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节

作品:《小糖精

    少年的狐耳上有一层柔软的绒毛,如柳絮般细细密密的拂过手指,仿佛将那层刺痒传递到了他身上似的。

    他试着捏了捏,滚烫的耳廓几乎要融化灵魂的温度。

    这就是……鬼童总是忍不住想要吃人的原因吗,那种炙热的气息的确是厉鬼最向往的食物。

    他垂下眼眸,试图冷静的用逻辑来解释自己此时的异样心情。

    “鬼哥。”怀里的少年分明就是个小话痨,这个时候还不忘喋喋不休的和他聊天:“你为什么说是灵魂的本能在告诉你过敏,你自己不记得自己活着时有没有过敏的现象吗?”

    厉鬼嘶哑的嗓音淡淡的说:“我没有为人的记忆。”

    庄九析还是第一次听到关于厉鬼的事情。

    他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的问:“那鬼哥你肯定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吧,为什么一直留在这栋房子里呢,是有什么执念没有完成吗?”

    本来想问更多的事情,还是最近几天都被滚烫的狐耳搞得没有睡好,如今在这冰冰凉凉的温度下很便被睡意席卷,连大脑都变得混沌起来。

    没有得到答案,他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梦,恍惚的听到了一道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他说:“我没有选择。”

    平静冷漠的语气,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他被困在这栋房子里,没有记忆,没有过去未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孤寂的黑夜醒来,在即将看到光明的清晨失去意识。

    从来没有选择权。

    -

    古董钟的时针滴滴答答,在提醒着时间一点点流逝。

    少年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他的脑袋枕在黑影的腿上,狐耳在男人的大手里显得格外小巧可爱,身后的大尾巴无意识的甩来甩去,像是沉浸在了什么美好的梦境,格外开心。

    在夜幕褪去,太阳悄然升起,第一缕光芒照进来的那一刻,厉鬼先生笔直的身影悄然消散,不留痕迹。

    就像不曾存在过一般。

    庄九析的枕头不见,脑袋摔在了沙发上。

    ——!

    他被惊醒,揉了揉眼,茫然的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在客厅睡了一夜。

    但是……睡得好舒服。

    庄九析爬起来,在手机直播间挂好下午开播的提醒,准备回屋再睡个回笼觉,他踩着拖鞋往里走,余光扫过卧室全身镜里的自己,打了个哈欠,继续往前走。

    等等!

    少年突然退了后来,他站在全身镜下瞪大了眼睛,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模样,他伸手揉了揉头发,是真的,狐耳和尾巴都消失了!

    都·消·失·了!

    好大一个惊喜。

    庄九析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毕竟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双标,”他理直气壮的说:“人类只喜欢撸猫撸狗rua小动物,但从来也不想让自己变成被撸的对象。”

    -

    当天上午,庄九析按照约定,在市心的一家餐厅与YG的负责人见面签合同。

    嗯……YG不愿意来凶宅签合同,也是可以理解的。

    过程很顺利。

    庄九析、平台、YG三方短暂寒暄过后,就干脆利落的签下了合约,他也顺利拿到了五千定金,待合作结束后尾款会打到银行卡里去。

    马宁很热情的招呼庄九析:“庄主播,一会吃完饭要不要去找些娱乐节目?”

    “不用了,”庄九析对待金主爸爸也很真诚,“合作愉马先生,剩下的时间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一会去买个平板就回家继续直播。”

    一旁的阅施平台负责人为之侧目,没想到自家直播平台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不由肃然起敬:“庄先生真是敬业。”

    庄九析一本正经的回答:“一寸光阴一寸金。”

    马宁:“……”抠门爱财还有这种说法吗?

    吃过午饭和大家告别,庄九析并没有立刻回去,而是先把直播后台里的收益提了出来。

    除却与平台三七分以外,庄园这边赵秘书答应不会过问打赏,所以他净赚六千块,加上广告定金,收入直接破万。

    庄九析拿出三千块买了一个ipad,用于画画。

    缴费的时候,旗舰店的导购还特意看了一眼他碎屏的旧手机,温声细语的建议:“先生,现在店里也有新款手机,与iapd一同使用效果更好,您要不要看看?”

    庄九析坚定地拒绝了她的建议。

    因为穷,且抠门。

    平板电脑买来可以画画赚钱,手机能用就行,无法给庄穷穷创造价值,不配被换新。

    回去的路上,庄九析想了想,点开庄爸爸的微信头像,转账三千块。

    伴随着“叮”的一声,几乎是秒速,庄爸爸迅速收款,并发来疑惑的一个问号。

    这个“?”就很灵性,可以理解为你怎么会有有钱?也可以理解为你怎么会突然给你爹打钱?

