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他就不能哄哄我?

作品:《半折月亮(1v1 伪替)

    夜深,晚风阵阵。

    “怎么还不睡,明天你不要工作?”沈念央见他站在阳台上抽烟,走了过去,慵懒地靠在门边。

    “我不困,你先去睡,客房橱柜里有被子。”

    沈念央抬头凝视他,脸上没什么感情流露,像是急着把她打发走。

    “你是不是对隔壁的小姑娘有什么非分之想?”

    他们从电梯上来的时候看到隔壁的情侣在门口打情骂俏,男生摸了摸女生的头,女生躲开了,然后又被男生一把揽住肩膀拥在怀里。

    她正想感慨年轻人的爱情简单又甜蜜,一抬眼就看到沈知珩那张黑得吓死人的脸,目光紧紧地盯住女生的背后,浑身散发着化不开的阴沉。

    “没有。”

    “那你怎么站在阳台上对着隔壁的窗台出神,不会是想偷听隔壁的小情侣那啥啥吧?”她故意刺激他,想看他吃瘪的样子。

    “你要是很闲的话,不如想想明天怎么跟陆延解释你偷跑回来的事情。”

    沈知珩抖了抖烟灰,冒着星火的烟头升起一团浓雾,从他的眉梢扫过。

    烟燃了半截,他还没吸一口,他的烟瘾不大,平常一个月也不见得会吸一次,只有情绪难以疏解的时候才会点一支转移注意力。

    但这几次,好像效果不是很好。

    沈念欢漫不经心地开口,“我们俩吵架了。”

    “嗯?”

    “我想跟他分手了。”

    沈知珩点了点头,“挺好的,分吧。”

    “”

    沈念央脸色突变,用力地拍了他一下,脸上的面膜差点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掉下来。

    “别人都是劝合不劝分的,你还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有你这样拆散姐姐姻缘的弟弟?”

    她刚刚用指肚按摩了脸部,手上还有残余的精华液,沈知珩颇为嫌弃地擦了擦黏在衣服上的液体,“既然不想分那就不要把分手挂嘴边。”

    “你们男人永远不懂女人,我说分手就分手,他不可以哄哄我?”

    “我看他打了十多个电话,最后你还嫌烦关了机。”

    “那他不能联系我身边的亲朋好友,问问我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走了吗?”

    “你怎么知道没有?”他掏出手机,给她看来电显示,其中同一个电话号码,有五个未接提示。

    她瞪着他,质问,“你怎么不接他电话?”

    “我看你不接,我接了应该也没什么意义。”

    “你”沈念央气得手发抖,“他是你未来姐夫,你能不能尊重一下他?”

    “那我打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打。”沈念央白了他一眼,扯下起了褶皱的面膜,丢进垃圾桶,转身回房到处找手机。

    沈知珩侧目,看着隔壁的阳台,窗帘紧合,里面明亮的灯光从缝隙渗出来,隐约能看到窗上有一个影子在晃动。

    是男人的影子。

    手机不适宜地响了,是助理发过来的文件。

    打开微信消息界面,手指触击的屏幕上方一两厘米就是姜柠的聊天框。

    有一条未读短信,她在那天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发的。

    他当时没有点开看,看她最后发出的一条信息就能猜到她会发什么样的内容。

    突然觉得界面上的红点太扎眼,手指不自觉地点开了。

    瞳孔微缩,一张胸部特写照狠狠地冲击他的视觉神经。

    黑色内衣薄薄的一片,乳尖凸起,堪堪包裹住白凝的浑圆,内衣尺寸明显和她的饱满不相称,只能兜住三分之一,上边呼之欲出,下面又溢出半个雪球。

    她的食指轻轻地勾着细肩带,娇嫩的r被细带勒出一条痕迹,痕迹周边是密密匝匝的吻痕,挨着乳晕的地方有个很明显的牙齿印。

    是他叼着乳尖在唇齿间来回拉扯磨研的时候留下来的。

    最后的配文是,“下次要咬轻一点哦。”

    沈知珩小腹一紧,关了手机丢在一边,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脑子里冷不丁地冒出姜柠的那句话“我喜欢你”。

    她的眼睛清亮干净,看着你的时候瞳仁里总是闪着细碎的光,明明知道她很多话只是随便说说,但还是忍不住动恻隐之心。

    窗户上的人影晃个没停,沈知珩眉头拢起,低头俯瞰停在楼下门口的迈巴赫,眸底微动。

    ——

    嗯哼,猜一下男主要对男二的车车干什么(偷笑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