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节

作品:《小糖精

    他们到底是急着卖这套别墅,还是不急,又或者……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

    毕竟就连他都是一住进来就发现里面有鬼,赵秘书他们不可能不清楚。

    木板牌位微微闪烁。

    然后慢吞吞的向旁边挪了挪,远离人类的爪子。

    “诶,要是鬼哥在就好了,还能问问他作为当事鬼是怎么想的。”

    庄九析这么想着,又忍不住要戳牌位,然后一伸手,却戳了个空,“嗯?”

    这个牌位的位置……被他戳歪了?

    他伸手,将牌位放正,又将一碟柚子糖正正方方的放在牌位下面,越看越忧愁,叹气:“鬼哥你什么时候出现啊,我新做的柚子糖还等着你尝呢,这次真的保甜!”

    诶,做好美食却无鬼可以分享的感觉太寂寞了。

    下次等鬼哥出现,一定要让他尝尝柚子糖,对他刮目相看!

    庄九析高高兴兴的回房间了。

    却没有看见,一团小巧的黑雾悄无声息的出现,像是受人驱使一般,用力的将桌上的柚子糖……推到了角落里,让他与牌位隔得远远的。

    厉鬼先生的心理阴影达成1/1

    -

    庄九析在洗澡。

    而且已经洗了三遍。

    因为他很痛苦的发现,他的头皮又开始一阵阵刺痛发痒了,而且怎么清洗都不管用。

    “怎么还来……!”

    摸了摸滚烫的额头,少年露出绝望的表情,生病发烧这种事总得有个缘由吧?

    他关上按摩按钮,起身正欲从浴缸爬出来,就在这时尾椎处却传来一股剧痛,庄九析被疼的眼前一黑,立刻跪了下来。

    大脑在嗡鸣。

    紧接着是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

    头皮、耳朵,尾椎三处位置像是被火烤般的炙热滚烫,本以凉透的浴缸水温,竟也随着他的体温攀升而沸腾!

    疯了吧……!

    庄九析挣扎着拿起手机,就要拨打急救电话。

    就在这一刻,他的余光扫过浴缸对面的全身镜,霎时间动作一僵,整个人都凝固在了原地。

    镜子里的少年泡在浴缸,探出纤长的上半身,湿漉漉的头发上顶着一对狐狸耳朵,而他的身后……

    悄然翘起一条毛绒绒的、火红色的大尾巴。

    第8章

    庄九析被吓到身体紧绷,头顶立刻别成高度紧张的飞机耳,而身后的大尾巴也跟着炸毛似的翘起来,每一根长毛都竖的高高的,颇有种谁也不服谁的架势。

    那火红的颜色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在黑白基调的房间愈发耀眼夺目。

    他转过头来,余光隐约间能看到这条尾巴的尽头就在自己的尾椎骨处,是的,这的确是从他身上长出来的……

    “什么……情况?”

    庄九析跌坐在浴池里,尾巴也紧跟着放松下来,长长的绒毛被温水浸,湿哒哒的垂在身后,还完全不理会主人惊愕的心情,就这么悠闲地左甩右甩。

    水花四溅。

    少年抹了一把被甩到脸上的水渍,表情一言难尽,……尾巴和主人是两种生物,这句话是真的。

    不过,确定是从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他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庄九析从浴缸里爬了出来。

    他坐在床上,低着头,一边吹干尾巴,一边心不在焉的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长出来耳朵和尾巴后,好像连身体都不痛了。

    他摸了摸额头,果然冰冰凉凉,退烧了。

    “就好像所有的高烧、刺痛,都是长出这玩意儿的前兆?”庄九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尾巴,表情严肃,语气震惊:“这是返祖吗?我觉醒了什么大妖的血脉?”

    靠,这就是起点男主石锤啊!

    先是穷困潦倒流落街头,在危难关头得到危险的凶宅工作,进入新环境后危机重重,却总有贵人、啊不,厉鬼大佬相助,得到属于自己的金大腿老爷爷。

    现在,更是觉醒了妖怪血脉!

    “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走都市修真异能路线了?”他开始天马行空的幻想:“按照小说套路,我现在应该一条尾巴甩出去可以抽死十只恶鬼,从此以后多了一个名叫最强玄术师的称呼……”

    庄九析激动不已,狐耳竖的尖尖的,耳廓一片通粉,他甩开吹风机,用手一拍床边,霸气的甩起尾巴。

    啪!

    火红色的大尾巴上下一甩,蓬松柔软的长毛在空划出优美的弧度,最后稳稳的落在床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啪!”

    比他用手掌拍床的声音还要轻一点。

    “……”啊这啊这啊这……说好的一尾巴甩飞十个恶鬼呢?

