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节

作品:《小糖精

    于是第二天一清早,他一改懒散的性子,冒着寒风骑着电动车去山下买饭,回来就开始查资料,画画,直播营业!

    按照往常的惯例起码还要拖一周才能更新的内容,庄九析只用了三个小时便全部搞定,发到星漫站进行更新。

    发出去后,他打开后台看了一眼,才发现上个月的订阅与打赏加在一起,竟然有小三万。

    “这么多?”

    庄九析有些受宠若惊,“最近好像也没发现,这本数据的确不错了。”

    虽然反派性别揭露后大家情绪明显低落,但是后续情节跟上,很便吸引了读者的注意力,再加上有新的流量不断加入,使得他这本漫画一直在首页的推荐位没有下去过。

    想到这里,心情顿时大好。

    他打开直播,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便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因为是被分在生活区的主播,所以在直播内容上没有限制,友们也更习惯看他做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和大家互动,所以气氛一直都很好。

    【庄庄休息了好多天,我都怀疑是去和榜一约会了】

    【不过这都午了今天怎么没见榜一上线?约会三天直接分手吧……我房子塌了?】

    “榜一姐姐今天有事没空上线。”庄九析解释说。

    他不说还好,一说大家更微妙起来:【你怎么知道她有事?】

    【你们私下有深层次联系哦】

    【榜一姐姐?以前都是喊大佬或者爸爸的,我靠直接认证是姐姐了???】

    庄九析:“……”

    眼看说漏嘴,他只能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我们来打游戏吧,今天带粉,吃鸡四排。”

    【别人打游戏都是带粉,你打游戏是粉带你吧……】

    【来三个吃鸡大神,带到我们的菜鸡主播啊!】

    【我不会打游戏,要不我给你点个游戏陪玩?】

    歹笋们不愧是歹笋,说话一个比一个笋。

    不过,庄九析把游戏组队链接发到粉丝群里,一秒钟内队伍直接就满了。

    损归损,大家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庄九析发出一声冷哼:“我就知道。”

    午休闲时分,大家打了几把游戏,虽然主播很菜,架不住歹笋们个个都是吃鸡高手,最后竟然玩的都很愉悦。

    庄九析爽的乐不思蜀,情不自禁的感慨道:“早知道你们游戏都打得这么好,我之前就不天天抱着榜一姐姐的腿求带带了,随便发了个链接到群里,那不是成堆的工具人吗?”

    工具人歹笋们:【……你要点脸,你是个主播,这合适吗?】

    榜一:【……】

    庄九析正欲回嘴,就瞧见榜一上线了,顿时精神一振,根本不管其他喊着游戏还开不开的队友,直接把人全部踢出队伍。

    他清了清嗓子,声音温柔:“姐姐你回来啦,我刚打开游戏就看见你了,你累不累啊,不累的话一起打两把啊?如果太累就算了,正好我买了新书,念给你听啊。”

    被无情踢出队伍的粉丝们:???

    直播间前的友们:?????

    主播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突然一副出轨被抓还小意温柔求原谅的德行?

    榜一回了一个微妙的笑脸,慢吞吞的发来一行字:【还好,不是那么累,我一想到还有你在等我,就觉得还可以再坚持坚持。】

    庄九析忍不住叹气,多么坚强的小姐姐啊!

    -

    晚上 直播结束后

    “庄九析你差不多得了!”

    白有鳞看着他捧着手机,钻研着明天怎么哄榜一开心的样子就来气,怒吼道:“什么患癌,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你真是被美色迷了心,这女的绝对什么病都没有,就是准备搞你呢!”

    “别胡说!”

    庄九析鄙视的看着他,义正言辞的说:“我榜一小姐姐人美心善,性格坚强乐观,而且还激励着我不断奋斗,这是什么人间小天使?也只有你会污者见污!”

    白有鳞气急败坏:“呸!你等着翻车吧!我绝对不信会有这么简单!”

    庄九析也幼稚的呸了回去:“我还真就不信了,就算我榜一姐姐现在说想让我做赘婿,我二话不说就上门,从此以后你就得朝她喊小妈,你怕不怕?”

    白有鳞:“……”

    他不说话了。

    庄九析笑嘻嘻,一副胜利的架势:“怕了吧?”

    白有鳞:“……”

    他还是不说话,只是盯着庄九析身后看了几秒,然后默默地低下头,一点点像旁边挪步。

    庄九析疑惑的一转身,与阴气森森的厉鬼先生打了个照面,顿时吓了一跳:“鬼……鬼哥?”

    厉鬼先生满身黑雾,煞气冲天,幽幽的注视着他,重复道:“赘婿?上门?”

