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节

作品:《小糖精

    在原白星自觉充当保姆、外卖员、苦力等职位的几天后,庄九析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了几分,他看了一眼对方,淡淡的道:“知道错了?”

    “知道了!”

    原白星显然有丰富的认错经验,立刻站直身体保证态度,一口气说出八百字检讨小论。

    庄九析哼了一声,看起来余怒未消,但态度已经好了很多,他看了一眼夜幕下的窗外,说:“那今天就由你来做饭吧,我带着有鱼出去采购一番,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原大师非常自觉,“保证做好晚饭!”

    鬼童在旁边都看的震惊了。

    以前怎么不知道,他那狗爹不仅会欺负鬼,连猫都能驯服呢?

    然后他就被庄九析捞起来放在口袋里,跟着爸爸一起出门了。

    -

    庄九析一如既往骑着电动车下山的。

    深秋的季节,寒风呼啸垂在脸上如同刀刮般的疼痛,他裹好风衣,眼都不眨一下,直接一口气开下去。

    口袋里的好大儿刚一探头,就差点被吹飞了,赶紧用手抓住他的衣服,然后艰难的大喊:“这么冷的天你还要骑电动车,又不是没钱,换辆汽车你能死啊!”

    庄九析也不甘示弱的吼回去:“你懂什么,买汽车还得学驾驶,又费钱又费时间,哪里像我的电动小车车这么稳健!”

    白有鳞一张嘴就被灌进去好大一口风,顿时气的翻了个白眼,攥紧口袋里不说话了。

    抠死你算了!

    好在这种折磨并没有维持太久。

    庄九析将电动车停在超市门口,进去采购了一番零食,往外走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先生,你好。”

    白有鳞愣了一下,本以为是原白星在山上太寂寞打过来的电话,但是随着庄九析与对方的话题深入,他的表情也渐渐古怪起来。

    因为他听到庄九析淡定的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一句:“你放心,我会把他骗出去的,嗯,我有办法。”

    “当然了,你也要按照我说的做,不然肯定没效果。”

    他挂断了电话。

    白有鳞迟疑的问了一句:“你在和谁说话?”

    “原墨月,原大师的格格。”

    庄九析低头,笑眯眯的对他说:“我们一起给原白星一个惊喜怎么样?”

    “……”

    白有鳞被他的笑容吓的不轻,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眼神惊疑不定,甚至有些怀疑人生。

    “你真的是我的狗爹吗,不是被什么人附身了吧?”

    庄九析分明是个缺心眼的憨憨,怎么会笑的这么可怕!

    “我当然是你爹,”庄九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在模仿沈云栖的模样来恐吓白有鳞,他冷哼道:

    “原白星这个兔崽子,竟然和老王八联合起来一起坑我,装妹骗我恋也就算了,现在还和老王八报告我的一举一动,看我怎么给他准备惊喜的。”

    最重要的是,原白星这个祸害再留在家里,日日给沈云栖打小报告也就算了,庄九析最怕他给自己洗脑,让他开后宫……

    如此祸害,还想掰弯他,决不能留!

    庄九析这么想着,走进了旁边的宠物店。

    不多时,他拎着一个小巧的购物袋走了出来。

    回家。

    原大师已经做好了晚饭,非常丰盛,分别是小鸡炖蘑菇、葱香排骨与红烧牛肉方便面。

    是的,三碗面。

    这已经是原白星能烹饪的极限了!

    庄九析坐下来吃了一口,又非常给面子的喝了口汤,“挺好吃的。”

    原白星瞬间就高兴起来:“我就知道,我这厨艺可是和我爸爸学的!”

    两个人乐乐的吃起来。

    白有鳞已经不忍心看他那副傻乎乎的样子了,这傻猫还不知道,这完全就是最后的晚餐啊……

    和原白星一比,连庄九析都变得腹黑阴险起来了。

    他们吃过晚饭,庄九析难得的没有去洗漱睡觉,又是和他们一起打起游戏,甚至打到深夜,最后三个人在骂骂咧咧筋疲力尽的倒在了椅子上。

    原白星输的满脸呆滞,分不清东西南北。

    庄九析拍了拍原大师的肩膀,宽慰道:“去洗个澡吧,浴缸里的水我都帮你放好了。”

    “哦……”

    原白星浑浑噩噩的站起来,被他扶着走进卧室。

    只剩下白有鳞坐在原地,他早已忘记最初的纠结,完全沉浸在掉分的痛苦,有气无力的说:“打了一晚上,一颗星星没增加,反而被坑的掉了段位……我可太难了。”

    “喵呜——!”