    我好穷啊:【给你们夫妻俩练小号的资助。】

    庄爸爸:【……】

    庄爸爸:【三千块钱就想让我们练小号?你可真是孝死我了。】

    我好穷啊:【父♂慈♂子♂孝】。

    庄九析记起他说自己是穷神血脉的仇,贱贱的还要打字刺激亲爹,结果却发现屏幕上跳出来一个红色感叹号,他成功的把亲爹气到拉黑了自己。

    “……行吧。”暂时放过庄老头。

    他坐在计程车里,距离荣深庄园的路有点远,庄九析靠在椅背上闭上眼,不知不觉就打了个盹。

    他想起来过去的一些事情。

    其实他们父子俩这种这父不慈子不孝的互动模式,基本上已经维持很多年了。

    看起来是插科打诨,其实是父子俩都一直在刻意避免了一些会爆发矛盾的话题。

    恍惚间,庄九析又梦到了大学时光。

    那时候爸爸就想要儿子早点结婚抱上孙子,但是他却死活不肯回家相亲,为此一家三口矛盾不断。

    毕业前夕,是最大的一次争吵。

    他记得,他用最激烈的语气,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对着电话那头歇斯底里的怒吼:

    “结婚生子然后过上那种穷困潦倒一事无成的生活是吗?

    为了能够在大众眼里看起来我是一个正常人,就要去和自己不喜欢的女孩结婚生子,然后为了一个我并不爱、甚至一直在吸我血的小怪物,不停地榨干自己的劳动力,直到自己老去瘫在床上,等待供养了一生的小怪物给我送终,这就是你们想要我过的人生吗?”

    “对,我就是自私,我不仅不想结婚不想有孩子,我还穷怕了,特别的想要钱,我想要很多很多钱来改变我的命运!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赚很多很多钱,有一套自己做主的房子、有自己能够支配的银行卡,能够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去哪里旅游就去哪里。”

    他顿了顿,连自己都没发现,声音莫名其妙的哽咽了起来,又生气又委屈:“我的人生就这么几十年,为什么就不能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去做呢?你们一直在说什么养老,可是如果我连年轻时都过的不幸福,那么有什么必要活到老去的那一天?”

    电话那头的父母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直到挂断。

    “先生,到了。”

    计程车司机的声音惊醒了庄九析。

    “好,谢谢!”

    少年从梦醒来,他坐直身体,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是在山谷下面,再看司机那为难的神情顿时秒懂。

    庄九析笑了笑,主动说道:“行,我自己走上去吧,麻烦您了,师傅。”

    司机见不用上山,顿时松了一口气,连连道谢。

    庄九析结账下车,脚步轻的朝山上走去,这条路走上去其实还很远,但是他望向远方花团锦簇的庄园却弯了弯唇,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挺好的。

    至少现在,他在努力挣钱,也在一步步朝自己的梦想前进。

    第11章

    直播间

    【出趟门还要自己走上山,好惨好惨。】

    【这里可是全国闻名的十大凶宅,出租车听到坐标时没把庄庄当鬼就不错了】

    【笑死,来直播间这么久,我终于找到凶宅不好的一点了,出入不方便!】

    【多出去逛逛也好,析析买个自行车吧,平时自己上下山也能锻炼身体~】

    庄九析正在拆递,随便扫过几条弹幕,立刻露出不解的神情,“为什么要出门?有有电脑有手机,还有吃有喝,在家里宅着不爽吗?”

    他理所当然的说:“如果房主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在这里住到终老,到死也不出门。”

    友:???

    【不愧是你,宅宅子!】

    【还想在价值十亿的豪宅里终老,你在想屁吃。】

    庄九析耸了耸肩,他也就是随便说说,能抓住这个机会挣点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哪里敢做常住的梦啊!

    “十亿还是十几年前的估值呢,如果可以清除关于凶宅的负面影响,价格怕是要翻十倍吧。”他随口说道。

    【不好说,小哥哥,你和荣深庄园的合约到期后最好尽离开。】

    一个ID名为“我就是有皇位继承”的友说:【荣深庄园没有那么容易清除负面影响的,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是口嗨恐吓还是知晓内情,从口气态度就能判断出来。

    庄九析盯着他的话看了几眼,很就判断出来这人属于后者,他心里一动,好地问:“为什么?就算我在这里直播满三个月,证明房子不会死人也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