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节

作品:《小糖精

    变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白有鳞立刻闭嘴装死。

    好在,变态总算不再逼他装基,引导庄九析走向弯路了。

    嗯……

    厉鬼先生看着小崽子恐同的模样,眼眸闪过几不可察的忧色,随即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总归……以后徐徐图之吧。

    -

    直播的一大特色,就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主播每天的变化。

    比如前段时间,庄九析乐的像个小傻逼,这两天又开始精神恍惚的梦游。

    【庄庄最近一直心不在焉的……】

    【老婆没了,心情悲痛多正常啊!就算是妈宝男也会想老婆滴~】

    【所以说庄啊你就不适合找女朋友,配个男朋友不香吗?】

    男朋友……

    庄九析看见这三个字,瞬间表情都微妙起来,“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搞男男cp?”

    【???】

    【新人问一下,这主播恐同吗?那我就不刷耽美KY了】

    【他以前还好啊,虽然一直说自己是直男,但也没有制止过大家拿着方面调侃他的。】

    “想聊就聊吧,”庄九析深深的看了一眼主播间,意味深长的说:“你们高兴就好。”

    友顿时一阵:???

    【我怎么感觉他像是关爱弱智的眼神?】

    【我也get到了,还带点怜悯……】

    是的,庄九析现在一想起某花卉站的小说,再看这种刷男男cp的人,就感觉她们……真是重口味啊!

    相比之下,自己都变得小清新起来了呢。

    不再执着于这个重口味的话题,庄九析一手拿着自拍杆,另一只手抱着自己心爱的小平板,哒哒的往楼上走去,随口说道:“都深秋了,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我们今天坐在上面看风景吧,正好我想想新漫画的题材。”

    友也调侃:【你最近上楼的次数很多啊。】

    庄九析一本正经的说:“以前不带你们上来,是因为里面有鬼,怕吓到你们。”

    友反问:【你现在不怕鬼了?】

    相处久了,庄九析也没有最初那种措辞谨慎小心的顾忌了,他笑嘻嘻的答了一句:“当然是因为现在都是鬼怕我了啊。”

    弹幕上一群人都在刷:【吹牛逼上税谢谢!】

    呸!

    庄九析鄙视的看着他们,心想你们懂个毛,哥的经历要是展现出来,能震惊全世界!

    说到这里,他突然灵光一闪,既然如此,为什么就不画一个灵异题材的漫画呢?

    “现代都市灵异神怪,感觉可以有啊!”

    庄九析顿时来了精神。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拿出电子笔,在屏幕上勾勒出灵活的线条,不知道别人准备漫画前期的习惯,但是他每次都要先确定好人设。

    主角,是一个拥有八块腹肌,肩宽腰细大长腿的大帅比。

    庄九析大概的画出草稿人形,还着重的描绘了腹肌的形状,然后在旁边写上名字:

    ——庄貔貅。

    又帅又是人物上有创作者的缩影。”

    嗯……因为有“缩影”的缘故,导致接下来在剧情设定上,他完全就是思如泉涌、灵感大爆发,安排的非常顺利。

    故事的开头,庄貔貅在穷困潦倒之际,继承了来自远方祖爷爷的遗产,三千万与一栋房子。

    但是他想完全拥有遗产,必须要完成三件事,第一件就是获得房子的认可。

    房子就是房子,怎么认可人类?

    庄貔貅怀着这种疑惑走进老房子,发现这里到处都是蜘蛛与垃圾,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就在他想要跑路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被打晕过去。

    再次醒来,主角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四处明亮整洁,宛若天堂。

    他走出卧室,震惊的看着一个身穿小礼服的正太正在勤勤恳恳的打扫房间。

    正太是房灵,身高一米五,模样精致,缺点:极度洁癖,属性:田螺,爱好:打扫房间做家务,特长:做饭。

    设定一出来,弹幕全都在高呼好家伙。

    【好家伙好家伙,这分明就是给自己找了个免费劳动力啊!】

    【现在出去雇一个收拾家务的阿姨,月薪都要五千呢,他就这么平白得到了?】

    夜晚下播之后,鬼童好的凑上来看他画画,一看见房灵的人设整个人都炸毛了,扑上来就要和庄九析拼命:“你内涵谁呢!”

    “庄九析这告诉我,这只会收拾房间做饭的蠢货奴隶,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诶?真的吗?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别急别急,你站过来,我对比一下。”

    庄九析一脸惊讶,举起平板,放在白有鳞旁边,做了个对比。

    屏幕上房灵小正太穿着黑白相间的小礼服,前面还有一个草莓围兜,手持锅铲面带笑容,旁边还有兴奋的桃心,上面写着:“我最喜欢做饭啦!”

