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γúsんúщúм.℃òм 第八十五章他厌恶她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夫人还想做什么?”

    她可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要来纠缠他?

    “上个月有幸听长老讲经。只是有几个地方我听的不是很明白,能不能请长老为我解释?”

    徐迟随便寻了个借口。

    “如此夫人病还未好,就如此急着研习佛法了吗?”

    莲池瞧着面前的轻薄女子。

    “自然。”

    徐迟说得坚决,实际上她心虚的很。

    “请进。”

    莲池低眉,为徐迟和雀儿让开了位置。

    他倒想瞧瞧,她要对他使什么手段。

    莲池的房间和寺院的厢房没什么区别。

    只是屋中也有他身上那种似冰如雪的味道。不知道是他常在室中熏香,还是如何。

    莲池不顾徐迟的打量,信步走到书架边上,拿起一卷经书,侧头看向徐迟。

    “不知夫人是何处不明?”

    “嗯”xγusんuwu.ⅽⅽ(xyushuwu.cc)

    徐迟咬唇,其实她哪里顾得上听经,全副心神都用来看这个和尚了。

    “不知长老上次所说的“五阴炽”是什么意思?”

    徐迟想起自己听人说过的几个佛偈。

    “五阴即是五蕴,五阴集聚成身,如火炽燃。人生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前七苦皆由此而生。”

    莲池将经书放回架上。

    “夫人可曾听明白了?”

    他转动腕间菩提,心中对她的轻视加重了几分。

    “明明白了。”

    其实徐迟是一窍不通。

    “既然夫人已经明白了,那就请早些回去休息吧。还有,明日听贫僧讲经,夫人还是多用些心。上次讲经,贫僧并没有提到这人生八苦。不知道夫人又是从哪里听来,因何而不明白的呢?”

    莲池此时眸中带着嘲意。

    想看她还有什么借口辩解。

    徐迟被他刺的脸热又委屈。

    她兜不回来,也不想再兜,只是现在要她无功而返,她才不乐意。

    徐迟转头对着雀儿道:“既然长老已经为我解惑,那我也该回去,只是山上风大,你去替我拿一件披帛来,省的我受风又着凉。”

    小丫头雀儿懵懵懂懂,得了命令就急匆匆出门。

    “夫人这是何意?”

    莲池转身。

    她想要做什么?

    “我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徐迟看着面前这张脸。

    多像啊。

    就好像陈望站在她面前

    可他对她又那么冷漠陈望从来不会那么看着她。

    她得想个法子

    “说话?夫人想听贫僧说什么?”

    莲池话语间丝毫不掩饰对徐迟的厌恶,他实在看腻了女子在他面前搔首弄姿,故做可怜的样子。

    “难不成明日讲经,夫人就听不到贫僧说话了吗?”

    “你,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徐迟急了,上前就要抓住莲池的袍袖,却被他退一步避开。

    “夫人是什么意思?”

    莲池冷眼看徐迟。

    “别这么看我”

    徐处心乱如麻。

    那双肖似陈望的眼睛啊

    他从来不这么看她的。

    徐迟摇摇欲坠,刚刚发过汗的身子还虚弱着,眼看就要倒下去。

    一直看着她的莲池皱眉,还是出手扶住了她。

    徐迟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白衣僧人的怀中的味道和今日为她诊脉时的味道一模一样。

    “夫人”

    莲池欲要开口,却被徐迟的动作给止住。

    徐迟吻上了莲池的唇。

    她心中急切又委屈,恨不得他也能知道自己心中所想。

    于是她吻得急切,甚至还在咬在了他的下唇上。

    可是徐迟忘记了,眼前的人是个出家的僧人,不是与她有过婚约的陈望。

    她被莲池一把推开。

    下唇瓣上被烙下齿痕的莲池再不掩饰对她的厌恶。

    “出去!”

    他抬手擦去唇上的血迹,冷冷道。

    徐迟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情急之下做了什么。

    “我”

    她欲辩解,却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

    “出去,不要让贫僧再说第二次。”

    莲池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他闭目转身,手中白玉菩提转个不停。

    徐迟咬唇看一眼莲池的背影,不敢再留。

    她跑出来院子,就与拿着披风匆匆而来的雀儿撞上。

    “夫人,您怎么就出来了”

    雀儿不明白徐迟为何如此匆忙。

    “走吧。”

    徐迟也无心为她解释。她自己尚且不知道要如何理清自己的思绪。

    然而理不清自己思绪的何止徐迟一个。

    在徐迟匆匆离去后,莲池站在了自己屋中的铜镜前。

    镜中僧人无悲无喜,可唇上那一点血红,生生为他添了几分妖气。

    “”

    莲池不知道为何那轻浮女子无缘无故就亲了他。

    正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厌恶。

    他厌恶她举止轻浮不知自重,厌恶她行事毫无章法,厌恶她竟然敢碰他

    总之他厌恶她。

    莲池抚了抚自己的心口,意识到自己今日杂乱的思绪实在太多了。

    他应当以冷水沃身,早些歇息才对。

    然而井水能带走他身上的尘埃,却带不走他心里的杂念。

    那天晚上,莲池做了一个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