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害怕被人发现'H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霍问洲贴近妹妹,将自己的鼻尖贴紧霍野来的鼻尖。

    “你看不见我?”  他上下摩挲,暗哑的声音带出的热气喷洒在霍野来脸上。

    耳朵痒痒的,脸上痒痒的。

    心里也痒痒的。

    霍野来明白了什么。

    大荒的今晚也有月亮,不是很明朗。

    黑暗中视物不清,她看着兄长近在咫尺的脸。

    模模糊糊,能看到他专注审视着她的,含笑的眼。

    “那你就不要把我当成哥哥,好不好?”

    霍问洲的唇贴上了妹妹的唇瓣,若即若离之间他说出了这番话。

    克制许久的爱恋在此刻迸发出来,不待霍野来回答,他便发泄般地咬上她的唇。

    不是温柔的亲吻,不是痴缠时的厮磨,而是在绝望面前最后的宣泄。

    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探进那薄薄一层衣衫,粗暴地揉弄着妹妹的双乳。

    乳尖很快在他掌下翘起来,顽皮的顶着他的掌心。

    每一次的拨弄都能引起霍野来的轻颤。

    血腥味在两人的口齿间传开。

    唇舌的厮磨像一场战争。

    他不住地渴求,不住的侵略,非得打消她最后一丝犹豫才肯罢休。

    “哥哥想做来来的什么?”  霍野来在窒息前最后一刻才推开了兄长。

    她轻喘着,闭上眼感受着他的气息。

    衣襟已经打开,丰满柔软的双乳暴露在欲遮未遮的衣衫外,淫靡又可爱。

    霍问洲的一只手还抓着她的右乳不肯松开。

    霍野来原本揪着兄长衣物的手慢慢划上他的脖颈。

    说出来吧,说出来的话,她才能得一个圆满。

    然而霍问洲在粗喘之外只有叹息。

    刚才冲垮理智的疯狂此时褪去,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克制自持的兄长。

    身下的欲望在膨胀,可神志却是从未有过的清晰。

    他不想做她的兄长,想要做她的男人。

    但这话教他如何说得出口?

    他甚至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活着出关见她。

    何必在此时给她一个虚幻的承诺和妄想?

    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但其他的他却是可以的。

    “你近几日身体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霍问洲一边问,一边又拨弄起她挺翘起来的乳尖。

    霍问洲动作下流淫靡,说出来的话却好像一个关心妹妹身体的兄长。

    颤颤巍巍的乳尖在他指尖中变硬。胸乳上传来的刺激和快感让她想要呻吟。

    霍野来敏感的身体因兄长的动作而更加情动。她能感受到自己下身已经湿润了。

    兄长在向她求欢。

    虽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可霍野来不想给他借口,就如同霍问洲不愿意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就如同他偏偏要找一个借口再来向她求欢。

    于是她偏偏闭口不言。

    沉默的,淫靡的氛围在一方小小床帐之间流转。

    “你个小混蛋。”  霍问洲看她不出声,忍不住骂道。

    他转而又叹息起来:“连和哥哥说话都不愿意了吗?这几日我施针后痛苦难耐,全靠想着你才撑过来。你怎么这么无情?”

    霍野来是先垮台的那个。

    胸乳被哥哥窝在手里,他一边挑逗她,一边卖弄自己的可怜之处。

    霍野来无论如何都受不住他这样的挑逗勾引。

    “来来身体不舒服,要哥哥帮忙。”  她还是妥协了。

    只是妥协带来的结果也算不错。

    霍问洲一直在等这句话,等着好好在妹妹身上发泄爱恋的借口。

    他将她散乱的衣衫撕扯开,就这么侧着身,抬起她的腿,把自己坚硬的性器挺进了她的身体。

    他来得突然。

    霍野来没想到兄长已经这么等不及,直接就进来了。

    坚硬灼热的性器直接磨的她身下的肉穴抽搐起来。

    他刚刚进来,她就泄身了。

    “哥哥,嗯”  她失神得靠着兄长,还沉浸在身下的欢乐中。

    一时间小穴内的紧裹让霍问洲闷哼出声。

    他强忍着想要在她体内挺身冲撞的欲望,静静等待她慢慢平复下来,才借着这波高潮的余韵慢慢动作起来。

    一下一下,频率不快,但他入得很深,也很坚定。

    霍野来只觉得这温柔的操干对她而言更像是折磨。

    好像泡在情欲的温泉里,温温柔柔,慢吞吞的。

    哥哥每次动作时她的快感都被拉长,然后才慢悠悠传遍全身。

    她的腿被架在兄长的腰上,好方便他的进出。

    借着这个动作,霍问洲在挺动腰身的同时能好好亲亲妹妹。

    她因为他的动作而呻吟。

    身体中腻出来的味道甜蜜而让他着迷。

    霍问洲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留下更多的印记,忍不住想要得到她更多的回应。

    她毫无保留在他面前绽放的娇媚已经无法让他满足。

    她身体中的柔软和湿润也不能阻止他想要听她亲口说出喜欢他的想法。

    “舒服吗?我在你身子里?”

    霍问洲诱使妹妹开口,低沉的声音几乎是腻着她的皮肤响起。

    然后他在她颊上留下一个吻。

    “哥哥,嗯舒服”  霍野来迷醉般的回应道。

    她话音未落,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问洲,已经休息了吗?我看看今天施针你难受,再来替你调养一下。”

    男子的声音隔着屋门隐隐约约响起。

    会被发现的想法一下在让霍野来绞紧了兄长的性器。

    霍问洲被她这突然一下夹的差点射出来。

    “哈......怎么了?害怕了?”

    他依旧架着她的腿,一下一下操干着,喘息着,低笑着问出声。

    敲门声又响起,这次则周问询的声音大了些。

    霍野来身下的肉穴又是一阵裹紧。温热的情欲和会被发现自己躺在哥哥身边被他操干的危机感让她忍不住恳求。

    “哥哥,不要,你快把则周打发走,哈,好不好?”

    霍问洲随着她的心意开口:“不用了。”

    他的声音暗哑低沉,让门外的则周听得大为奇怪。

    不会是真的疼狠了,不然怎么连声音都这么奇怪?

    于是他又开口:“真的不用了吗?你开门,让我看看,很快就完事儿。”

    屋内霍野来听到“开门”二字,小穴又是一阵抽搐,竟是又泄身了。

    “哥哥,哈,嗯,快让他走开”

    她小声气喘着开口,唯恐被屋外的则周听到。

    这番隐忍克制的模样被霍问洲看在眼里,心都要被她融化了。

    霍野来身下的肉穴飞快地收缩着,霍问洲的性器被妹妹紧紧地吸裹着。

    他一时间想不出要先将则周打发走,而是坏心眼地加快了操弄的频率和力度。

    惹得霍野来一下子呻吟出声。

    “啊,哥哥,太深了,呜”

    如泣如诉的声音隐约传出屋外,则周觉得自己更有必要为霍问洲检查一番了。

    “真用不了多久,我进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