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γúsんúщúм.℃òм 第六十七章狐狸得利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令均在圣池中出手迅速,负责收取灵龟壳的黄甲侍者抵不过他一剑。

    布星台上白露知晓了圣池中的乱子。

    白露心知不妙,然而她还是迅速派出了守卫追击被盗走的龟壳。

    灵龟壳虽不算如何贵重,但它代表的是西夜城的面子。如今在祭月节上被人当众盗走圣物,岂不是要被世人耻笑?

    况且如今作为大荒叁十二城主人的沉夷之还在西夜城中,她这个城主还想不想当?

    只有在沉夷之知道之前,将龟壳追回,抓住那个狂徒,她才能挽回一些脸面。

    然而白露如何也想不到,沉夷之此时已经在亲自追击那狂徒了。

    霍野来被令均带着,几次差点被沉夷之截住。

    剑气与灵气交激,两人速度极快。

    片刻的功夫西夜城就已经远在千里外。

    然而霍野来在令均怀中,早已察觉他的几次都是勉力才躲过沉夷之的攻击。

    伤绝剑的速度也较之前滞缓了一些。

    令均一面御剑,一面捂住了腰侧。

    上次被人截杀留下来的毒素还未曾清除,在他全力驱动灵气时发作的尤其厉害。

    霍野来发现了他的异状。

    “要不我跳下去,你先走,找到则周再跟他一起来救我。”

    霍野来道。xγusんuwu.ⅽⅽ(xyushuwu.cc)

    夜风将她的话吹的支离破碎。

    令均一面躲闪,未曾听清霍野来的话。他低头冲着怀中的霍野来喊道。

    “你说什么?”

    霍野来无法,只得攀上令均脖颈,在他耳畔将刚才的话复述一遍。

    颠簸之间她几乎要吻上令均脖颈。

    可惜剑君此时没有心思再害羞。

    怀中女子的话让他冷笑起来。

    “我再教你一个道理。剑客,可战不可退。”

    令均也不管霍野来是否听得见,他只冲着万里碧霄喊完。

    便收起伤绝剑,直直从万里之上向下坠去。

    既然不能摆脱沉夷之,那就好好打上一场。

    虽然身上有伤,但先打过再说。

    让他把怀中女子拱手让人?

    做梦去吧。

    令均将霍野来安置在巨树之下。

    转身便出剑迎上怒气未曾消减反而更加高涨的沉夷之。

    他出手也不含糊,剑光只射向还未落地的沉夷之。

    两人交手间尘埃飞扬。

    使得都是实打实的杀招。

    “令均”

    霍野来没有叫得住他。

    自己的灵力还被沉夷之封着。

    想帮忙也帮不上,再说沉夷之和令均之间的对决

    她就是能帮忙也没有用处吧。

    另一边令均话也懒得说,直接提剑上场。

    身上有伤,可习剑多年。只要不死,剑客就不能放下手中的剑。

    令均从来不喜欢自诩什么剑君。

    从幼年在大荒摸爬滚打,到后来混迹人间,乃至凌霄派执掌执法堂多年,他从来都认为自己只是个剑客。

    剑客心中有剑骨,今日便再一试。

    沉夷之翻身躲过那道剑光,瞥了一眼远处树下的霍野来。

    身后那剑光斩断数棵巨树。

    沉夷之早在追逐时就发现这人修为超群,此刻丝毫也不曾轻敌。

    他将五行篆书的杀招尽数使了出来,逼得令均提剑格挡。

    两人来回之间难分高下,只得继续缠斗。

    交手之间顾不上许多,周遭的树林几乎被他们清出一片空地。

    不知是剑光还是符篆的余威。

    霍野来所在的那棵巨树被瞬间击断。

    情势危急,她正担心着两人的打斗,未曾反应过来那被拦腰截断的树干就要将她压倒。

    为什么他们打架先倒下的是我?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霍野来眼睁睁看着那段树干朝她兜头砸下来。

    然而下一刻她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来。

    霍野来心神未定,入目皆是一片白。

    还有,还有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

    霍野来抬头,就见昨夜扮作狐仙夜敲门的白衣少年,正朝她笑得灿烂。

    她被抱着,不知朝什么方向疾奔而去。

    “你放下我!”

    霍野来在他怀里挣扎。

    霍野来可没有忘记这狐眼少年在竹林中想对自己做的事。

    况且,他昨晚可还来了一遭呢。

    落到他手里,跟落到沉夷之手里,不知道是哪个更倒霉一些。

    “姐姐还是安心待着吧,我可是知道那个人把你的灵力都封住了,不要再想用什么手段来吓唬我了。”

    阿糊笑得灿烂,对挣扎的霍野来道。

    他不知使了什么手段,速度居然奇快无比。

    霍野来弄不清楚他走的是哪个方向,也不知道那正在打斗了两个人知道不知道她已经被带走了。

    灵力被封印的霍野来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这狐眼少年的怀抱,索性直接放弃。

    她觉得自己今晚简直倒霉透了,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总该有办法才是。

    如今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大不了就当被这小狐狸咬一口好了。

    她身旁的景致不断变化,看来这小狐狸早就跑出了那片树林。

    也不知他如何找到了一处瀑布水泽,就在这水畔将她放下来。

    “姐姐,今晚是月圆之夜,可是咱们双修的好时机。我去寻个好地方,你可不要乱走,现在你没有了灵力,这大荒之中可不知道又多少凶兽。要是你乱跑被吃掉,我可不会什么复生的法术。”

    阿糊依旧笑得灿烂,半是威胁半是劝阻。

    霍野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无言以对。

    她径自盘腿坐下,对着那片倒映着月光的水泽,以示自己没有要跑的意思。

    走了是被凶兽吃掉,不走,今晚就要被这色欲熏心的小狐狸“吃掉”。

    还真是两难的选择啊

    阿糊不知是相信还是没相信,捏了个避水诀,便走入了那悬瀑后的孔洞中。

    霍野来眼瞧他身影不见,登时就起身要跑,可惜没走两步就触动了禁制。

    原来阿糊不敢信她,还是在她周身叁尺设了一道禁制。

    这要放在以前,她捏个法诀就能打破,可惜是现在。

    霍野来磨牙,重新坐到那水泽畔,就见不过去了片刻的阿糊又从悬瀑后的孔洞中出来。

    “姐姐可是等不及了?故意触动禁制好催我快点带你进去?”

    他依旧笑眯眯,狐眼娇媚,也不曾掩饰住少年的好心情。

    “哗——”

    霍野来伸手将水朝阿糊泼去。

    她就是看不惯这少年一副得意的样子。

    ————————

    沉夷之:  见面后我就亲了一下

    令        均:  老子就拉了下手

    阿        糊:  没想到吧  ,姐姐真好吃  ^^

    下章吃肉  ,我要人形兽形各种姿势都搞一遍!!!

    快点把评论和珠珠交出来,哈哈哈(?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