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赤火丹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他告诉你他是谁了吗”  宋清简不答反问。

    “安南沉氏弟子”霍野来迟疑的回答。眼前这少年总是让她想起自己的兄长霍问洲。

    宋清简扯起冷笑,似乎对她的回答早有预料。

    “他自然不可能对旁人据实相告,你被他骗了”

    “那他到底是谁?”心中朦胧的猜测被人肯定,霍野来追问。

    “你知道大荒叁十二城吗?”  窗外莲池的波光映在少年森森眉眼上。

    百年前妖庭崩毁,归属妖庭管辖的大荒从此陷入了无秩序的混乱,妖族四分五裂,争斗不休,魔修盘踞。凡人在其间苟延残喘。

    叁十二座城分布在大荒之间,为往来的修士提供补给。无论是魔修还是妖道,无论犯下了怎样的罪孽,都能取得叁十二城的庇佑。霍野来之前在典籍上看到过,无数犯下大错的修士或是入魔叛道的修士都会千方百计逃往大荒。因为只有在叁十二城,他们才能苟延残喘,觅得一线生机。

    也只有如此,剑宗的几位长老才会常年在大荒游历,希望有机会击杀那些叛门入魔,造下杀孽的修士。

    “沉兄他和大荒叁十二城有什么关系?”霍野来虽然怀疑沉意之的身份,却从未想到他会和恶名在外的叁十二城扯上关系。

    “你口中的沉兄,就是大荒叁十二城的城主,沉夷之”  宋清简笑得不怀好意,似乎在期待着霍野来露出被欺骗后伤心欲绝的表情。

    “哦?”霍野来面上尽量保持着平静,心中却掀起轩然大波。无论是这深夜突然来访,莫名告诉她“沉意之”真实身份的宋清简,还是一直同她调笑玩耍,看似俊秀温润的沉意之的身份,都让她觉得困惑愕然。

    “你跟我不过一面之缘,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么多?我又凭什么要相信你?”  霍野来叹气。

    “我不曾骗你,如今沉夷之是为了宋府的冰魄珠而来。我兄长已经孤立无援,你既然是剑宗弟子,自然会选择站在我们这边,即使你帮他也没有关系。大不了破罐子破摔,鱼死网破罢了。”  宋清简勉强说完这一段话,便压抑不住的咳嗽起来。

    “况且,我不相信他那样狠辣的人没有逼迫你,难道你真的是心甘情愿自己跟着他?”宋清简又补充道。

    霍野来想起神仙蛊,想起沉意之那次夜袭,又想起拍卖场她被沉意之救下,心中杂乱无章。如果他真的是大荒叁十二城的城主,那他岂不是一直都在骗她。

    他口中说愿娶她做夫人,或许心中还在嘲讽她?

    可她身上并没有什么能让他贪图的东西。

    “说了这么多,不过都是你一面之词,我为什么要相信你?”霍野来心沉下去。却依旧不改口。

    “你跟我来”宋清简抓住她的手腕,看似瘦弱的臂膀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霍野来被他拉入水中。湖面的波光被打碎,又重新聚拢。徒留满池莲叶,临水自怜。

    冰冷的湖水中,宋清简的发髻散开,绸缎一样的长发似海藻般拂过霍野来的脸庞。

    他带着霍野来一路向水下游去。

    直至一石壁上的洞穴。

    两人爬上洞穴。宋清简脸色被冻的青寒,衣衫上的水滴落下来。可他还是一路拉着霍野来往洞穴深处走去。

    石壁上渐渐闪出莹莹微光。

    自己总归是修士,他一个凡人,不可能对自己动手。

    怀着这样的想法,霍野来任宋清简带着她向前。

    眼前突然空阔,一潭寒池,池中卧着一颗闪着寒光的圆珠。

    这便是宋清简所说的冰魄珠?

    越靠近那颗珠子,周围的气温就越低。霍野来感到森森寒气自周身涌入肺腑。她身为修士尚且如此。而身旁的宋清简早已发抖,眉目上凝上来霜。

    宋清简只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素白玉瓶,倒出一粒赤色丹药吞服。然后他面上又恢复了正常,颊上升起一抹红潮,显得越发诡艳。

    “二少爷,这是什么丹药?”霍野来想起兄长畏寒,宋清简的病状同他相似。

    顾不得寒冷,她便问道。

    “这是赤火丹,我兄长寻来给我的”宋清简显然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愣了愣。从怀中掏出玉瓶给她。

    “这就是赤火丹?”霍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这儿看到。

    “怎么,你想要?”宋清简瞧出来霍野来对他的玉瓶眼神热切,又收回来。

    “你要是想要,宋府还有很多,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赤火丹自然奉上。”

    “什么条件?”霍野来顾不得许多,只要能让哥哥在发病时少受些苦楚,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去争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