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兄长的训诫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霍野来早已料到,自己拿的是玛丽苏女主剧本。

    从八岁初入剑宗,结识诸位师兄师姐时,她就坚定不移的相信,将来她会成为能够一剑涤荡大荒的女剑君。

    可惜,兄长霍问洲不相信她的预感,屡屡劝诫她,作为剑宗天资平庸之辈弟子的典型代表,她还是应该以勤勉修炼为主。至于胡思乱想,等她到山下开铺子时自有大把的时间去浪费。

    剑宗的老规矩,派中剑修修为低微且不得寸进,若是寿元也将尽时,不想再四处游历的,可以自行到剑宗山下寻地做生意。宗门为其提供庇护和保障。

    剑宗的弟子的养老保障和霍问洲对霍野来的期待由此可见一斑。

    霍野来耐心整理着铺中的药材。普通百姓若是每年缴纳一定的灵石,也能在剑宗山下开店做生意。是以,霍问洲虽然只是凡人,也因此能在此地开间小药材铺,售卖些常见的灵草。等她把手头的活计干完后,霍问洲才和隔壁糕点铺子的老剑修唠完嗑,一步叁咳嗽的走回自家药草铺。此时正值春日,霍问洲却依旧裹在厚重的皮毛中。他生来体弱,婴孩时又被魔修所伤,因此身体比普通凡人更加孱弱,霍野来只看他在春风中立着,心就忍不住揪起来。

    “哥哥身体最近如何?我在南涯小秘境中取得了十株赤水果,再差几株玄阳草,赤火丹的药材就齐了”霍野来瞧着仍在咳嗽的兄长,问道。

    “不过是老毛病了,之前我不是嘱咐过你吗,南涯小秘境对你的修为已无进益,你应当在剑宗中勤加修炼,怎么又跑出去历练。你素日修炼速度本就缓慢,还不努力练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霍问洲皱着眉头,忍不住咳嗽起来。

    霍野来赶忙递过去一杯热茶,讨好道:“哥你不要生气,  我在秘境中也有诸多收获,轻雪剑法已经能使出第五式了。”

    霍问洲饮下茶水,又冷冷道:“习剑八年,轻雪你才学到第五式,进境还不缓慢吗,我看你还是回剑宗闭关,什么时候能使出第七式,你再出宗门好了。剑宗那个李重光,不是和你同一年入宗门吗,他还比你年长五岁,如今人家已经在修习徐风剑法了。按照你的速度,什么时候你才能追上人家呢。”

    “哥,重光师兄的资质你也不是不知道,天生剑骨的修炼速度怎么能和普通人一样呢。我要是修炼能赶上他才是不正常好吧。啊,对了,隔壁陈伯家常常来看你的那个姑娘呢,今天怎么没有来。以前每次我回来,她不是都在这里帮你照看铺子吗”霍野来唯恐她兄长再教训,连忙转移话题。她自小便是如此,想逃避兄长教训时就胡乱扯个话题。霍问洲对付她也早有一套,只是不理她。

    霍野来依然自顾自往下接话:“那个姑娘看起来很是仰慕你,不如哥哥你去向陈伯求亲,给我讨个嫂子,说不定来年我还能有个外甥叫我姑姑呢。”

    霍问洲还是忍不住被她逗笑,眉头都松了许多。“你天天脑子里都想着些什么,我一个病秧子,陈伯怎么会把孙女嫁给我。”

    霍野来见逃过一劫,连忙讨好道:“哥哥你在我心里是最俊朗的,远胜玉琼山上的几位师兄呢。”

    霍野来没有撒谎,霍问洲容貌不俗,经年的疾痛折磨并没有令他憔悴,反而愈发显出他身上不为风雪所催折的坚韧。这世上有人在令生命崩毁的折磨中呻吟挣扎,也有人巍然不为所动。霍问洲便是后者,他的眼睛中总燃着一团寒火,教人明白,他这样的人,无论在修真界还是凡世,都不是常人。

    霍问洲不再理她,只催促她回剑宗好好修炼。

    霍野来御剑而行,其实不是她不努力,而是对比单位都十分凶残。剑宗弟子历来不丰,相比同属昆仑派的丹宗,药宗,符宗,器宗,简直是人丁凋零。上代剑宗弟子只有叁人,就是她的师傅扶华剑君和扶季,扶越两位师伯,而扶季剑君早在叁十年前就在大荒失踪了。到了她这一代,倒是有五人。照霍野来看来,四位师兄师姐都像是拿了剧本的主角,个个都有buff加持。

    大师兄孟续,师承扶季剑君。入剑宗前是俗世勋爵子弟,某一日忽然顿悟,杀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后拜入剑宗门下。

    二师兄周岐山,师承扶越剑君。他并非人族,而是大荒中一支上古妖族遗脉,举族气运加于一身,说一句全族的希望也不为过。

    叁师姐柳如歌,师承扶华剑君。天生灵体,能断吉凶,知福祸。霍野来参加秘境历练前常常要靠二师姐推演宝物方位。

    四师兄李碎,师承扶越剑君。天生剑骨。年少时宗族被过路魔修屠杀,后拜入剑宗,修为增长迅速。

    有了诸位师兄师姐的对比,霍野开当然是暗淡无光,堪称昆仑派天资平庸弟子的典型代表。不过,正是有了各位师兄师姐的前车之鉴,她坚定不移的相信,她并非凶残天才派的主角,或许她的剧本是稳打稳扎最后达到剑道巅峰的温和派,还可能是某一日突然天降异宝助她达成大道的路子。总不可能同宗门的师兄师姐都有剧本,身怀绝技,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路人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