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节

作品:《小糖精

    庄九析非常不安,他隐约觉得这事不会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却也在一次次和老王八的交锋学会了不动声色,他按下心里的焦躁,看向赵秘书,若无其事的问道:

    “赵哥,沈先生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呢,而且他还病的这么严重,真的有精力进行这种大规模的投资项目吗?”

    “岂止是大规模的投资,”赵津摇摇头,低声对他说:“先生的意思很明确了,他想将市心迁移到城南去。”

    庄九析瞳孔扩张,他的第一反应是现在的市心怎么办?

    庄园就在现在的市心山上,但是沈云栖却要斥巨资去完成市心的迁移项目,仅仅是为了他的盈利项目,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不……

    他肯定是对凶宅有什么想法了!

    这个诡计多端的老王八。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推开,紧接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精英拿着件夹走了出来。

    庄九析余光一扫,隐约看见他们的计划书上带有“城南”二字,果然与赵秘书所说的一致。

    沈云栖到底想做什么?

    他心不在焉的想着,似乎从对方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你的雪碧拌面带来了?”

    沙哑慵懒的嗓音突然响起,他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就见沈云栖迈着长腿从书房里走出来,他穿着简单的休闲装,面色苍白神情恹恹,唇角含着的笑意总是带着一股微妙的嘲讽气息,简直就是自带拉仇恨的buff。

    庄九析的视线定格在他的脖颈处,眉头微皱,“怎么不仅没见好,还更严重了呢?”

    沈云栖漫不经心的说:“心情不好自己掐的吧。”

    “……”

    庄九析当然不信,他烦恼的抓了抓头发,心想鬼哥怎么回事,都说了你们是同一个人,他还跑来偷偷动手,绝了,俩当事人都不信我可还行!

    他现在颇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微妙感。

    沈云栖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瞥了一眼保温瓶,轻笑一声,“这就是你做的雪碧拌面?”

    “你一觉醒来没尝到什么味道?”庄九析狐疑的问。

    “倒是有,但是不确定是不是同一种味道。”

    沈云栖坐在沙发上,接过保温瓶,打开,欣赏了一番庄九析亲自下厨的作品,然后拿起筷子,颇为优雅的夹起面条,如品尝美味佳肴般吃进去。

    然后,男人还面不改色的咽了下去,擦了擦唇角,评点道:“不错,和我一觉醒来嘴里的味道完全相同。”

    庄九析眼珠都要瞪下来了,“你就这么吃下去了,没什么反应?”

    “早上起来已经吐过了,这酸臭味我还以为是五脏六腑腐烂了呢,”沈云栖斜睨了他一眼,说:“你那个鬼哥,应该不是吃了一口两口的问题吧?”

    “是,他吃了两碗。”

    “……”

    沈云栖沉默了几秒,然后轻嗤出声,“幼稚的蠢货。”

    “你们是一个人。”

    “那也不影响他是蠢货。”

    ???

    庄九析一脑门问号,“你相信你们是一个人了?”

    “有什么不信的,证据你不是都摆出来了吗,我没有不相信的理由,只是不爽而已。”

    沈云栖含笑看着他,懒洋洋的说,“况且,单从审美上这一点来说,他能与我看上同一个人,就有说服力的证据了。”

    “我们是好兄弟好亲人!”

    庄九析炸毛,咬牙切齿的说:“沈云栖,你这种感觉真的是错觉,你会和我亲近,应该只是受了鬼哥的影响,才会误以为是那种感觉而已!”

    “如果你能完全接收鬼哥的记忆,应该就正常了。”他自言自语的说。

    沈云栖不置可否,“是吗,那你应该说服他,让他来追查真相,毕竟我自从当年的事情之后,就再也无法进入庄园了。”

    “我会转达给他的,要不要查清楚一切,怎么解决,是你们之间的问题,我只需要将我知道的告诉你们就行,不会过分参与。”

    庄九析站起来,轻松的说:“好了,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沈先生,再会。”

    沈云栖啧了一声,提醒道:“你不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吗?”

    “没空!”

    庄九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这一次,难得的老王八没有阻拦,只是放任他独自离开。

    庄九析对别院已经很是熟悉了,没见到赵秘书,他就自己顺着竹林往外走,清风吹在竹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就在这时,脚步声也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伴随着赵津的声音一同响起:“赵教授,这边走。”

    庄九析脚步一顿,然后迅速向竹林后走去,隐住自己的身体,他微微侧首,瞄到赵津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长学者,而他们的身后还有几个年轻的学生。

    教授……

    沈云栖没有挽留他,是因为他还要见这位赵教授。

    庄九析拿出手机,悄悄拍了一张对方的照片,然后趁没有被发现立刻避开所有人,悄然离开了这里。

    他走出别院,轻松的表情彻底消失殆尽,只剩下一片冷意。

    从头到尾,他就没有相信过老王八一句话,完全只是顺着对方往下说罢了。

    沈云栖不是那种会轻易相信的人,如果他相信了,反应也绝不会是这么平静却毫无动作。

    凭借对他的了解,庄九析完全笃定,老王八绝对没相信,且留有后手,预备着搞事情呢。

    不惜重金投资城南,试图改变市心位置,使得人群远离山谷;

    假装相信庄九析的话,其实只是将他暂时安抚住,从而有更深层次的图谋;

    而这位赵教授,还是一位生化学专家。

    沈云栖想做什么?

