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节

作品:《小糖精

    第32章

    赵津叹气,语重心长的说:“小庄,你怎么能在直播间说这种话呢,每一天的录像,平台都会寄到公司的,这下就算是我也没办法了。”

    庄九析:“……我以为你们不是很重视直播,是我太天真了。”

    留下这么一个把柄,铁骨铮铮庄九析立刻变成缺理小怂包,好在理智尚留,他想了想,垂头丧气的问:

    “那沈先生那边什么态度?要扣钱,还是辞退?这是我自己的工作失误,我可以承担后果。”

    赵津咳嗽了一声,问:“先生问你,上次说的牌位做好了没有。”

    “做好了!”

    庄九析立刻道:“我现在就拿下来,让你带回去。”

    赵秘书严肃的说:“你去洗个澡收拾一下,一会跟我去一趟,亲自把牌位交给先生,方显诚意。”

    “……行吧。”庄九析自知理亏,也不再抗拒这类话题,悻悻的答应了下来。

    赵津看着他回房间的背影,不忍的移开视线,多好的孩子啊,可惜遇到他家先生这种自导自演钓鱼执法的神经病。

    可怜小庄怕是到底也不知道沈云栖有多无耻,为了把人骗过去,竟然还狡诈的引导孩子犯错……

    人渣啊人渣!

    他摇了摇头,还是拿出手机打过去电话,低声汇报:“先生,办妥了。”

    电话那头,沈云栖显然毫不意外,完全是胜券在握。

    男人懒洋洋的说:“把他给我收拾干净,别像上次,弄得像个难民营逃出来的似的,太伤眼。”

    赵津嘴角一抽,心想这都是什么王八蛋,但语速还是非常平静的应了下来:“好的,先生。”

    -

    庄九析刚洗完澡,就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响声,他穿着浴袍,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渍一边往外走,疑惑的四下一看,就见客厅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群忙碌的工作人员。

    为首的男人打扮颇为时尚,就是脸色都有些泛白,时不时疑神疑鬼的左右看看,似乎是忌惮凶宅的威名,眉宇间都带着一股焦躁。

    一看到庄九析,他顿时眼睛放光,激动的高呼一声:“庄先生出来了,,大家赶紧上!”

    大家一拥而上。

    庄九析被吓了一跳,连逃跑都没来得及,就被摁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紧接着就听为首的男人在喊:

    “小A给他吹头发,小B给他剪指甲!”

    “C!小C把他的不规则眉毛修一修!”

    “赶紧把人收拾好了,咱们就能早点出去了,这里阴森森的,吓死活人!”

    庄九析:???

    当事人并无发言权。

    这边一群人吹头发修眉毛,那边的工作人员已经架着一排排衣服送进了他的衣柜,还不忘将他以前的旧衣服全部叠好,放在最底层。

    赵秘书亲切且温柔的对他说:“小庄,以后不要穿旧衣服了,先生吩咐过,你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和我说就好。”

    嗯……至于难民营这种原话,他就不转达了。

    庄九析被收拾的焕然一新,头发剪短露出饱满的额头,穿上一件柔软亲肤的米色毛衣,再加上他晕头转向的模样,显得整个人乖到呆呆的样子。

    他晕头转向的跟着走出去,大脑暂时无法思考,只能呆呆地回了一句:“我在背地里那么骂他,他还对我这么好……”

    难不成上次铜钟的事情,真的误会活菩萨了不成?

    怀着这种心思,他跟着赵秘书来到了沈云栖的居所,一处不大不小却风景适宜的别院。

    一群道士手持罗盘,正神情严肃的在庭院转来转去。

    “玄静道长。”

    赵津对着为首的道士打了个声招呼,“今日也劳烦您了。”

    玄静道长放下罗盘,脸上的神情却是愈发凝重,他缓缓的道:“赵秘书,这别院内的确有很重的阴气,沈先生如果不愿搬离的话,最好是请他本人下来配合我们的驱邪仪式,效果更佳。”

    赵秘书嘴角一抽,说:“好,我会转达的。”

    庄九析跟在他的身后,走进庭院后的小楼,他好的东张西望,却只看到了古香古色的家具与一些精美的瓷瓶,“赵秘书,沈先生这里也闹鬼吗?”

    可是,他分明一点阴气也没嗅到啊。

    和荣深庄园完全不一样。

    赵津没说话,直接按下电梯,带他上楼。

    现在已是深秋,阴沉的天气寒冷的风,庄九析一上顶楼就被冻得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还没来得及发表些感想,一抬头就瞧见了远处的玻璃茶室。

    赵津招呼他走进来。

    玻璃门隔绝了外面的寒风,室内一片温暖。

    沈云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修长的大手端着茶杯,悠闲自在的欣赏着外面的风景。

    每次见到这人,都能刷新庄九析对“享受”二字的认知。

    听到开门声,男人转过头来,一双紫罗兰般的眼眸含笑看着庄九析,目光上下一打量着,微微挑眉:“不错,今天看起来总算有点人样了。”

    庄九析:“……”这是人话吗?怎么就不能学学你的老祖宗我鬼哥,那么靠谱点呢!

