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节

作品:《小糖精

    少年舒服的眯起眼睛,伸了个懒腰,感受到饥肠辘辘的胃,慢悠悠的朝厨房走去。

    他找出面包片,简单的做了两份三明治,煎蛋的香气从盘子里散发出来,格外的香甜,但是庄九析咽了咽口水,却没有直接吃进去,而是端着两个托盘往外走。

    走到餐厅时,他先探出一个小脑袋,四处看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有些忐忑,又有些兴奋,最后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鬼哥,在吗?”

    这次不像昨晚,没有得到回应。

    ……这次没见到鬼,还有点失望。

    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庄九析将一份三明治放在餐厅一角的桌子上,想了想,又殷勤的倒了一杯牛奶放在旁边,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不错,他作为新住户初来乍到,应该给人家死去多年的鬼兄交点保护费的。

    这样以后才能和平共处!

    不过接下来几天,他都没有再见到厉鬼。

    倒是第三天,赵秘书来了。

    -

    轿车停在庄园前,为首的赵秘书西装革履满脸严肃。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一直没有联系到人,赵秘书一清早便立刻赶过来,他知道,庄九析怕是要出事了!

    他立刻拿出钥匙打开大门,霎时间整个人都脸色大变。

    少年倒在花田之,漆黑的碎发与金玫瑰融在一起,枝蔓缠绕着他削瘦的脚踝,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片涣散,像恶鬼的祭品一般被一点点侵蚀吞没。

    赵秘书心头一紧,庄九析这是失败了,而且怕是还出事了!

    他赶紧上前撕扯开枝蔓,扶起少年,入手却是一片冰凉,“庄先生,您还清醒着吗?”

    少年迟钝的转过头来,苍白的唇微微颤抖,声音轻哑:“赵秘书……”

    赵秘书温声安抚他:“是啊,您不用担心,虽然合作不成,但是我们会全权负责医疗费用,并且补偿您一万精神损失费。”

    说着就要拨通医院的电话,和司机扶着庄九析庄园外面走去。

    那被吓到失神的少年这时候却慢慢恢复的神智,紧紧抓着赵秘书这个活人的手臂,仿佛抓着最后一根稻草,让赵秘书都无法顺利拨通急救电话。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道:“我没事……我不用搬出去,唔,合、合同继续。”说着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慎重道:“我绝不走!”

    “不了吧,您的身体与精神状况……”

    “没事,我只是惊吓过度……你们这庄园是真的有鬼呀!”他说着似乎回忆起来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眼神都渐渐虚浮了,死死抱住赵秘书的手臂,沉痛的说:“所以得加钱……10万肯定不行,要100万!”

    对,加钱。

    这个才是重点。

    看着司机和邓秘书睁大的眼睛,庄九析振振有词道:“这可不是直播试睡,这是我的买命钱,算起来100万还是我吃亏了!”

    “……”

    赵秘书看着他沉默了一下,说:“庄先生,看来您是已经吓到精神失常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什么?

    庄九析一听这话,心里一紧,坏了,演戏演过头被发现了!

    真的是,他开价一百万纯粹是漫天开价啊,他们也可以坐地还价是不是,干啥非得这么决绝的把人送医院里去!

    吓得他赶紧跳了起来。

    “我没事我没事!”

    庄九析瞬间活蹦乱跳,为了说服对方,他还从口袋里掏出湿巾擦掉了脸上苍白的粉底液和黑眼圈,一脸诚恳:“您看,我现在是不是就好了许多?”

    赵秘书眼睁睁看着他苍白的面色消失的无影无踪,顿时嘴角一抽:“……”

    咳。

    反正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庄九析脸皮厚,这个时候还能若无其事的继续往下谈:“是这样的赵秘书,您可能不知道,我是真的很需要钱。如果一百万谈不下来也没关系,只是……能不能把直播打赏的钱留给我?”

    坐地起价失败,只能启动B计划薅羊毛了!

    “……我们要的只是卖掉这套房子,打赏可以都给你,”赵秘书已经被他的变脸技术震撼到了。

    想他跟在沈总身边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愣是没见过庄九析这号脑回路不正常的小葩。

    不过……他在这里面住了三天,真的没有出事吗?

    赵秘书谨慎的问了一句:“您确定可以住下来,没有问题?”

    “当然没问题!”

