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节

作品:《小糖精

    第41章

    铺天盖地的森冷气息将庄九析覆盖在其,少年倒在厉鬼的怀,伴随着脖颈处的刺痛感,他的眼睛无意识的放大,唇色慢慢泛白,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打着寒颤。

    与此同时,受到心情的影响,头顶的狐耳悄无声息的长出来,身后蓬松的大尾巴紧绷成一条直线,长毛炸成刺猬的模样。

    他紧张的抓住鬼影的黑袍,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鬼……鬼哥……”

    不知是不是错觉,周遭的温度似乎在缓慢上升。

    紧接着,厉鬼松开了对他脖颈的钳制,一只冰冷的大手缓缓地抚上少年头顶的狐耳,轻轻揉捏。

    似乎是安抚的意味。

    冰冰凉凉的温度让滚烫的狐耳舒服的抖了抖,小崽子下意识的将脑袋往厉鬼的怀拱了拱。

    等等!

    他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一僵,随即唰的往后退了退,打开灯,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厉鬼,小心的问:“鬼哥?你现在清醒点了吗?”

    一直都很清醒的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小崽子没有得到回应,继续试探:“你现在心情怎么样,有没有杀戮的欲望?”

    “有,而且很重。”

    小崽子立刻脸色大变,坏了,这还是没有神智的鬼哥,怪不得还会咬人呢!

    厉鬼先生看穿他的想法,将喇叭丢过去,淡淡的说:“听了一个星期的赘婿,就算神智不清晰,也被你喊醒了。”

    “咳,原来你恢复意识了啊!”

    庄九析摸了摸脖颈,还能感觉到那近乎撕咬留下来的痕迹,因为心虚也不敢和对方算账,最后眼珠一动,义正言辞的控诉:“你都清醒了为什么不早点回来?不知道我和有鱼都很担心你吗!”

    他越说越觉得是这个道理,愣是将自己说出了一脸委屈:“这些天我们父子俩吃不好喝不好,一睁开就是担心你会不会出事,你一回来不是吓我就是咬我……”

    小崽子得寸进尺。

    但不知为何,听到后来厉鬼先生的神情有些微妙,他看着庄九析委屈如怨夫的模样,本是冷漠的神情竟慢慢柔和了几分,最后还好脾气的解释道:

    “这几日我在后院,零零散散的看到了很多画面。”

    庄九析一愣,也顾不上倒打一耙的事情,赶紧关心的问:“鬼哥你都看到了什么,有没有记起自己是谁?”

    不等少年着急,厉鬼先生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了他的眉间。

    庄九析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紧接着便是不受控制的跟随着男人的步调走进了一个时间长廊,眼前浮现出现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儿童。

    那孩子跑出小楼,他也不受控制的跟上去,很便随着对方的脚步来到了后院。

    这里似乎是庄园尚未破败前的景致,树木茂盛假山延绵,远处甚至还能隐约看到温泉的景色。

    他向前走去,看到的是一扇碧色的大门,那似乎是用上等的好玉雕琢而成,晶莹透明不含任何杂质,但是下一秒却有惨叫声传来。

    与此同时,透明的碧玉大门泼上了一片血色,鲜红艳丽,咄咄逼人。

    庄九析吓了一跳,“这……这是十几年前那场灭门惨案的现场吗?”

    他的声音,自然传不到其他人的耳朵里去。

    嘭——!

    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他看到一个男人倒在了玉门上,胸口还插着一把匕首,他还没死,只是身体大片大片的向外涌着鲜血,他低着头,奄奄一息的喘着粗气。

    很,另一个现代衣着的男人背对着庄九析走到受害者面前,他弯下腰,没有动手,却死死地攥住拳头,紧张又激动的催促道:“点、二哥你点啊,把刀拔出来再刺进去!”

    “别忘了,只有自杀而且是死在玉门前,这献祭才有效果的!”

    “为了我们的家族繁盛,也为了你的子孙后代,二哥……二哥你还等什么呢,动手啊!”

    “动手啊!”

    一群男男女女的声音异口同声的响起。

    庄九析骇然发现,不知何时两侧竟站着一群成年男人,他们都是狂热的盯着自杀的“二哥”,一遍又一遍的催促着他……动手。

    杀死自己。

    那位“二哥”发出疼痛的呜咽声,却也像是着了魔一般,艰难的伸出手来握住匕首,用力到青筋迸出。

    庄九析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耳边,是锋刃刺入心脏的声音,结局显然已经注定了。

    男人死了。

    四周一片狂欢,甚至还有喜极而泣的声音。

    庄九析睁开眼睛看着这一幕,他虽然看不到这些人的长相,却可以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狂热而神经质的表现。

    疯了吧……

    他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童稚的声音,在这种狂热的环境下显得异常平静:“又死了一个。”

    是那个引领他走进后院的儿童在说话!

