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节

作品:《小糖精

    “……”

    沈云栖沉默了一瞬,声音古怪的问:“你最近是不是偷偷跑去看海棠了?”

    “胡说,我才没有!”

    庄九析当然不想承认,被gay了以后,他就胆战心惊的跑去某花卉站看了几篇同志,然后更加怀疑人生了。

    但是……

    他迟疑了一下,睁开眼睛按耐不住疑惑,问:“你怎么知道的?”

    沈云栖嗤笑一声,“我给你吹个头发梳梳毛,你都能摆出一副要被强上的样子,你自己没发现吗?”

    庄九析的脸顿时黑了,张牙舞爪的反唇相讥:“还不是因为你太变态,竟然拿鬼哥性转的事情来威胁我,然后就为了体验一把给我梳毛?”

    他还是很震惊,“沈云栖你是变态吗?”

    沈云栖优雅的给他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他看起来人模狗样的,闻言却是微微一笑,从容且坦荡的回答:“我是啊。”

    轻飘飘的一句话,完美击败庄九析。

    后者瞠目结舌。

    这就是所谓的只要我不要脸,这个世界就拿我没办法吗?

    算了,只要老王八信守承诺,别让鬼哥发现那件事,他是梳毛就梳吧!庄九析放弃挣扎了。

    沈云栖还真就只是给他梳毛,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堂堂身价百亿美元的大佬,如今做起伺候人的活那叫一个得心应手,吹头发、梳头发,最后是拿着密尺梳子一点点将狐耳上的碎发梳下来。

    整个过程,沈总非常享受,完全是乐在其。

    狐耳滚烫的温度几乎要融化手指。

    沈云栖捏了捏,立刻感觉小崽子的狐耳敏感的颤了颤,长长的狐毛拂过来,仿佛在他的心头挠了一下。

    让人有一种将小狐狸精拆骨入腹的破坏欲。

    男人眯了眯眼睛,冷静的制止的这种冲动的思想,还不是时候。

    在理智崩盘之前他非常克制的松开手,移开视线,“梳好了。”

    唰!

    狐耳立刻被收回体内。

    庄九析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特殊举动这才放下心来,随后又赶紧问道:“这都晚上十点了,你确定鬼哥今天不出现了?”

    “他被我支走了,不然你觉得我怎么在晚上摸你的耳朵?”

    他白天是活人,晚上是死人,为了避免过敏,只能在晚上动手。

    沈云栖看着小崽子松了口气瘫在沙发上不动的模样,唇角不由带出几分笑意,他将一杯水递过去,调侃道:“有他整晚盯着你,没有夜生活的感觉很枯燥吧。”

    庄九析睨了对方一眼,没好气的说:“他不盯着我,我也不去酒吧了,拜你所赐,现在我所有的新朋友都认为我是有家室的基佬了!”

    这一切,都因为那晚他喝醉了酒,老王八趁虚而入,睁眼说瞎话喊的那一声:“老公!”

    淦!

    现在他是半点桃花都没有了。

    沈云栖被他逗笑了,懒洋洋的提议:“夜店也的确没什么好玩的,你要实在生气,我带你去玩点刺激的游戏当做赔罪?”

    庄九析狐疑的看着他。

    男人也不解释,直接从衣柜里翻出两件衣服,简单粗暴的丢给他,指挥道:“穿好,我带你去玩。”

    他一正经起来,小崽子就容易被唬住,也没反应过来会不会又被坑,就这么傻乎乎的换上了休闲服,一出门,就被拐上了车。

    “你要带我去哪?”

    男人在专心开车,没有回答。

    窗外是呼啸的风,夜景在眼前迅速闪过,庄九析在车里做了很久,眼睁睁看着汽车驶出小镇,又是很长的一段路程。

    沈云栖停下车抵达目的地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

    庄九析从车里探出脑袋,四下看了一圈,到处都是夜灯环绕的跑道,耳边是摩托引擎发动的声音,他的眼珠慢慢瞪大了,“这是……赛车?”

    靠——!

    沈云栖一来,整个赛车场便都安静了下来,工作人员迅速上前,似乎这个偌大的场地只为他一人服务。

    庄九析扒着车窗感慨:“没想到老王八都一把年纪了,竟然还玩的这么时髦?”

