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节

作品:《小糖精

    庄九析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凑到我耳边说是什么意思?”

    男人一脸无辜,“制造气氛啊。”

    淦!

    小狐狸精气的想竖耳朵。

    “别理他。”

    厉鬼先生占据了身体的主动权,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沉声道:“你的恼怒,只会让变态更愉悦,不要对他展现任何情绪。”

    庄九析点点头,一口答应下来:“好!”

    不愧是鬼哥,特别了解怎么对付自己!

    他突然觉得,鬼哥和沈云栖两个人格相互打架挺好的,对他而言最好!

    厉鬼先生完全不知道小崽子的险恶用心。

    他走到石棺面前,垂下眼眸,一只手落上去,告诉旁边的人:“冥冥之我有一种预感,所有的谜题都会在这里得到答案,无论是好是坏,都应该走这一趟。”

    庄九析壮着胆子凑到他身边,也好的戳了戳石棺,然后立刻用外套擦擦手指,他环顾一圈迟疑的说:“这里空荡荡的,好像除了棺材也没有什么了吧?”

    沈云栖突然出声,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笑意,平静的叙述道:“十几年前,我趁前院内乱之际曾偷偷来过这里打开石棺,用那道剖开后背的长疤夺走了他最珍视那块石头。”

    从能够激起人类心贪欲、而被供奉的邪神手里,掠夺他珍视的力量来源,这种大胆且疯狂的行径,也只有庄九析认定的王八蛋能够做得出来。

    也只有他,能够做到。

    而这个人类,竟然还活着!

    “后来你将石头丢进了池塘,但是他消失了。”

    “对,消失了,而且我走的时候棺材是打开的,现在却严丝合缝。”

    沈云栖觉得很惊。

    厉鬼先生淡淡的说:“那就再打开一次。”

    庄九析:“……”

    很好,不愧是一个人,这发言一个比一个硬核。

    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作为在场唯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且不够变态的人类,庄九析想了想,认真的……后退了三步,一直退到门口的位置,才朝他们一拱手,说:“那你们动手吧,如果有危险我会第一时间跑掉的,肯定不给你们添麻烦!”

    沈云栖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崽子倒是惜命,半点不用劝。

    但,想法却不谋而合。

    厉鬼先生微微勾唇,不仅没觉得庄九析这种怕死的行为哪里不对,反而非常满意,一个懂得自我保护的小崽子,才能让他彻底安心。

    “开始吧。”

    伴随着笨重的响声,棺材盖被缓缓移开。

    庄九析站在远处伸长脖子,紧张不已,眼看着一团黑气从里面跑出来,他赶紧大喊一声:“跑!”

    没有人理他。

    轰的一声,棺材盖被完全推在地上,与此同时浓重的腐烂异味充斥在整个空间。

    而始作俑者却站在棺材前动也不动,死死地盯着里面的东西,缓缓露出异的表情。

    出什么事了?!

    黑暗的环境下几乎看不清四周,他只能勉强透过手电筒辨别远处棺材前的身影,伴随着那股酸臭腐烂的气息,庄九析感觉一阵鸡皮疙瘩涌上来。

    他有些担心鬼哥和沈云栖会被邪神蛊惑。

    带着这种想法,庄九析安耐住对黑暗环境的恐惧,惴惴不安的往前挪了几步。

    咯吱……

    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他顿时一个激灵,一把跳到前面抓住男人的手臂,声音都变了腔调:“鬼鬼鬼……鬼哥,老王八,你们俩还活着吗!”

    “活着呢,怕什么。”

    其一人出声,伸手将他抱在怀,同时用手捂住他的眼睛,漫不经心的声音:“别看,那玩意儿很没死透,很恐怖的。”

    “我都抢走了,他怀里怎么还有石头?”

    厉鬼先生淡淡的说:“仔细看,是半块。”

    半块?

    庄九析被捂住眼睛,对他们的描述非常好,却半点没有扒开对方手缝偷窥的意思,“到底什么情况啊,你们描述给我听听啊!”

    “哒哒哒……咯哒……哒哒哒……咔咔咔……”

    莫名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黑暗的空间不断回响。

    他更怂了,紧张地问:“什么声音?”

    沈云栖轻笑一声:“是邪神在说脏话吧。”

    啥玩意儿?

