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节

作品:《小糖精

    “那个一到晚上就跟在你后面又是当爹又是当佣人伺候你、被你亲一下就脸红耳赤到撞墙、为了哄你开心还能装纸片人的鬼东西是谁?”

    庄九析眨眨眼,慢慢的将他所说的行为对号入坐,有些心虚,但很又理直气壮起来:“是你啊沈总,傻逼竟是你自己,惊喜不!”

    不可一世的沈云栖,被这句话震撼到表情有一瞬间的恍惚,他走下车,推了一下庄园的大门,然后畅通无阻的走进走出,不再受任何结界的束缚。

    合体之后,厉鬼可以走出庄园,而沈云栖也终于能再走进来。

    种种记忆与迹象都在告诉沈云栖一个事实:

    ——傻逼竟是我自己。

    庄九析跟了过去,关心的问:“沈云栖,你在这里,那我鬼哥呢?”

    沈云栖回过头来。

    黑暗的背景下,男人的神情显得有些高深莫测,在最初的震撼过后,他已经又恢复了平日里的难以捉摸。

    “你说呢?”沈云栖唇角微微上挑,低缓的声音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他说:“我在这里,你觉得你的鬼哥还有机会再出现吗?”

    男人近乎恶意的朝他一笑,轻飘飘的说:“当然是我已经完全吸收了他,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不然你以为还能是他吸收了我吗?”

    这是自然的……

    两段记忆,白天黑夜两种不同鲜明的人格,就注定一旦融合在一起,就不可能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因为……谁也不想被牺牲。

    他这么问,显然是在他的心目,夜晚的灵魂更为重要。

    庄九析听出了男人声音的怒意,他慌张的想要后退,却被对方牢牢地禁锢在怀,紧接着是沈云栖亲昵的动作。

    男人的唇贴在他的耳垂边,轻笑着,“当然,如果你更喜欢他的话,我也可以装成那副模样,假装是你的厉鬼哥哥一直守在你的身边,怎么样?”

    低声絮语,听起来款款柔情,却完全是饱含恶意的致命伤害!

    庄九析被气的瞪大了眼睛,冷冷的看着他,没有立刻发怒的骂回去,而是笃定的说:“我不信,我的鬼哥肯定还在。”

    沈云栖微微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垂死挣扎。

    下一秒,少年仰起头,主动环住了他的脖颈,踮脚,然后在男人的脸颊上轻轻一啄。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这个攻击来的猝不及防。

    沈云栖一愣。

    第一次得到这样的主动,他甚至来不及细究自己的情绪,下一秒脸颊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泛红。

    烈火烧灼般的滚烫从脸颊蔓延到耳垂,而后扩散至脖颈。

    这种感觉……似乎是害羞?

    老王八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纯情过,这显然不可能是来源于他,而是……厉鬼先生!

    庄九析就见沈云栖苍白深邃的面孔在一个吻之下,变得脸颊绯红,很,男人神情一震,再睁眼,气质天翻地覆的变化。

    厉鬼先生占据了身体的主导权,抿着唇,瞪着他一眼,低斥:“胡闹!”

    庄九析还没来得及惊喜,就被劈头盖脸一通训斥,顿时满脸懵逼不明所以。

    然后就听厉鬼先生严肃的告诉他:“以后不许再胡乱亲吻别人,像什么样子!”

    庄九析:“……哦,可是鬼哥你发现了吗,那个人好像也是你自己哦。”

    厉鬼先生语塞。

    沈云栖突然出声,懒洋洋的说:“他的意思是,以后你都只能在有他的时候再来亲。”

    厉鬼先生闻言,面无表情的反唇相讥:“他与你有什么关系?我翻遍你的记忆,似乎所有的纠葛都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沈云栖轻嗤一声,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说:“所以我要谢谢你啊,作为我夜晚的人格,你帮我与他建立了相处的契机,不管你情不情愿,他都注定要被我绑定在身边一辈子了。”

    “痴心妄想!”

    庄九析感觉自己要瞎了。

    他眼睁睁看着眼前的男人表情换了四轮,一会是沈云栖的嘲讽脸,一会是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高冷脸,连语气都天壤之别,但这股自己怼自己的气势是真的……

    太强了。

    “你们现在都在,感觉就像是双重人格?”

    他纠结了一下,分析道:“互相交换了记忆,但是每一个人格都还是独立存在有自己意识的,应该是这样。

    至于未来要不要合体成一个人,感觉也不是你们说了算,应该还是要先找出这一切的源头才行。”

    沈云栖略一沉吟,似在思索这个问题,他看向庄九析,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如果必须要融合的话,你想留下谁作为主人格?”

