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节

作品:《小糖精

    编辑也公事公办的回了一句:【ok。】

    庄九析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没想到他刚从床上爬起来,手机又嘀嘀嘀的响了几声。

    编辑:【我的态度一向都是比较严苛,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可以把你转给云锦。】

    庄九析:……都行?

    他随手将截图发给归鹤,“我怎么感觉他阴阳怪气的。”

    【为什么要把你转给云锦?因为我让云锦把手里的《艺术家》绘画名额给了你?】

    归鹤说着,停顿了几分钟,又发过来两句:【问清楚了,云锦跟我说,你这个新编辑手里的名额给了他的心肝宝贝,而且还是奔着主笔的位置去的,估计以为你是竞争者吧,而且还和他不亲,肯定想弄走你。】

    旧编辑不疼,新编辑不爱。

    庄九析幽幽的叹了口气,回过去一句:【我可真是没人管的小白菜。】

    归鹤:【我都被他气笑了,一个大男人小气吧啦的,还不如云锦一个小姑娘大气呢,我在岗时整个编辑部就他喜欢演宫斗戏,这毛病还没改呢。

    他要说把你转走,你都答应他,去云锦那都比在他手底下好过。】

    庄九析发过去一个点头的表情,就没再多聊。

    他的确喜欢画画,但现在星漫站也不是唯一且必要的选择,很多时候对于里面的弯弯绕便不怎么在乎了。

    相比之下,直播渐渐地成为生活的重心。

    等他洗漱完以后,下午一点,又是准时开播。

    【今天有什么节目吗?】

    【我想看庄庄继续做麻辣烫!】

    “不做,”庄九析打了个哈欠,他举着自拍杆走到庭院,将ipad放在凉亭的石桌上,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说:“今天的任务是给线稿上色,争取在下播前细化出成品。”

    【是那个鬼魅风情的反派哥哥吗!】

    【我还记得那个骚气的紫色美人~】

    “跟你们说了,那是草稿的线条,上色时肯定会被覆盖掉的。”庄九析没好气的说。

    他坐在石凳上,清风习习凉爽舒心,一个下午都在专注的画画,自拍杆的镜头对准了ipad的屏幕,完整的映出色彩渲染的整个过程,偶尔捕捉到一截白玉般的手腕,又窄又细,连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庄九析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顺畅的手感了。

    一闭眼,脑海浮现的便是厉鬼先生的身影,不需要动脑子思考,手里的笔已经选好了最合适的颜色渲染出来,一层又一层,直到那股鬼魅阴冷的气息被完全展现出来。

    有原型就是爽啊……!

    紫色的线条被完全覆盖,一如庄九析对自己作品自信的把控,最后出现的成品赫然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厉鬼先生。

    【的确和草稿的感觉不一样了……】

    【天惹噜现实里要是有这么帅的小哥哥,哪怕是鬼我也可以!】

    有人情不自禁的感慨:【不愧是画手,就连住在凶宅里都能有灵感 = =】

    【你不说我都忘了这里是凶宅……】

    【什么?看他住的太爽,我还以为这是天堂的直播呢】

    庄九析在书房找到打印机,将ipad上的成品画打印了下来,近距离欣赏的作品。

    他的余光扫过屏幕,正好看见一条信息:【当然了,这里当年可是沈家的老宅。】

    庄九析心里一动。

    如果是以往他必然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是自从有了厉鬼先生之后,他就开始注意关于庄园的一切信息了,虽然上能查到的信息不多,但是平日里会来看直播的友,总是会有一些知情人的。

    “沈家?”他好的问:“指的是给我发工资的老板吗?”

    【当然指的是荣深庄园最后一任主人。】

    那个ID是一串乱码的友说:【给你发工资的应该是沈疯子,你搜荣深庄园当然搜不到什么了,关于他的一切,互联都做过一次清洗了。】

    【是我知道的那个沈吗……】

    【艹,那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敢做凶宅直播的提案了,那个疯子什么事做不出来!】

    【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不止是卖房子那么简单啊,庄庄你要小心了……】

    一提起这个名字,整个弹幕都在打哑谜,所有人都讳莫如深,默契的用“疯子”二字作为代替。

    “什么情况?”

    庄九析满脸严肃的纠正:“不要用疯子来形容给我发工资的老板,他分明就是我心目的活菩萨!”

