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节

作品:《小糖精

    这份荣誉,简直可以写进他们庄家的族谱了好吗?

    可惜,他日常都因为双排被庄九析坑到绝望,偏偏下次还嘴贱的邀请他一起玩。

    庄九析以为自己就是最坑的人了,没想到今天还能更刷新下限的存在,幸亏他没答应一起打游戏,避免了一场厄运。

    “好大儿啊……你保重吧。”

    抱着这种感慨,他闭上眼睛,惬意的进入了梦乡。

    -

    啪嗒。

    纸片庄熟练的爬上椅子、跳上桌子,顺着无面铜像身后的洞口钻了进去,往前一跃!

    小纸片轻飘飘的落到了一张大手。

    庄九析就知道厉鬼先生肯定不会让他摔倒,他高高兴兴的站在男人的掌心,跳起来和对方打招呼:“鬼哥鬼哥鬼哥!”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伸手,抖了抖小崽子身上的灰尘,淡淡的道:“别吵。”

    或许是有一晚上的缓冲,导致他现在终于可以正常面对,出现在自己梦境的小庄真身了。

    纸片庄闻言露出不满的神情,痛心疾首的控诉道:

    “鬼哥,自从上次我们一起进入沈云栖的梦境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你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竟然表现的这么冷漠,你对得起我吗!”

    “我不会有事的,”厉鬼先生说的很平静,但是唇角却不由得微微上弯,然后在小崽子发现之前又迅速落下来,免得被他发现又一通好得意。

    他轻描淡写的说:“只是临时被困在了地下而已。”

    “是上不去了吗?”

    纸片庄从男人的大手跳下来,小短腿灵活的在地面上蹦了两下,好的朝隧道深处走去,“那里面有什么啊?”

    一只大手拎起了他的小脑袋,将纸片人放回到怀。

    厉鬼先生嘶哑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危险。”

    啪叽。

    纸片庄被迫趴在了男人的手掌,尾巴甩了甩,然后努力的抱住厉鬼先生的大拇指向上攀爬,来到他肩膀的位置上,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总喜欢坐在我的肩膀上,而不是在掌心里了。”

    原来是因为位置高可以免遭“迫害”。

    这样就可以不被厉鬼先生拎起来蹂躏啦!

    厉鬼先生想起了以前的相处画面,如今幼稚的梦境还被当事人抓住,他的神情不由一僵。

    好在,小崽子没有继续得寸进尺。

    他坐在男人的肩膀上,两条小腿悠闲地晃来晃去,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说:“我记得以前赵秘书说过地下不能去;有鱼也说过,那些厉鬼突然逃到后院或者地下就被束缚住,所以地下到底有什么,会这么危险?”

    “是沉睡的邪神。”

    厉鬼先生看了一眼隧道的深处,紫眸幽沉,他说:“邪神的力量在扩散,最初那些被献祭的鬼魂会被困在离他最近的地下,后来蔓延到后院,最后是前院,整个山庄如今都在他的力量笼罩其。”

    “那接下来呢?”

    “如果不能找到诅咒石将他镇压,那么总有一天,他会扩散到整座山谷,甚至是更远的地方。”

    到时候,不止是山谷,甚至一座鬼城、一个鬼国、鬼界都有可能会出现。与。熙。彖。对。

    庄九析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问:“那你找到诅咒石了吗?”

    厉鬼先生缓缓地摇头。

    找不到。

    “我也找不到,”庄九析叹了口气,说:“我最后的线索,就是沈云栖将石头丢进了池塘,后来他到底捞上来了没有,还是其他人拿走,就不得而知了。”

    他从男人的肩膀上滑下来,像是坐滑梯那般悠闲乐,完全没有变小的纠结,反而乐在其。

    最后,盘腿坐在男人的大手上,抬着头,仰视着那张阴郁平静、波澜不惊的面孔,问:“那鬼哥,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厉鬼先生垂眸看着掌心的纸片人,这一刻,小崽子看起来亮晶晶的,仿佛在发光似的,给这片黑暗带来了无限光芒。

    他从被困在这里开始,心态就一直很平静,他早已习惯这种束缚在黑暗的状态,自然不会觉得孤寂。

    但是这一刻,看到小崽子守在自己身边时,男人却莫名觉得……

    或许,他之前也是孤寂的,只是自己并未察觉出来。

    “你不需要为我做什么,”

    厉鬼先生伸手,戳了戳他的脑袋,轻声的问:“你的工作忙的怎么样,最近有没有摸鱼划水,漫画更新了吗?”