    “三十岁很老吗,小兔崽子。”

    一只大手从旁边伸过来,敲了敲他的脑袋。

    庄九析无辜的抬头,就见沈云栖已经换好衣服。

    夜灯下,红黑相间的赛车服完美的勾勒出男人修长的身形,盘正条顺肩宽腰细,那张懒洋洋的嘲讽脸美的惊心动魄,炫目夺神。

    小崽子愣了愣。

    然后就被打开车门,从里面揪了出来。

    直到坐上对方的赛车后座,他才反应过来,紧张的抱住男人的腰,问:“沈总!沈先生!沈大佬!你上一次赛车是什么时候,技术行不行啊,千万别把我甩出去啊!”

    男人的低笑声从头盔溢出来。

    庄九析只听引擎的一声轰鸣,他下意识的用力抓住沈云栖的衣服,下一秒,赛车疾驰而去。

    呼啸的风在耳边砸过。

    然后整个山路上都是庄九析的嚎叫声。

    “老王八你开慢点——嗷呜——我还不想死啊啊啊啊啊——我还有很多好吃的没吃过呢,做鬼多想不开啊啊啊啊啊——”

    一个小时后,赛车停在了半山腰。

    庄九析下来,摘下头盔,摊在地上喘气,胸膛剧烈起伏。

    真……真刺激……就是太吓人了!

    他扭过头,看了看始作俑者,就见男人靠在车旁抽了一支烟,夜色下,他的身上有一股野性的美感,像是被城市束缚太久的野兽终于放虎归山。

    这一刻,沈云栖显得格外动人,庄九析不自觉的便看的入神了。

    男人抽完一支烟,沙哑的嗓音突兀的响起:“十年。”

    “什么?”庄九析没懂。

    男人侧首,含笑看着他,说:“我有十年没玩过赛车了。”

    “自从身体越来越差劲,晚上离魂后的状态加重,这具身体就几乎完全废掉,只能提前过上养老等死的日子了。”

    “直到现在,完全掌握自己的身体灵魂,才算活着。”

    他说这话时,紫眸明亮璀璨,不再是饱含恶意讥讽,而是泛着一股纯粹的对活着的兴趣。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庄九析。

    无论是哪个人格的他,都离不开的庄九析。

    沈云栖第一次觉得,倘若是命注定,那也挺好的,小崽子的存在让他开始觉得,被命运推动的感觉也不是那么糟糕。

    他的小崽子眨了眨眼。

    然后一个头盔砸了过来。

    庄九析大怒:“十年没玩过赛车,你还敢带我来浪,靠,我果然是在生死边缘反复试探!”

    沈云栖先是错愕,而后抱住头盔笑的前仰后翻。

    “好好好,我错了……”

    他说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安排人将跑车送过来,准备将小崽子送回家休息。

    但是……电话刚挂断,就听小崽子犹豫的说:“要不……还是直接开下山吧,别让人家把跑车送来了?

    沈云栖看了他一眼。

    庄九析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然后理直气壮的说了一句:“这么刺激的活动,今天不玩的尽兴,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玩了!”

    原来骂归骂,还是上瘾了。

    沈云栖一边忍笑一边将头盔递过去,“那走吧。”

    小崽子高高兴兴的跟着走上去。

    大约是因为带他兜风,这一次沈云栖开的不是很。

    庄九析一边享受着吹风的乐趣,一边忍不住感慨:“我发现其实你这人还是挺不错的,虽然有点狗,但是总体来说对我挺好的。”

    “诶……如果能只做好兄弟就好了。”

    他嘟囔了一声,“或许你和鬼哥都是女孩子,我也肯定不会这么纠结了。”

    他的自言自语被淹没在风。

    突然,赛车停了下来。

    庄九析疑惑的抬头,这才开了几分钟,怎么突然又停了?

    紧接着,就见前面的男人摘下头盔,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开口便是冷冷的质问:“你和沈云栖还跑来赛车了?”

    庄九析傻眼。

    “鬼鬼鬼哥???”

    鬼哥怎么会突然出现!

    毫无征兆,神出鬼没。

    厉鬼先生皱了皱眉,似乎还在接收信息量,紧接着脸色越来越黑,最后咬牙切齿的说:“性转?你告诉我读者都在吃我们的cp,指的是你把我的角色性转成女孩子了?”

    “而且为了贿赂沈云栖,你还洗完澡让他给你梳毛!”

    “庄·九·析!”

    庄九析惨叫一声:“……老王八不是说,他有办法能不让你知道这些吗!我日,他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