    一听到打赏可以给他,庄九析苍白的脸颊都红润起来,一双桃花眼的眼尾泛着激动的薄红,双眸亮晶晶的,整个人瞬间活了过来。

    他慷慨激昂的表示:“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直播,争取早日帮您卖掉凶宅的,既然一切都谈好了,你们就赶紧把摄像头和工具都安装好,我要开工了!”

    赵秘书:“……”行吧。

    -

    当天下午,微博话题出现一则新热搜:#凶宅直播#

    什么鬼?

    真的要开始直播凶宅?

    吃瓜友风凌乱,醒醒,大哥你那可是命案第一现场,你敢播也要考虑我们敢不敢看的问题吧?

    这一天,各大聊天软件、论坛微博都在吐槽同一个话题,直播居住凶宅是谁想出来的,这操作是不是有病?

    下午一点钟,庄九析这边调试好一切设备,登陆直播间后台,开始做标题、发定位。

    趁络链接这个空隙,他还很有闲心的刷了刷手机,看得出来“凶宅直播”这个话题闹得很大,不止是微博,就连他所在的画手群、游戏群都在热议同一个话题。

    只不过,都是不看好。

    星漫站的离职编辑归鹤还在画手群里,对此犀利无情的吐槽:“哗众取宠罢了,说到底就是营销,把卖不出去的鬼宅包装的时髦点,紧跟潮流搞直播,然后高价卖出去呗,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冤大头肯买了。 ”

    “哪栋凶宅这么大手笔,还买营销,赚的回本吗?”

    “笑死肯定是荒郊野外的凶宅啊,闲着也是闲着,卖出去肯定就赚疯球了啊。”

    庄九析淡定的在群里回了一句:“不是郊区,是岁州的市心。”

    “?”

    “???”

    “哪栋?小庄你知道什么内幕?”

    庄九析:“最出名的那栋。”

    他发出这句话时,正好直播间的定位也确定了下来,在一瞬间暴露在所有关注凶宅的友眼:

    ——岁州,浮山荣深庄园。

    “荣深庄园??”

    整个群里一瞬间都炸了。

    荣深庄园是国内十大凶宅之一,建立在岁州的市心位置,不仅地段寸土寸金,在十几年前便被估值十亿,更重要的是……

    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举国震惊的灭门惨案,一夜时间从庄园的主人到佣人,一共死了三十几口人,皆无全尸。

    此后,附近居民搬空,凡是有试图住进去的人,无不是精神失常发疯发狂,自此被列为十大凶宅之首。

    现在要进行直播的,竟然是这栋鬼宅?

    真的有人能住在里面吗?

    群里有熟知内情的人忍不住发出感慨:“一会打开直播间,我都怕看到的是主播死去的尸体……”

    有这样想法的人不计其数。

    友对这栋传古宅有多好,就有多畏惧,当畏惧占据上风时,就很少有人敢去亲眼看一看直播了。

    所以最后涌进直播间的人不多,一般都是胆大有猎心理的友,在直播开始前的几分钟大家还在押注:

    “押顺利开播的扣1……”

    “押主播开播就出事的扣2……”

    “押定位定错地方的扣3……”

    当天下午两点钟,准时开播!

    当直播间的镜头打开的一瞬间,画面变得明亮起来,随着屏幕上一长串的“222222233333333”,映入眼帘的却不是想象的阴森或血腥画面,而是……

    一个身形纤长的漂亮少年。

    “大家好,我是主播庄九析。”

    直播间的弹幕卡壳了数秒钟。

    庄九析却好像毫无所觉,只是一手举着移动杆,从容的站在庄园的石路上,将四周的花园风景尽数收入直播间的镜头。

    “这就是你们所好的……”他轻笑了一声,慢悠悠的说:“国内十大凶宅之首的荣深古宅。”

    鸟语花香,风景优美。

    前院被金玫瑰所覆盖,左边是休闲的凉亭,右边是假山与溪流,而当镜头向上移位时,不远处却是科技发达的高楼大厦。

    屹立于市心的山水庄园,古香古色与高科技融在了一起,美的不可思议。

    而这里,是庄九析的临时住所。

    没有想象的恐怖,反而是一开局就被主播的盛世美颜与豪宅风景连环暴击,一时间友们竟然不知道发什么弹幕才好。

    “好特么美,不愧是十几年前就价值十亿的豪宅,住在这里别说有命案了,就是和鬼住在一起我也愿意啊!”

    “羡慕主播。”

    “羡慕主播+1。”

    眼看友的评价好起来,庄九析慢慢松了一口气,举着自拍杆继续往屋里走。

    他推门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