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节

作品:《小糖精

    但是……赵津的心头却在发紧,他知道这个男人的恶劣性,想见,等于想害你。

    但是作为秘书,他没有置喙的权利。

    赵秘书心里叹了口气,出门,给庄九析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

    他走回来,脸色古怪,说:“先生,庄九析拒绝了您的邀约。”

    沈云栖眨眨眼,神情颇为无辜,“这就惹毛了?”

    他起身,拿起书桌上的支票,随手签下了一个高额数字,不紧不慢的道:“拿着这个去请他吧,就当是我的赔罪了。”

    说着赔罪,这个恶劣的男人可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完全就是在敷衍孩子。

    赵秘书的表情更加古怪,他迟疑地说:“我的确有提到加钱来安抚他,但是平日里对钱很是看重的人,今天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并且放下狠话,说他与您只是简单地雇佣关系,如果您再逼他,大不了钱不赚了,他也要解除合约……”

    “并且,他已经拉黑了我。”

    “……”看出来了,庄九析这是真的气坏了。

    沈云栖闻言垮下了脸,“啧,怎么这么不禁逗。”

    关键是,他可以暴力把人抓回来,但如果这个时候撕破脸皮,就完全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了。

    而且……

    男人微微眯眼,冷静的思索了一番,得出一个非常微妙的结论。

    那铜钟伤不到人,对庄九析没有危害,只会对鬼有影响,如果厉鬼被激怒要杀了他,在这种危险下庄九析应该直接逃跑的,而不是继续往下住,反而拒绝与他见面。

    除非是他伤到的鬼对于庄九析而言至关重要,才会将他惹毛,甚至是不惜与自己翻脸。

    哇,惊天大瓜呢。

    第27章

    庄九析今天早早的便打开了直播。

    这也就导致友们非常不习惯:【今天怎么没睡懒觉?】

    【庄庄不迟到,爷青结】

    “胡说八道,我是那种天天迟到的人吗?只不过是每天上午都有正事要做罢了!”

    庄九析理直气壮的说:“今天早工作早下播,傍晚下山去采购。”

    【又要坐11路公交下山了。】

    【荣深山还有11路公交经过呢?】

    【没有,11路是个梗,你看11这两个字符像什么……】

    【是庄庄的两条腿hhhhhh】

    【住山上哪里都好就是交通不方便,同情我庄QAQ】

    庄穷穷数了数自己的存款,第一个月的工资加上日常打赏,以及一些外,全部加在一起也有十五万左右了。

    如果是刚来的时候,他肯定会主张自己跑步上下山,大不了没事不下去嘛,但是有钱当然不一样了!

    他沉吟了一下,说:“是时候买个代步工具了。”

    什么?抠门庄舍得花钱了?!

    对此,歹笋们非常积极的提意见:【买车吧,七八万的就够用了。】

    【前面的你醒醒,庄庄只会买两三万的电动小汽车!】

    这么说着,就见庄九析打开手机,在淘宝上输入字:电动……

    该友精神一震,欢欣鼓舞:【我猜对了,果然是电动汽车!】与。熙。彖。对。

    庄九析打出完整的三个字:电动车。

    他点开销量最高的店家进去看了看,顿时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千五百块,这个价格刚刚好。”

    友们:【……】

    这抠门程度,也是没谁了。

    庄九析高高兴兴的下了单。

    一阵铃声突然响起,从玄关处传过来。

    “有客人?”

    大家都很惊讶,这还是直播以来第一次看到有客上门。

    【是来打扫卫生的清洁人员吧?】

    庄九析也是这么想的,他拿着自拍杆走出去,穿过庭院来到大门前,就见赵津站在外面,满脸微笑的与自己示意。

    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很无奈。

    “庄先生。”

    “赵秘书!”

    庄九析走出来,神情还是惊讶,然后是了然,“您是来和我做交接的吗?”

