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节

作品:《小糖精

    电话那头传来手机被丢出去的声音,紧接着是庄九析遥远的抓狂声:“根本就没有什么榜一小姐姐,全他妈是假的,假的啊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又是人体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声音,可以想象得到庄九析发现真相之后那震撼的心情,以及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故。

    最后,是电话挂断的声音,关于那边庄九析恋被骗发现真相的现场回馈,就此断开。

    “先生,出什么事了!”

    赵秘书等人听到声音闯了进来,就见沈云栖粗暴的将输液针拔了出来,模样看起来比之前还要恐怖。

    嗯,之前是心情糟糕,现在和庄九析聊完之后直接切换到失恋模式了。

    沈疯子头一次阴沟翻船,还是自己亲自掉马。

    第46章

    庄九析又做梦了。

    梦里,他从榜一小姐姐的微信那边听到了沈云栖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

    他吓得把手机都摔了出去,然后整个人惊恐之下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脸着地摔出一脸血。

    疼到眼前发黑,热泪盈眶,他无助的呻吟着,突然感觉到头顶被黑影所笼罩。

    少年懵懂的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厉鬼先生苍白阴郁的面容。

    “鬼哥!”

    庄九析抓住他的黑袍,抱住他的大腿,呜呜呜的哭了出来,试图寻找安慰:“我跟你说沈云栖那个王八蛋太恶毒了,他竟然装成患有绝症的小姑娘来骗我,他欺骗我的感情——!”

    厉鬼先生伸出大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男人嘶哑的嗓音平静的问了一句:“沈云栖?是这样吗?”

    什么?

    庄九析疑惑的抬起脑袋,对上了男人含笑的紫眸,他看见厉鬼先生冷漠的脸上慢慢弯起唇角,那笑容缓缓扩大,泛着一股神经质的气息,诡异到了极致。

    他低低的一笑,说:“你在找我吗?”

    ——!!!

    沈云栖!

    庄九析嗷了一声,连滚带爬的往楼上跑去,惊恐的大喊:“有鱼!有鱼!好大儿来救我,鬼哥变成沈云栖了!”

    他推开图书室的门,就见远处的鬼童慢慢回过头来,露出一张混血浓颜的面容,紫幽幽的瞳孔注视着他,微微一笑,“你在找我?”

    “怎么哪里都是沈云栖!”

    庄九析发出一声惨叫,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一睁眼,对上漆黑的房间,他喘着粗气慢慢冷静了下来,“是梦……是梦……吓死我了!”

    他余魂未定的摸了摸发痛的脑袋,突然神情凝固,不是梦。

    应该说前半段不是梦,后半段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温柔正能量而且非常壕的榜一小姐姐,那都是沈云栖假扮的。

    假的……假的……假的……

    怪不得会做噩梦。

    他现在真的有种全世界都是沈云栖的恐惧感。

    庄九析打开卧室的灯,浑浑噩噩的穿上衣服站起来,没看到鬼哥,他就径直走上电梯直奔三楼,推门走进图书馆,幽幽的喊了一声:“好大儿……”

    鬼童正在奋力打游戏,听到这鬼魅的声音吓得手机都丢出去了,惊恐的看着他,脱口而出:“你怎么比鬼还吓人?”

    庄九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儿啊,爸爸需要你。”

    -

    半个小时后,会客厅的灯光明亮,一片温暖。

    刚洗完澡的庄九析坐在地毯上,他穿着浴衣,认真的给尾巴梳毛,伴随着唰唰的声音,一缕缕火红色的狐毛落在地上,很又被收拾好珍惜的放在盒子里。

    他低着头,脑袋上还挂着一只纸片人,巴掌大的鬼童举起和自己身体差不多大小的梳子,奋力的在给狐耳梳毛。

    梳啊梳啊。

    很,那些细碎的狐耳就填满了一个小盒子。

    “可以了!”

    庄九析出声,将盒子放好,说:“爱子,下来歇歇吧。”

    纸片人累得满头大汗,闻言身体一松,很一张轻飘飘的小纸片便自由垂体,落在了地毯上。

    白有鳞瘫成了纸片饼,瞪着眼睛,一动不动,气若游丝的问:“你收集自己的狐毛到底干什么用……”

    “防变态。”庄九析虎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说:“他敢来,我就和他同归于尽!”

