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自己把衣服脱下来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令均走得快又疾,执法弟子还不知要如何是好的时候,陈庆就一声大喝。

    “快开启法阵!”

    昆仑派在宗门内各处都布置了法阵,其中执法堂所在地的法阵威力最为强大。

    与其说是防止被处罚的弟子妄图逃脱,倒不如说是因为历代执法长老闲得无聊,日日除了惩戒弟子外,就是忙着研究加强执法堂法阵。

    其中又以令均最突出,他头几年刚刚做了执法长老,因杀性未熄,只能把注意力转向别处。

    昆仑派被历代执法长老加固过的法阵杀伤力极大,自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旁的弟子听到这话,忙不迭将灵石嵌入法阵开关。

    青光自执法堂前广场石砖上的纹路闪现。

    霍问洲抱着霍野来,令均护在他身旁。就要御剑而起,只是那青光十分难缠,挡住他们的去路不说,来势还十分凶猛,青光不过擦过令均,就在他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眼间青光即将封住他们上方的天空。

    霍问洲厉喝道:“你先御剑带她上去”

    说话间就将霍野来抛给令均。

    霍野来只觉得天旋地转间,自己就换了个位置。

    令均也不犹豫,抱住霍野来,就一剑划开即将闭合的青光屏障,从缝隙中飞了出去。

    霍问洲握住刀。

    又是那抹凄艳的刀光,

    惊鸿秋水般的刀光,划破了即将追袭令均而去的青光。

    法阵中的青光转而冲着霍问洲而来,他的刀法轻灵明快,几瞬便斩出数次,将来势汹汹的青光逼得退回去。

    “哥哥!”  霍野来在令均的怀中惊叫,几次青光都差点要挨上霍问洲。

    “别叫了,他肯定能出来的!”  令均皱眉道。

    “再不走,一会长老们就都追出来了,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  令均冲着场中的霍问洲喊道。

    霍问洲无奈看向他们。

    以为他不想走吗?

    也得走的了才行啊。

    青光越逼越急,霍问洲且战且退。

    忽然刀势大作,生生将那青光撕开一个口子,强行跃了出来。

    “走!”  他急忙赶上还等着他的令均。

    催促着他们迅速离开。

    令均不多言,便带着兄妹二人御剑而飞。

    叁人一路疾行,而后为了掩饰踪迹,便寻了个人间的城池,假扮成凡人,等在此地避避风头再走。

    刚进客栈,霍问洲就抑制不住喉间的咳喘。

    他每每咳嗽起来,全身都像在变形,声带嘶哑得像要裂开,胃部像被箍住那般,眼球充满了血丝。

    他无法站稳,活像要把肺也咳出来一般,听上去就像他的肺也要在咳嗽声碎裂。

    令均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咳完。

    他一咳完,就马上将嘴边的血迹揩去,唯恐被霍野来注意到。

    “你的伤到底能不能治?”

    令均将霍野来安置在床上,就转过来问。

    霍问洲摇头微笑,“只能用药抑制。”

    令均也知道自己问了也白问,要是能治,他也不至于拖到今天。

    “什么药草?我去找。”

    “红参花,海珠,探阳草”霍问洲报出几个药名。令均便飞也似得出房间去。

    屋子里静了下来,霍野来躺在床上,终于能好好和哥哥说上话。

    “哥哥”  她虚弱地叫道。

    霍问洲便移步床前,看着她沉沉叹气:“受了委屈?”

    他清瘦干燥的手抚上霍野来的额头,素来如同寒焰般的眼睛里满是疼惜。

    几日来心中的不甘,伤心,绝望和痛楚在此时崩盘。

    霍野来眼中一下子就涌出了泪水。她抓住霍问洲的袖子,霍问洲便顺势将她抱在怀里。

    “也没有,就是,就是害怕”

    霍野来还在嘴硬。

    霍问洲将她的泪水擦去,又叹了一口气。

    他郑重地盯着她道:“不许哭!你要记住,我不是每次都能及时来救你。你是我的妹妹,是霍家的女儿。你要学会靠自己。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永远在你身边。”

    霍问洲说到这里,顿了顿,胸腔中好像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喘咳。

    他继续道:“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不要哭。”

    “哥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霍野来听到这,已经忍不住揪住他胸口的衣衫,连声追问。

    “人终有一死,就算修为高深,有搬山越海之能,最后也要死去。天下之大,能永生不灭者又有几人呢?”

    霍问洲看着妹妹紧张的面庞一笑,说道。

    “可是,可是”  霍野来被他的话吓道,一时想不出来该说什么。

    兄长是她身边最最亲近,心中最为依恋的人。

    她以为哥哥永远不会弃她而去。

    这并非他所愿,但他却不能阻止这可能的发生。

    “我会好好修炼,找出办法给哥哥治病。”  霍野来顾不上腹中疼痛,忙向霍问洲保证。

    “要是你真能这么做,就最好了”  霍问洲揉揉她的脑袋。

    见她一直捂着小腹,又问:“可是受伤了?”

    霍野来摇头,低低道:“之前在执法堂的监狱里,我被人喂下了炎晶,也不知道”

    “什么?”  霍问洲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连忙驱动灵力,为霍野来检查身体。

    “你,咳,把衣衫掀起来。”  霍问洲眼睛看向别处,有些别扭道。

    他有一门医家法诀,用灵力覆盖双目,就能窥视到人体的内部。好方便诊断检查。

    只是病患伤处需要赤裸,没有衣衫覆盖,法诀才能生效。

    “哥哥,你说什么?”  霍野来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霍问洲脸色不变,硬邦邦道:“把你的衣衫掀开,我为你检查,看怎么把炎晶取出来”

    只是他语气多少有点不自在。

    霍野来此时穿着的是昆仑派女弟子服饰,上下一体,想要露出腹部,就得将衣裙全部除去。

    “哦,好,那,那你背过身去”  霍野来脸一时涨红,磕磕巴巴道。

    霍问洲立时转过身去。

    身后衣料摩擦,窸窸窣窣。

    霍问洲努力想要努力表现得自在一些。

    他甚至希望自己此时能再咳嗽起来,就不用尴尬地等着妹妹脱衣服。

    “哥哥,好了”  霍野来低声叫道。

    她将身上的衣裙除下,只留了肚兜和亵裤。雪白的双臂裸露在外,在房中昏暗的光线下,泛着莹润的光泽。

    高耸的乳儿被藕荷色肚兜包裹着,呼之欲出。

    霍野来此时正双手抱臂,不知道眼睛该看向哪里。

    霍问洲闻言转身,看到眼前的情形,就是一滞。

    ——————

    提早放一章,记得送珠珠和评论pick哥哥出道吃肉啊

    还有下一个幻境主角你们希望写谁?

    在犹豫写哥哥还是小宋,或者是周师兄?

    手残肝得有点累  ,但还是希望能再努力一把,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