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节

作品:《小糖精

    咔嚓。

    沈云栖差点把手机捏碎,笑的相当阴森,他幽幽的说:“我突然觉得你的存在也不是那么碍眼了。”

    因为有更碍眼的存在出现了。

    第68章

    庄九析真的很乐。

    没有人管束,也不用为身边人的安慰担惊受怕,手里的存款带来无限的安全感,无论是哪一条都足以让他感觉到满足的幸福。

    更别提,他最近还沉迷于泡吧。

    酒吧鱼龙混杂格外混乱,但是清吧会好很多,同样的喝酒的地方,这里放着舒缓悠扬的小曲,四周都是低声私语,让氛围都显得格外舒适。

    唯一的麻烦就是一不小心容易喝醉。

    对于酒量极差的庄九析而言,现在就是,一不小心喝了一口甜甜的鸡尾酒,完全没注意到度数,瞬间大脑发懵酩酊大醉。

    他在这里结识了几个不错的朋友,倒是不用担心醉酒会出事。

    坐在对面的小姑娘名叫曼曼,显然对他很感兴趣,一个劲的凑上来,笑嘻嘻的提议:“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不玩了,我要回家陪老婆。”

    庄九析嘟囔着,站起身就要走。

    其他人当然不放心,赶紧伸手来扶,“我们送你回去吧!”

    曼曼有些失望,跟在他们身后,声音低下来,“你结婚了啊……”

    “嗯,我老婆可漂亮了。”

    庄九析完全不知道他喝醉以后无疑是赶跑了自己的桃花,还一副骄傲的口吻讲述道:“我老婆人美心善,就连公媳不和的时候她都不和鬼哥计较!”

    这话,乍一听有些混乱。

    又是公媳又是鬼哥的,让人分不清人物关系。

    不过因为他喝醉了,大家也就没有多在意。

    庄九析所住的民宿就在清吧附近,其一个男孩扶着他进屋,调侃道:“幸亏你瘦,要不然我真不一定扶得动。”

    “好兄弟!”庄九析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一挥手,指着阳台上的方向,说:“给你介绍一下,我老婆!”

    众人抬眼望去,看到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他站在阴影处,面容模糊不清,唯独一双冷萃的紫眸异常幽深阴冷。

    大家傻眼了。

    “你……你老婆?”

    “对,我老婆!仙女!”

    庄九析瘫在沙发上动也不动,还不忘哼唧两声。

    曼曼也傻眼了。

    她以为自己的情敌会是一个隐忍大度的小媳妇,没想到会是个……男人?

    “你确定是那老婆?”

    她忍不住怀疑。

    庄九析歪了歪头,脑袋有些不清楚,但还是牢记特征,自信的道:“没错啊,黑头发紫眼睛,长得跟天仙似的就是我老婆。”

    众人:“……”啊,的确是紫眼睛。

    阳台上的男人也走了出来,灯光下,男人一身西装优雅得体,五官深邃面含笑容,的确是与庄九析形容的无二差别。

    跟天仙儿似的。

    他朝大家微微颔首,一副主人公的姿态,悠悠的道:“麻烦大家送我老公回家了。”

    “不客气……”

    大家干笑一声,莫名觉得有一股压力笼罩在心头,也不敢多聊,纷纷找借口离开了。

    怎么都跑了?

    庄九析不解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眯着眼睛又往旁边看了看,疑惑的嘟囔:“老婆,你不是立在阳台上吗,什么时候能自己长腿跑过来了?”

    他打了个哈欠,生理性的泪水充斥在眼圈四周。

    沈云栖微微俯身,优雅的伸出指腹拭去他眼角的泪珠,轻笑一声,说:“我是你老婆,不长腿怎么伺候你?”

    他说着,捏住小崽子的下巴迫使对方仰起头,男人冰冷的薄唇在庄九析的脸颊上微微摩擦,似乎在轻嗅他身上的气息,然后亲昵的顺着脸颊一点点挪动到他的唇边……

    “唔……”

    庄九析下意识的把他推开,晃了晃昏沉的大脑,意识模糊之际还很固执的抗拒,“不行!”

