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0节

作品:《小糖精

    但是庄九析早已在厉鬼先生的锻炼下,对这种恐怖完全免疫了,他随便拿起塑料袋糊在对方的脸上,淡定的说:“别告诉我,你最后是因为下不了手所以不了了之。”

    沈云栖沉默。

    “……还真是啊,”庄九析扭头看他,面露惊异,“我对你的影响这么大吗。”

    沈云栖幽幽的叹了口气,说:“要不怎么是栽在你这个萝卜坑里呢。”

    庄九析对这种情话只想撇嘴。

    他宁愿相信是鬼哥的在天之灵保佑了他。

    沈云栖突然问道:“你把我抓来,是他让你这么做的?”

    “没,是我自己有事要问你。”

    庄九析上车,好整以暇的坐在他的旁边,满脸严肃的问:“你那个投资城南的项目,是庄园、甚至是我们有没有关系?”

    “试图将市心偏移过去,这么大的手笔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云栖睁眼,略有些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似乎没有料到他会发现的这么。

    是的,庄九析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他的敏锐度与执行力都在这一人一鬼的督促下有了很大的进步。

    不等沈云栖回答,他已经慢慢整理好思绪,自言自语的分析道:“偏移市心,可以说是为了将人群疏散转移,再加上我今天午看到的生化专家,绝对不是巧合,是你要利用生化武器做些什么……”

    他的眼眸微凝,注视着沈云栖,咬牙切齿的说:“你想用生化武器对付鬼怪邪神?你觉得这能行?这只能害死无辜人吧,沈云栖你这个疯子!”

    如果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那沈云栖这老王八绝对是反派大boss!

    庄九析看着他怀里的口袋,伴随着内心的怒气,一股冲动油然而生。

    沈云栖轻笑一声,冷静的反问:“如果我说你的猜测都是正确的呢,你会做什么,拿这个口袋捂死我吗?”

    庄九析微怔,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开,下一秒,他发现男人的身体动了。

    沈云栖轻松的将束缚住自己的手铐解开,他一伸手,便强势且粗暴的握住少年的手腕,将向后退开的人拉到了自己的怀。

    庄九析只觉得身体一晃,脑袋撞在车顶上嗡了一声,他捂着头,在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跌坐在男人的腿上,形成了一种怀抱的姿势。

    “老王八——!”

    他愤怒的想要挣脱,却被男人扣住手腕,动弹不得。

    “嘘,我教你。”

    男人拿起被他看过的塑料口袋,优雅的覆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抓着庄九析的双手从后面绕过,他懒洋洋的引导着:“用力攥紧了,一点点往里面收,直到塑料完全勒住我的面部不留缝隙,知不知道?”

    庄九析的手不受控制的随着男人的引导去做,伴随着塑料袋的一点点收紧,沈云栖的面容因缺氧而愈发雪白。

    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即便是到了这种濒死的程度,沈云栖仍旧在一点点指导怀里的人如何杀死自己!

    这到底是个什么疯子!

    这一幕,让庄九析的鸡皮疙瘩都吓出来了,他想松开却完全不受控制,只能咬牙切齿的问:“沈云栖,你真的想死?”

    透明的玻璃袋完全勾勒出男人深邃英俊的轮廓,映出他雪白妖异的面孔,沈云栖感受着窒息的气息在胸口蔓延,注视着怀人时唇角的笑意却始终未散。

    他撑着一口力气身体缓缓前倾,近乎着迷的享受着少年慌张的情绪,然后亲昵的贴在对上的脸颊上,透过塑料袋,吻在庄九析的唇上,低低的笑着,说:“你想要我死,我当然愿意满足你。”

    他的声音已经支离破碎、含糊不清,但是那股亢奋危险的气息却已经完全将庄九析萦绕在其。

    庄九析动弹不得,只能听着他的声音低低的呢喃着:“死亡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我觉得很有意思啊,我这一生难得想要占据一个人,没想到竞争者竟然是一只鬼,那我不介意也变成厉鬼继续和你纠缠下去……”

    “你不是想知道,我安排了那么多的目的是什么吗?”

    他轻声对庄九析说:“只有将心转走,我才有机会在山上建立生化基地,到时候整个山谷都会被生化毁灭,十年、百年、几百年都不会再有人敢站在这片土地上。”

    “而你那个蛊惑人心的厉鬼,与他背后的邪神,然后是你和我,可以百年、千年的纠缠在这里,不被任何人打搅,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他说到最后时,已经完全脱力。

    庄九析松开口袋,一把将男人推开,才避免了亲手杀人的恐怖厄运。

    “沈云栖!”