    【……】

    【…………】

    【我要被活菩萨这三个字吓哭了!】

    【庄啊,沈疯子要知道你这么形容他,说不定会把你塞进瓮砍收断脚,做成一个泥菩萨。】

    “这么吓人的吗?”

    庄九析将信将疑:“你们也别打哑谜了,就没有人给我科普一下我老板什么人设吗?好歹给个全名让我搜一下啊!”

    【***】

    【你看,只要打出来就会自动和谐成乱码……你搜阅施平台股东,带沈字的那个就可以了。】

    “……”这真的是22世纪吗,为什么还会有不可说这种存在?

    庄九析狐疑的搜了一下,阅施的股东不多,从上往下数第二个人就姓沈,几乎一看见这个名字,他就有一个想法,应该就是他没错了。

    ——沈云栖。

    他将信将疑的在弹幕上打出这三个字,瞬间变成了【***】,被系统自动和谐。

    我靠,原来真的有不可说的存在!

    就在这时,弹幕上飘过一段话:【沈疯子哪里会怕凶宅,还让人直播卖房,如果这里面真的有鬼,他说不定也会兴致勃勃的试试看生吃厉鬼是什么滋味呢。】

    【庄庄你得小心了,如果真是沈疯子的别墅,他怕是在和你、和大众玩什么可怕的游戏……】

    这话说的,好像是什么不可招惹的反派大boss?

    庄九析心里一紧,他一个穷比,倒是不怕自己有事,但是总觉得这位反派大佬的恐怖游戏是不是冲着他鬼哥来的?

    第14章

    不可说的存在,让直播间的气氛逐渐浓重起来。

    正巧系统提示管理员进房间,庄九析随口打了声招呼:“欢迎想杀原狗,榜一金主爸爸真是很久没来临幸这个小直播间了呢。”

    他说话也是没个尺度距离,再加上“想杀原狗”也是他直播间的大粉,甚至还是最早那一批打赏的支持者,自然感情不一样。

    想杀原狗:【你们在聊什么话题,不可说?是什么络红的小说反派吗?】

    “没,在聊我的画。”

    庄九析若无其事的将话题转移到轻松的方向,他调出草稿图和成品图,喜滋滋的问:“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画技所征服?”

    新进来的一些友很便跟着他的节奏往下走,讨论起草稿和成品的差异来。

    想杀原狗:【的确不一样……你那个草稿很像我本命发疯时的样子,上色就不像了。】

    “你本命是谁?”

    【原狗。】

    好家伙,原来不是仇人的名字啊!

    【主播接单吗?】

    “画你的本命?”庄九析秒懂,问:“具体是什么样的人设?”

    【一个斯败类的人设,智商永远在线、擅长欺诈,最喜欢搞事情的愉悦犯疯批。】

    想杀原狗说:【按照市场价或者高于市场价都可以。】

    “免费给你画。”庄九析笑着调侃道:“收了榜一这么多打赏,画个人设还是很划算的。”

    但是榜一大哥明显不这么想。

    庄主播难得大方一次不收费,还没说完,就收到了来自榜一的三千块打赏,并且还有附言:

    【画的好有鸡腿奖励。】

    “……”现在的土豪真是阔气!

    庄九析当即表示:“没问题,画不好提头来见!”

    他从私信里收到榜一的要求,看着上面的原著作品,表情却是一愣:“艺术家?”

    他话音未落,弹幕上也引起一阵议论纷纷:【艺术家?我靠般若汤的艺术家?】

    【我刚还说这人设有点眼熟……是原亦期啊!】

    【时泪了,没想到榜一大哥也是原狗的长情粉】

    庄九析对这部原著也有印象,《艺术家》不就是归鹤和他说的星漫站那个最新的大项目吗?

    而且还因为画手名额的事情,引得他这位新编辑对他很有意见。

    他很就从弹幕了解到了所有的情况。

    《艺术家》发表时间在十几年前,该作者般若汤是当年的男频版权大神,而原狗、即原亦期则是这部短篇小说的人气反派,作恶多端,却因为个人魅力而让人又爱又恨。

    像榜一金主爸爸这种“我爱他,但不妨碍我想看他去死”的长情粉,也是数不胜数。

    哇,这么一看,庄九析顿时感觉压力很大了,为了不让金主爸爸们失望,他立刻提议道:“那接下来反正也没事做,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这篇的原著吧。”

    【可以!】

    这一次,歹笋们难得的没有和他唱反调。

    -

    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