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跑(h)

作品:《半折月亮(1v1 伪替)

    他正要发作,姜柠却突然勾着他的脖子,葱白的手指在他的后颈有意无意地摩挲,身下承受他又快又猛的撞击,娇喘吁吁,黑瞳像是在水里浸过一样,湿润润的。

    “沉沉知珩,你能不能先拔出去,里面好涨,很难受”

    她略带委屈的哭腔,似柔软的羽毛,轻轻扫过他的心头。

    沉知珩紧绷的下颚放松了一些,炽热的眼神盯着她的小腹,微微鼓着。

    他昨天射在她体内的东西还没有流出来,现在还含吞着他的那物,凸起的形状比以往更明显。

    姜柠感觉到他的速度渐渐缓了下来,平躺在床上,他也没有再刻意往下压,两人中间隔了一段距离,有一小截肉器从她的下体抽离出来。

    啵的一声,沉知珩将粗物全部拔了出来,没有了堵塞的淫液像海潮,喷涌而出,一波接着一波,下面的薄被湿得很彻底,浓稠的黏液朝四周蔓延,跟泼了一盆水似的。

    沉知珩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媚肉,耐着性子等了半晌,浴火焚烧,过了几秒钟没了耐心,伸手掰开她紧合的阴户,一团蜜液顺势喷在他的手心,节骨分明的手上挂着亮晶晶的淫水。

    估摸着差不多了,他勾起她的腰,打算继续刚才的活塞运动,姜柠倏地合上腿,手攀在他的肩膀上,细声细语,“能不能休息一下,下面有点痛而且刚刚你也看到了,外面肿肿的”

    她怕他拒绝,左手握住他另一只干净的手,“休息十分钟就行。”

    姜柠的头搁在他的肩膀上,他上下滚动的喉结擦过她的侧额角,痒痒的,就在她以为他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沉知珩环住她的腰,侧躺下。

    她温顺地抱住他的腰,额头抵着他的锁骨,忍着腹部的不适感,他粗硬的肉器在她肚子上戳出了一个深深的窝。

    沉知珩眉头紧蹙,眸光隐晦不明,手搭在她柔软的腰窝上,揉了揉,姜柠吸了一口凉气,他寻声看去,他揉着的地方有一大块淤青,和周围的凝白色格格不入。

    那是昨天晚上他留下来的痕迹。

    十分钟过去。

    沉知珩垂目,睨了一眼怀里的人,发现她已经合上眼睡了过去,模样恬静可人,卷长的睫毛下覆着一抹青色。

    现在离七点还有四十分钟。

    想到这,他把她抱得更紧了,肌肤相贴,姜柠胸前的饱满压在他的胸膛上,淡粉色的乳尖被挤得歪在一边,像是折了根的花。

    她什么也没干,就这么安静得躺在他身边,但是他越发觉得口干舌燥,腹间的欲火愈燃愈烈,抬手勾起她的细腿,将粗物放在她的腿间,开始有节奏地抽插。

    姜柠咬牙,手指难耐地蜷起,努力忽视他的动作。

    但是他那个东西太有存在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好几次碾过穴口,顶端戳弄着她的花核,弄得她差点失控泄出声。

    她睡眼朦胧地撑开眼皮,阴户被他挑逗得一缩一合,像是在亲啄他忽上忽下的柱身,感觉下一秒他就要顶开入口插进去。

    “要不要我用手”

    沉知珩眸底猩红,看着身下的人一脸娇羞,闷闷地嗯了一声。

    她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握住他的肉器,碰上柱身的刹那她瑟缩了一下,指尖被他的温度烫到,不等她适应,沉知珩抓着她的手,纤长的手被迫摁在那上面。

    又烫又滑,两人交融在一起的蜜液糊在掌心,随时要被烫化一般。

    “握紧,然后用力一点,再快一点”沉知珩的唇贴在她的耳廓上,声音嘶哑得不像话,拉长了声音说,“像我操你一样。”

    姜柠不自觉地撇过头,试图躲开他太过灼烫的呼吸,加大了手里的力度,全凭感觉随意撸动。

    她手法生涩,最后手都撸麻了,他还没有要射的意思。

    “要不你自己来吧”

    她退缩了。

    沉知珩忽略她的提议,再次掰开她的腿,作势要插进去。

    姜柠尖叫起来,伸手挡住,“等一下,我我我能不能在上面?”

    “嗯?”

    “我想试一下自己掌握力道,你太猛了”

    沉知珩被她后半句话取悦到了,毫无戒备地低笑出声。

    他笑起来很好看,像春水融融。

    可惜就是不爱笑。

    压着心里的悸动,姜柠戳了戳他的手臂,“行不行?”

    他说了一个行字,搂着她的腰,上下换了个位置。

    姜柠跨坐在他小腹上面,柔软的下体紧挨着他硬邦邦的肌肉,她不适地挪了挪臀部,一股热液从甬道口滑出,落在他的腹肌上,水渍顺着肌肉起伏的沟壑流动。

    她有些不知所措地愣在那。

    “坐下去。”沉知珩掐了掐她的腰,催促。

    姜柠撑着他的腹部,往下挪动,她所动之处,都留下一大片亮晶晶的蜜液,最后提起臀对准那根挺起的东西。

    还没挨到肉器的顶端,她往下看了一眼,画面太过色情,小腹一紧,又泄出几缕银丝,如数地浇在了他的马眼上。

    沉知珩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浇灌下来,闷哼一声,巨物猛地弹了一下,打在她的大腿内壁。

    “你你能不能闭上眼睛”姜柠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你看着我我坐不下去。”

    他好像真的相信了她的话,缓缓地合上眼。

    姜柠手疾眼快,抓过床尾破破烂烂的衣服,胡乱地裹在身上,在从床上跳下来的瞬间,曲着膝盖狠狠地撞向男人的胯间。

    这短短两叁秒,用尽了姜柠所有的力气往外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