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节

作品:《小糖精

    白有鳞的乐情绪瞬间烟消云散了。

    他傻眼的看着庄九析,崩溃的问:“不是说只给你鬼哥做的饭吗?”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语未发,只是鬼影在悄无声息的散去,假装从未出现过。

    庄九析淡定的说:“做多了,人人有份,白有鱼不吃饭就禁止下楼,鬼哥敢跑我就把榜一姐姐领回家。”

    厉鬼先生尚未消散的鬼影一僵,然后慢吞吞的又凝实了,如幽魂般一点点飘到餐厅里,坐下,等待用餐。

    白有鳞怨念的看着他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心里骂了一句耙耳朵,但最后还是含泪跟着坐在餐桌上。

    庄九析端来四碗拌面,一人一碗,一家四口,就这么齐全了。

    厉鬼先生看着小崽子面前的那碗饭,面露异色,“你自己也要吃?”

    “当然了,不然我饿着吗,还是你觉得我在故意下毒害死你们三个?”庄九析怒目相视,义正言辞的说:“我是真心有好好做饭,要和你们分享美食的!”

    他说着,端起碗就要先吃第一口,以证清白。

    面条夹起来,还没放进嘴里就已经被拦下。

    厉鬼先生将筷子接过来,面容沉着,语气冷静:“我来试吃第一口。”

    这意思仿佛是在说你是肉体凡胎,会吃死的,我是鬼我来试毒,反正不会再死一次了。

    庄九析面露动容,“鬼哥……”

    “我也来吃。”

    女鬼阿叶也夹起一口,坚定的说:“今天的饭是我陪您一起做的,我相信父亲。”

    “好,不愧是我闺女,贴心小棉袄!”庄九析大声赞赏,转头看向白有鳞,“儿啊,你呢?”

    白有鳞:“……”

    他被赶鸭子上架,只能硬着头皮也夹起一口,面露悲壮之色,“我、我也来一口就是了……”

    三只鬼,同时吃下第一口。

    嚼了嚼。

    “呕——!”

    “Yue————!!!”

    “水水水!给我水!”白有鳞的惨叫声响起,他连滚带爬的往外跑,最后一把抓住饮水机,埋头苦灌起来。

    “呕……”

    因为嘴里的味儿太冲,他喝了一口,又全部吐了出来。

    阿叶更惨,坐在椅子上一阵神经抽搐,想吐吐不出来,只能不停地晃脑袋打冷战,俨然一副痴呆的模样。

    庄九析默默地看向厉鬼先生。

    男人放下筷子,闭上眼睛一言不发,看起来意志力相当坚定,只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双手握拳青筋迸出,不知忍了多久,才听他嘶哑的嗓音勉强挤出来一句:

    “你以后不要再去厨房了。”

    厉鬼先生真是好涵养。

    小崽子感慨了一句,还得寸进尺的凑上前去,盯着他的表情仔仔细细的看来看去,最后关心的问道:“鬼哥,这味儿持久不,能不能坚持到明天早晨?”

    厉鬼先生睁开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庄九析看了看男人焦灼的手腕,平静的说:“你昨晚去杀沈云栖了吧,能走出结界也不告诉我,还自己偷偷去,是不是?”

    “你在生气?”那毒药似的雪碧拌面都没能让厉鬼先生皱眉,如今面对情绪难以捉摸的庄九析,他却拧起眉头,认真的解释:“我不想让你负担一条人命,人类不同于鬼怪,你会被道德观束缚。”

    庄九析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大概也就是鬼哥的优点了,他永远不会口是心非,即便是提前做了什么,当你问起时他也会诚实的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绝不会让你们之间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减少了多少狗血纠葛的戏码啊!

    “嗨呀,我也不是因为生气,才故意要害你的。”

    庄九析的气消了一大半,他摊了摊手,解释说:“我是在验证一个猜测,我怀疑你和沈云栖是一个人,一个主导白天,一个主导夜晚,因为你受伤以后,等到了白天沈云栖的身上也会出现同样的伤口,你懂吧?”

    说完,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厉鬼先生,希翼他能听懂,起码鬼哥比沈云栖靠谱对吧?

    然后,就听厉鬼先生诚实的说:“我不信我们是一个人。”

    “……”庄九析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用死鱼眼看着他,说:“没事,我慢慢证明给你看。”

    “嗯。”

    厉鬼先生的态度的确比沈云栖那老王八好多了,他想了想,说:“如果伤口会同步,或许有其他原因,比如命格绑定,我昨天对他出手时发现他在被邪神庇佑。”

    “当然,如果你执意认为我们是一个人的话……”

    男人垂下眼眸想了想,突然说道:“我帮你验证。”

    “什么?”