    白有鳞:……?

    他这野爹又在发什么疯?

    庄九析当然不能说自己是恋被骗到怀疑人生了,他只能发泄性的发出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最后用力的抱紧怀里的狐毛盒,从而得到了些许的安全感。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在这个狡诈阴险的时间,只有沈云栖的过敏源能给他带来些许安慰了。

    滴滴

    大半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兴致缺缺的拿出来看了两眼,打定主意要是老王八还敢来骚扰他,那就同归于尽!

    可惜不是沈云栖。

    【原大师:狐狸弟弟,我偷到宝贝了,来接我!!!】

    然后是一个地址。

    庄九析精神一振,点开看了一眼,就在山下。

    顾不上抑郁,他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大喊道:“有鱼看家,我去接人!”

    临走前,还不忘捎上自己的狐毛盒,免得又是老王八设好的陷阱。

    好在,这次他成功的在山下接到了原白星。

    两个人高高兴兴的回到了庄园里。

    “冻死我了!”

    原大师将一块宝玉递给他,高高兴兴的说:“你随身戴着它,就不受后院的磁场影响了。”

    庄九析接过宝玉,面露欣喜,直接道:“那还等什么,走啊,咱们俩现在就去后院找族谱!”

    “走走走!”

    两个憨憨一拍即合,深更半夜兴高采烈的直奔后院而去。

    门推开了,他们俩在后院赚了一圈,的确没受到磁场影响,可惜也没找到族谱。

    因为十几年没打开的后院,根本没电。

    “……”

    俩人对视一眼,同时陷入了沉默。

    为什么这么简单地问题,谁也没想到?

    “来都来了……”庄九析找到了一个手电筒,“咱们四处逛逛吧!”

    原白星怪的看着他,说:“你怎么这么急,而且看起来怪怪的。”

    庄九析:“……”

    有些话不能和好大儿说,但是和好基友是可以说的,于是他们俩一边在后院里四处闲逛,庄九析一边将恋遇上大变态的事情讲给了他听。

    “你说说,他这是人干事吗?”

    他气愤不已,咬牙切齿的骂道:“这老王八也是绝了,竟然连装绝症都想得出来,我现在想想之前在满庭芳看戏时被人咬了耳朵,估计也是他干的!”

    “等我帮鬼哥找到变成人的办法,绝对饶不了他!”

    “……哦,这样啊。”原白星露出微妙的表情。

    庄九析狐疑的转头,看着他,问:“你为什么是这副反应?你不觉得他做的很过分吗?”

    原白星当然不能告诉他,这个绝症骗人的手法是自己做的,于是他眨了眨眼,若无其事的道:“是很人渣啊,不过这也都是因为爱你,我说你实在不行就把他纳入后宫吧!”

    “妄想!”

    庄九析暴怒,“这种变态我是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也没有很变态……吧……”

    原白星这句话没说完,两个人又一次走到了佛堂前,紧接着一股玄妙的波动打了过来,他们只觉得眼前一晃,然后就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眼前的景象已然大不相同。

    庄九析看着一片繁华的后院,冷静的说:“这是我之前看过的梦,十几年前的沈家。”

    “我们被带到梦里来了?”原白星也显得很诧异。

    两个人走进佛堂,没有看见人,却只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空盒子,庄九析立刻便认了出来,是之前沈云栖拿出来的那一个。

    那这次……是接着上次的梦往下走的剧情吗?

    “啊——!”

    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他们立刻跑了出去,紧接着便嗅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佛堂外的庭院倒下了一个男人,他的心脏处在流血,瞪大了眼睛,发出咯咯的声音。

    而拿着手术刀的少女一边哭着一边向外跑去,似乎连自己都没办法接受刚才的行为。

    这个人……

    “这个人应该就是沈云栖推动他姐姐要杀死的人,不是他爸爸就是他大伯。”

    庄九析评价,他忍着对死人的恐惧,蹲下身体仔细看了两眼,忍不住怪,这个男人的眼睛是黑色的。

    不是紫色。

    但是沈家姐姐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杀死路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