    “哪里不行?”沈云栖的眼底泛着冷意,声音却格外温柔,循循善诱:“我是你老婆,亲吻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不行……”

    庄九析打着哈欠迷糊的说:“我不和人亲亲,老婆是手办,也不可以亲亲。”

    “但是你和沈云栖,还有你的鬼哥都有亲亲过。”

    “嗯……不一样!”庄九析很固执的辩驳:“他和别人不一样,可以亲亲。”

    什么是不一样?

    可以亲亲的不一样,又是什么关系?

    男人显然没有想过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一瞬间表情有些晦涩,连那股郁结在心的怒意都没出息的散去了几分。

    他弯了弯唇,轻声挑破:“他们爱你,你和他们亲亲,是在回应这份感情吗?”

    “唔……”小崽子语塞了,低下头,似乎陷入沉思。

    沈云栖继续步步紧逼:“如果沈云栖在你心目并不重要,那么为什么不去支持你的厉鬼哥哥,把他的人格吞噬掉,这样你就可以和你的鬼哥双宿双栖了。”

    “为什么,他们之间不可调和的问题,你却要烦恼到逃避?”

    小崽子烦躁的想要推开他。

    沈云栖偏偏就强势的将人固定在沙发上,他低头,一双紫幽幽的瞳孔注视着庄九析,眨都不眨,沙哑的声音带着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紧张急切。

    他问:“庄九析,告诉我,沈云栖在你心目有没有一席之地?”

    他本应毫不在乎的掠夺,他本该潇洒的说出得不到就完全毁掉,但最后却愚蠢又贪婪的渴求心爱之人的一丝回应。

    他想知道答案。

    想知道对于庄九析而言,他的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

    庄九析脸颊酡红,朦胧的眼睛看着他瞪的溜圆,一时间令人分不清是在醉酒还是清醒。

    他没有再挣扎,反而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是沈云栖!”

    他恶狠狠的说:“就是你这个老王八,坏心眼贼多,又是带坏我鬼哥,又是一个劲的逼迫我。”

    他说完,突然一把扣住男人的后脑勺,然后狠狠的亲了上去。

    沈云栖被他打的猝不及防,直到唇边多了一片滚烫的温度才反应过来,他的瞳孔扩张,第一次出现惊愕的神情。

    一个吻。

    来自庄九析主动的、对沈云栖的亲吻,而不是对厉鬼先生。

    庄九析亲完之后擦了一把嘴唇,鄙视的看着他,哑着嗓子,行赳赳气昂昂的道:“傻眼了吧,看你还敢不敢逼我!”

    说完一闭眼,睡了过去。

    面无表情的沈云栖:“……”

    哦,还是在醉酒。

    -

    庄九析这一觉睡得头痛欲裂。

    他趴在床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昨天晚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他老婆露娜长腿了?

    不……那好像是沈云栖!

    因为沈云栖一直在逼他,所以他干脆破罐破摔的亲了对方?

    庄九析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沙发上的男人听到动静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淡淡的道:“醒了。”

    是鬼哥,不是沈云栖。

    庄九析松了口气,还好,他虽然耍流氓亲了对方,可是还没想好怎么应付对方呢,是鬼哥出来就好了。

    然后,就听厉鬼先生沉声提醒:“你昨晚上,亲吻了沈云栖。”

    庄九析:“……”

    厉鬼先生加重语气:“你主动亲吻了他。”

    “啊……”庄九析尴尬到有些抓狂,他一边四处张望着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边硬着头皮应付厉鬼先生,随口说道:“所以呢?”

    “鬼哥你又吃醋,我也亲你一下?”

    突然,房间里没有声音了。

    嗯?

    不兴师问罪了?

    庄九析怪的看过去,就见厉鬼先生努力绷着脸不露表情,但是脸颊、耳垂甚至脖颈都已经是一片粉色。

    被一句话调戏到失态的纯情鬼哥。

    然后,纯情的厉鬼先生就面无表情的坐到了他的床边,眼神略有飘忽,但声音很肯定的给了他一个……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