    他想多了?

    不应该啊!

    等等!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床边抓起手机,打开微信视频。

    伴随着视频的旋律响了几声,不多时一个穿着背心睡裤的男人接通了电话,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如此邋遢的形象却仍旧遮不住英俊的五官,只是一开口就相当不客气:

    “孽子?”

    “爸爸!”

    庄九析举起手机,将镜头对准自己,声情并茂,相当亢奋:“爸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好儿子!我!出现了返祖现象!咱们家将从我这一代开始崛起了!”

    镜头下,少年漂亮的脸蛋泛着激动的绯红,漆黑的碎发上顶着一对红艳艳的狐耳竖的笔直,颇有种邀功的骄傲在其。

    “……”

    庄爸爸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儿子,猝不及防的露出惊愕的表情,但很就反应过来,叹了口气,敷衍的哄道:

    “又是淘宝买的什么猫耳?比你以前买的真多了,乍一看还挺可爱,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玩那个cosplay啊,这次cos的是谁?”

    ????

    “我以前玩什么cosplay那都是用来赚钱的,拍几张cos照片卖给小妹妹可以赚几百块钱呢,你到底懂不懂!”

    庄穷鬼大怒,义正言辞的解释自己的行为,说完才发现哪里不对,“爸,我没和你开玩笑,也没有疯掉,你仔细看看我这个耳朵,什么淘宝买的,这是我凭自己的本事长出来的!”

    他极力可证明自己的确觉醒了,可偏偏都这么大的人了,也不可能真的脱掉浴袍转过身体去,让他爸亲眼看看从尾椎处长出来的大尾巴,最后只能试图用言语劝说父亲相信。

    “我记得我小时候你曾经说过,咱们家有什么珍稀血统,没错,现在我就长出了狐狸耳朵和尾巴!

    不过我还不知道要怎么用?爸你去查查家谱还是什么东西,找找有没有什么修炼秘籍,咱们家穷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发达了!”

    发·达·了!

    最后三个字喊出来,慷慨激昂,震耳发聩。

    庄爸爸:“……可是咱们家真的没有什么狐狸血统。”

    庄九析根本不信,他嗤之以鼻的道:“爸你别装了,我小时候听你说过好几次咱们家有珍稀血脉,你这个时候打击我的热情是没用的,除了狐妖血统还能有什么?”

    他都做好成为建国后第一只成精狐妖的准备了!

    庄爸同情的看着因为贫穷而陷入癫狂、还跑去买什么狐狸耳朵假装成精的小儿子,残出真相:

    “儿子,爸爸当时跟你说的珍稀血统也不是什么狐狸啊。

    咱们家的是穷神血脉,你是穷神的第九代传人,所以取名九析,如果你真的觉醒了血脉,那应该是自带穷比buff。”

    说完,他还善解人意的补充了一句:“你仔细想想,为什么咱们家一直这么穷,是不是立刻就能理解了?”

    “……”这绝对不可能!

    如果是狐妖的话,起码还有大杀四方的可能性,他要是穷比buff有什么用?因为穷的坦坦荡荡两袖清风,所以无所畏惧,让敌人无从下手吗?

    还是穷到极致就是瘟,谁来搞他就会被瘟的一样穷?

    呸!

    庄九析愤怒的大喊:“你骗人!死老头子你休想打击我,肯定是因为我不肯回家相亲你才报复我的!我告诉你,我就不结婚,你这辈子也休想抱上孙子!有种你就去练小号,只要你有钱练就行!”

    说完,恶狠狠的挂断了视频电话。

    起点男主的大妖梦破碎,庄九析气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再看镜子里的狐耳和尾巴,顿时就不那么顺眼了,“你说说,你们有什么用!”

    火红色的大尾巴也跟着气呼呼的拍了拍床,发出嘭嘭嘭的声音。

    床没塌。

    尾巴根有点疼。

    “……”庄九析气到一个劲的掐人,抢救自己的呼吸。

    -

    最近几天,直播间的水友发现,他们家主播最近似乎心情不好。

    整日穿着一件黑卫衣,兜帽将头遮的严严实实的,只剩下一脸没有表情的脸,上面仿佛写着我很凶我要打人的样子。

    嗯……看起来让人更想欺负了。

    这天下午难得的阳光明媚,庄九析坐在花园的凉亭里,石桌上放着他那台格外珍惜的小破笔记本。

    许久没有画画了,再不练一下手感都没了。

    哪怕已经吃上了凶宅的饭,穷比生活依旧激励着他,让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利用自己的各项技能来赚钱。

    上一本漫画已经完结了,他没打算这么画新故事,也没什么灵感。

    庄九析打开了csp,准备随便画画,找点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