    现实,白有鳞穿着一米五的纸片衣服,黑白相间的小礼服,上面还围着庄九析给他准备的小围兜,双手叉腰,瞪着眼睛,表情愤怒,仿佛还能看见他头顶上的旁白:

    【一个心不甘情不愿被奴役的好大儿。】

    庄九析发出一声爆笑:“哈哈哈哈哈儿子我真的没注意,可能是画的时候灵感爆发,不小心就把你代入进去了吧!”

    白有鳞冷笑一声,说:“你尽管得意吧,反正这种纯粹意淫毫无故事性的作品肯定会扑街的。”

    话不好听,但是庄九析却陷入了沉思,“你说的有道理。”

    一般来说,一个故事会在开头给主角设置难题,这样获得好处时才会有得来不易的爽感,如果全剧都是一帆风顺,反而会枯燥乏味。

    “我得设定一个反派大boss……”

    “什么反派?”

    身后传来一声嘶哑沉淡的嗓音。

    庄九析转头,看着朝这边走来的黑影,“鬼哥!”

    厉鬼先生每上前一步,身上的阴气便会让周遭更加寒冷入骨,寻常人稍被波及到都会产生恐惧的心理,时间久了还会心理崩溃至癫狂。

    这不是他刻意造成的,而是他这种级别的厉鬼自带的效果。

    不受控制。

    庄九析看着他,却突然眼前一亮,说道:“鬼哥,我发现你就很适合做我漫画的反派大佬,像我这种小菜鸡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初次见面肯定就被你一根手指打成重伤了!”

    哇,想想与厉鬼先生初几见面时那种恐怖的感受,他就感觉非常有感觉。

    厉鬼先生微微皱眉,以一种陈述事实的口吻说:“我不会伤你。”

    “我当然知道了!”

    庄九析对此毫不怀疑,他没心没肺的说:“没关系,可以作为反派的原型在漫画里出场,肯定会人气大爆的,怎么样鬼哥,你不会介意吧。”

    提起自己的作品,他的表情愈发的鲜活动人。

    厉鬼先生的神情慢慢柔和下来,淡淡的说:“你喜欢,便这么做吧。”

    他想,或许不逼小崽子,就这么一直下去也很好。

    总归,他在他的心目,会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好,就这么决定了!”

    一想起接下来的剧情,庄九析就激动不已,他跳起来准备继续往下画,突然感觉头顶一热,紧接着伴随着“扑棱”一声……

    少年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他转头,透过玻璃窗,映出自己头顶的一对狐耳,或许是因为憋得太久好不容易得到放风的时间,身后那条蓬松的尾巴还上下甩来甩去,格外激动。

    厉鬼先生慢吞吞的补刀:“你的裤子,后面裂开了。”

    “我知道……”庄九析虚弱地说,“他每次冒出来,那里都会裂开,我已经缝过好多次了。”

    “不穿开裆裤,是我最后的底线。”

    白有鳞幽幽的说:“不买新裤子的抠门,才是你最后的底线吧。”

    “裤子缝缝就能穿,买还那么多有什么用?“庄九析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我还有备用的,鬼哥你等我一下,我觉得咱们要好好谈谈。”

    “……好。”

    厉鬼先生看着他往外跑的背影,那条从尾椎处向外蔓延的火红色尾巴,还在无忧无虑的甩来甩去,他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其实你如果将自己这副模样画到漫画,应该会很受欢迎。”

    庄九析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回头,炸毛的大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会有这么一天的!”

    别问,问就是要脸。

    -

    换好新裤子,又将大尾巴从上面掏出来,庄九析这才舒服许多。

    他气势汹汹的上楼,盘腿,坐在地上,还不忘将尾巴抱在怀里防止它乱动,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厉鬼先生,说:“鬼哥,我需要你的帮助!”

    厉鬼先生挑了挑眉,似有所察,问:“你想控制住你的异变?”

    “对,我想试试能不能锻炼出来操控他们的能力,”庄九析粗暴的捏了捏滚烫酥痒的耳朵,“一般来说,都是我情绪过于激动的时候他们才会跳出来,我想试试我情绪稳定的话,能不能将他们收回去。”

    厉鬼先生在旁边,有助于他心情稳定。

    男人上前,握住他削瘦的手腕,将其从耳朵上拽了下来,阻止他对自己施暴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