    他赶紧跑下车,不与这疯子共处一室,但那股头皮发麻的滋味还在心里萦绕,惹得他尤其不能出,只能在旁边走来走去,将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看了一眼车里半死不活的男人,冷冷的说:“你觉得,厉鬼先生不可能是你,他只是和邪神一起蛊惑了我,造成这种假象?”

    说着,自己冷笑一声,面露鄙夷:“傻逼。”

    这是他说出的第一句脏话。

    “你们两个,都是撒比!”庄九析又骂了一句,真不愧是一个人,这脑回路是一模一样的阴谋论。

    沈云栖倒在车上,一副有气进没气出、半死不活的模样,半点不担心自己会死,反而还有心情和他斗嘴:“所以你猜测我们是同一个人,有没有更直观的证据?”

    “马上我就能找到了,”庄九析冷笑一声,低头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我们一会再看。”

    他并没有着急进入庄园,而是随着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直到天黑。

    夜色完全覆盖整个山谷。

    “沈云栖?”

    庄九析喊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他打开车门,看到的是一个昏迷到不省人事的男人。

    下一秒,他毫不犹豫的推开庄园的大门,走进庭院。

    几乎是同一时刻,花园的凉亭渐渐出现出一道长长的鬼影。

    “鬼哥。”

    人类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厉鬼先生刚刚醒来,就被吓了一跳,他本能的四下看了一眼,然后陷入了沉默。

    这小崽子真是越来越胆大,如今都学会在凉亭蹲他了。

    “你这是……?”他慢吞吞的问。

    庄九析面无表情的问:“你还是觉得,你和沈云栖不是一个人,对不对。”

    “嗯。”厉鬼先生很诚实。

    庄九析想打鬼。

    但是他忍住了,因为打不过。

    “沈云栖昏迷的那一刻,你出现在这里的,”庄九析指了指大门外的男人,没好气的问:“你要不要亲自过去看看?”

    他是完全相信,这就是一个人了。

    这俩货爱信不信,反正他尽力了,庄九析这么想着,都懒得再多说什么了。

    大不了以后就放他们自己杀自己吧。

    厉鬼先生面露疑惑。

    鬼影悄无声息的走出去,站在车门前,看到的是一个昏迷的沈云栖。

    他似乎想说些什么。

    庄九析已经懒得听了,直截了当的说:“鬼哥,你要是觉得你们不是一个人,就地把他掐死就行,我也不想看见他了,这老王八既然没得救不如趁早死了,也算我们拯救世界了。”

    厉鬼先生观察着他的表情,似乎在判断他是不是说气话,最后点点头,一副认真的模样,说:“好。”

    好……好什么好?

    庄九析傻眼了。

    他眼睁睁看着厉鬼先生当真就伸手朝对方掐了过去。

    你还真要杀死你自己啊!

    下一秒,光芒大盛,照亮整个山谷。

    出什么事了!

    庄九析只是抬手挡住眼睛,急切的喊了一声:“鬼哥,

    你没事吧!”

    没有回应。

    这刺目的光芒闪耀了足足三分钟。

    当一切结束时,厉鬼先生已经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车上传来一阵咳嗽声。

    庄九析赶紧看过去,却见沈云栖一边咳嗽一边往外走,他抬起头,与前者打了个对视。

    那双紫眸清澈且迷惘。

    不像是沈云栖,倒像是……厉鬼先生?

    “鬼哥?”

    庄九析试探着喊了一声。

    “沈云栖”愣了一下,似乎反应有些迟钝,他点点头,然后本能的“嗯”了一声,然后说:“脑子里突然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记忆。”

    “你慢慢吸收,那应该是沈云栖的吧!”庄九析脱口而出。

    然后,属于厉鬼先生的神情便消失不见了。

    男人皱着眉头,他锤了锤头痛欲裂的脑袋,是沈云栖出现了,而且也正在接受另一段记忆。

    他一边吸收着,一边低低的骂了一声:“这蠢货是谁……好像是我?”

    沈云栖的声音听起来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第59章

    庄九析也吓了一跳:“沈云栖?你醒了?!”

    而且,他似乎也正在吸收关于夜晚的记忆,男人想露出一如既往的阴阳怪气的笑脸,但是由于这记忆太震撼,导致他根本笑不出来,薄唇的弧度一压再压,最后表情极为古怪。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几次情绪按压最后还是破功,不可置信的问庄九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