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节

作品:《小糖精

    【诶?今天都九点了怎么还看不见人,算了再等等吧……】

    鬼童探出头幽幽的说:“合着您也是嫌他太吵,所以才跑到这里躲清闲的。

    厉鬼没有理会他,鬼魅的身影出现在一排排书架前,似有若无。

    遗像与牌位形成了特殊的法阵,现在即便是破坏牌位也无济于事,法阵一旦形成就必须要同样特殊的手段去破除。

    即便无法破除,也应该有阻断电话的方法才是。

    鬼童猜到了他的目的,小声的嘀咕:“那么麻烦作什么,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罢了,你杀了他一了百了不好吗?”

    厉鬼冷冷的看着他一眼。

    鬼童瞬间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庄九析的自言自语又传了过来:【反正没事做,要不要练首歌,歹笋们都说不喜欢我放背景音乐,那以后再有新人进直播间,我可以给他们清唱嘛,还能增加互动趣味性。

    没错,趁着有空练练歌。】

    唱歌……?

    厉鬼正在翻阅书籍的动作一顿,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咚咚咚的旋律突然响起,紧随其后的是少年的公鸭嗓子:【绝招~好武功,问世间有多少个能上高峰~成功~威风,男儿有多少真的是英雄!】

    一个字也没在调上。

    庄九析唱歌,令人头皮发麻,宛若灵魂漂移,偏他越唱越亢奋……

    【我的爸爸是个大顽童,我妈妈嫁给他这个老公,比起成龙还要威风~】

    咔——!

    那是厉鬼先生没有控制住力度,将手里的书籍捏到粉碎的声音。

    “住嘴啊!!!”

    这直击灵魂的歌声,让鬼童透明的身体由青转红再转紫,在堵耳无用最后,他终于崩溃的对着厉鬼大喊:

    “大哥我不怂恿你去杀他了,可你现在能不能管管他啊?就算不管,你能不能离我远点,我现在耳朵里像是有一万只蜜蜂在嗡嗡嗡嗡嗡,恨不能原地爆炸啊!”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对面那疯子这么讨厌吵闹了,如果人类都这么吵闹的话,鬼童崩溃的想,他宁愿在三楼永世寂寥,也不想感受人间烟火了!!!

    最后,他奄奄一息的伸出手,艰难地说:“我死的那年才八岁,你就当尊老爱幼饶了我吧……”

    厉鬼:“……”

    一首结束,还不等大家喘口气,就听他兴高采烈且毫无逼数的说:【换一首喜庆点的!】

    这句话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厉鬼先生的周身被浓重的黑雾所笼罩,死气沉沉的分外恐怖,他苍白英俊的面容此时一片阴沉,素来冰冷的紫眸此刻燃烧着骇人的火焰,一言不发,直奔楼下而去。

    他所走过之处,皆被……嗷,你别拎我的衣服!”

    庄九析还没享受够工具人空调,就被粗暴的拎起来丢了出去,他坐在地上,抱住自己的尾巴顺了顺毛,正想抱怨,看着厉鬼先生阴沉的脸色,只能暂时悻悻的见好就收,还不忘一本正经的解释:

    “哥,我找你来真的不是故意胡闹,是有原因的!”

    厉鬼先生淡紫色的瞳孔冷冷的盯着他。

    小崽子被看的有点气弱,他怂怂的摸了摸鼻子,小声的说:“真的,你看你才几天没理我,我头顶的耳朵和尾巴又出来了,但是我发现每次你给我梳完毛以后它们都会消停一会!

    鬼哥,你知道这种关联意味着什么吗?”

    厉鬼先生闻言皱起了眉头,嘶哑的声音缓缓地问:“你确定,和我有关?”

    “错不了!而且你别忘了,我是在搬进来以后才长出的狐狸耳朵,这明显就是受你的影响啊。”

    这么一说,的确是有道理的。

    厉鬼先生不期而然的想到少年在直播时对自己的告白,还有自己满身戾气鬼怪不敢近身,唯独这小崽子一点都不怕自己,难道……

    他注视着庄九析,眼神晦暗不明,低声自语:“难道真是宿命的牵扯吗?”

    “宿命?”庄九析脱口而出:“这么说也对,鬼哥、不,我不能再喊你哥哥了,我应该喊你……”

    似乎怕他说出什么肉麻的称呼,厉鬼先生有一瞬间慌乱,却来不及阻止。

    下一秒,就听庄九析亲切的喊出来:“老祖宗!”

