网上看到有的男人有恋物癖,还有女孩子卖原味内衣,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看到堂堂的国有银行副行长低三下四地百般央求,善良的姑娘于心不忍,于是说道:“那好,你稍等一下。”

    水仙拎着提袋往角落的卫生间走去,没注意到吴胖子跟在身后。当她推开门进去后,老吴也挤了进去,随手锁上了门。

    水仙吃了一惊,有些恐惧地看着他,声音颤抖地问:“你进来干什么?”

    “别怕,我就是想亲眼看着你把它脱下来。水仙你放心,你是老大的女人,我可没胆子冒犯你,就是想看看......”

    水仙心神稍定,哭笑不得地说道:“那你只许看,不许动手动脚。”

    吴副行长点头不迭:“行,行,你放心。”

    水仙将提袋放在盥洗台上,打开纸盒挑替换的内裤,却发现这十条内裤虽然颜色不同,式样各异,却都是情趣内裤,看得水仙脸热心跳,嗔怪道:“你买的这都是什么呀?”

    吴胖子也不解释,在一旁嘿嘿地傻笑。

    水仙总算挑出了一件勉强能遮羞的,背转身脱下内裤。吴胖子像条狗一样跪趴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水仙的羞处。

    “哎呀,你别看。”水仙羞急大叫。

    “让叔看看,就看一眼,求你了,好姑娘。”

    水仙将脱下的内裤扔给他,慌乱地套上新内裤,催促道:“好了吧,东西给你了,你也看过了。我想小便,你出去吧。”

    吴副行长一听,两眼放光,跪在地上央求:“我想看你撒尿。你放心,我只看,绝不乱动。”

    “你怎么这样?”水仙又羞又气,急得直跺脚。

    “求你了,你就是观音菩萨,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吴胖子居然对着水仙磕起了响头。

    水仙觉得这个吴叔叔简直不可理喻,却也狠不下心说什么难听话,无计可施之下赌气地说道:“那你别动,就在这儿看。”

    “好,好,我都听你的。”吴胖子点头哈腰,满口答应。

    水仙施施然走到马桶前,脱了内裤转身坐在马桶垫上......吴胖子跪在地上死死盯着她的胯间,可惜除了刚才的惊鸿一瞥,再也看不到什么了。

    看着老男人失望的眼神,水仙好像恶作剧得逞,笑道:“看见什么了没有?真不懂你们男人,撒尿有什么好看的?”

    随着几股“哧—哧—”的激流水声,然后是滴滴答答的声音,水仙起身弯腰从旁边拿纸要揩拭阴户上的余尿。

    “别动!”吴胖子急叫。水仙一愣,拿纸的手就定格了,错愕间,就见吴胖子像个肉球般连跪带爬地滚到她身边,抱住她的双腿,急切地央求道:“别擦,我给你舔干净。”

    “不行!”水仙又羞又气,双手推搡着他。男人果然都是得寸进尺,刚才只是看,现在就要碰她的身子。她的身子是属于干爹的,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碰喔?

    吴胖子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只镶钻的女式金表,一边往水仙的手腕上戴,一边说:“这表是我今天刚买的,你瞧多漂亮!我送给你,你就让我舔一下吧。”

    金表戴在皓腕上熠熠生辉,一看就价值不菲,水仙心动了。看着男人像条狗一样跪在地上仰着脸,可怜巴巴地乞求她的怜悯和施舍,水仙想了想说道:“只许舔一下,不能过分哦。”

    “好,我答应。”吴胖子大喜,圆圆的大胖脸贴到水仙的阴户上,先猛吸一口,满鼻的幽香,然后伸出舌头贪婪地舔舐。他连吸带啜,又舔又嘬,得水仙痒酥酥的,阴道湿润了,一小股淫水悄悄地分泌了出来。

