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节

作品:《小糖精

    “打,”庄九析打开组队麦,淡定的说了一句:“继续吧。”

    新一轮游戏又开始了。

    但是,自从知道是花钱找来的陪玩后,白有鳞的心情就很微妙,尤其对面的野王年方十八,声音好听,技术高超……

    鬼童脑海突然闪过他的任务,顿时灵机一动,关上游戏麦,小声的问庄九析:“你觉不觉得,我们这种花钱找人陪玩的行为,挺像是在嫖的……而且还是两个大男人,找了一个小鸭子。”

    “你算什么大男人,最多就是父子一起嫖。”

    庄九析淡定的吐槽了一句,然后一本正经的说:“这当然不算,你要不知道,带飞我们的野王弟弟是技术陪玩,真正的鸭子不是这样的。”

    白有鳞:“那是什么样的?”

    庄九析还真就给他科普了一通:“我知道有一种线下陪玩,不要求技术只要求陪玩弟弟长得好看,金主老板会出机票钱,让他他们坐飞机来到老板所在的城市,在酒店开房陪老板打游戏一夜报酬大几千。”

    说着,竖起大拇指,“这种才是……你懂得!”

    白有鳞脱口而出:“老板男的女的?”

    “有男有女。”

    “那岂不是……”白有鳞小声引导他:“同性恋?”

    庄九析怪的看了他一眼:“本来就是啊,还有女老板点女陪玩呢,在这个时代基佬和蕾丝都已经司空见惯了,而且人们更多的是纸性恋、无性恋,还有我这种钱性恋。”

    懂得还挺多。

    白有鳞沉默了,他发现庄九析这狗比不是一无所知的直男,他什么都懂,但他的脑回路就是一根直管,宁折不弯。

    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的金大腿对他有那种想法。

    任重而道远啊。

    鬼童叹了口气。

    庄九析满脸怪的看着一眼好大儿忧虑重重的模样,有鱼这种咋了,又是问鸭子又是同性恋的?

    今天这个话题,怎么gay里gay气的?

    问完还表情这么沉重。

    庄九析不动声色的继续打游戏,但是脑筋已经开动了。

    等到晚上十点,游戏结束,白有鳞被迫回三楼,庄九析立刻将手机一扔,站在外面就小声的喊道:“鬼哥!鬼哥出事了!”

    厉鬼先生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浮现,面容沉郁,静静地注视着他。

    小崽子是半点没有记恨杀老婆之仇,颇有点妈宝男的意思在,这个时候立刻颠颠的蹭过去。

    他还表情严肃,语气紧张的告诉对方:“鬼哥,你知道吗,我那好大儿今天突然问我关于同性恋的问题!”

    厉鬼先生正欲抚摸他脑袋的动作一僵,男人若无其事的将手收回去,声音不自然的低下来:“然后呢?”

    庄九析叹了口气,一副忧虑重重的样子,说:“不太乐观,有鱼可能是个小基佬。”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哦。”

    庄九析看看他事不关己的样子,又摇了摇头,继续叹气:“算了,你也不懂这些,我还是去和我大儿谈谈吧。”

    说着,便要上楼。

    厉鬼先生注视着他的背影,紫眸深深,晦暗不清,突然开口问道:“如果他的确是,你该怎么办?”

    庄九析回过头来,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先确定他是一时兴起的错觉,还是认真的啊,最多就是关心一下他的心理健康,至于其他的……”

    “他爱搞基就搞基吧,反正是只鬼,不管老婆是男是女,他都不用生孩子,还挺方便。”

    越说,越觉得自己是个开明的家长。

    庄九析喜滋滋的走上楼。

    身后的鬼影一晃,消失不见。

    -

    鬼童正在三楼的角落里打坐,突然感觉阴气森森,立刻警惕起来,很就见到不速之客出现,是那疯鬼。

    白有鳞脱口而出:“这任务我得慢慢来,不能急……”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他现在怀疑你是基佬。”

    白有鳞一脑门问号:???

    什么玩意儿这是,关他什么事!

    “我不是啊!”

