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节

作品:《小糖精

    到时候完全融合了厉鬼先生记忆的沈云栖,还会是他的鬼哥吗?

    庄九析有些茫然。

    “又在发什么呆?”

    厉鬼先生抬手,慢吞吞的敲了敲他的脑壳。

    小崽子失落的低下头,嘟囔着:“要是沈云栖吞噬了你,我就当鬼哥已经死了,抱着你的牌位,拿着存款去个物价低的小县城买套房子,一辈子也不来岁州了。”

    厉鬼先生注视着他孩子气的模样,冷硬的轮廓慢慢柔和下来,唇角含着连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他揉了揉小崽子的脑袋,问:“那如果是我吞噬了沈云栖呢,你会不会难过?”

    “……会。”

    “哪怕他是个王八蛋。”

    “嗯,可是王八蛋没有伤害我,他对我很好,所以我也会难过。”庄九析抬头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格外明亮,他对男人问:“所以有没有办法两全的办法?”

    “不知道,或许有。”

    “真希望是个好结局,”庄九析叹了口气,说:“只要他接受了现实,不再对我有gay gay的想法,大家都可以是好朋友嘛!”

    厉鬼先生陷入了沉默。

    该怎么告诉小崽子呢,根本没有人想和他做好朋友好兄弟,他这个算盘怕是打错了。

    但是话到嘴边,他却若无其事的道:“困了就睡觉吧,等你的伤养好了,我们再去地下探索。”

    “可是我还没洗澡!”

    庄九析委屈地说:“鬼哥,我好几天没洗澡了,人都要馊了。”

    他的脚上绑着绷带,手腕上还被支架固定住,怎么洗?

    厉鬼先生皱了皱眉,想让他再忍一忍,但是考虑到一旦拖到明天,那奸臣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万一哄着庄九析洗澡对他趁人之危……

    算了。

    男人叹了口气,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好!”

    庄九析顿时喜逐颜开。

    他躺在床上,像一个动弹不得的木乃伊,却非常享受被人伺候的感觉,任由厉鬼先生给自己脱衣服,然后把他放进浴缸。

    温热的水流包裹住全身,庄九析舒服的眯起眼睛,扑棱一声,头顶的两个狐耳也跟着弹了出来一抖一抖的。

    厉鬼先生正在给他洗头,奶白的泡沫顺着狐耳落下来,弄得脸上都是。

    小崽子立刻仰起脸,眯着眼睛大喊:“鬼哥帮我擦掉,靠……进嘴里了!”

    男人伸手,指腹在他的唇边擦过抹去泡沫,温热的呼吸洒过来,他的动作微顿,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

    不要多想……尤其是那种肮脏的想法。

    厉鬼先生抿了抿唇,完全忽略薄红的耳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活的像一个苦行僧,不让自己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哪怕最渴求的人就在手边,他也只是隐忍的移开视线,不再多看一眼。

    “唔……”

    庄九析突然不适的哼了一声。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厉鬼先生看了一眼,见他的两条腿在水里夹在一起别扭的动了动,不由面露疑惑,“你受伤的脚踝又开始疼了?”

    他说着,起身走过去。

    “没有,别……鬼哥别……”

    庄九析想要拒绝,但是含糊不清的话语根本拦不住对方。

    男人走到后面,从水流握住他受伤的脚踝往外一拉,那里被热水烫到偏粉,倒是不见肿胀。

    “疼吗?”

    “不疼……”庄九析咬牙。

    不疼怎么是这个态度?

    厉鬼先生皱起眉头,一抬头,正欲进一步询问,余光扫过庄九析的腿间,神情却是一僵。

    “跟你说了没事!”

    庄九析赶紧伸手捂住,他的眼角泛着薄红,不知是羞还是恼的,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只通红的弓形虾米,白里透红,可爱又可怜。

    他咬牙切齿的解释:“只是有些敏感……大家都是男人很正常嘛……嘶……”

    他一时激动,忘记了受伤的手,动作幅度过大,顿时疼的嘶哈了一声。

    “别动!”

    厉鬼先生下意识的将他的手捞出来,沉声:“你的手不能沾水,别胡闹……”

    他强行把小崽子的手拉出来,对方勉强藏住的地方就又羞涩的露了出来。

    男人的声音微滞,显得有些不自然,他抿了抿唇低咳一声,声音不知何时哑了下来,“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我来帮你。”

    “不……不用——!”

