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节

作品:《小糖精

    -

    厉鬼先生解决了庄九析,便再次回到了三楼。

    白有鳞一看见他就往书里钻,大声喊道:“他的问题你不能拿我撒气啊,我是无辜的,我也没有怂恿他!”

    天老爷了,他可不认识这煞星是来找自己聊天的。

    毕竟能把这疯子气得半死,还能安安全全活下来,不受一点伤害的,只有庄九析那个憨批了。

    他可不行。

    头顶被黑影所笼罩。

    然后……

    厉鬼先生淡淡的问:“庄九析那种毫无逻辑的脑回路是怎么形成的?”

    鬼童想破口大骂,说小爷怎么知道?!

    但现实是,他硬着头皮努力的想啊想,在厉鬼不善的目光,终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他想到了!

    “他平时除了打游戏,就喜欢看那种起点小说!”

    “什么是起点小说?”

    “就是主角开局就有大佬相助,一路大杀四方,然后娶了N个美娇娘走上人生巅峰的……小说。”鬼童越说声音越小。

    因为他感觉到,空气的温度又开始下降了……

    救命……狗比庄九析,来救救你的好大儿!

    这一刻,白有鳞比任何时候都想念那个无耻的憨批。

    好在,温度下降到一个冰点便没有再继续。

    厉鬼先生阴森森的看着他,缓缓地说:“我不喜欢他看这种小说。”

    鬼童战战兢兢的回答:“那我以后多喊他打游戏,不让他有时间看小说?”

    “嗯。”

    得到肯定答案,鬼童终于松了口气。

    但是,那疯鬼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冷着一张脸,不知在想些什么。

    鬼童也不敢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陪着他。

    半晌后厉鬼先生慢吞吞的说:“我想让他看一些,有助于改变他思想的小说。”

    “啊?”

    改变什么思想?

    白有鳞愣住了,他怔怔的抬头,看看厉鬼先生那随时可能会杀人的恐怖模样,再想想他生气的源头,露娜……老婆……突然懂了。

    厉鬼先生说:“你是他的好大儿,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说着,给了他一个温和而鼓励的眼神。

    鬼影消失不见。

    这还是厉鬼第一次对鬼童态度如此之好,完全都是因为他和庄九析的关系。

    但是,鬼童却感觉到一阵浑身发毛,意识到那疯鬼交代的任务,瞬间整张脸都绿了起来。

    淦!

    他只是一个209岁的小鬼而已,为什么要承担这种重任!

    第30章

    清晨,庄九析从睡梦醒来。

    他坐在床上,呆呆地望向窗外,思绪渐渐回笼,昨晚上发生的一切在眼前一帧一帧的浮现,尤其是……

    “咔嚓!”

    手办碎裂的声音。

    “嗷呜!”庄九析抓住头发,发出崩溃的声音,然后拿出手机,发泄性的发出一条微博:“我老婆没了【大哭】【大哭】【大哭】”

    几分钟后,下面已经被几百条留言淹没。

    平日里是没这么多粉丝回复的,架不住今天这个瓜有点太刺激,格外吸引眼球。

    【什么?主播结婚了吗,这是被绿啦?】

    【应该是说的露娜吧,昨天手办不是才到家吗……】

    【摔坏了?】

    庄九析挑了一条铁粉的留言,含泪回复:【都说婆媳不和,我没想到公媳关系也会不和,老婆到家第一天就被打碎了,我完全是敢怒不敢言。】

    以为他被绿的友顿时笑喷了,合着真的是手办,不愧是你,日日夜夜待在凶宅不出门的死宅男庄九析!

    【老爷子接受不了新鲜事物也很正常,下次再买了别让他看见就是了。】

    【三千块呢……那可是我庄的半条命!】

    【呸,你们还安慰他,这渣男看着老婆死在眼前都不敢说话,分明就是妈宝男!】

    【妈宝男!】

    【妈宝男 10086!】

    庄九析:“……”

    他想了想,最后不得不承认,“呜呜呜我好像真的是妈宝男……”

    自此,庄主播有了这么一个搞笑的新外号。

    一整天,他都显得无精打采。

    为此,不少歹笋还特意打赏安慰他:再去买个新的吧,这次别给老爷子看见了!

    庄九析心想,鬼哥不是亲爹,但比亲爹还顽固不化呢。

    而且藏在哪里都容易被找出啊。

    想到这里,庄九析蔫头耷脑的说:“算了,我就是个妈宝男,不敢再买。”

    他自己也在玩这个梗,搞得大家一阵爆笑。

    -

    下午七点,庄九析准时下播。

    他坐在会客厅,伸了个懒腰,准备活动一下筋骨,余光一扫,就见一张一米五的纸片人哒哒哒的走下楼梯,动作相当灵活。

    “大儿,”他朝白有鳞摆了摆手,亲切的呼唤道:“还是我们家有鱼自觉,正好爸爸饿了,去炖条鱼吧。”

    被奴役的鬼童虎着一张脸,说:“炖鱼可以,我要上分,我要上钻石!”

    嗯……学坏容易学好难,白有鳞已经顺利的成为一只瘾游戏鬼了。

    庄九析毫不犹豫的点头,说:“行,爸爸带你上大分!”

    鬼童一脸鄙视,嗤之以鼻:“你自己都是别人带上去的!”

    “废话,这游戏根本不适合我这种二十出头的老年人!”庄九析冷哼一声,道:“我自有别的办法带你上分,你不信就算了,手机没收。”

    鬼童下意识抱紧怀里的手机,一边往厨房走一边骂骂咧咧,“这都是什么不靠谱的玩意儿?”

    一想到那疯鬼交代的任务,他的脑袋就更疼了。

    庄九析明显脑回路不正常,不然也不会一点都没感觉到,厉鬼对他那种微妙的宠溺的本源是什么,他能怎么让对方开窍……

    肯定不能直说。

    万一给吓着了,弄巧成拙,他就真的要死在这疯鬼手里了。

    诶,心里苦。

    白有鳞摇了摇头,从水缸捞出一条活鱼,动作熟练的拍晕,开始做饭。

    好大儿的厨艺都是被渣爹逼出来的。

    完完整整的一条鱼被端上桌,鱼皮香酥,鱼肉鲜嫩软烂,浓郁咸香的汤汁还可以用来拌米饭。

    庄九析吃了两大碗,撑倒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看着旁边的鬼童,情不自禁的感慨:“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不用结婚,就能先得一个便宜大儿。”

    毕竟,他是一个不婚主义者。

    被奴役的便宜儿子鬼童阴沉着一张脸看他,“我……要……上……分!”

    庄九析看儿越看越顺眼,当即豪气万千的表示:“没问题,上号!”

    鬼童:???你来真的?

    他狐疑的打开手机,看看游戏,再看看不靠谱的庄九析,这玩意儿真能带自己赢吗?

    庄九析菜的人神共愤,当然不行。

    但是……

    他点了一个陪玩。

    国服在榜野王,实力带飞。

    别说庄九析这种菜逼,就连白有鳞一局送了三十个人头,都没能阻止这场游戏走上胜利。

    躺狗看着乱杀的野王震惊了,“还能这样,这算不算作弊?”

    “当然不算了,我可是花钱的!”

    庄九析理直气壮的说:“一局游戏就要7块钱,要不是因为你是免费劳动力……啊不,你是我好大儿,我能花这钱?”

    “七块钱一局?那今天打了十局不就是七十元……”

    白有鳞用震惊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死抠门竟然也会为自己花钱。

    游戏那边的组队麦传来野王的声音:“老板,还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