    他说完,换成厉鬼先生占据身体主导权,罕见的没有怼回去,而是也同样的……露出一脸认真地表情看着庄九析。

    似乎也想知道他的答案。

    庄九析被问傻了,他看着这俩人,脑海只剩下一个念头,怎么还带祸水东引到他这里来的?

    关他什么事!

    他怎么回答,都会得罪另一个被秋后算账吧!

    庄九析很抓狂,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应对。

    厉鬼先生不解的问:“很难回答吗?”

    “不难!”

    庄九析脱口而出,然后冷笑一声,看着眼前的男人,毫不客气的说:“刚一合体还没查清真相,您两位就想着自相残杀呢是吧,真不愧是一个人,你们俩这人设从来没崩过。”

    沈云栖冷静提醒:“你不要转移话题。”

    庄九析充耳不闻,冷笑着开始翻旧账:“我之前就提醒过你们,不要自相残杀,你们是一个人,可没有一个人听我的,还觉得里面有什么邪神作祟。”

    “多厉害啊沈总,把铜钟绑在钥匙链上袭击自己的感觉怎么样?”

    沈云栖:“……”

    庄九析:“鬼哥连吃两大碗雪碧拌面,就为了恶心自己的感觉怎么样?”

    厉鬼先生:“……”

    庄九析毫不客气的继续翻旧账:“对了沈总,用生化武器和自己同归于尽的计划,你还要继续吗?”

    “鬼哥你今天晚上要不要继续掐自己脖子,杀了你自己给我助助兴?”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有大局观的反派,作恶不祸及无辜人,一心只想杀自己!”

    庄九析一脸感动,啧啧称:“真应该给二位颁发一个世界和平反派奖!”

    沈云栖:“…………”

    厉鬼先生:“……………”

    往事不堪回首,现场一度非常尴尬。

    两个人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沈云栖冷静分析道:“如果我们的确是一个人,那这件事必然和庄园脱不开干系,一切都是从灭门事件之后产生的。”

    庄九析冷笑一声,“不要说废话。”

    沈云栖被噎的不吱声了。

    厉鬼先生慢吞吞的说:“先进屋再说吧,吃完饭以后,我们去后院看看,诅咒石不在那玩意儿手里,但必然也和这件事有关。”

    庄九析正在往屋子里走,闻言一转头,问:“那玩意儿指的是什么?”

    “……”厉鬼先生自打脸,沉默了一瞬,屈辱的、慢吞吞的吐出三个字:“我自己。”

    “哼,这怎么能是你呢,分明是邪神啊。”庄九析一边往前走,一边阴阳怪气的说:“我鬼哥怎么会是沈云栖呢,鬼哥嫉恶如仇,鬼哥只想杀了沈云栖为民除害,鬼哥刚才还要掐死沈云栖呢!”

    厉鬼先生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小崽子终于走了,沈云栖才悄声问了一句:“你在他面前,一直都是这么没尊严的样子吗?”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反问:“你有吗?”

    “……”以前是有的。

    但是出了这么大一个洋相之后,就心虚气短起来了。

    沈云栖沉默许久,缓缓地说:“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你是怎么做到和他朝夕相处几个月,拥抱接吻都做了,然后现在他还拿我们当兄弟?……哦,应该说,他还觉得自己是起点男主,并将你当成一个随身金大腿老爷爷?”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亏他以前还吃厉鬼的醋,觉得这俩人肯定已经互诉衷肠准备双宿双栖了,结果就这就这就这???

    笑了。

    厉鬼先生沉默许久,慢吞吞的说:“我翻了翻你的记忆,发现你倒是多次强吻了他,亲耳垂约会装女孩子恋都没少做,他也的确不拿你当金大腿,因为在他心目你就是个变态,你很骄傲吗?”

    “合体对我来说没有半点好处,你还会拉低我的分数。”他犀利的指出来。

    然后,两个人格都陷入了沉默。

    该说不愧是他们自己吗,无论是哪个人格都搞不定这小崽子。

    片刻后,一人冷静的提出新设想:“内斗是无意义的,先合作让他开窍吧。”

    第60章

    白有鳞一觉醒来便是晚上八点,他看了看时间,脸色微变,即便是在阴间作息里这也算是睡过头了啊。

    狗爹应该已经下播了,说不定现在还正嚎着肚子饿,找他的鬼哥给他做主呢!

    一想到这里,他赶紧穿上一米五的纸片人,急匆匆的便往楼下跑来,然后和进门的庄九析打了个照面。

    他愣了愣,看着对方风尘仆仆的样子,惊讶的问:“你今天出门了?”

    要知道,这狗爹简直比鬼还宅,他作为真鬼每天都在向往三小时的放风时间,但这货简直恨不能一年365天蹲在房间里不出来的。

    他正怪着,突然听到院子里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听不清内容,但是依稀间能听到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有人来了?

    白有鳞好的探了探头,哦……原来是那疯鬼啊……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