    没想到任务没完成,自己的清白还被污蔑了,鬼童气的跳起来就要去找庄九析理论。

    厉鬼先生一只手就把他压了过去,低头,紫瞳幽幽的看着他,以陈述的口吻冷冷的说:“你是。”

    “我……”

    鬼童刚想反驳,突然感受到他恐怖的气息,顿时一噎,含泪应下:“好吧,我是。”

    厉鬼先生这才放过了他,淡淡的说:“将计就计。”

    嘎吱。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

    厉鬼先生的黑影在同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无痕迹。

    紧接着,庄九析探头,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小声嘀咕道:“儿啊,爸爸感觉遭遇鬼打墙了,明明是三层楼梯,我足足走了六圈才上来,这房子里是不是还有别的鬼在恶搞我啊。”

    ……是你的鬼哥在搞你吧。

    鬼童面无表情的说:“让你鬼哥收拾他们。”

    “嗯,言之有理,不过你的表情怎么这么难看?”庄九析关切的看着便宜大儿的脸色,试探着问道:“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可以和我说说。”

    “……有,”

    白有鳞磨了磨牙,忍住打死他的冲动,还要勉强挤出一副笑容,说:“你那里有没有关于同性的书籍啊……”

    闻言,庄九析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严肃的表示:“有有有!有鱼别怕,爸爸现在就给你问问!”

    他说完,拿出手机在二次元群里发了一条:“大家有没有什么耽美站推荐?不是我看,是我儿子,他想验证一下自己是不是基佬。”

    群里瞬间被刷屏:

    ?

    ???

    ?????

    “神特么儿子,大哥你自己才二十出头吧!”

    “庄庄,你去晋江看看吧。”

    “去什么晋江,去海棠啊!链接我私发给你,这个绝对管用,立刻让你意识到自己的性向!”

    最后一个姑娘手速极,唰的一下就把海棠的链接私发给了庄九析。

    庄九析道谢一声,然后在有鱼旁边正襟危坐,一副要做学术研究的正经姿态,说:“来,咱们一起看看,学习学习。”

    有鱼本来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也被他这副正经姿态所感染了,不自觉的坐好,低头,认真的看向手机屏幕。

    然后,庄九析点开了链接。

    伴随着该站的大loge出现,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篇篇小说,五花八门,上面的关键词分别都是一些什么……

    双性¥%……大奶#¥%总受#¥%肉@##¥¥%娇软小美人@#¥%榨干@¥¥%

    学术研究父子组的表情,齐刷刷的凝固了。

    这些东西,怎么看起来不怎么正经呢?

    父子俩对视一眼,都有相同的想法,然后庄九析迟疑的点开了一篇,伴随着慢悠悠的加载,内容终于进入视野。

    一分钟后

    房间内出现干呕不止的声音。

    庄九析被掰弯第一步,直接开始恐同了。

    第31章

    昏暗的房间内,气氛沉默到压抑,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鬼影悄无声息的浮现,没有听到小崽子叽叽喳喳的声音,他莫名有些不适应,困惑的目光四下一扫,眉头皱的更深。

    就见庄九析与白有鳞分别坐在图书馆的一角,两个隔得远远的,神情却是如出一辙的呆滞,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厉鬼先生立刻朝少年走去。

    庄九析感受到有东西在接近,竟本能的向后缩了一下,随即意识到来客的身份,立刻伸手抓住了厉鬼的手,满脸崩溃的大喊:

    “鬼哥,基佬的世界太可怕了!!!”

    厉鬼先生正欲将人抱在怀仔细检查,闻言动作僵住,“……?”

    庄九析痛心疾首的大骂:“白有鱼,你自己和同类玩什么ntr、露出、还有什么人体改造我不管,你就算给自己改造出一对大胸也是你自己的事!

    但是你辣到我的眼睛,我就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突然,庄九析手里的屏幕因为他的动作干扰而亮了起来,男人无意间低头看了一眼,一连串污染眼球的字瞬间映入眼帘。

    厉鬼先生:“……………………”

    “鬼哥别看!”

    庄九析一声哀嚎,将手机丢了出去,抓住他的手,相当戏精的控诉:“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我就应该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不婚不育不要孩子,不仅亲生的不能有,这种半路捡来的更可怕啊!”

    远处,白有鳞被这几个词汇刺激的脸部狰狞,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一句话:“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我不是基佬我不是变态,我不是基佬我不是变态,我不是……”

    咳。

    厉鬼先生当然知道,他移开视线,伸手拍了拍庄九析的肩膀,慢吞吞的安慰道:“没事,经此一役,他应该会改正性向的。”

    好大儿风评被害,敢怒不敢言,只能含泪配合道:“没错,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喜欢男人了!那都是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