    庄九析愣住了。

    男人悠悠的给他描述道:“十几年没见,看来邪神还没完全复活啊,他的身体处于半腐烂的程度,但是外翻的血肉还是鲜红色的,头部呈骷髅状,两团黑窟窿正瞪着我呢,嘴巴不断发出咔咔的声音,应该是在骂我。”

    “您别急啊,上次见面比这腐烂程度可严重呢,不是还跳起来一爪子撕裂我的身体吗,怎么这次明明复活到一半却半点动弹不得了呢?”

    沈云栖又是那副阴阳怪气的口吻,对着邪神就是一通输出。

    庄九析已经惊呆了。

    他头一次觉得,这老王八的嘲讽嘴听起来还是挺爽的。

    厉鬼先生很就懒得废话了。

    男人说:“这石头就是上次那块,只不过不知为何少了一半,既然能抢到第一次,那自然也可以有第二次。”

    庄九析只觉得身体一晃,然后是骷髅发出的凄厉叫声。

    他面前的遮挡物不见了。

    一睁眼,就见厉鬼先生简单粗暴的将石头从邪神怀拽了出来。

    那邪神似乎真的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贝被拽走,然后在凄厉的叫声……身上的血肉一寸寸消失,再一次化为骷髅。

    卧槽……

    鬼哥是不是也太生猛了!

    邪神好像有点惨哦……

    他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但是下一秒,就见那半块石头突然迸发出强烈的火焰将他们所包裹。

    准确的说,是将眼前的男人所吞噬,而庄九析因为抓着对方的手臂从而受到了牵连。

    那火焰并未烧灼肉体,但是却带来一股异的力量波及到他的灵魂。

    庄九析只觉得大脑一震,然后心脏处传来一阵剧痛,疼的他嗷呜了一声,下意识的想喊沈云栖和鬼哥,但是一睁眼却发现自己正坐在石阶上。

    四周……是密密麻麻注视着他的目光。

    他们在齐刷刷的喊着同一个声音,催促着他自杀。

    与此同时,是邪神如咒语般的声音在大脑盘旋,不断地催着他去死。

    这不是庄九析。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似乎是庄园内其一个人类的死亡时的献祭礼。

    下一刻,疼痛消失,而后他又重新走了另一端记忆,以一个围观者的视角冷漠的看着台上自杀的女人。

    她不想死。

    但是四周都是劝说的声音,甚至连这个视角的主人都在兴奋的逼迫她死亡,很台上的女人便熬不住了。

    她死了,死在自己手,也死在无数既得利益者与邪神的逼迫手。

    一段又一段的记忆从诅咒石传来。

    伴随着身体上的疼痛、情感上的悲痛、以及路人那股激愤贪婪的情绪的,庄九析要窒息了。

    他有一种永远都逃不出记忆的绝望感。

    在这样的煎熬,他的表情渐渐麻木,也不在咒骂既得利益者们的恶毒,因为每一个从获利的人在后来都因为这种原因死状凄惨,无一例外。

    供奉邪神的代价,显然不是人类能够承担的。

    而邪神自己,也必然要承担后果。

    不知过了多久,画面一转,不再是那些路人,而是少年沈云栖倒在池塘的画面。

    庄九析睁大眼睛,他意识到,他要触及到真相了!

    第67章

    池塘被晕染出艳丽的颜色,鲜血溅在雪白的莲花上带来死亡的气息。

    少年闭着眼睛任由水流将自己淹没,伴随着血液的流失,他的脸色异常苍白,唇角的弧度仍保持着微弯的状态,不知是在做一个美梦,还是在期待死亡后的景象。

    庄九析想要去触摸他。

    但是他现在似乎是在诅咒石的意识,完全不由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沈云栖生命的流逝,直至……死亡。

    他真的死了!

    庄九析吓了一跳。

    但是很,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发热……不,不是他,而是诅咒石。

    沈云栖的鲜血与池塘融在一起,将诅咒石包裹在其,大量的生命力成为了一种特殊的催化剂。

    诅咒石嗅着鲜血的气味飞进了少年的体内。

    他在贪婪的吸食着沈云栖的生命,却也牢牢地镶嵌在少年的体内无法脱身,不知过了多久,人类后背上狰狞的伤口开始缓慢愈合,胸膛再次出现了跳动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