    不得不说,沈云栖和厉鬼先生是真的模样相似,但是气质天壤之别。

    厉鬼先生虽然阴郁冷漠,但是庄九析总能嗅到一丝安全感,再看沈云栖,他的容颜美的带着一股攻击性,连笑着的模样都有一股薄情寡义的味道在其。

    庄九析从书包拿出一个牌位,放在他的旁边,绷着脸说:“沈先生,这是说好给您做的,丑了点,但好在是我的一片心意,想来您也不会介意。”

    先用话堵死这老王八,省得他挑剔自己的作品!

    难得的,沈云栖眼角上挑,扫了一眼那坑坑洼洼的木牌,竟真的没有开口讽刺,反而笑意吟吟的评价了一句:“字写得不错。”

    一旁的赵秘书看不下去了,隐晦的转移话题,将玄静道长的话转达了过来,“他说想驱邪的话,最多是您亲自下去配合,效果会更好。”

    可惜,沈云栖对此完全兴致缺缺,他坐在沙发上,一双含笑的紫眸仍旧眨都不眨的看着庄九析,眸流光溢彩,似在打什么鬼主意,然后懒洋洋的将这个皮球甩给了眼前的少年:

    “小庄,你说呢?”

    庄九析装傻:“说什么?”

    沈云栖摩擦着手腕上的佛珠,笑眯眯的问:“玄静道长一片好意前来驱邪,可惜今天太冷,我不想下去,你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庄九析无语的看着他,还有真人懒成这样啊,把怕冷说的理直气壮。

    如果可以,他想说,干脆让几位道长上来给你驱邪算了。

    沈云栖在他开口前,悠悠的补充了一句:“主意出的好,那你在直播间做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庄九析到了嘴边的话,话锋一转直接变成:“好办啊沈先生,把牌位送下去,让他代您配合道长们驱邪不就得了吗!

    这年头,既然有滴滴打车、有滴滴代钓,那出一个滴滴代驱邪也不算什么吧?”

    赵秘书嘴角一抽,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庄九析,仿佛在说你这主意可真够馊的。

    但是,这个主意却正好对上沈云栖这种离经叛道老王八的胃口,他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笑着说,对赵津说:“听见了没,告诉他们,选个小道士抱着我的牌位驱邪,嗯……一次十万怎么样?”

    赵秘书委婉的表示:“这不是钱的问题,只怕玄静道长会觉得您在侮辱他。”

    “我去!”

    嘹亮的嗓音突然响起,庄九析一把抱起牌位,慷慨激昂的表示:“沈先生对我有再造之恩,是我心目的活菩萨,这牌位上同样付诸了我的心血,不用麻烦道士了,我亲自抱着下去驱邪!”

    还不忘对着沈云栖补充了一句:“沈先生,报酬记得现结。”

    说完,就抱着牌位下去了,走路带风,来去匆匆,速度之,生怕有人跟他抢这笔买卖。

    赵秘书:“…………”

    再看活菩萨,被人赚走了十万块钱,此时竟在沙发上笑的东倒西歪,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

    不多时,别院就出现了这样一幕场景。

    沈云栖坐在玻璃茶室,悠闲地喝着茶,时不时低头向下瞧一眼,就见那漂亮少年顶着寒风抱着牌位站在庭院,被一群道士包围在其……驱邪。

    庄九析昂首挺胸,姿势笔直,眼眸发亮,恨不能连眼睛都变成金钱的形状。

    沈云栖撑着下颌看着兴致勃勃,悠悠地说:“你瞧他卖力挣钱的样子多可爱。”

    赵津看了看活人牌位,再看看抱着牌位不放手、犹如在抱金砖的庄九析,心想他真是瞎操心。

    也就只有庄九析这种葩,能够在先生这种喜怒无常的疯狗面前活的风生水起了。

    沈云栖是真关心他的乐源泉,眼看驱邪时间一点点过去,还不忘将沙发上的外套丢给赵津,懒洋洋的吩咐道:“告诉他们,驱的差不多就得了,别把我们小庄和我的牌位给冻坏了。”

    赵秘书嘴角抽了抽,还是配合的接过外套下楼了。

    驱邪仪式进行了三十分钟。

    道士们舞刀弄剑累得满头大汗,庄九析抱着牌位站在原地,本应是冻得瑟瑟发抖,但是一想到每分钟大约一千多元,他就……热血沸腾!

    要不是道长不让他动,庄九析简直恨不能抱着牌位亲两眼,然后围着大家跳一段热舞。

    钢管舞也行。

    但不能动,也阻挡不了他那颗激动的心情,庄九析看着满头大汗的道长们,还不忘关切问候:“大家辛苦了啊!”

    “道长累了吧,歇会再继续啊,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

    “不用担心我,我还可以再站一个小时!”

    他一激动,不仅不冷,简直都要浑身燥热起来了。

    赵秘书一下来就听到了他的声音,顿时一头黑线。他赶紧上前制止,嗯……怕庄九析没冻死,再把道长们给气死。

    “先生说可以了,各位也先进屋休息一下吧。”

    赵津与玄静道长交谈几句,又将外套递给庄九析,没好气的说:“穿上吧,别冻着了。”

    “不冷不冷,”庄九析乖巧穿好,一股淡淡的檀香气息窜入鼻尖,他仔细嗅了嗅,应该是沈云栖身上的味道。

    再一摸口袋,一张银行卡拿了出来。

    赵秘书淡淡的说:“给你的报酬。”

    “谢谢赵哥,谢谢沈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