    吴胖子如获至宝,将残尿和淫水尽数吸入口中细细品味,淡淡的咸味带着清甜的骚香,这是出自李代市长的干女儿,一个天仙般美丽的姑娘身体里,吴胖子如饮佳酿,心旷神怡。

    忽然,一根卷曲的阴毛进到口中,吴胖子并不觉得污秽或者难受,反而大喜过望,细细品咂后吐到手中紧紧攥住。他的舌头不老实地直往姑娘的阴门里面钻,像勘探矿井的钻头,想挖出洞里的宝藏。

    水仙受不了啦,身子扭动着娇叱:“好了,你太过分了,说好的舔一下,不守信用。”

    吴胖子怕水仙真的生气,胆怯地不敢再动。

    见男人听话,水仙口气也软了下来:“好了,你先出去。”

    吴胖子不敢忤逆,乖乖地起身,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溜了出去。

    水仙用纸揩净自己下身,刚才让男人舔得都是口水,让她恶心得不行。提上裤子后,她又对着卫生间洗手池上面的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做贼心虚地悄悄出去。

    回到座位上,李剑峰狐疑地看着她,问道:“你刚才干嘛去了?”

    水仙脸一红,咬咬牙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干爹。

    李剑峰听着听着就乐了,戏谑道:“这个吴胖子,那方面不行了,就走旁门左道。”说着,拿起干女儿的手腕看了看那块璀璨的腕表,“嗯,这是百达翡丽的限量款钻石金表,值几十万喔,老吴倒是真舍得下本儿。”他虽然不是“表哥”,但对这种世界名表也略知一二。

    见干爹没生气,水仙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自己并没损失什么,却得到一块名表和一盒内裤,尤其是得到一个国有银行副行长的迷恋和崇拜,不免有点小得意。

    “对了,在座的这几位,你想让谁带你去看晚会?我觉得秦副局长就很合适,他是警察,能确保你的安全。”李剑峰和蔼地问自己的心肝宝贝。

    “嗯,我跟沈莹说好了一起去,让她爸爸带我们去,也挺好的。”水仙说完,过去找到沈莹,把干爹的意思跟她说了。

    沈莹心里却也有小九九,能跟养父一起去当然好,可是水仙比自己漂亮,万一养父对她动了心可怎么办?在爱情面前,女人都是善妒自私的,她不敢冒这个险。

    “嗯,我爸爸最近单位上事情特别多,而且他是体制内的人,千里迢迢带咱俩去看晚会,传出去可不好听。要我说,唐董事长人挺好,能不能让他带咱们去?”

    水仙看了一眼唐铁山,觉得这个男人浓眉大眼、身材魁梧,有成熟男人的稳重和睿智,让人油然而生一种信任感,点头说好。回去跟干爹一说,李剑峰也觉有理。

    对李市长的托付,唐铁山自然不好拒绝,他看了看两个小姑娘,对李剑峰说道:“广州那边有我的分公司,干脆我公事私事一起办,让广州分公司做好准备,一定让她俩玩得开心。”

    定好日子后,唐铁山让助理买好三张商务舱的机票,没告诉别人此行的真实目的,带着两个姑娘直飞广州。

    广州办事处全体员工到机场迎接,开车到市里将他们安顿在宾馆住下。办事处的黄经理向唐铁山单独做了汇报,他已经跟市政府通报了行程,明天将有正式的会晤。

    唐铁山是最近突然崛起的明星企业家,富豪榜上的新贵,市政府给予了高规格的接待,负责招商引资的副市长亲自跟他会晤,就合作意向、优惠政策和房地产市场的趋势等问题亲切交谈。随后,广东卫视财经频道对唐铁山做了专访。

    录完节目,对方盛情邀唐董事长明晚参加元宵晚会,这正中唐铁山下怀,便笑着答应了。其实是办事处的人提前告知了副市长的秘书,秘书跟电视台打好了招呼,事情才办得如此顺利。