    他有些遗憾的想着。

    【交接是什么意思?】

    【庄庄要离职了?】

    【离开也好吧,换个地方直播我们还支持你,这地方虽然豪华舒适,但一想到背后的大boss是那个人……我就担心。】

    一时间,友都被那句交接炸了出来,弹幕开始刷屏,议论声有好有坏,但总归都是对主播的关心。

    庄九析自己倒是很淡定。

    自从在电话里放下狠话后,他就已经有这种心理准备了,但是庄九析并不后悔,他是很爱财,但是他不会为了钱去伤害对自己万般好的厉鬼先生。

    只不好,搬走以后再想见鬼哥和有鱼,就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当然不是。”

    赵秘书竟给出了否定答案,他拿出一串雪佛兰车钥匙递上来,苦笑着道:“怎么会让你做交接呢,小庄你可真是想多了,昨天不是说那辆蝰蛇抛锚了吗,现在让我又重新给你送来了一辆新车。”

    他顿了顿,加重语气说:“这辆车,绝对不会再出问题了。”

    这就是隐晦的承诺了。

    毕竟所有事大家心知肚明,不需挑明。

    庄九析的神情却淡了下来,语气仍旧客气,这是对赵秘书的尊重,他说:“您把车开回去吧,我驾驶技术不好,自己骑个电动车更安全,谢谢沈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直白的拒绝递到手心里的钱。

    别说弹幕惊讶,连赵秘书都给他的坚决震了一下,不过他的心理素质和应对能力都是极佳的,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和庄九析用言语纠缠,只是笑着说: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放在车库里的,什么时候想开了再用。”

    庄九析也不会想小孩子似的吵着闹着让他开车,只能配合的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总之,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送走赵津之后,庄九析关上大门走进来,余光扫了一眼直播间弹幕,发现不愧是精神病人思维广,一群沙雕已经把话题聊过好几轮了。

    从某不可说的存在,为何会给我们庄庄一个小主播送豪车,是不是有什么恶毒的游戏找上来了;

    再到这辆车究竟值几百万,再到我庄竟如此硬气回拒怕不是个怪物吧!

    最后,大家一致作出总结:某不可说,绝对有大阴谋!

    庄九析也点点头,配合道:“就是就是!”

    【……?】歹笋们严肃的表示:【不要像个复读机似的只会点头,告诉你呢,多防着他点,很危险哒!】

    复读机:“就是就是!”

    -

    闲人山庄,酒会。

    一位金融新贵端着酒杯站在几个朋友旁边,看了看外面的艳阳高照,忍不住低声吐槽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正午时的商务酒会。”

    旁边的伙伴满脸神秘的道:“你觉得葩吗?可偏偏这就是岁州含金量最高、也最难以入场的酒会。”

    一般酒会都是在晚上或周末,方便各界名流在忙完工作后有时间来参加,唯独这里截然不同。

    “因为举办方那位,晚上从不出席各种场所。”

    这几乎是商界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新贵愣了一下,也试探着喊出一个称呼:“沈先生?”

    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顿时露出惊叹的神情,毕竟如果是那位的话,似乎做什么都不显得过分了。

    赵津穿过议论纷纷的人群,很便找到了先生的位置,他看起来正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喝酒,旁边的人纷纷都是想靠近又因畏惧而不敢上前的模样。

    毕竟,沈云栖那古怪的性格,实在令人望而生畏。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红色西装的年轻男人走上前去,突然打了个声招呼:“沈总。”

    “听闻沈总想卖自家祖宅,可惜那可是凶宅,市价肯定要大打折扣的吧。”

    男人说。

    他的话说完,周遭的声音全部停了下来,整个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一群人震惊的看了过来,似乎是都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怎么什么话题都敢聊?

    赵津脸色难看,他认出来了,这是季家刚回国的小公子季围,吃了几碗洋饭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怪不得是个愣头青。

    季围显然是看不惯众人对沈云栖的态度,这个时候还在恶意挑衅:“沈总怎么不说话了?”

    沈云栖靠在沙发上,懒懒的抬了抬眼皮,唇角含着笑意,不见任何动怒的模样,只是慢悠悠的问了一句:“怎么,季小公子想买?”

    “我当然是对凶宅没什么兴趣,只是关心一下沈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