    庄九析:“……”

    厉鬼先生一看他这副哑口无言的样子,就一定断定小崽子不务正业了,他淡淡的说:“既然没有,那今天就在梦里画画吧。”

    “梦里……怎么画啊?”

    纸片庄的身体瞧瞧后移,同时眼珠乱转,然后迅速找了个方向跳下来企图逃跑!

    下一秒,就被大手拎起来,按回去。

    厉鬼先生在自己的梦境编制出一盏灯,一张纸与一支笔,幽幽的烛火映出他阴沉沉的表情,命令道:

    “现在就开始画。”

    庄九析崩溃的抱头,“为什么做梦也要工作啊啊啊啊!”

    鬼哥你现在这副样子,爹味太重了好吗!

    一支笔粗暴的塞进了纸片人的手,让他无处挣扎。

    庄九析含泪握住画笔,在爹系金大腿的监工下,被迫在梦画起了漫画。

    -

    第二天醒来,他还有一种腰酸背痛手脚无力地错觉感。

    庄九析浑浑噩噩的爬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坐在书桌前开始埋头苦画。

    因为有梦里的第一遍打底,导致他画出来时格外流畅,根本不需要动脑子。

    于是,读者惊悚的发现,日常拖更装死的作者大大竟然提前更新了漫画!

    【我怀疑新一话里面有刀片,不然不可能更的这么】

    【笑死,我赌主角死了。】

    【主角死不大可能,我还是觉得可能反派boss死翘翘了。】

    庄九析看着留言,面无表情的心想,没有,反派不仅没死,而且最后两段根本没有出场。

    因为他是在鬼哥的注视下画的,哪里敢让对方知道,他把以厉鬼先生为原型的反派性转成御姐了呢?

    诶。

    直播告一段落,庄九析还因为做贼心虚而心事重重,等他反应过来时,好像一整天都没见到原白星。

    嗯?

    大师哪去了?

    他在小楼找了一圈,然后从二楼深处的卧室隐约听到了聊天的声音……

    -

    原白星受到要挟,含泪供出好基友最近的日常。

    “是的,他那个鬼哥消失了,小庄最近都在想办法,要不是给那个鬼哥牵绊,他早就跑路了。”

    电话那头沈云栖轻笑一声,泛着一股冷意:“是吗。”

    原白星叹了口气,劝道:“沈总,作为爱情大师,我秉着自己的职业操守劝劝你,不要再吃醋了,你再醋下去估计连人都要醋跑了得不偿失啊。”

    沈云栖闻言沉默了一瞬,然后悠悠的问:“那原大师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原白星毫不犹豫的说:“您应该适当地示弱!”

    “比如?”

    “比如先答应小庄,你来做小,让他的鬼哥做正房!”

    原大师毫不犹豫的说:“沈总,相信我,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抗得住这种小意温柔的姿态,谁说做小老婆就一定是屈辱的?自古以来正房都得大度隐忍,小老婆才是最受宠的,你就做小老婆,妥妥的能挽回他的心!”

    沈云栖的声音一瞬间就冷了下来:“原大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沈总,你别威胁我了,我这都是为你好啊!”

    原白星捶胸顿足,懊悔不已:“早知道我就不帮你骗小庄了,谁知道小庄那么可爱啊,恋装绝症这一招我自己用肯定效果更好,哪像现在还要被你要挟……”

    咔嚓。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

    原大师吓了一跳,一回头,就对上了脸色漆黑的庄九析。

    庄九析深吸一口气,重复道:“恋装绝症?”

    “你教他的?”

    “原大白,你等死吧!!!”

    第51章

    继沈云栖因嫉妒吃醋而说漏嘴后,现在又出现了原白星嗓门过大暴露幕后主使的行为。

    #论掉马的千万种姿势#

    庄九析身上除了穷比特质,似乎还有一种名为“只要在我方圆百里你们都会降智#的buff。

    此后几天,做贼心虚的原大师都在伏低做小。

    “庄庄,我陪你去后院找东西啊~”

    “狐狸弟弟你看,这是我刚从山下买来的炸鸡可乐,我们一起吃饭吧!”

    “我已经把房间都打扫干净了,你忙你的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