    元宵节晚上,唐铁山带着两个姑娘,由黄经理和助理小薇陪同,来到晚会现场。五个人在前排落座,全程观看了晚会。

    黄经理已经跟陆凡的经纪人沟通好,晚会后,陆凡带着助理和他们一起吃了夜宵。

    两个姑娘开心得不行,一致认为选唐铁山带她们出来太正确了,要是秦副局长的话可没这个待遇。吃夜宵时,她们围着陆凡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陆凡应答得体,礼貌又不失热情。

    分手时,陆凡说他正在横店拍一部古装电视剧,欢迎两位姑娘前去探班。

    水仙就央求唐铁山带她们去横店,这让他很为难,他对拍戏可没什么兴趣,更没有大把的时间去一个不相干的地方长期逗留。本不想陪她们胡闹,可水仙毕竟是老大的人,不能轻易得罪,于是唐铁山对水仙说道:“这事还得征求你干爹的意见,我可做不了主。”

    水仙玩兴甚浓,真的给李剑峰打电话,央求干爹同意唐董带她们去横店玩。

    “老唐可是大集团的董事长,哪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玩?这次去广州已经是强人所难了,丫头,咱可别太过分了呀。”

    “人家想去嘛。”水仙撒娇。

    黄经理是个精明人,上前解围说,唐董工作太忙,这种小事不用大老板出面,他的助理小薇就可以安排好,去横店想玩多久都可以。

    小薇一身黑色套裙OL装,端庄大方,今晚她全程陪同,水仙和沈莹对她都很有好感。三个人年龄相仿,很谈得来,结伴前去游玩倒也是一件美事。

    看水仙和沈莹拉着小薇的手欢呼雀跃的样子,唐铁山心里忐忑,人可是他带出来的,出了任何差错他都负不起责任。

    水仙开心地给干爹打电话,说不用唐董陪了,有分公司的助理小薇陪就行了。

    李剑峰又叮嘱了干女儿几句,然后给唐铁山打电话,让他安排好就回来。

    回到宾馆后,小薇又陪两个姑娘在房间里聊了会儿,然后来到隔壁唐铁山的房间。

    黄经理正在唐董的房间里,已经给老板订好了返程机票,正在闲聊。小薇进来后,他就识趣地告辞,说让小薇陪唐董出去见识一下广州的夜生活。

    见黄经理跟小薇使了个眼色,唐铁山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坦然接受了下属的好意。

    黄经理告辞后,唐铁山又跟小薇聊了几句。

    打算出门时,小薇歉然道:“唐董,您在房间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唐铁山有些不悦,脸上却没表露,挥手道:“你去吧。”

    本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不到十分钟,小薇就回来了。原来办事处在这个宾馆常年包了一个房间,小薇的衣服和化妆品都在那里。

    打开门的一瞬间,唐铁山愣住了,小薇换上了一身嫩黄色的晚礼裙,披肩长发绾成了发髻,穿上高跟鞋后身材挺拔高挑,脸上化了妆,深蓝眼影长睫毛,烈焰红唇,浅笑间两个好看的酒窝,妩媚性感,魅惑诱人。

    “唐董,咱们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小薇说着上前,亲热地挽住唐铁山的一只胳膊。

    两个人静悄悄地坐电梯下楼,打了辆出租车一起坐在后排,小薇跟司机说了地址,然后便像一只小猫腻进了他的怀里。

    知道小薇要带他去酒吧,唐铁山意兴阑珊。小薇劝道:“广州的夜生活以酒吧最有特色,来一趟不去见识一下未免可惜。”

    客随主便,唐铁山便跟着她打车去了一家大型的酒吧。里面的音乐震耳欲聋,红男绿女在暧昧的灯光下放浪形骸,几个穿三点式的艳舞女郎在台上疯狂地扭动。

    这种杂乱吵闹的环境让唐铁山不由得皱眉,小薇拉着他去了包厢,关上门就安静多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喝酒,看得出小薇是常客,跟服务生耳语几句,服务生点点头,很快送来两瓶洋酒。两人摇骰子玩游戏喝酒,唐铁山明显不是小薇的对手,洋酒又喝不惯,有心不喝,可小薇贴在他怀里撒娇痴,他只能硬着头皮灌下去。

