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除了干她,还有别的吗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徐迟回去后仔细研究了那名册上的闺秀,圈出几个她觉得适合陈缓的。

    想起陈缓,她因为莲池而雀跃的心情稍稍沉寂下来。

    如今她真的如陈缓所言,偷了男人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高洁之人,要不是他先欺负她,对她起了心思,她也不会想着要直接把那个和尚给

    剪不断理还乱,希望等他成了亲,能把对她的心思放一放。

    最好是彻底放下,她是他的嫂子,两个人这样纠缠,对彼此,对伯远侯府都没有什么好处。

    徐迟心烦意乱,因为早上刚刚和莲池在他房中放纵了一场,身上也困乏,索性她就睡了一个下午。

    这一天对她而言疏忽而过,可对莲池来说却煎熬至极。

    他既为晚上的约定而欢喜,又为自己对她赤裸裸的欲望而羞惭。

    他今日一时欢喜,一时羞惭。

    看到大殿中的佛陀金身,想到的是节欲持戒,耳中清音靡靡,想到的是他的佛,他的禅。

    念经时莲池想或许一开始他就不应该骗自己,说什么想要渡她。

    一开始他就应该离她远远的,不去看她,便不用去想她,也就不用因她而挣扎。

    可是,重来一次,他就真的能放下她?

    午后莲池望着自己院中的那口水井。

    水面如镜,照出一张僧人无波无澜的面孔,却照不出他皮相下的纠结。

    他打了一桶水。

    井水冰凉沁骨。

    莲池提起水桶兜头浇下来。

    那一瞬他如坠入寒冰地狱,心中杂乱思绪全然远去。

    没有了欲,没有了执,也没有了佛。

    只剩下了她。

    木桶被他扔在了地上,莲池朝井中的自己笑了笑。

    水中僧人面上笑容转瞬即逝,他又变回那个神色永远平静的僧人。

    只是莲池知道自己和以往不同了。

    他等着夜晚的到来的心情,和平日等着去为香客讲经的心情是一样的。

    晚上徐迟如约而至。

    她告诉雀儿自己要早点休息,叫她不要来打扰自己。

    却在寺中夜钟敲过叁遍后,偷偷从香房的窗户爬了出去。

    要是换做是前几日的徐迟,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变得如此的大胆,竟然敢翻窗去找那个和尚。

    只能再怪到陈缓身上了

    徐迟理了理衣衫,一路上小心翼翼避开来人,顺着小道,到了莲池的院子。

    屋内点了灯。灯火摇曳间,把那个人的身影映在了窗户上。

    灯影摇曳着,他的身影也摇晃着。

    徐迟忍不住猜想莲池此刻在做什么,是在读经书,还是在参禅,抑或是,再想着她?

    她忍不住笑自己,想这么多做什么,反正他一会儿要做什么,她是最清楚不过的。

    除了干她,还有别的吗?

    徐迟施施然上前敲门,木门粗糙的触感让她忍不住皱眉,只敲了一下收回了手。

    脚步声由远及近,屋中人在听到声响后便未曾迟疑,先是熄了火烛,接着便踱步到门边开了门。

    那只带着白玉菩提腕骨清疏秀气,却用了徐迟挣扎不了的力道,将她拉了进去。

    --