    庄九析想要拒绝,但是下一秒,他的身体一抖,整个人都傻了。

    这这这这这这这……

    他的大脑一阵恍惚,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一顿一顿的,完全就化为一段乱七八糟的声音。

    我们是兄弟,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兄弟,我们是朋友……好兄弟之间也是可以做这些事情的……对没错,兄弟之间也可以……

    没错没错没错……大学的时候他还听舍友说过,其他宿舍的好兄弟们之间也是会互相帮助的——!

    庄九析使劲的催眠着自己,说的自己都相信了。

    下一秒,头顶被阴影覆盖。

    他怔怔的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双动情的紫眸。

    然后,世界一片漆黑。

    一个吻落了下来。

    来自厉鬼先生的吻,而不是沈云栖,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咔嚓……庄九析的三观完全碎掉了。

    第65章

    庄九析像个鹌鹑一样蜷缩在浴缸里,滚烫的身体让肌肤白里透红,为了逃避现实甚至将脑袋埋在清澈的水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很,一双大手托着他的下颌,将他从水流拉了出来,男人的声音格外低哑,“别往下面钻,脏……”

    脏……?

    少年面露茫然,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化他话里的意思,知道流动的温水漂流过来一团奶白色的液体。

    庄九析的脸立刻绿了。

    他的嘴唇抖了抖,又抖了抖,平日里牙尖嘴利的小崽子此刻半天没憋出来一句话,直到被厉鬼先生从浴缸里抱出来,全身上下被浴巾裹住放在床上,他才痛心疾首的说了一句:

    “都是沈云栖带坏了你,合体之前,你分明很正常!”

    厉鬼先生淡淡的说:“没有,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是从一开始就对你抱有同样的想法,只不过三十岁的沈云栖无所顾忌不怕你发现,十八岁的沈云栖一无所有,害怕吓到你所以一直隐而不发。”

    庄九析错愕的抬头,触及到男人沉沉的目光,迅速被烫的缩了回去,他低着头,越来越低,似乎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似乎是惊吓过度,连生气的情绪竟然也提不起来。

    最后嘟囔了一句:“可你还是吓到我了。”

    他掩耳盗铃的将脑袋蒙在被子里,一副逃避现实的模样,拒绝与对方沟通。

    四周一片黑暗,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慢慢的,庄九析听到衣服摩擦的沙沙声,他动了动,还没掀开被子便感觉到一只大手落在自己的头顶,轻柔的……克制的……

    “是我的错。”

    厉鬼先生低低的声音隔着被子传进来,异常的温柔,对他承诺:“别怕,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

    然后,便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庄九析才慢慢掀开被子,房间内已经空无一人。

    少年眨了眨眼,然后慢慢的躺下,将自己裹成一个蚕蛹,对着天花板发呆。

    “为什么鬼哥也是那么想的……他到底想了多久了?”

    庄九析努力想了想他们的相处模式,一时间所有被忽略的细节都涌上来,仿佛每一帧都带有特殊的意味。

    靠,为什么他之前没有发现?!

    “我是不是还为了恶心沈云栖,对他说,鬼哥是正房让他做小来着?”

    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口嗨会以这种方式照进现实!

    庄九析脑补了一下沈云栖与鬼哥争宠的画面,说不定不是争宠,是合作起来收拾他……

    一瞬间,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不不不不不行!一个沈云栖已经很难缠了,再来一个鬼哥肯定会吃不消的!”

    庄九析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逻辑哪里不对。

    他惊恐的从床上跳下来,将手机、平板、银行卡以及两件换洗的衣服塞进书包里,然后动作悄悄地往外溜。

    一出门,就撞上了鬼童。

    白有鳞刚输了一局游戏,骂骂咧咧的走到院子里散心,听到开门声,一扭头就见他的野爹正背着小书包蹑手蹑脚的往外走,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

    俩人打了个照面,同时吓了一跳。

    “大半夜的你这是什么造型?”

    “嘘——!”

    庄九析做出噤声的手势,低声说:“我出去避避风头,你小点声,别让人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