    总归是没想干好事。

    “如果说他与鬼哥是同一个人,鬼哥昨晚上没有相信,理由是他觉得邪神在庇佑沈云栖,从而将他们的命格绑定在一起,制造出这种是同一个人的假象……”

    庄九析微微眯眼,冷静的判断:“沈云栖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在想办法报复回去,将邪神与鬼哥一打尽。”

    妈的,这一人一鬼真是心眼越多想的越复杂!

    不过,好在他们再怎么玩都玩不过庄九析,因为他最大的利器不是两个人都在意他,而是他可以……

    以鬼哥来算沈云栖,反之用沈云栖来算鬼哥。

    庄九析冷笑一声:“很好,让你们俩不信我的话,想法多是吧,会耍心眼是吧,从现在开始这盘棋我来主导,你们俩都得乖乖安排我的意思往下走!”

    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师父,去附近的药店。”

    一个小时后,庄九析拿着买好的装备,回到了别院门口,他没有进去,而是拨通了沈云栖的电话,语气轻松的说:“沈先生,你出来一下,鬼哥之前说让我给你带的东西,忘了给你了。”

    “对,亲自交到你手上。”

    挂断电话,他面无表情的打开一个盒子,检查了一下里面满满当当的绒毛,很好,万无一失。

    第58章

    一辆小汽车晃晃悠悠的开上了山,然后停在了庄园门口。

    庄九析坐在驾驶席上,往后探了探脑袋,关心的问道:“沈先生,你感觉还好吗?”

    沈云栖被五花大绑放在后车座上,脖颈处因为过敏还泛着些许的红疹,但即便是如此狼狈的局面,他仍旧很有心情的调整出舒适的坐姿闭目养神,仿佛一座大佛。

    男人眼皮都没抬,语气听起来有气无力,幽幽的说:“我还是头一次听到你如此真诚的关心,连带被你绑架过来的阴影都淡化了不少。”

    庄九析翻了个白眼,从驾驶席上跳下来,语气轻松且得意:“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讽刺我,诡计多端还自觉一世英名的沈总也会栽在我这个萝卜坑里,心情肯定糟糕吧,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你!”

    他利用对鬼哥的了解推算出沈云栖的不怀好意,随后自己租了一辆汽车,趁沈云栖被他喊出来的空隙,直接用过敏源将人放倒,绑架带走!

    当然,为了避免真的把人玩死,事发之后他是有给对方吃治疗过敏的药物的。

    庄九析拉开后车门,脑袋凑上去,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却见沈云栖脸颊潮红,唇色却一片苍白,脖颈处手腕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红疹,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微微皱眉,担忧的嘀咕:“怎么看起来效果不太好呢。”

    他们的距离挨得很近。

    就在这时,沈云栖突然睁眼,紫幽幽的瞳孔盯着他。

    庄九析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一缩,随后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这才又伸回来,他用手指戳了戳沈云栖的脸颊,炙热的温度顺着指腹传递过来,烫的他立刻收了回去。

    “沈云栖,你不会真的要被我作死了吧……”

    男人有气无力的靠着椅背,看着他担忧的模样,竟然还低低的笑出声来,只是这一笑便牵连起阵阵咳嗽,好一会才堪堪停下来。

    沈云栖的唇动了动,他克制住喉咙的冷意,嘶哑的嗓音竟含着一股笑意,调侃道:

    “你说你这绑匪多不及格,现在这时候不应该是手握我的把柄,逼我按照你的想法行事,我不听你就加重过敏源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怎么这时候就担心起人质了呢。”

    “别怕,我死不了,”他说:“我口袋里有一个药瓶,你拿出来。”

    庄九析撇撇嘴,说:“我才没那么下作呢,再说了,你最狗的时候也就是利用我对付鬼哥,可没有伤及我的性命,更没有不择手段的对付我的家人,不是吗?”

    他说着,配合的伸长手臂,在对方的西装口袋里找了找,还真找出来一个没有包装的药瓶,应该是沈云栖常备的救命药,“几粒?”

    “10粒。”

    庄九析一丝不苟的喂给他,吃下去后,果见对方的脸色略有好转,连呼吸都均匀了许多,只是脖颈处的红疹却久久没有散去。

    沈云栖吃完药后就在闭目养神,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我想过。”

    “什么?”

    “想过拿你的软肋威胁你,甚至是打断你的四肢禁锢你。”

    庄九析闻声一抬头,正好对上男人紫幽幽的瞳孔,他的眼眸深邃的如同旋涡,泛着一股诡异的光。

    简直令人寒毛直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