    庄九析一愣,紧接着就见厉鬼先生拿起筷子,夹起面条,面不改色的一口一口吃下去。

    一碗面条很就被吃完了。

    连带庄九析那碗面条,很也都被吃进去了。

    庄九析、白有鳞与阿叶三个围观群众惊恐的看着这个狠人……不,狠鬼!

    这也太狠了吧!

    “我的妈耶……你这是帮我验证吗,你是想帮我出口气吧!”庄九析吓得赶紧拿杯子接水,拼命的塞到男人手,“鬼鬼鬼哥别吃了,漱漱口!!!”

    厉鬼先生接过去水杯,一饮而尽,看着小崽子惊慌的模样,却冷静的翘起了唇角,他说:“别急,如果邪神当真将我与沈云栖的命格绑定,明天你就能看到他的下场了。”

    “……”

    庄九析突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鬼哥可能自己没有发现,他现在弯着唇冷静的筹划报复方式的疯批模样,几乎要与沈云栖完美重合了……

    不出意料的是,第二天清晨,别院里,刚来上班的赵秘书还没来得及敲门,卧室内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

    他慌忙的推门而入,没见到先生本人,却听见卫生间里出现一阵呕吐的声音。

    吐得撕心裂肺。

    赵秘书人都傻了,“今天的反应这么激烈吗?”

    半晌后,沈云栖冷静的漱了漱口,看着镜子里被水珠打湿的自己,眼眸晦暗不清。

    那股腐烂酸臭的味道还在舌尖萦绕,哪怕他什么都不曾吃过,是身体内脏开始逐渐腐烂了吗?速度倒是得很,而且非常明显。

    他冷静的想着,对此并无意外,早该死亡十几年的人,本就不会畏惧这些。而且就算是死,他也要榨干自己最后一丝价值才对。

    就在这时,手机微信声响起。

    男人本是懒得理会,但是余光一扫,却见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庄九析:我昨天晚上请鬼哥吃了雪碧拌面,不知道你那边能不能尝到~( ^_^ )】

    沈云栖:“……”

    男人怔怔的看着这条消息,最后竟然被气笑了。

    那腐烂酸臭的味道,不是什么脏器问题,而是庄九析亲自做的雪碧拌面……?

    第57章

    庄九析将“雪碧拌面”四个字发过去时,心里还有一丝忐忑,因为他也不能百分百确定那股味道能反馈到沈云栖身上去。

    而且,他的心情也很复杂,一时间还真说不好,希不希望对方能够尝到。

    抱着这种纠结的心情,他等了几分钟,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沈云栖:我不信。你把雪碧拌面送过来,我要品鉴一番真假。】

    庄九析:???

    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有勇气,主动要品尝他的黑暗料理的人!

    他要是不满足对方,还显得自己心虚呢。

    于是,他第一次这么配合沈云栖,一大早晨就从床上爬起来,勤勤恳恳的做了一碗面,放进保温盒里,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

    赵津亲自将人领了进来,“你先在外间休息一下,先生在书房处理工作,一会就好。”

    他的声音很轻,似乎怕惊扰了里面的人。

    “好。”

    庄九析将保温瓶放在茶几上,顺着他的视线朝里间的大门瞧了一眼,隐约间似乎还能听到里面的交谈声,他不由得有些惊,“原来沈云栖还会做正事?”

    赵秘书:“……对,虽然他看起来总是一副悠闲自得不务正业的模样。”

    两人对视一眼,都带着几分调侃。

    赵津不似乎是最近被沈总的神经病被逼的破罐破摔了,干脆给庄九析沏了一杯红茶,然后坐在旁边陪他一起吐槽起来:

    “先生最近不仅身体不行,连带情绪方面也愈发喜怒难测了,公司上下现在是夹着尾巴做人都不够,一不留神就发现他又改决策了。”

    庄九析配合的说:“那你们岂不是辛苦。”

    “辛苦是正常的,毕竟拿着高出行业数倍的月薪,但是……”

    赵秘书叹了口气,疲惫的说:“小庄,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现在这份直播工作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还会牵连到我?”庄九析第一反应是低头看手机银行卡的余额。

    “前段时间有大师认为先生的癔症,与庄园有关,所以要找男性搬进去化解,先生本不信这些,但是恰巧他有意清理凶宅的负面新闻,预备将宅子卖出去,所以才有了你这份工作。”

    赵津说:“但是,他今天突然停止了凶宅负面新闻清理的项目,而且突发想的要对城南进行开发。”

    城南,是岁州最为贫瘠的区域,想要在那边开发除了建设商场、投资娱乐项目与房地产以外,还需要政府的大量支持才行。

    “这可是个大工程……”庄九析的心思微动,虽说这听起来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是放在沈云栖身上,他总是会升起几分不安。

    而且这件事,又和他停止凶宅出售的项目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