    一声猫咪的惨叫突然响彻云霄。

    鬼童吓了一跳,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他看向卧室的方向,突然想到了瞳孔,瞳孔骤然收缩,出事了?!

    他这么想着,突然听到踏踏踏的脚步声,紧接着便见庄九析拎着一个宠物箱走了出来。

    那箱子里,已经多了一只湿漉漉的大白猫。

    而庄九析却是衣着整洁,面含笑容,仿佛是蹂躏过小猫咪的衣冠禽兽斯败类,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成功了。”

    好可怕!

    鬼童给他吓得露出惊恐的表情,眼睁睁看着庄九析拎着猫箱走出大门,他还在震撼的喃喃自语:“我靠……狗爹到底对原白星做了什么?”

    “这还是我爹吗,不是给鬼附身了吧,好可怕啊……我现在逃命还来不来得及……”

    这一刻,他的脑海浮现出无数种虐猫的画面。

    是抽鞭子……还是打断猫腿?

    他越脑补越害怕,赶紧穿上纸片衣服跟上去,远远地,便瞧见大门外的两个人正在对话。

    夜幕之下寒风簌簌,两个人的面容晦暗不清,显得异常神秘。

    猫箱从庄九析的手里,交易到了原墨月的手。

    远远地,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似乎还能听到庄九析的笑声,他说:“放心吧,他现在好无力气,完全不会反抗你。”

    ——果然是把腿打断了吧!

    白有鳞都被吓尿了,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看。

    原墨月冷冷地问:“你确定对他有效?”

    “当然,你可以打开箱子亲自验货。”

    两个人仿佛是在进行什么不法交易,意味深长的打哑谜。

    不多时,原墨月打开了箱子,将湿漉漉的大白猫捞了出来。

    下一秒,原白星似乎嗅到了什么气息,不仅没有惊恐反抗,反而是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喵~”

    又娇又嗲,然后整只猫都腻在了原墨月的怀,拼命的蹭来蹭去。

    活像一直小媚娃。

    验货成功。

    原墨月点点头,说:“你在需要我的帮忙时,随时打那个电话。”

    “没问题。”

    庄九析目送他们远去,关上门,走进来,一抬眼就见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白有鳞。

    鬼童惊恐的看着他,一边颤抖的后退,一边战战兢兢的解释:“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不要杀鬼灭口啊……我发誓、我发誓你还是我的好爸爸,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

    庄九析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他,淡淡的道:“是吗。”

    “是的,是的!”

    白有鳞拼命点头,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彩虹屁来讨好他,生怕被这个夺舍了他爹的恐怖厉鬼给弄死。

    庄九析忍住唇角的笑意,享受着好大儿的伺候,直到逗够了才放过对方,他沉吟片刻,说:“既然如此,那就留你一命吧。”

    白有鳞放松的吐出一口气。

    他跟在新爹后面鞍前马后,眼看对方要离开了,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所以……您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让原白星如此听话的?”

    庄九析微微驻足,回头,朝他一笑,说:“猫薄荷。”

    白有鳞:……???

    “我在原白星的洗澡水里泡上了猫薄荷,让他神志不清的化成原型,再装进箱子里遣返到原墨月手里。

    哦对了,我还让原墨月来之前洗了个澡,全身上下都泡过了猫薄荷,效果相当的好~”

    他说完,轻飘飘的走了。

    白有鳞低头,在手机上搜了一下:

    猫薄荷,俗称猫春天的药,一种会让猫情难自控、飘飘欲仙的植物。

    “……”

    没有打断手脚,也没有什么恐怖的行为,他就是单纯的用一包猫薄荷套路了原白星而已!

    靠,根本没有什么恐怖大佬夺舍庄九析,这也不是什么新爹,还是他那个憨批又缺德的狗爹啊!!!

    白有鳞想到自己刚才战战兢兢讨好对方的没出息模样,顿时脸都绿了。

    淦!

    -

    庄九析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前还不忘给沈云栖发过去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