    见老板不喜洋酒,小薇便给唐铁山要了一打啤酒。她酒量甚好,洋酒PK啤酒都不落下风。喝到后来,为了增加趣味性,两人玩起了七亲八摸九喝酒的游戏。有了奖励,气氛明显活跃,亲亲摸摸越来越过火,当唐铁山摇出皇帝的点数时,小薇还给他跳了一曲艳舞。

    尽兴后,唐铁山有点喝多了,小薇搀着他回到宾馆房间,脱了衣服陪他洗澡上床。

    两个人刚才都攒足了欲望,此时才彻底释放出来。唐铁山知道这是黄经理特意献给他的贡品,自然不再客气,将风骚的女助理摁在了身下......

    面对高高在上的集团董事长,小薇甘愿臣服,尽心尽力地奉献自己年轻的肉体。

    看得出小薇床上经验丰富,曲意逢迎......两个人颠鸾倒凤、梅开几度,唐铁山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春宵。这几天,他面对漂亮的水仙,只能看不能碰,早就煞了一腔欲火,此时终于在年轻性感的小薇身上发泄了出来。

    次日,小薇送唐铁山到机场,依依不舍地让唐董以后常来视察,顺便来看望她。她想不到的是,唐铁山上了飞机就将她忘到了脑后。

    小薇带着水仙和沈莹去横店看陆凡拍戏,住在当地最好的酒店,反正一切费用由汉唐集团承担。三人到片场探陆凡的班,没想到导演见到水仙惊为天人,极力劝说她试戏。

    水仙抱着好玩的心态跃跃欲试,穿上古装试镜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水仙的扮相超凡脱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比当年的刘亦菲更俊雅飘逸。

    导演临时更改剧本,为水仙量身打造了一个角色,并亲自给她说戏。副导演给水仙临阵磨枪,讲解表演的一些基本技巧,并不厌其烦地带她走位。

    度过了初期的紧张和生涩,水仙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表演越来越自然,眼角眉梢都是戏,连给她演对手戏的陆凡都大赞她有演戏的天赋,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种。于是,水仙的戏份越加越多,风头直逼女主角。

    沈莹眼热得不行,也想演个角色。水仙和陆凡都为她向导演求情,导演也不想拂了他们的面子,问沈莹有什么特长,有没有表演经验。沈莹也不含糊,当场跳了一曲民族舞,舞姿翩翩,曼妙动人。但一试表演,沈莹就露怯了,身体僵硬,表情也不自然。

    导演无奈,临时加了一场舞蹈的戏,让沈莹饰演领舞。

    简单的几个镜头,拍了好几遍才过。沈莹垂头丧气,对自己走艺术这条路缺失了自信。

    拍戏间歇,水仙和沈莹就围着陆凡,三个同龄人,倒是有说不完的话。

    陆凡很喜欢水仙,见惯了演艺圈的尔虞我诈、薄情寡义,水仙这种纯净如水、恬静淡然的女孩稀缺罕有,在一起时让人心情放松,舒适自然。随着交往的深入,他也敞开心扉,谈起自己出道的经历和现在的境况。

    水仙这才知道,偶像并不像自己看到的那样光鲜亮丽,背后也有太多的付出和辛酸。

    陆凡自小颇有艺术天赋,工薪阶层的父母为了儿子的成长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报各种辅导班,四处拜名师学艺,紧衣缩食只为儿子将来能有出息。陆凡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没有什么快乐可言,学钢琴,练舞,声乐、台词、表演,将他的时间占得满满的。

    为了出人头地,父母四处托人走关系参加综艺节目,奔波各地选秀。功夫不负有心人,陆凡被经纪公司看中,以歌舞组合的成员身份出道,正式踏入了演艺圈。

    (第二十九章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