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节

作品:《小糖精

    第71章

    夜色正浓,黑暗笼罩在整个山谷。

    路灯下,头盔被无情的丢在地上,男人坐在赛车上,牢牢地圈住怀纤细的身影。

    少年被迫坐在他的腿上,两只手向后无意识的抓住身下的摩托,他仰着头,伴随着脖颈处被男人啃噬着那股密密麻麻的刺痛,身体不由得一阵蜷缩。

    “鬼哥……我……我错了……!”

    庄九析敏感的整个人都在打颤。

    他挣扎着试图转头避开男人的动作,但是下一秒便被扣住腰肢狠狠的拉回来,呜咽与求饶声一同响起。

    男人侵略性的呼吸顺着脖颈向上蔓延。

    “你没有错,”伴随着亲吻耳垂的温柔,男人在庄九析的耳边低声絮语:“喜欢女孩不是你的错;愿意与纵容你的沈云栖走的亲近也是你的自由,其实从始至终都是我在自作多情,还期盼迹出现能够得到一个美好的结局。”

    他说着,嘲讽的低笑了一声。

    分明是在自嘲,但是这一刻,庄九析却敏感的心头一颤。

    紧接着,厉鬼的声音阴冷入骨:“我现在偏偏就不想再等了,与其期盼一个迹的降临,不如我来强求。”

    少年慌乱的抬头,夜色下,撞上了一双紫幽幽的瞳孔。

    平日里冷淡克制不动声色的眼眸,如今已然染上一层偏执疯狂的颜色,显得格外阴森鬼魅。

    像是打破了一贯的守则信仰,完全释放出心底的恶魔,这一刻他看起来完全就是索人性命的厉鬼。

    庄九析被吓了一跳,慌乱之际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厉鬼,紧接着身体失重的向后摔去,伴随着惯性,他直接从男人的腿间跌落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嘶……

    手臂在地面上摩擦出尖锐的疼痛。

    男人也从赛车上走了下来,步步逼近。

    庄九析疼的站起来。

    面对男人的靠近,他甚至来不及思考正确的应对方案,只是本能的坐在地上,警惕的往后挪动,声音都磕绊起来:“鬼、鬼哥……你先冷静,这件事我们可以慢慢来……”

    即便是再傻,他也能看出来这个时候的厉鬼先生状态不对。

    可惜,一两句话完全无法稳住对方。

    男人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他,像是在看无路可逃的猎物,他俯下身,伸手握住少年的脚踝,缓慢的、一点点朝自己的方向拉过来。

    庄九析刚拉开的一米距离,转眼间整个人已经不受控制的跌入男人的怀抱之。

    他的手腕被钳制住,只能随着对方的动作被迫抬起来,男人的指腹在擦伤的手臂处划过,他疼的颤了颤,委屈看看的看着对方,没敢出声抱怨。

    厉鬼先生面无表情的样子很恐怖。

    还没有想好应对之策,便见男人低下头,紧接着滚烫的温度从伤口处传来。

    庄九析顿时瞪大了眼睛。

    男人吻在他的伤口处,舌尖划过鲜血卷入口,慢慢吮吸,带着一股疯狂、痴缠的意味,似要一点点的将人完全吞噬。

    伤口处又酥又麻,伴随着厉鬼亲昵疯狂的举动,还有一种要被吸干血液的恐惧感萦绕在心头。

    头皮发麻。

    “鬼、鬼哥,你不会真的要杀了我吧……?”

    厉鬼闻言微微抬头,他冷淡的唇边染上妖冶的血色,然后身体慢慢像少年靠近,呼吸声洒在两人的鼻尖,然后是一个混合着血腥味的亲吻。

    男人的声音嘶哑阴冷,在他身边缓缓低语:“你死后会独属于我,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会有任何无谓的烦恼,我有什么理由不动手呢?”

    他看着少年,那贪婪恐怖的目光,似乎在斟酌从哪里入手,将他整个人完全拆骨入腹,吞噬的一干二净。

    他已经彻底厌倦了隐忍守护的滋味,当看不到希望时,剑走偏锋的欲望就会被无限放大。

    最初他以为是小崽子先开始的这场爱情,在自我纠结、攻略后,却发现是一场误会;

    他以为庄九析对他是不同于旁人的,所以在得不到爱意回馈时,他开始说服自己安于现状,退后守护;

    在找到真实的记忆后,他害怕小崽子会受到伤害,不惜与自己同归于尽,可是在他彻底放手时,对方又怀着满腔的赤诚在意跑过来投入他的怀抱,根本不给他结束一切的机会;

    他以为他终于等到了一丝回应,看到了迹出现的希望……

    但是最后却是一场笑话。

    连所谓的“以他为原型”的角色,都被性转成女性才得到一丝机会。

    荒唐又可笑。

    就像是他小心翼翼的守护着期盼迹的模样一样可笑。

    厉鬼深深的注视着他的挚爱。

    贪婪的欲望染上瞳孔。

    理智在被一寸寸破坏,只剩下一个念头在心头萦绕:

    ——杀了他,就可以将人永远的禁锢在自己身边!