    庄九析被现场抓包,顿时气势一怂,小声的解释:“我就是……就是吓唬有鱼而已,我要是找老婆肯定要经过鬼哥的同意对不对?”

    厉鬼先生慢吞吞的问:“如果每个人我都不同意呢?”

    小崽子干脆利落的回答:“那我就一辈子不婚不育了,这有什么?”

    鬼哥这恶公公真是难搞。小崽子刚对榜一姐姐升起的那点小心思,就被他掐灭了火苗,整个人都蔫了。

    这就是拥有金大腿的代价吗?

    那他可能是无cp里的男主角,在金大腿的加持下事业有成,但注孤一生?

    这么一想,好像也行。

    庄九析在心里暗暗嘀咕。

    厉鬼先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记住你说的话。”

    “记住了记住了,”庄九析松了口气,赶紧上前拉住他的衣袖,软声软气的哄道:“鬼哥我跟你说,我以你为原型写的那个角色,现在人气可高了……我就知道,我鬼哥的性格放在纸片人里那绝对是top啊!”

    厉鬼先生不置可否:“是吗。”

    “当然了!”庄九析为了力证反派人气高,甚至不惜举例:“我之前虐了一把反派,他们好多人嚷着不想看了,而且还有很多人喜欢吃主角和反派的cp,你说厉不厉害。”

    “主角和反派的CP……?”

    厉鬼先生隐约跟他们学会了cp的意思,男人的紫眸微动,似不敢确定他的意思,只能定定的注视着他,轻声问:“我记得,主角的原型是你自己。”

    庄九析还没察觉到异样,也是对这个现状感觉很有趣:“对啊,他们觉得这两个人设很般配,还觉得反派对主角是真爱,我笑了,这算什么爱情,鬼哥对我比反派对主角可好多了!”

    他喜滋滋的炫耀道。

    厉鬼先生注视着小崽子充满笑容的模样,冰冷的目光逐渐温和下来,他抬头,摸了摸他的头顶,不知为何,心底一片柔软。

    不想再生那个榜一的气了。

    小崽子是不是已经开窍了呢,甚至都开始拿那个CP来暗示他。

    想到这里,厉鬼的唇角弯起浅淡的笑意。

    白有鳞在远处悄悄地看着,越看越觉得头皮发麻,他忍不住挠了挠头,心想这疯鬼高兴个P,要是他知道庄九析所说的cp是因为反派是被性转的女性……

    哇,刺激!

    “这也太太太刺激了吧……”一想到两个人在鸡同鸭讲,好大儿就倒抽一口凉气,小声嘀咕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这疯鬼不会真的一时想不开,冲动的把人给办了吧?”

    要这后爹,还是要榜一小姐姐那种小妈?

    他个人是喜欢要个温柔无害的小妈的。

    但是现在看来……估计有一个凶悍恐怖的疯鬼做后爹的概率更高。

    毕竟得癌症的温柔小妈,可是打不过这疯鬼的。

    说不定疯鬼受了刺激还会直接把小妈掐死在他野爹面前呢?

    啧啧啧。

    “白有鱼,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远处传来庄九析欢的声音,全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还在朝自己的好大儿招手,高声喊道:“来来来,爸爸现在要打开后院大门了,你也一起来!”

    什么?

    白有鱼心想,这后门一打开,万一疯鬼真的有机会变成人了,那你可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野爹!

    第39章

    后院与前院之间,有一堵高高的墙。

    因为有厉鬼先生陪伴在身边,庄九析这才敢走过来,他举起手电筒细细的打量着,墙壁厚重布满灰尘,砖块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这好像不是近几年镶嵌的,起码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他分析道。

    鬼童说:“我在世的那个时代没有这堵墙,但是我十几年前我醒来的时候,这堵墙就已经存在很久了。”

    “也就是说,这堵墙大概是最近两百年内修建的,不是白家,就是后来的沈家。”

    庄九析突然想到:“有鱼,你醒来之后没有查过你家后来的情况吗?”

    白有鳞死时才八岁,显然是贵族家庭的小少爷,一觉醒来却已经物是人非,他突然开始担心好大儿的心情了。

    但是鬼童自己却显得很淡漠,他注视着前面的墙壁平静的说:“有什么好查的,两百年过去了,总归再辉煌的家庭、再亲密的家人也都尘归尘土归土的。”

    庄九析被这番话震惊到了,顿时对他另眼相看:“好大儿,你比我想象的要通达的多……”

    厉鬼先生慢吞吞的告诉他:“白有鱼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疯狂大吵大闹,先喊爹再喊娘,得知死了两百年后又对着沈家撒气,大骂他们死的活该,肯定是他们害死了白家才夺得了自己的房子。”

    他顿了顿,补充道:“吵了足足七天。”

    白有鳞:“……”

    庄九析好的问:“为什么是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