    厉鬼神情凝固:……?

    庄九析欢的说:“你想啊,按照一般起点的套路,我肯定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说不定你就是我第多少辈的老祖宗呢,被困在这栋庄园里,我作为你的九代子孙阴差阳错来到这里就是因为解除你的封印,而你为了报答我……唔唔唔!!”

    为了报答我,成为我的御用金大腿,带我大杀四方驰骋天下……

    最后一句话没说话,已经被禁言了。

    他懵逼的看着自家金大腿,就见厉鬼先生的表情阴沉的可怕,比刚来的时候看起来还要凶。

    庄九析:???

    他又说错什么话了?可这次说的都是有理有据的分析,又不是什么废话,怎么又把鬼给惹毛了?

    真是男鬼心海底针。

    他委屈巴巴的想着。

    但是这次,一向对于很是放纵的厉鬼先生,愣是对这副委屈又可怜的模样无动于衷,视若无睹。

    庄九析憋了一会,还是觉得这样对峙自己太吃亏,他想了想,从旁边拿出纸笔,写下一行字:

    【老祖宗,我错了。】

    然后他就看见鬼哥身上的黑气变本加厉的更浓重了……

    庄九析赶紧改词:【鬼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么喊了!其实我今天喊你来是要给你一个惊喜的,求求你让我表现一下叭QAQ】

    最后还不忘放一个可怜的颜字表情。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说:“你不说话,就已经是最大的惊喜。”

    庄九析:“……”鬼哥你是自闭儿患者吗这么讨厌和人聊天!

    他满脸忿忿。

    好在,厉鬼先生虽是这么说的,但还是把他的禁言解开了。

    庄九析立刻夸张的吐出一口浊气,满脸得到拯救的表情。

    见好就收,还有正事要做呢。

    他从房间里抱出来两个大袋子,放在院子,对着身后满脸疑惑的厉鬼先生一本正经的说:“鬼哥,你对我实在太好,作为一个知恩图报的人类,我思前想后要如何报答你,最后终于想到了办法!”

    厉鬼先生不感兴趣的撩了一下眼皮,算作配合。

    “作为一个人类,我没有办法帮你走出庄园,但是我想到你没有人类的记忆,也没见过人世间的繁华,肯定很遗憾,所以我决定从这个角度来弥补你。”

    庄九析慷慨激昂的道:“岁州已经有五年没有下过雪了,你又只在深夜才会醒来,所以今天我要亲自为你做一次人工降雪!”

    说完,赶紧去看对方的反应。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

    庄九析:“……鬼哥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厉鬼先生淡淡的道:“大概是你自己想看雪吧。”

    庄九析被戳破小心思,还一脸的理直气壮:“我那是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不是你不肯吃我的贡品,我都想把最爱的炸鸡可乐给你上供了呢!”

    “……”

    厉鬼先生沉默了一瞬,慢吞吞的说:“那还是看雪吧。”

    庄九析顿时受不了了:“鬼哥,你这就是偏见,对我、对人类食物的偏见!虽然我第一次做柚子糖翻车了,但是从那以后我苦心钻研厨艺,辛辛苦苦练了两整天,事后为了等你还高烧不退,结果你到现在不仅一口柚子糖没吃过,还始终对我的厨艺抱有成见!”

    说到最后,他已经成功的把自己感动了。

    可惜那一嘴的煤渣味实在令鬼记忆犹新,导致他颠倒黑白的行为最终失败。

    厉鬼先生平静的说:“看雪,或者禁言。”

    庄九析非常识时务的选择了前者。

    他买的是两大袋子造雪剂,打开包装,抱起来就要往大盆里倒,但是想象很美好现在很骨干,庄九析卡在了第一步。

    袋子太重,没能举起来。

    “……”可恶!

    他只能努力的抱起袋子,因为过于用力,还发出无意识的哼唧声。

    突然,酸痛的手臂一轻。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伸手拎起造雪剂的袋子,之轻松,和平时拎起小崽子往外丢时差不多。

    哗啦啦,材料都被倒了出来。

    庄九析羡慕的看着他,问:“鬼哥,我死了以后也能像你这么帅气吗?”

    厉鬼先生淡淡的说:“你死了以后,应该会去投胎。如果无法投胎的话,大概和你之前见过的那些没有神智、只是本能想要吃掉你的小鬼差不多。”

    庄九析严肃的表示:“感谢鬼哥庇佑了我,让我幸免于难。”他果断的放弃了做鬼的打算,继续用人造雪讨金大腿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