    杀了他。

    得到他。

    冰冷的指尖落在少年纤长的脖颈上,那脆弱的喉咙,只需要轻轻一转,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庄九析已经感觉到,危险就在眼前。

    但是这个时候他连象征性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垂头丧气的嘟囔了一句:“死就死了……但是死了以后,鬼哥你可不能没收我的手机……就算做鬼,我也要做死宅鬼。”

    落在脖颈处的指尖一僵。

    死亡就在眼前,小崽子却是毫无防备,或者说是完全放弃抵抗,甚至都已经懒到将身体拱在男人怀里,一闭眼,壮烈道:“动手吧!”

    这句话,像是一盆冷水泼在头顶。

    厉鬼突然冷静了下来。

    他下不起手,用伤害对方的方式将人控制在身边,更不想面对一个失去乐、如同行尸走肉的小崽子。

    男人闭了闭眼,满心苍凉。

    罢了。

    狠不下心来强求,就要学会面对现实。

    厉鬼先生抬了抬手,最终也只是无力的放下来,声音沙哑克制:“……别怕,我不会伤害到你。”

    庄九析没有等来死亡,疑惑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男人平静的面容,无波无澜如一潭死水,不带有任何情绪。

    厉鬼先生从来都是阴郁的、自闭的,甚至是冷漠尖锐的,但绝不会是这种信念破碎后放下一切的死寂。

    庄九析看的心头一震,紧接着心脏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针扎过似的,不知是何等滋味,总之就是说不清的不舒服。

    他不喜欢看见鬼哥这副模样。

    甚至是有些心疼。

    心疼在最后关头、还是对他的爱护战胜了一切,最后也没舍得下手杀人的厉鬼先生。

    他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放过了唾手可得的庄九析?

    庄九析不知道。

    但是在男人起身与他拉开距离的那一刻,他本能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话语不经大脑脱口而出:“你别难过!”

    厉鬼先生显然没想到,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的小崽子竟然还有勇气对他伸出手,不由一怔。

    少年抓着他的手,低声讷讷的说:“你别难过……你这样我看着特别心疼。”

    “我特别怕你会哭出来,又觉得你不会哭,但是比哭还要难受。”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的内心一片混乱,完全无法思考。

    庄九析笨拙的爬起来坐在厉鬼先生的腿上,他眨了眨眼,看着男人错愕迷惑的神情,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成就感。

    “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慢慢接受,又没有说不接受你,你看除了你,我连手办老婆都不会去亲亲的,还不能说明我很在意你吗。”

    他抱怨着:“你今天太凶,完全吓到我了。”

    小崽子的甜言蜜语那是张嘴就来。

    厉鬼先生的瞳孔放大,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声音都哑的近乎无声,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不知所措的呆滞,“……你,”

    庄九析将手抽出来,捧着男人的脸,注视着对方那双动人的紫眸,像是受到了蛊惑,着魔了一般低下头,吻上去。

    一个甜甜的吻。

    啊……好像是真的被掰弯了。

    算了,如果对方是厉鬼先生,那也是可以接受的。

    第72章

    庄九析还是搬回了荣深庄园。

    小镇虽好,但娱乐设施太少非常不达,唯一的清吧去了也没意思,更别说还有一个爹系男友虎视眈眈,他也没法去造。

    还不如去住呢。

    更何况,承认自己被掰弯之后,庄九析更没有理由留在小镇、刻意避开某人了,他现在简直就是鬼哥的随身挂件,厉鬼现在走到他都要带上他,半点不肯移开视线。

    “好无聊……”

    深夜,他抱着玩偶熊蔫蔫的坐在三楼,看正在一侧看书查资料的鬼哥,垂头丧气的抱怨:“太无聊了,自从好大儿自己跑去单排以后,我每天的娱乐爱好就又少了一个打游戏。”

    厉鬼先生将平板丢给他,淡淡的说:“那就画画。”

    “……”

    小崽子打了个无聊的哈欠,想要拒绝,但是看对方严肃的表情,还想悻悻的停下自己摸鱼的动作。

    突然开始怀念老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