    庄九析诧异的看向那孩子。

    与此同时,看完整个过程的儿童也转过头来,露出了一双淡紫色的眼眸,他似乎察觉到了庄九析的存在,唇角竟慢慢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无声的问:

    ——好看吗?

    庄九析的意识慢慢消散。

    再睁眼,已经回到了现实。

    他呼出一口气,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背,才发现竟惊出了一身冷汗,不是因为那狂热的献祭,而是……

    最后那个冷静到可怕的孩童。

    现在回忆起孩童的模样,他都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鬼哥,那孩子是谁?是你吗?”

    厉鬼先生显然也是看完全过程的,他说:“绝大部分是这个孩子的视角,还有一部分是其他人的,但是在进入记忆长河时,只有他会感觉到我们的存在。”

    只是一段记忆,竟然也会有这种反应。

    这个孩子到底是谁?

    庄九析想了想,说:“我觉得这个孩子就算不是你,也肯定是和你有密切关系的人。鬼哥,你看到他时有什么感觉吗?”

    ……感觉?

    厉鬼先生说:“厌恶,我极度厌恶他的笑脸,甚至有一种毁灭的欲望。”

    他说出这样极端的话,态度却仍旧平静的近乎冷漠,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展示情绪。

    庄九析吓了一跳,还是头一次见到鬼哥有这么极端的情绪,他探出脑袋,战战兢兢的问:“那鬼哥看见我呢?”

    厉鬼先生垂眸,注视着小崽子战战兢兢的模样,淡淡的说:“想用绳子绑起来,狠狠地打一顿。”

    小崽子滋溜钻进了被窝里,生怕挨揍,连脑袋都埋了进去,只剩下一条火红色的大尾巴留在外面,甩来甩去。

    厉鬼先生的唇角微翘,伸手,拉了拉尾巴,淡淡的提醒:“没藏好。”

    小崽子唰的一下将尾巴也收了回去。

    他倒是不怕鬼哥打他,可他怕鬼哥狂犬病再发病跑来咬他啊!

    咬脖子圈地盘这种行为……怪怪的。

    -

    第二天一清早,庄九析睡醒之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青紫色的牙印历历在目,仿佛是在宣示主权。

    他摸了摸,越看越觉得别扭,又说不出的哪里不对。

    “朋友用时方恨少啊。”

    想起同好群里给他发“海棠”址的损友,庄九析还是谨慎的选择放弃咨询他们,拿出手机,纠结片刻,他点开了榜一的头像。

    庄九析:【榜一姐姐早上好。】

    凌晨六点钟,天蒙蒙亮,富婆却秒回了一个笑脸。

    庄九析得到回应,顿时来了勇气,他说:【姐姐,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你……】

    【你说。】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基友,比我爹对我都好,我还经常将他戏称是我的精神爸爸,这是前情提要!】

    【他对我很好,就是管的特别严,不喜欢我买露娜老婆的手办,也不许我在外面交朋友,当然这种态度我都可以理解,封建大家长嘛,我在家时,亲爹也是这幅德行,生怕我在外面被带坏了。】

    【我一直觉得是那种大家长式的严厉,还带有点基友间的占有欲,毕竟他只有我这一个朋友了,不过……他最近的占有欲好像有点太强了?】

    榜一小姐姐冷静且直击重点的问了一句:【所以他最近对你做了什么?】

    庄九析:【我一个朋友开玩笑咬了我一口,他得知后很吃醋的咬了我很久……感觉怪怪的。】

    这个时候,庄九析只是隐约感觉到不对劲,心里一个劲的犯嘀咕,却又一时半会说不好。

    就在这时,榜一反问了一句:【你第一个朋友也咬了你,你觉得怪吗?】

    庄九析愣住了。

    原白星咬他的时候,他好像只觉得对方很沙雕,到时没觉得很别扭?

    -

    沈云栖撑着下颌,漫不经心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对话。

    “那只大鬼果然是对他动机不纯。”

    他想起庄九析手腕上被刻意改造后的手串,带着一股挑衅的意味,仿佛是鬼怪在宣示主权,男人冷笑一声,悠悠的说道:“可惜了,我是不会让他这么察觉到你的心思的。”

    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个时候如果点醒了庄九析,那么即便他现在很抗拒,长期纠缠下来也很容易心态软化。

    这个时候再蠢的人也不会帮情敌助攻的。

    于是,沈云栖慢悠悠的用几句话偷换了概念,仗着“榜一姐姐”知心人的身份,顺利的给庄九析进行了一遍洗脑。

    【你那个好朋友,只是占有欲太强,应该没有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